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北海道 (完)

本篇最后,格式不整齐的那部分是用手机写的。
从来没有这么拼过,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
我很荣幸,是和tf一起过的,以及和你们过的。




接上文


  
婚礼仪式圆满地完成了,手冢和不二在新人们组织宾客拍合照的时候离开了教堂,不二在入口处询问了工作人员夜晚水之教堂是否还对一般游客开放,得到了晚上教堂需要进行整理工作的答案。

  不二没有再说什么,和手冢一起拜访了不远处的冰之教堂。

  冰之教堂今日没有婚礼,一般游客被获许在入口处排队,大约每30分钟工作人员会放一批游客进入,所有的参观都是免费的,一直到晚上8点左右停止接待外宾。

  手冢和不二在大约六点前后进入到了冰之教堂之中,不二重新打开了他相机的镜头盖,兴致勃勃地开始咔嚓咔嚓地按动快门,手冢慢悠悠地走在他后头,时不时关注着眼前只顾拍照的人,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在冰面上跌出个四脚朝天来。

  冰之教堂设计得依旧干净清雅,简单明亮,映在余晖中的冰雕建筑带着一种晶莹的透明感,对不太懂浪漫也不太懂建筑的手冢来说,绝对是全新绝妙的体验。

  不二拍了许多张照片,没有戴手套操作快门的他被冻红了一双白皙的手。教堂里的温度比外头还要低不少,所有游客都牢牢地裹着自己的围巾帽子,一边流连地欣赏着教堂一边被冻得瑟瑟发抖。

  手冢和不二被获准坐在全冰块打造的长椅上——那种从屁股传来的凉意如同下半身被人放进了冰柜里一样“销魂”,不二坐在冰块上乐呵地笑,用自己通红的手去戳手冢国光的脸,说:“部长大人到家了。你看,你和这块冰砖好搭,简直就是一体成形的。”

  手冢皱眉,从脸上抓下不二冰凉的手,捂进掌心里暖着。

  “拍好了吗?”手冢问他:“拍好了把手套戴上。”

  不二笑着抽回手,开始摆弄相机查看刚才的照片,在查看过所有的照片之后他合上了镜头盖,戴上手套,说:“虽然同是大师安藤忠雄的作品,可冰之教堂就是看着要更浪漫更柔软,说是少女们最梦寐以求的结婚之所,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手冢也难得地下了一句评语:“是,不像一个系列。”

  不二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没错,大师的教堂三部曲中世人还是比较认可光之教堂、风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同属一个系列,冰之教堂更像是大师的游戏之作。”

  手冢点了点头:“也同样优秀。”

  不二挺了挺胸,摆出了一脸的骄傲:“那是,我喜欢的建筑师。”

  手冢听了,不再说话,他们并肩坐在冰之教堂中,任由坚固晶莹的冰石将寒意送进他们的身体,不二说,机会难得,多坐一会吧,毕竟这世上谁会没事干找这么一块冰来垫在屁股下头呢?

  手冢平静地回道:“南极旅游团。”

  不二噎了一声,干巴巴地问:“手冢想去南极旅游吗?”

  手冢嗯了一声:“你也愿意的话。”

  不二哈哈大笑,拍着部长大人的背,笑说好。

  “Ne,Tezuka。你去南极的话,算是……荣归故里吗?”

  

  离开冰之教堂,手冢和不二找了餐厅吃饭,而后美美地又享受了一次温泉,最后穿着浴衣回到房间。

  不二打开笔记本电脑将照片导入,手冢则将浴衣换下,又换回了自己外出的行头。

  不二问他怎么了,手冢说去纪念品店买东西送给家人和他的经纪人,二世古实在没什么东西可买,但TOMAMU还是有一些当地限定的吃食。

  不二这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弟弟裕太,于是也想一起去,手冢则让他好好导照片,他会帮忙解决他的那份。

  不二甜笑,合掌感谢,刚要开口,手冢雷厉风行来了一句:“不准叫爸爸。”

  不二扑哧一声,眨了眨眼。

  手冢离开房间,不二继续处理照片,也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大抵是十点半的时候手冢回到房间,提着两袋纪念品。

  此时不二早已合上电脑,在看新闻,手冢将纪念品整整齐齐地收进他俩的行李中,合上行李箱的时候他已经忙得满头大汗,不二问他为何不脱外套,手冢则站起身来,擦去自己镜片上的雾气,他对不二说:“你也换衣服吧,我们出去一趟。”

  不二愣了一下,看了看表,说:“你出去了好久。”

  手冢点了点头。

  不二笑了起来:“好。”

  不二能猜到手冢为自己做了些什么,可能是惊喜,也可能是礼物,虽然猜不到具体是什么,但只要是手冢准备的,他很期待。

  不二再次将外出的厚重冬装穿戴好,拿上房门钥匙,准备跟随手冢离开。

  手冢叮嘱他:“带上相机吧。”

  不二忽然一下子明白了些什么,有些惊讶:“不会吧……你……”

  手冢国光的目光清澈而炙热。

  不二周助在惊讶中浅笑:“不,我想,我不需要相机。”

  “Ne,Tezuka。这一次无论你给我怎样的风景,我都只想用心去记住。”

  

  手冢再次将不二带回了水之教堂。

  不二又惊又喜,他欣喜自己居然猜对了,惊讶的却是手冢居然有办法让水之教堂加开一场浏览。

  两人穿过风雪,在夜晚十一点的时候准时到达了水之教堂。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工作人员在入口迎接了他们,手冢言辞恳切地感谢了她,感谢她愿意辟出一段时间给手冢和不二单独参观。

  女性长者则表示教堂能接待手冢和不二,是它的荣幸。

  在不二全然的狂喜之中,管理员引领着他们拾级而下,穿过被冰雪覆盖的小树林,最后,空无一人的水之教堂呈现在他们眼前。

  管理员说,她将等候在这里,手冢和不二有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入内参观,之后,她将亲自送他们离开。

  不二九十度鞠躬向对方表示了感谢,然后同手冢并肩,沿着湖面缓缓进入教堂。

  夜空里已经可以看到星星了,不二第一次见到了空无一人的水之教堂——沐浴在星光下,冰、雪、水、建筑、十字架和自己脚下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咔哧咔哧的声音合奏成一曲乐章,不二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

  不二忽然有些紧张,他停下脚步。

  手冢也停了下来,转过身牵他的手,强硬地拉着不二向前走去。手冢低声跟不二说,说他和星野集团的度假村负责人牵上了线,看星野所有度假村中是否可以有网球项目和网球场的合作可能,迹部那边表示没问题,于是双方聊得很愉快,手冢稍稍表达了一下想要单独参观一下水之教堂的意愿,所以他们被获准在11点进入其中。

  不二难得瞪大了眼睛,问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以上所有事情?

  手冢理所当然地会说,是。

  不二叹了口气,说:“从今往后谁再说手冢国光不善言辞不会谈判,我头一个要反对了。”

  “另外。”手冢紧了紧不二的手,“我向星野介绍了一下你,说你在准备关于安藤忠雄的专题,将刊登在迹部的杂志上,水之教堂会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你需要更多资料。”

  不二咦了一声,眨了眨眼:“我有这个专题吗?”

  手冢转瞬即逝地笑了,笑容里有一种自信。

  “以前没有,但你以后一定会做。”

  不二无奈地剐了手冢一眼,说:“部长大人,收起你的手冢幻象好吗?!”

  此时,他们两个已经走到水之教堂灰色的教堂结构内部,教堂里虽然没有人,但已经灯火通明地准备好了要迎接两位贵客,手冢和不二走入其中,立刻感受到了和先前举办婚礼时全然不同的一种气氛。

  不二不再说话了,他屏住了呼吸。

  很快的,他等待的那一瞬间到来了——水之教堂众人面向的那一面两层楼高的墙由四块长方形的玻璃打造,玻璃与玻璃的接缝处是一个十字,十字上下左右等宽等长,并非传统教徒所朝拜的那个符号。

  那面十字玻璃墙,是可以打开的。随着教堂中客人的落座与屏息以待,那面十字玻璃墙慢慢地向右边移去,五分钟以后,它将伫立在它后面、孤单直插入水面的真正十字架毫无阻拦地展示给教堂里的人们。

  那一刻,人与十字架之间,除了风,什么阻拦都没有。

  不二觉得,那是安藤忠雄所给予来到他建筑里的人,祈祷的瞬间。

  手冢国光低沉的嗓音忽然在此时此刻响起:“不二,我知道你千里迢迢过来,不是为了看一个婚礼中的水之教堂的。”

  手冢说的那般确信,仿佛不二曾亲口表达了遗憾,可是他没有,他面对那场婚礼,甚至一个字多说,平静而来,平静而去,他知道这世间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如自己所愿,他也曾两度上山就为看一眼云海,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手冢,手冢国光这个人,居然看明白了不二心中的遗憾。

  “是。”不二终于在沉默中承认,他将右手放到左胸,感受自己的心跳在胸膛中砰砰直跳的感觉:“我再次造访水之教堂,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Ne,Tezuka。你知道我第一次来这里时,第一眼想到的是什么吗?”

  

“不是震撼,不是钦慕,不是宁静,不是眷恋……”

“我第一次来这个教堂,只感觉悲凉。”

“那一刹那我在想,自己真是个残酷的人。”

不二的声音空明,飘渺,遥远。

他不笑了,他问手冢:“手冢觉得呢,在安藤忠雄先生的教堂中。”

手冢如实以答:“宁静。”

不二啊了一声,然后摊开双手。他缓缓将手套脱下,白皙的掌心上三道掌纹清晰可见。不二伸出手,注视前方,向着湖面上,冰雪中的十字架展出食指,他轻轻描摹那伫立在水中的符号,近在咫尺,又远在天堂。

左右短,上下长,一横一竖。

“我去过这世上那么多教堂,或辉煌或富丽,或古旧或简雅。从未有过一个建筑师如安藤先生,用如此干脆利落到近乎残忍的方式告诉我们——人类,数千年来为之生为之死,为之荣耀为之屈辱,为之救赎为之沉沦的,无非就是这简单的一横一竖。”

不二的声音从远及近,开始变得锋利如箭。

“手冢,你是对的。可我却感受不到宁静,自从我进入教堂,我便再也平静不下来,我脑中有万般汹涌。回观历史长河奔腾不息的过往,这个符号曾折下千千万万人的骄傲,也曾让千千万万人为之血溅沙场。它让千千万万的生命体会活着,也让千千万万的生命不惧怕死亡。”

“曾有多少圣人人以它为名,入世救人。也曾有多少罪人借它之名,残征暴敛。”

“是人类,说服人类,相信有神明。”

“是他人给予他人救赎,也同样是他人,执行了他人的死亡。”

“他人即是天堂,亦是地狱。”

不二说完了话,他收回视线。很快,水之教堂前方的十字玻璃墙逐渐向里合拢,这预示着手冢和不二的参观即将告一段落。

不二朝手冢笑,他看上去有点失落。

“上一次来到这里,我为自己的悲观感到害怕,觉得自己是个内心残忍的人。于是我找你一同回来,想看看有你在我身边,我的心境是否会有变化。”

手冢了然,便问他:“结果?”

此时,合拢的玻璃门发出了一声轰鸣,水之教堂的建筑内部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此处,只有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

不二开口了。

但手冢打断了他。

“不二。”手冢站起了身,向不二伸出左手:“其实你可以不用回答我的问题。”

不二猛然睁大了眼,蓝色瞳眸不断晃动,像下了一场雪。

“因为你我永远都不会是一样的人,无论身或心,无论骨与灵。”

“但你要明白,只要能与你一起看同样的风景,就足以是我的荣幸。”

“……”

良久的沉默过后,手冢的告白之音逐渐淡去。不二选择将右手放在了那人的左手之中,他站起来,再未看任何一眼于湖水中的十字架。不二安静平和地随手冢离开了灰黑色教堂。

迎向管理员的路上,不二说自己找到了落笔的方向,准备正式开一期安藤先生的专题报道。

而后,手冢温柔了笑了一下,不再言语。

忽然,不二说。

“Ne,Tezuka。能在与你并肩的路上,前行成与你截然不同的人,也是我的荣幸。”

**

手冢和不二逗留在北海道的最后一夜,TOMAMU的双子楼宾馆中留下了两人纠缠满足的叹息。

第二天他们乘坐JR直奔札幌新千岁机场,抵达东京成田机场的时候距离手冢离日的飞机起飞只有三个小时了。

手冢的经纪人和助手帮他准备好了出差的行李,在出发大厅等他。不二陪着手冢办理机票托运,最后将他送到了离境口。手冢向不二告别,两人飞速交换了一个吻。

不二裕太被拉来当壮丁,负责开车来机场将哥哥和巨大的滑雪板装车送回家里。他见到自家老哥的时候,不二周助一个人,推着沉重的行李车,上头码着两个行李箱和两幅滑雪板,整个人都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裕太帮不二把行礼搬上了车,坐上了驾驶室。

“呼——”不二累的长叹了一声,坐在副驾驶座椅上扣好了安全带。

忽然,不二裕太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开口笑了一句他家老哥:“哥,旅行顺利吗?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啊,手冢前辈很厉害吗?啊,我是说滑雪。”

说话这句话,裕太就立刻后悔了——不二周助转过头来,看向自己弟弟的笑容比平时更加温柔和蔼。

“是叫千奈子小姐,是吗?”不二摸了摸下巴:“裕太的那个‘她’,那个要将裕太从我身边夺走的女性。”

“什什什什什么啦????!!!”不二裕太忽然被人说中了心上人的名字,一下子涨红了脸。

“唔,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如果裕太已经开始筹备婚礼的话,我可以推荐不错的教堂哦。”不二笑得更真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这回事啦!我没有要结婚!!!千奈子小姐也还不是我的女朋友啦!!!老哥是魔鬼,魔鬼!!!!”

裕太愤怒之下,一脚油门踩下,载着不二飞速离开了成田机场。

不二在车里笑得不停,裕太脸红到耳朵根的样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他叹息一声,目光落在窗外离港起飞的白色飞机上,不二轻道:“魔鬼是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Ne,Tezuka。毕竟我可是你钦定的,一个残忍的人,不是吗?”




全文完

评论(26)
热度(14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