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香港 02

  • 气死我了!!!!写的贼拉饿!!!!!!!

  • 不要!!!!!!!!!!睡前看!!!!!!!

  • 本篇要吃饱了看!!!!!!!!!!!!!!

  • 饿死我了!!!!!!!!!!!!!!!!



02




  原本要回东京的手冢国光在机场遇到了恋人不二周助之后,立刻改了机票,办了过境签,再次回到候机厅里准备和不二一起飞香港。


  他已经结束了他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原本就是想着早点回日本和家人过一个新年假期,结果度假的地点变成了香港。


  从上海飞往香港才两个小时左右的航程,手冢刚上飞机就撑不住开始睡,不二却很精神,拿出相机偷拍了好多某人不戴眼镜的睡颜。


  刚下飞机,迹部景吾的追魂连环CALL就打来了,手冢国光穿着一身抵御严寒的衣服在香港四季怡人的气候里看上去有些傻气,他无奈地接通了迹部的电话,通话另一头的女王开始阴阳怪气地怼人,暗讽手冢是不是钱多心慌,居然给他的三位员工都升了头等舱,显得他迹部这个当老板的很吝啬的样子。


  手冢国光歪着头,用肩膀和脑袋夹住电话,脱下外套搭在手上,单手松开白色衬衫上的领口和袖口,那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满是难得的慵懒风情。


  不二咔嚓咔嚓两张,将手冢歪头解扣的画面收进相机里,然后摸着下巴思索道:“如果我传这张照片到中国的微博上,你说#手冢国光上海机场#这个TAG会不会上热搜呢?”


  手冢不想再听迹部废话,草草应了两句挂掉电话,对不二说:“如果你想一起上热搜的话。”


  不二猛然想起自己将咖啡递过去的刹那四周此起彼伏的相机声,脸白三分……


  一个小时后,手冢、不二、新川、相武四人来到尖沙咀洲际酒店check in——新川小姐感叹了一句,虽然机票是经济舱,可没想到此次住宿环境相当优越呢。


  结果话未说完,不二周助笑笑跟了一句:“其实……只是我们必须住在被访对象的同家酒店方便工作……的呢。”


  手冢国光在一旁听了,偷偷弯了弯嘴角。


  按照原定计划,不二和相武先生住一间,新川小姐单独宿一间,并把她的房间改造成能够进行摄影采访的工作间。手冢国光不能打扰不二周助工作,于是自己另外开了一间大床房,“孤独寂寞”地一个人住了进去。


  不二送他去房间,站在门口给了他一个简短的拥抱,转身便要离开投身工作。手冢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腕,将人带进房门之中,压在门板上重重亲吻。


  干柴烈火,直到不二被夺取了所有的呼吸,愤恨地在男人唇上咬出了牙印。


  “乖,这两天你就先自己逛一下吧。”不二笑着安抚男人宽阔的背脊,“等本少爷忙完了再来‘临幸’你。”


  手冢国光不习惯他这么说话,皱起眉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离忍足侑士远一点。”


  呵,忍足小狼无辜中枪,不二周助笑得得意非凡。


  两人再腻了一会,不二不得不告辞,离开前他想起来问手冢:“话说,你这两天到底要做什么?”


  手冢想了想说:“看书,然后去球场打球。”


  不二扬了扬眉毛,心想你在香港人生地不熟能找到谁有这个本事跟你打球……


  手冢国光好像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人在他乡,没有对手。


  “打……壁球吧。”前职业网球手选择了退而求其次。


  不二周助哈哈笑开了。


  “Ne,Tezuka。既然这样,就请你做一份详细的美食攻略吧?!”  


 **


  两天以后,不二周助结束了采访的工作,送走了新川相武两位同事,拖着简单的行李敲开了手冢国光的酒店房门,眼角弯弯,道:“爱妃独守后宫辛苦了。”


  不二周助装模作样甩着胳膊走进房里,企图假装自己是一位征战沙场刚回来的皇帝。


  手冢国光将手中的一张打印好的A4纸卷成圆筒,轻轻拍在不二脑袋上。


  “拿好你要的攻略,夫人。”


  “……噗。”不二瞬间脸红,手冢这句夫人是不是有些犯规了——果然部长大人的口头便宜不那么好占。


  不二展开A4纸将脑袋埋了进去,隔开了某人“得胜”的目光。


  他们的香港悠闲时光正式开始,第一站是九龙城寨公园,然后跟着手冢规划的美食线路一路南下,终点是太平山顶看夜景。


  跟不二出来旅行,手冢国光就从没考虑过公共交通以外的交通工具——不二作为一个冷静观察人类的艺术家,向来最热爱城市里的三样东西:公交、地铁、摆渡船。


  手冢和不二从尖沙咀下地铁,北上到达乐富地铁站。香港地铁里无时无刻不是蜂拥着行人和游客,无数粤语、英语、印度语、中文普通话和日语夹杂着萦绕在他们耳边,那种繁忙和生机勃勃感染着不二,让他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真好真热闹啊,日本的大家坐车为什么总是那么安静呢,其实可以聊个天,不是吗?”


  彼时,手冢拥着不二被困在拥挤的行进列车之中,列车摇摇晃晃,让手冢不得不锁紧了不二的腰。头顶上的拉环并没有那么多空余的空间,手冢和不二只能共同分享一个,两人双手交叠,气氛正好。


  手冢没有接不二的话,经年累月的教养和习惯让他依旧觉得在公共场合还是应该尽量保持不打扰别人的音量,但他不得不否认的是——这样拥挤吵闹的列车,像一条跳动的动脉穿过城市,运送着形形色色的人如同鲜红炙热的血液,令整个城市鲜活蓬勃,其实还是不错的。


  他们在乐富地铁站下车,步行到达了九龙城寨公园。


  不二一直想来九龙城寨公园看看,他作为一个摄影艺术家,和全世界所有的艺术家一样,毫不免俗地痴迷着九龙城寨——这座曾经被政府和文明遗弃的“非地”,由一切被城市抛弃了的人用钢筋水泥毫无规则地建构的、垂直生长的贫民窟城市。曾经阴暗的巷弄,残破生锈的建筑,交错的电视天线,擦过楼顶的客机和无数混乱的广告牌,曾经的这一切用无情和有情两种方式书写下了人类有史以来、用以诠释“混乱”的、最伟大的一曲艺术篇章。


  九龙城寨被拆除的那年,不二还很年轻,以至于当他知道世界上曾有这么一座“充满艺术魅力”的贫民窟时,它早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不二未能在自己的相机里留下他对这座混乱城市的“书写”,曾经为此遗憾了很久,虽然他知道抛开艺术不谈,从人文、安全、政治、历史的各个角度去思考,九龙城寨都势必是要被拆除的。


  不二独自站在旧日寨城的正门长吁短叹,好一会才想起手冢还被晾在一边,他收拾起遗憾的心情同他一起迈步进郁郁葱葱的公园里,说:“抱歉,是不是很无聊。”


  手冢摇了摇头:“不会。”


  不二浅浅笑了一下。


  手冢忽然牵起他的手向里走,认真道:“不会,我知道这个地方,九龙城寨,虽然我不认同贫民窟的混乱美学,但也尊重艺术家们对他的魂牵梦萦。”


  不二咦了一声:“手冢研究过?好奇怪啊,这么混乱没有规矩的城市,不是手冢大人的风格啊。”


  手冢咳了一声:“我看过一部动画。”


  “哎————”不二这次是真惊讶了。


  “空壳机动队。”


  “噗——”不二笑出了声:“部长大人还真是涉猎了不少科幻作品啊,竟然连赛博朋克设定的科幻动画作品都没有放过。”


  手冢其实并不觉得看过攻壳机动队与自己的“冰山人设”有什么不符的,但还是在不二面前表现了些许窘迫:“咳……也就那一部了。”


  “喂喂,部长大人撤退得也太快了。”不二环住手冢的胳膊,睁大蓝色的眼眸说道。


  “Ne,Tezuka。可以的话,下次一起去看电影吧,攻壳机动队,或者银翼杀手……我们是不是,好久好久没有一起进电影院了?”


** 


  离开九龙城寨公园,手冢和不二选择了一辆公交车来到弥敦道旺角附近。根据手冢的美食攻略,沿着弥敦道一路往南,有无数美食等着他们一一垂涎。


  不二胃口大开,沿路买了无数小吃——炸年糕、鸡蛋仔、咖喱鱼蛋、卤鸭舌等等等等,直到走到油麻地附近的一个转角处,发现了好多人在一个小食店铺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不二立刻扔下美食攻略决定相信“人民的选择”,他排进了队伍里。


  快轮到他们的时候,不二都还不知道这个队伍的人们在排队买什么,他听不太懂粤语和中文普通话,只能认真围观前头的游客在一堆红色圈圈的炸串物上指指点点,于是他依样画葫,用肢体语言告诉店家自己也要那个“招牌品”。


  红色圈圈的炸串很快出锅了,不二付了港币,拿着两串刚出锅的滚烫炸串递了一份给手冢,手冢面无表情地接过,将信将疑地将那红色的圈圈递进嘴里。


  然后,他们好似都明白了那是什么。


  “啊……是动物内脏呢。”不二“勇敢”地嚼动嘴里的东西,拿出手机快速搜索了一下,说:“是猪的大肠吧,唔,很有韧劲的口感呢。”


  不二吃得很开心,但见手冢一脸沉默地望着手里的东西,他笑了半晌,决定还是“善解人意”一回——他把手冢手里的炸大肠拯救了下来,扔进自己嘴里。


  “其实很不错呢,很香。”不二评价道:“手冢不是也会吃牛肠锅吗?这个不喜欢?”


  手冢国光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食物,然后买了一杯椰子水来喝:“有些奇怪。”


  不二哼了一声:“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啊,不然会老得更快哦。”


  手冢将椰子水递给不二,扯了薄唇微微一笑。


  “我知道,TEZUKA IS OLDER THAN FUJI。”


  “……噗。”某人不小心喷出了一口椰子汁。


  啊呀,部长大人的口头便宜,真的不好占啊不好占。


TBC


=================

我还是我,那个爆字的我,呵呵……

评论(42)
热度(119)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