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北海道 03

  • 此时你们见到的更新由存稿箱发布。

  • 来和存稿箱的定时发布君打个招呼吧XD


  比赛毫无意外,是双板赢了单板。


  手冢无奈地想着,看几个下坡之后,不二就踩着自己的滑雪板扬长而去,他在后边奋力追赶,却只能看到不二皎洁的身影在雪地上如同驯鹿一般潇洒恣意,优雅高华。


  手冢国光清楚,不二的滑雪技巧十分高超丝毫不在自己之下,他总是擅长很多事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才。手冢一直提醒自己,除了网球以外,最好不要再妄想在其他事情上“赢过”不二。


  毕竟,只要“赢得”不二,已经是他最大的荣幸。


  滑雪道的后半程坡度变缓,手冢试图提速追赶,稍稍追回了一些差距,可仍然在赶到终点时已瞧见不二在雪地上轻轻松松的插着腰,单手向自己比出了一个V。


  手冢的嘴角浅浅地动了一下,他朝不二的方向滑过去,收了速度,却最终未横板停下。向来拘谨自律的男人忽然玩心大起,就着速度一把冲向了自己所爱之人,然后,两人拥在一起,滚到雪地里。


  “哇哦!”不二被扑倒在雪地里,佯怒着把粉粉的白雪搓成一个雪团砸到手冢的脸上:“手冢大人愿赌不服输,我要上推特让你的粉丝来评理。”


  手冢没有辩解,他站了起来,顺手将不二拉起,道:“说好的,我不吃辣。”


  “不是辣椒啦!”不二笑着说:“总之你已经答应我了,不能反悔,至于我需要你做什么事,等时机一到,你自然会知道。”


  手冢啊了一声,眉毛都未动,他早已习惯不二的神神秘秘,于是问他要不要再从上到下滑一次,慢慢悠悠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


  不二欣然应允,两人再次坐上了登顶的缆车。


  整整一天,手冢和不二都泡在二世古的滑雪场里,午餐之前他们在Hanazono笔直的滑雪道上来去了数回,而后坐车去镇上吃了午餐,下午则跑去离小镇最近的Grand Hirafu滑雪场一直滑到晚上,领略了二世古从清晨到黄昏到夜晚的全部美景。


  Grand Hirafu实在太热闹了,外国人太多,和早晨的Hanazono的环境截然不同,不二很擅长和不同的陌生人一起交友玩乐,手冢则喜欢夜滑。于是,傍晚过后,两人分开独自行动,结果在山上数个交汇点偶遇了三次,每一次充满了惊喜。


  一直玩到晚上9点,手冢和不二在缆车站汇合,玩疯了的两个人坐车找到了一家居酒屋,点了一桌子菜,暖暖地饱食了一顿。


  第二天,他们流连于二世古另外两个名为Annupuri和Niseko Village的滑雪场中,挑战了好些个难度颇高的滑雪道,也遇到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在Annupuri的中级难度段,有一个外国男孩艺高人胆大,竟一边唱歌一边倒滑,还把两根滑雪杖驾在脖子上假装拉小提琴的模样,一边唱着乐曲,一边绕到滑雪道里的每一个人身旁,就像餐厅中负责表演音乐的吟游人一样浪漫潇洒。看得不二十分羡慕,如果不是手冢在一旁像爸爸一样冷冷剐了他一眼,不二兴许立刻就要“效仿献艺”了。


  第二天的滑雪结束于下午四点,不二滑了整整两天,着实累了。扛着他的单板,不二托着手冢去小镇上一家远近驰名的烤肉店门口排了将近一小时的队,才吃上一口令人满足的黑毛猪肉。他们再歇息一晚便要离开了,不二显然有些舍不得,难得有机会和对的人来享受全世界最好的粉雪,真是叫人恨不得玩他个十天八天。


  回到樱之花旅舍泡温泉的时候,手冢问不二想好让自己干一件什么事了吗?毕竟错过了今夜,可能有些事情会不一样。


  不二从温泉池子里坐起身来,漾出泉水涟漪,他转头深深看了一眼手冢,心想手冢领域真是厉害。


  “明天……”不二歪了歪脑袋:“先不回札幌,好吗?”


  “Ne,Tezuka。我想你再陪我去一个地方。”


  


  不二要求手冢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再留一天时间,陪他去一个地方。


  虽然他们的行程已经订好,离开二世古的当日他们就要去往札幌新千岁机场飞回东京,而后休整一晚,第二天手冢就要飞离日本去完成工作,不二也有马上要交的稿子,说到底他们彼此都是大忙人吧。


  可不二开口了,他说他再想去一个地方,那地方也在北海道,离札幌不太远。


  他想去TOMAMU,准确地说,他想去建在星野TOMAMU度假村里的水之教堂。


  不二其实计划得很完美——离开二世古的当天前往TOMAMU,逗留一夜,隔天赶往新千岁机场回到东京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只要在手冢离日的航班之前到达,那一切便不会有问题,只是折腾了一些。


  因为折腾,不二说计划的时候犹犹豫豫的——他不二周助虽任性,但到底并不是任性得没了分寸。


  手冢国光静静听了他的愿望,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点了点头。


  “好。”


  不二啊了一声,在手冢低沉的嗓音里灿出微笑,他偎过去,轻声说谢谢。


  手冢没有接话,他只是伸手在温泉池水中找到了不二的右手,将自己的左手手掌张开,慢慢插入了不二右手的指缝中,与他十指交缠。


  隔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手冢和不二就提上自己滑雪的装备离开了樱之花旅舍,那依旧是个晴天,下了小雪。他们运气不错,今天再未有什么晚点了列车的大风雪,他们如期踏上了开往TOMAMU的JR,一路顺利地到达了北海道最大的度假村星野TOMAMU。


  开往TOMAMU的JR上明显多了许多游客,手冢想起来TOMAMU在冬日里也设有优质粉雪的滑雪场,吸引全世界的滑雪爱好者南来北往的十分热闹。手冢问不二临时真的能订到度假村里的酒店吗?不二坦诚地告诉手冢不能,但是他们有一个朋友名为迹部景吾,常年在TOMAMU有预定一间空房间,以备他大少爷随时能去。


  手冢国光挑了挑眉毛,对迹部这种奢侈浪费的行为表示不置可否,不二则说TOMAMU太美,春季赏樱夏季观云海秋季看枫冬日滑雪,四季都是一处绝佳的去处,小景这种订满一年365天房间的行为算不得是太浪费。


  手冢推了推眼镜说他只和家人去滑过一次雪,并不太了解。不二则义愤填膺地说自己去过两次,每次都是想去看云海,结果偏偏就是看不到,虽然夏日里云海发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但也不至于撞了两次都撞不见云海,亏得他两次都是凌晨3点起床上山,在山上候了5个小时方才走。


  “两次都是大雾。”不二叹道:“山顶上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你知道那是啥样的景色吗?我回家给你打开我的PS,建个白色画布给你看,你就能明白了,一模一样。”


  手冢被不二逗笑了,他轻轻哼了一声。


  “不过这次应该能看到些不同的东西。”不二将手机展示给手冢看:“冰之教堂,一年只开放2个月,是亚洲唯一一座完全用冰雪建造的教堂,我以前都没机会拍摄到,哈哈,终于相见了。”


  一路雀跃,手冢和不二当日下午便check in在度假村的TOMAMU THE TOWER酒店,那是两座等高的双子楼,其建筑极有风格,远远看像两根巧克力棒,是TOMAMU的地标之一。入住办理完成之后没多久,迹部景吾就打来电话,电话先是打到了手冢的手机上,手冢没有接,因为他闭着眼都能猜到迹部会讲些什么废话。


  紧接着电话打到了不二手机上,手冢扫了一眼,不二则垮了脸,说:“接吧,不然他会打整整一天。”


  手冢冷酷道:“关机。”


  不二笑了,说:“那我更怕小景夜里会开着直升飞机出现。”


  手冢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选择“投降”。


  不二接通了迹部景吾的电话,听着他废话了好长一段,手冢不耐烦,便牵着不二的手慢慢领着他走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水之教堂。


  水之教堂到了,迹部的电话还没有打完,手冢从不二手中接过电话,冷漠地对着听筒道了一句:“迹部,是我,挂了。”


  然后咔一下,手冢挂了电话,锁上屏幕。不二在一旁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他们走进教堂外围的招待大厅,发现教堂里正在举办婚礼。


  不二轻轻啊了一声,问询了结婚是否可以准许被观礼,结果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原来今天预定结婚的这对新人是非日本国的亚裔人,并不排斥游客的观礼,只要在一定数量内,游客登基了身份信息便能入内。


  婚礼刚开始不久,不二和手冢在入口的登记册上,先后并列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被端端正正地写完,白色的纸被微风扬起,不二看着那两个名字,忽然心中一动,对准他们按下了快门。


  他们获准进入教堂。水之教堂建造得十分独特,手冢和不二须得先要朝地下走去,绕过一片林子,才能看到林子后头豁然开朗的雪白空间——洁白的天地之间,有湖面如镜,有晴空如洗,有一道十字架安安静静地伫立在水中。


  不二和手冢沿着湖水,并肩走向教堂。再次看到安藤忠雄设计的这个全世界简洁肃穆至无出其右的教堂,不二周助再一次感受到了震撼。


  他合上了镜头盖,和手冢一起安静地来到观礼者的后排站立,教堂里依旧很安静,四周的灰色墙面写着建筑师安藤忠雄自己的信仰。牧师在教堂的那一头静静念着誓词,两个新人互相凝视,充满爱意。


  不二隔着人群,看那对新人,而后看伫立在牧师身后,湖水中寂静沉默的十字架,眼睛里闪过情绪,被手冢国光捕捉到。


  “I do。”


  “I do。”


  两位新人宣誓完毕,牧师邀请他们亲吻对方,于是在众人如雷的掌声中,一场婚礼被推向了最高潮。


  手冢国光也在鼓掌,他弯下腰,凑到不二耳边,以掌声作为遮掩,压低了他声音中的笑意,偷偷问不二:“羡慕?”


  不二周助则淡定地回望着手冢:“手冢先生,如果我说我早知道今天水之教堂有婚礼,并且用参观婚礼的方式在向你逼婚,你会如何?”


  手冢扯了一抹淡笑,他推了推眼镜。


  他说:“我很荣幸。”


  不二微笑摇头。


  “Ne,Tezuka。是刚才的电话让你传染了小景的自恋吗?哈哈。”




TBC


==============

那个在初(中)级坡倒滑并拉小提琴唱歌的外国人是我自己在二世古亲眼见到的……震惊了,当时我正摔的像狗一样……他像精灵一样地路过了我……

艺高人胆大啊……(sigh

评论(14)
热度(119)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