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北海道 01

  • 各位的新年礼物,双旦快乐。


  • 开了一个新的系列,关于旅行XD

  • 大概有12篇,从今往后的一年中每个月应该都会有一篇,但都是万字左右的短文,求一个细水长流吧。

  • 以及,都是腻腻歪歪的日常。


  • 设定还是退役网球手手冢X摄影师不二,因为都是日常,所以其实是独立的。也可以看做《论两个天衣无缝如何谈恋爱》的冗长番外,基本上就是两人同居后去旅行的故事。


旅者风物·北海道 


  每每到了新年期间,手冢和不二无论如何都不会割舍的一场旅行便是去滑雪。


  时光匆匆忙忙又来到了那年的十二月,日本从南到北已经下了好几场雪。手冢国光回到家,发现不二周助把自己的滑雪板找了出来,正仔仔细细地擦拭着,阳台上挂着两件新洗的滑雪服。


  露台上日光正好,被洗干净的滑雪服沐浴在阳光中,散发出一阵好闻的香皂的味道,引得手冢的猫踮着脚尖跑去了露台上,伸出爪子跳起来,一下一下地去够滑雪服,结果因为小猫太小,跳起来前爪只够好刚刚撞到挂在空空中的衣服,然后,小猫摔了个四脚朝天。


  滑雪服随之晃动,晃碎了阳光。手冢国光换鞋进屋,先去把阳台上顽皮的小猫提溜进了房间里,此时不二从滑雪板上收回目光,伸手揉了揉手冢怀中的猫脑袋。


  “Ne,Tezuka。你说这次我们能看到羊蹄山吗?”


  


  不二周助邀请手冢国光滑雪,手冢没有拒绝的可能。


  虽然这位前职业网球全满贯的退役网球手在退役后居然比退役前还要忙上那么一点,整日里忙得像只停不下来的陀螺,就连雇佣他的老板之一迹部景吾要请他吃饭都被他一连拒绝了三回。


  但只要不二周助开口了,哪怕不二提议上火星去游玩一圈,手冢都不会拒绝——他只可能立刻打电话给NASA问问最近有没有发展载游客体验太空的研究计划。


  不二已经将行程规划好了,他也有数年没去过北海道了,手冢事忙,日本北海道的二世古滑雪场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一周以后,十二月中旬,手冢将一切工作排开,背上滑雪板和不二一起从东京北上开启他们的滑雪之旅。


  两个都是极爱滑雪的人,自家的装备只有更专业没有最专业的,他们一个背了块单板一个背了双板,提着满满的行李像两头熊一样离开了同居的家。不二说不想坐飞机,于是他定了东京北上北海道函馆的新干线,到达函馆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两头“熊”在函馆入住酒店,放下行李,一身轻松地去了JR站附近的函馆朝市吃海鲜,不二闭着眼睛随便挑了一家海鲜馆,果然吃到了当日最新鲜的海胆,“美食家”不二表示了一本满足。


  手冢小心翼翼地翻查了每一块刺身寿司的背面有没有混杂着某些过量的芥末,所幸到最后也没有发生什么悲剧的事情。


  吃饱喝足时间刚好,手冢拉着不二上函馆山顶看夜景。函馆是北海道西南部的重要港市,拥有着据说是世界排名第三的辉煌夜景。手冢和不二先前都来到过这片景色前头,只是那时的同行者并非彼此。


  山风猎猎,手冢将不二护在怀中,不二则将脑袋埋在手冢的大衣领口处笑。


  手冢说函馆夜色未变,但他从前只觉得璀璨,现在却觉得寂静。


  不二哈哈大笑,扯着手冢的围巾将他的脑袋拉下来,在他耳边说。


  “Ne,Tezuka。你看到了美景,可我只看到了好大一座Clamp学园。”


  


  第二日,手冢和不二要从函馆出发去二世古。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像两头熊,原是租个车自驾过去最是方便,可天才如不二向来与常人不同。


  不二说北海道雪积得太厚,他俩都没有在雪地开车的经验有些危险,所以还是JR最安全。


  但众所周知,北海道的JR,尤其是北海道冬天的JR,安全是安全,只是非常不靠谱。


  并不令人意外的,他们从函馆出发的那天早晨开始下起了大雪,原定开往二世古的JR列车被风雪耽误,晚点了,复开时间不定。


  手冢和不二在车站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方才遥遥地看见列车迎着风雪进入自己的视线。


  他们要在长万部换车,但由于上一班列车晚点,他们不得不在长万部等待下一班JR,车站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保守估计要等两个小时。


  所幸在长万部转车的人已经很少了,二世古在北海道交通最不便利的深处,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娇羞矜持。


  长万部车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列车站,手冢和不二从第三站台下车,背着巨大的行李走上联络通道的天桥,途中还遇到了一位提着大包的老妇人,手冢二话没说帮老人家提上了行李,不二则去搀扶了妇人。


  妇人笑着拍着不二的掌心说谢谢,后得知他们要在这小小的车站等两个小时,老妇人去右手边的纪念品商铺里买了两杯咖啡送给他们。


  两位高大的男人接过热腾腾的咖啡,不二笑得像个孩子,不二说长万部的车站虽然小,但候车室里有暖炉,还有咖啡,是再好不过的去处了。


  手冢将他们的行李卸在一个角落,与不二肩并肩坐着。


  不二喝干了咖啡,去隔壁小小的纪念品铺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说不仅发现了洗手间的方位,还顺便买了一些冰冻小鱼干。


  手冢问他小鱼干是长万部限定吗?不二说不是,还有那些昆布,好像都是东京能买到的样子。


  手冢哦了一声,虽然纳闷不二为何要在这边买,但还是没有过问他的选择。


  “好喜欢这个车站。”不二温柔地说,“人很少,很暖,每个人进来的时候都被大雪染白了头发,但都会在门口的地毯上掸尽了冰渣子,擦干净鞋子才踏进车站,手冢你看,车站里好干净。”


  手冢捏了捏不二的掌心,应道:“嗯。”


  候车厅里安静了下来,整个车站不过方寸地方,除了一个忙里偷闲的检票大叔,此外就只有两个亚裔女游客窝在长椅的另一角,贩售部里的阿姨蜷在柜台后头看手机,一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整个车站里只有空调热风吹着摆页发出呼呼声。


  不二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很轻很轻地对手冢说,他想起一部新海诚的动画,叫《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是2007年上映的动画电影。


  在那里头,也有一个小小的,下雪的车站,不二记不得车站的名字了,但他还记得男主角贵树独自一人穿越了阻拦爱情的风、雪和夜,来到明里面前,他以为因为大学延误了列车,迟到了的自己应该见不到明里了。


  但明里在那个小车站里等贵树,她坐在橘色的塑料椅上,紧挨着一个燃烧煤炭的火炉,车站外头的风雪好似要吞噬掉天地,明里拉着贵树的衣服下摆哭了。


  “Ne,Tezuka。既然时间充沛,不如我们再来看一遍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吧。”


  


  在手冢惊叹的眼神中,不二像变魔术一样取出了他的平板电脑,咻咻两下戳开了屏幕,找到了视频版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动画。


  手冢的眼神透过玻璃镜片无声地发出纳闷,不二解释说摄影师对待优秀的画面和构图总是那般狂热,新海诚的动画他每一部都有保存,那可是他自己去买了DVD以后翻存的。


  不二将耳机插上,递过一个来给到手冢,手冢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戴上,他虽然真的在动画领域里涉猎不深,但他不介意看一看不二心中狂热的美景。


  于是,此后的一个多小时,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便在这被大雪覆盖的长万部车站里,安安静静,从头至尾将新海诚《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细细看了一遍。


  平板电脑的屏幕是那样小,耳机从左耳到右耳的距离是那样近。


  手冢和不二脑袋挨着脑袋,那般认真,像年少时凑在图书馆里对着一道难题凑头共解的,十四岁手冢国光和十四岁不二周助。


  动画演到贵树和明里在一颗樱花树下接吻。


  画面中的两人站在光秃秃的树下,唯一能证明那是棵樱花树的,是明里寄给贵树信中的描写。冰雪落下,少年与少女逐渐靠近,接吻,然后冰雪覆盖了他们。


  不二一瞬间觉得冬日里的樱花树开花了,落英缤纷,花满枝头。


  不二轻声呢喃:“真好,学生时代。”


  不二笑弯了眼角,笑容里有些暧昧:“不觉得吗?学生时代,那个可以把爱情当做天大的事的旧时光,真是太好了,尤其是和贵树明里一样的,中学时期,呵呵。”


  不二的笑好似在指向谁,手冢抬了抬眉毛。


  “其实……”不二继续道:“有的时候我觉得长大了以后反而……”


  “依旧是天大的事。”


  忽然,手冢国光打断了不二,自顾自接了这么一句话。


  不二愣住了,笑弯了的眼角里流露出惊诧。手冢则不看不二,继续盯着屏幕一丝不苟地观看动画,如同在阅读一份上十亿日元的合作合约。


  不二想了想,睁开微眯的眼睛,他轻轻将手冢的耳机取下,凑到他耳边揶揄了一句。


  “Ne,Tezuka。手冢国光,是一个恋爱脑。”



-未完待续-



PS clamp学园我听说原型是函馆,SO~

评论(22)
热度(17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