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韩】印度洋海岛副本 03

  • 圣诞夜快乐。

  • 这期口头飙车飙的我好爽。

  • 哈哈哈哈神经病XDDD


03

但其实,顾飞真正的悲剧是在韩家公子酒醉醒来的第二天才真正开始的。

24号那天是平安夜,海岛酒店布置得挺有气氛,侍应生给每个房间都加送了一瓶免费的红酒,送酒的时候公子被吵醒了。

那时候已经接近中午,顾韩二人在房间里叫了餐简单地吃了一下,吃到一半的时候公子终于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那个银色拉杆箱——千里迢迢带来了,居然一直没有打开。

公子终于想起自己准备了什么“圣诞礼物”给顾飞,于是兴致勃勃地把行李箱打开,抖出了一堆潜水的玩意。

最后,公子拿出了一个叠东西,白色的,橡胶塑料做的,看不清是个啥。

公子笑吟吟地将一张说明书端端正正放到了顾飞手上,顾老师低头一看,一只独角兽。

原来那玩意是个充气浮艇,网红版独角兽造型,可载双人。

悲剧就发生在顾飞沉默的那一瞬间,韩家公子难得惊诧地发现,这独角兽附赠的电动充气阀居然电源插头与房间里的电源不匹配,整个用不了了。

公子呆呆的站在了那里。

“靠!信息不对等就是容易判断失误。”他扶额,骂道:“谁他妈设计的电源插头,不能好好跟国际接轨吗?”

马尔代夫政f~~u~~无辜躺枪,顾飞在心里替他们鞠了一把同情的眼泪。

“要不就……算了吧……”

顾飞试探地劝道,毕竟这个独角兽充气完成的造型和他俩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知道公子是为了捉弄不会水的自己,于是选了这么个玩意,可真要公子自己坐到这Q版独角兽上,他自己不也拉不下脸不是?

韩家公子把电动的充气阀扔进垃圾桶,转而微笑地看着自家男人。

顾飞看天,看海,摸摸鼻子道:“我去问昨晚两个妹子借一下转换头?”

韩家公子点头道:“好啊你走出这个房门试试。”

顾飞刚踏出去的右脚悻悻收了回来,其实他哪里是想去找人家妹子,他只是想逃离现场。

“乖。”

韩家公子在行李箱里忙活了一阵子,最后高高兴兴地掏出了一个长条形的黑漆漆的玩意交到顾飞手中。

“看,宝贝,这里还有一个手动的充气阀。”

顾飞大惊,看了看那个双人浮艇的体积,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公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没让你用嘴吹已经很好了,上吧,这活适合你,真活塞运动,练手臂的。”

顾飞脸色古怪地瞅了公子一眼。

公子则完全不介意自己刚才飚了个车,拉下脸道:“可是你自己选的独角兽啊。”

顾飞将说明书转过来,看到了另一个双人筏的造型——血红的火烈鸟。

顾飞认命提起了手动充气阀:“今天就依你,不过,打个商量行吗?”

“永远,别再,叫我宝贝了。”

 

公子哈哈哈笑了三声,心情大好。

他主动凑到顾飞脸上吻了一口,然后拿上自己的游泳装备去换衣服了。

顾飞一步三叹气,开始为那个倒了血霉的独角兽手动打气。

五分钟以后,公子换好鲨鱼服走出卫生间,顾飞还在哪里摆弄独角兽,他刚把独角兽展开,找到了他的头。

公子喝了口水走过去用脚趾踹了他一下,结果被顾飞抓住脚踝。

紧身的鲨鱼服完美地呈现了公子身体的线条,顾飞问他怎么有兴致去浮潜,公子想了一想,说:“为了证明我会游泳。”

顾飞一撒手,甩开了那人的脚。

公子哈哈大笑,摸出个浮潜面罩下水去了。

他们住在水屋里,要下海特别方便,打开落地窗从巨大的露台楼梯上走下去,就直接到了碧蓝的海水里。

公子摆弄好浮潜镜,一头扎进水里,水有些凉,正合他意。

 

**

 

整整一个小时后,公子游了两个整圈,看了几处大大小小的珊瑚后,上岸回到露台上。

顾飞那边忙了整整一个小时,两只手臂都因为剧烈的“活塞运动”导致肌肉充血,涨红了两边。

独角兽浮艇已经被扳到露台上,五彩的“马头”风趣幽默地朝着天空骄傲地竖在那里,在日光下闪闪发光的样子有些可爱,也有些可笑。

顾飞忙完了最后一道,把浮艇的充气口封死,然后累瘫在上头。

公子一百万分的满意,破天荒地觉得有个练武术的男朋友真是不错的选择。

公子从行李箱里又摸出一条黑色泳裤扔到顾飞身上,说:“去换上。”

顾飞的脸被太阳晒得有些红,此刻看到一条泳裤又白了回来。

“我……”

“去——换——上——”公子拉长了声音:“死不了,不下水,就飘着,OK?”

公子哄道,顾飞不情不愿地去了洗手间,关上门的时候公子说:“抹点防晒油,再黑该找不到你了。”

男人笑着关上房门,顾飞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叹气,慢吞吞地脱掉汗衫,摸上油,换上泳裤。

他甚至记不得自己上一次换泳裤是什么时候,十年?还是二十年前?就是在那一次他确定了自己不仅永远学不了游泳并且轻度怕水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泳池,自虐不是他的爱好。

但他向来习惯了答应韩家公子奇奇怪怪的要求,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或许吧。

搞定了一切,顾飞回到卧室,公子也脱下了一身湿漉漉的鲨鱼服,换上了一条泳裤,两条笔直的大白腿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看得顾飞有点晕。

公子给自己上半身披了一件半透明的防晒衣,防晒衣里头什么都没有穿——但其实,那些风景若隐若现,比什么都要命。

公子招呼顾飞把独角兽放进海里,嗵的一声。

“上去吧。”公子架住浮艇不让他随海水乱跑。

顾飞严肃而认真的说:“自从我七岁,顾弦再打不过我,也不来捉弄我以后,我很久没有这么幼稚了。”

他看着海里的独角兽,与他大眼瞪小眼,觉得自己的智商瞬间被除以二了。

公子拍了拍他:“你本来智商也不高。上去吧。放心宝……放心,翻不了。”

顾飞难得瞪了一眼公子,拉着脸坐到了浮艇上。

那画面一时变得很“美”——洁白的可爱独角兽配一脸深沉的中国成年男性人民教师,看久了会有种穿越的FEEL。

公子让顾飞抓着栏杆不要飘走,然后转身回了卧室,把早前侍应生送来的那瓶红酒打开,再塞上软木塞,然后戴上墨镜,回到露台上。

公子提着酒瓶一步步走进海里,优雅地一跃,来到独角兽的“马背”上。

“喂武夫,踹栏杆一脚,我们走吧。”

 

浮艇载重了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被狠狠压进水里,顾飞脸色不佳,但浮艇已经开始了他的“旅行”。

随着海浪,独角兽载着两个男人随波逐流,还真漂得挺似模似样的,就是偶尔有稍大一些浪卷来的时候,浮艇上下晃动,顾飞就会僵硬起全身的肌肉,硬得像块石头。

设计这个独角兽浮床的人可能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想象力都未必能猜到会有两个男人买自己设计的这玩意,并且还玩得不亦乐乎,所以,浮床上的空间到底还是不够大,躺下一个像石头的顾老师,留给公子的地方就捉襟见肘了。

公子顺势压到顾飞身上,靠在他怀里,开始抱怨他没出息,一有点风浪就紧张得发硬,咯人。

顾飞真的紧张,嘴唇都发白了,无论公子怎么奚落他都没有还口。

公子靠在男人怀里,仰在海面上,丝毫不觉得这个Q版独角兽破坏了自己的形象,毕竟他是连魔力尖帽都能忍下去的男人,寻常玩意伤害不了他绝世的容颜。

浮床飘飘荡荡,海风徐徐而来,空气里偶尔传来铃儿响叮当的歌声,公子难得很满足这份惬意。

“漂流应该很喜欢这项运动。”公子感叹。

顾飞心想,也只有你把“漂着”这项行为称为运动。

 

他们漂了一会,遇到过最大的风浪都没能把这浮床怎么着,顾飞渐渐放松下来。

公子用嘴咬开了红酒瓶上的软木塞,忽然发现海上没地方扔木塞,直接扔进海里显然是不道德的行为。

他想了一会,转过头去,用嘴将软木塞怼进了顾飞的嘴里。

顾飞惊慌失措之下张口咬住了,还以为公子有什么了不得的行动,结果没有,那人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把软木塞“扔”了,然后,自顾自喝起了酒。

顾飞右手揽着公子,只有左手空,他无奈地将软木塞从嘴里拿出来,捏在手里。

“没地方扔啊?”

顾飞提醒公子。

公子灌了一口美酒,擦擦嘴道:“嗯。”

顾飞去摸公子的胸:“你防晒衣没口袋?”

公子被摸的有些痒,骂道:“别乱摸,没有啊!”

顾飞道:“那你自己个拿着啊。”

公子被他毛手毛脚的行为气到,说:“捏着,嫌碍事的话你可以塞泳裤里,还能看着大点。”

公子又飙车,顾飞习以为常,只是难得漂在这海天之间,顾老师的“思路”都宽广了不少,这时候不找回点场子他顾老师就这天下第一的一辈子就白活了。

顾飞笑了笑,把嘴唇贴到公子耳边缓缓道。

“别撩我,不然我不确定这木塞最后会回到哪些个地方去……”

 

“靠!!!!”

公子大骂一声,一阵脸红,要不是心疼手里的酒可能就泼上去了。

他一个翻身就要发作,摇得整个浮床晃晃悠悠的,顾飞一看不好,急忙手脚并有把人牢牢锁住。

“别动,别动!!这是在海里!!!”



======================

对了我跟你们说,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就我今年在马尔代夫玩的时候,有一天早上醒来,真的,就牙还没有刷,就从落地窗里往外看看到海面上漂着一只孤孤单单的独角兽。

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独角兽和火烈鸟的这种网红玩意,我当场就飞起来了……

这是个啥?!!!!

就,我同去的朋友后来很想去隔壁偷那个独角兽哈哈哈哈因为他们充了气就放在海面上漂着用一根绳子拴着。

好介意,好想去偷XDDDD

评论(7)
热度(66)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