【顾韩】印度洋海岛副本 01

  • 各位的圣诞礼物。

  • 纯小品文,写着玩。

  • 有肉,呵呵。

  • 对,我就是喜欢“逆流而上”呢。

 

 

冬至那天,A市下雪了,气温一路向下直至亲吻了冰点。

好死不死,顾飞家供暖坏了。

 

供暖一连坏了好几天,说是顾家所在的小区附近供暖管坏了,要修好得要个八九来天。

这可要了命了,虽然要的不是顾飞的命,但胜过要顾飞的命。

冬至那天早晨,韩家公子被冻醒了。只睡下不到三个小时的他瑟缩着,鼓足勇气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去够搁在床头的手机,啪,一捞,加厚的羽绒被只刚刚被掀起了那么一条缝,便挤进来无数冰冷如刀的空气,活生生把公子给冷炸毛了。

三天了,这该死的暖气已经坏三天了,饶是公子脾气再好也忍到头了,更何况,他从来都没有脾气好过。

公子用被窝将手机暖了暖,然后立刻戳开了屏幕,点开一个X猪的APP,拉到自由行海岛游页面,眯着眼睛一目十行,飞速地点开按价格排行榜单里第一贵的旅游套票,机票加酒店,十天九夜,出发时间,十二个小时以后,今晚八点。

在那一瞬间,韩家公子爆发出了高达APM700的惊人手速,可没想到他居然卡在最后一关的付款页面。

按了两次指纹皆支付不成功,韩家公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瞧了瞧有什么不对劲,一看才发现这压根不是自己的手机,而是顾飞的。

废话不须多,公子潜进了被子里,一双冰冷的手在宽大的双人被里左摸摸右摸摸,终于找到了顾飞的右手。

男人强硬地扯过还在熟睡的顾飞的手掌,掰开大拇指恶狠狠怼在了手机的HOME键上,叮咚一声,付款成功。

顾飞终于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只手机端端正正地砸到他脸上,几乎砸断他英挺的鼻梁。

“唔——怎么了?”顾飞难得不清醒:“这么早?你怎么醒了?”

韩家公子看着身边那人睡得安稳的模样心里就有气,想发作,可无奈衣服还没穿好他不敢乱动,万一冷风又进来了,死的还是他自己。

“你他妈……”

刚想骂,顾飞就扔开手机,嘟囔了一声才六点,然后一个翻身顺手将公子揽进了怀:“再睡一会,咦,你怎么这么冷,叫你别乱动了,供暖还没修……好……”

好极了,顾飞又睡着了。

“靠……”

男人的怒火已经达到燎原的地步,他一忍再忍,心里盘算着如何用五号电钻钻开顾飞的脑壳看看究竟他到底有没有神经。

只是,只过了一小会,公子便没有那么冷了。从顾飞身上沁过来的热度,一点一滴,比他的双炎闪都要不遑多让。

“武夫……”

他骂了一句,心想这可能就是这位“习武之人”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吧。

 

又两个小时以后,八点左右,顾飞睡醒了。

怀中的韩家公子安安静静窝着,顾飞低头看了他一眼,还是觉得有点晕。

毕竟这张脸,不管看多少次都还是觉得“晃眼睛”。

顾飞小心翼翼地想抽开手起床,可刚一动,被子就散了形状,冷风无孔不入地冒进来,毫无意外地把公子冷醒了。

顾飞心想,完了。他一下子跳了起来,钻出双人被然后飞速把公子重新裹好,才跑去穿上自己的棉裤,这一折腾,别说,还真是挺冷的。

公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忙,笑吟吟道:“你不冷啊。”

顾飞心想冷是冷,但你的笑容更冷。

“还好。”

公子哼了一声:“厉害,既然你不冷,就去收拾行李吧。”

顾飞啊了一声:“啥?”

“看手机。”公子裹紧了被子,等被子里最后一丝顾飞残留的热度都消散殆尽了,他才开始慢吞吞地找衣服穿。

顾飞纳闷地戳开了自己的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一笔七万多的信用卡交易记录,饶是一位堂堂富家公子哥也挑了挑眉毛。

再仔细看了看手机APP的推送,顾飞终于发现公子定了今晚出发去海岛的自由行套票。

“马尔代夫?”顾飞盯着手机问公子:“怎么忽然想去旅游了,你不是最懒得出门的吗?”

“哦?是马尔代夫吗?”公子随口应了一声。

顾飞大惊:“不是你买的吗?!”

“哪热挑哪,没仔细看。”此时,公子咬着牙套上一条冷冰冰的棉裤,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还有,不是旅游,是逃难。”

顾飞大汗:“有这么冷吗?”

公子冷漠地笑:“我和武林盟主没啥好辩的。”

顾飞无可奈何,点开手机日历看了看,发现自己未来十天还好没有什么重要的行程,快一月考试季了学校里基本上所有体育课都停了,他其实早就开始放假了,不然哪能一觉睡到八点。

“喂,去找护照。”

床边,折腾了半宿的公子终于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穿戴好了,他挑眉使唤顾飞:“洗漱完出门一趟,太冷了,我不想呆在家里。”

顾飞问:“出门做什么?”

公子道:“买泳裤。”

顾飞脸色一白。

 

**

 

众所周知,顾飞是不会游泳的,对玩水的兴趣也很低。

众所周知,韩家公子知道顾飞不会游泳。

于是,公子的不怀好意也变得众所周知了。

顾飞去取车出门的时候磨磨唧唧的,公子就裹着围巾站在寒风里等他,顾飞没辙,只能把车开到门口把他载上,打开车厢里的空调,把那人暖起来。

公子的笑容在围巾后异常刺眼,他问他:“磨叽什么?”

顾飞梗着脖子说:“这大冬天,谁还有卖泳衣泳裤的,都收起来了吧。去哪买啊?”

公子挑眉,挖出了自己的手机,说:“这还不简单,佑哥前阵子不是学人做淘宝店进了一批货,结果倒了血霉没卖出去,全堆仓库里了,去找他不就得了。”

顾飞瞪着眼睛看公子给佑哥打电话,无奈地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车刚开出小区,公子的电话就打完了。顾飞跟着车流停在一个红灯面前,看公子“假惺惺”地表演:“啊,你是不是不会游泳啊?”

顾飞忍不住白了那人一眼,突然倾身过来,压住了公子的上半身。

“靠,要动手啊?”公子叫道。

顾飞则拉过他身后的保险带,恶狠狠一把扯了过来,将公子圈在里头,替他扣好。

泄愤一般,顾飞张口咬了那人的薄唇一口,而后悻悻道。

“保险带。”

公子哈哈大笑,听出了顾飞语气里难得的“认怂”。虽然被咬了一口,但他依旧心情大好,前头的绿灯亮了起来,两人的轿车重新发动,公子在顾飞的脸上摸了一把,说:“放心吧,我会帮你挑一个很结实的救生圈。”

 

很快顾韩二人驱车来到佑哥家楼下,佑哥住在一个老式小区,停车位规划的很不好,顾飞好不容易找到个地方停下,结果还是挡住了后头一辆车出去的路。

公子让顾飞留在车上,他上去一下很快下来,顾飞点了点头,但脸色还是不太好看。

公子打开门,顾飞在车里说道:“你选你自己的就好,我……”

“行了。”公子笑吟吟转过身,右手撑在车门上俯下身,一头长发随机滑了下来亲吻他的脸颊,公子笑得难得温柔。

“我会帮你挑的,反正你的尺寸我知道,你想要松点还是紧点?”

一句话说完,顾飞的脸上顿时精彩纷呈。

“咳……咳咳……”顾飞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不太好的画面,公子却噗嗤一声笑得围巾都要围不住了。

公子上半身重新钻进车里,左脚抬膝半跪到了副驾驶上,他倾身而下,一张绝世的脸居高临下占满了顾飞所有的视线。

韩家公子轻轻拍了拍男人微红的脸,轻道:“我是要帮你选潜水的鲨鱼衣啊宝贝,别想太多了。”

嘭,一声。

公子关上了车门,慢悠悠飘上了楼,留顾飞一人在车里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等了一会,公子还没有下来,顾飞百无聊赖刷起了手机,忽然进来一条微信。

微信是公子发的,居然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独角兽和火烈鸟,你选一个。”

顾飞大感莫名其妙,但还是回了:“独角兽吧。”

公子很快也回复:“好,圣洁,像你。”

顾飞:“……选好了吗?”

公子:“好了,我下来了。”

 

很快,公子推着一个银色的行李箱下了楼,佑哥也跟着下来跟老朋友顾飞打了招呼。

顾飞下车帮公子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提箱子的时候发现它还挺有分量,不仅咂舌。

“选了些啥啊?这么重。”

公子说随便顺了点防晒霜防晒衣和浮潜的眼罩脚蹼。

顾飞汗颜,转向佑哥说打扰了,回头他跟他原价结算。

没想到佑哥却一脸古怪,要笑不笑的样子说:“不用了不用了,千里咱俩谁跟谁啊,重点是东西你们回头,用着喜欢。”

顾飞一挑眉,在佑哥的表情里读到了深意。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未来十天的日子,一定命途多舛……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71)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