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香港 03

  • 怎么还没有完结,怎么你们俩还在吃。

  • 急死我了。

  • 我今天删了两个游戏,并且没有养蛙,整个人很谜。

  • 我真的很饿…………………………




03

  顺着弥敦道一路走,过油麻地,不二周助在某一次抬头时瞥见了前头一家门店的招牌上画着一头牛。


  不二立刻合掌,欢欣鼓舞地拉着手冢冲进了那家餐厅——义顺牛奶公司。


  餐厅门面不大,里头人来人往,更是热闹。明明已经是下午2点的样子,店面生意却还是出奇的好,手冢一眼望去,竟是连个两人空位都找不到。


  服务员让他们在门口稍待,不二这才向手冢介绍这是一家以甜品糖水为名的餐厅,顺便有在卖餐蛋面猪仔包三文治和炸鸡翅一类的东西,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他们的双皮奶,听说奶味醇香,远近驰名。


  手冢的美食攻略里没有这一家,不二揶揄手冢是不是因为不爱甜食的关系故意没有将本店列进去。手冢并未解释,但话说回来,他确实不太能理解双皮奶是个什么东西。


  “这家店真的很有名哦。”不二压低了声音神秘道:“他出现在另一部动画里,不知道部长大人有没有看过。”


  手冢搜索记忆,摇了摇头:“哪部?”


  不二清了清嗓子,隆重介绍:“魔卡少女樱,特别剧场版,香港篇哦!”


  手冢:“……啊,失敬了。”


  不二被手冢逗笑:“哈,手冢果然还差得远呢。”


  手冢其实也很诧异:“你喜欢……少女漫画?”


  不二轻轻给了手冢一手肘,然后跟着引路的店员来到了终于腾空的双人座位里:“那应该不是一部简单的少女漫画了吧,手冢先生对CLAMP老师们的艺术造诣恐怕真不是一点点失敬呢,为了惩罚……我觉得我需要多加一份巧克力味的双皮奶。”


  手冢抬了抬眉毛,上上下下认真逡巡了一下已经吃了无数无数美食的不二,最后目光停留在他的肚子上,道:“只要你吃得下。”


  “当然……”不二骄傲道:“你忘了那夜烤肉店里,是谁陪你战到最后了吗?”


  手冢点了点头:“我很荣幸见证了你的实力。”


  不二睁开眼睛:“彼此彼此。”


  

  

  吃完两大份双皮奶,不二满足地拍着肚子漫步在弥敦道上。


  短期内他可能需要消化一下了,于是他拖着手冢慢慢悠悠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到了弥敦道南边的终点——维多利亚港。


  他们沿着维多利亚港一路向西,走过星光大道,去往天星小轮的尖沙咀码头准备乘船,海风吹到他们脸上,带着一点点盐和海藻的气味,虽然空气黏黏的,但闻久了,感觉还不坏。


  香港的气候真是潮湿,不二这样感叹,不像东京首都圈,虽然离海也不远,却干燥得不得不在家里一直开着加湿器。


  不二随意地在一处栏杆边停住脚步,打开相机,与对岸的中环美景说Hello。今日天气很好,天蓝海清,阳光反在维多利亚港的海水上,波光粼粼,直晃人眼。不二眯起眼睛,长长的上下睫毛几乎要交错在一起,他深吸了一口带着海水味道的港湾空气,展开双手,叹道:“城市里有一条美丽的河流真是太好了,东京都虽然繁华,但也会因此而遗憾吧。”


  手冢沉稳道:“东京与他们不同。”


  不二扭头过去,将双手驾在眉毛上遮去阳光:“不同吗?那上海外滩呢,你觉得比起维多利亚港哪个更漂亮?”


  手冢想了一想,认真回答:“都不一样,上海的江景后头没有山,但建筑设计得更错落别致。”


  不二嗯了一声:“毕竟是规划得更晚的后起之秀。”他忽然顿了一顿,伸出自己的左手,合拢五指,举到了手冢的眉骨上。


  “你哦,不觉得晒得睁不开眼睛吗?”


  手冢笑,仍由不二替自己遮阳:“习惯了。”


  不二歪了歪脑袋:“香港,上海,手冢国光见过这么江河,那么多风景……”


  手冢轻轻啊了一声,说道:“只是都去比过赛……”


  不二轻哼一声,问:“伦敦泰晤士河?”


  手冢:“比过赛……”


  不二:“巴黎塞纳河?”


  手冢:“比过赛……”


  不二:“维也纳多瑙河?”


  手冢:“比过赛……”


  不二:“纽约哈德逊河?”


  手冢:“比过赛……”


  不二忽然冷笑一声:“亚马逊河?”


  手冢:“………………”


  “比过赛。”不二用替自己遮阳的手比了一个V,说道:“我去比过赛哦,那是一次生存竞赛,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


  “结果如何?”手冢问。


  “赢啦!”不二的眼睛里忽然闪起耀眼的光:“生存下来,我赢了自己。”


  手冢国光再一次笑了。


  拽下不二贴在自己眉骨上的手掌,手冢的右手手掌包住了不二比V的左手,然后将他的双手交叠,放在自己胸前。


  手冢国光倾身,去吻不二周助。


  片刻后,尖沙咀的钟楼在他们身后敲响下午三点的钟声。


  手冢想和不二说,多谢不二周助,他赢了自己。


  因为他赢了自己,才得以让手冢国光从前走过的漫漫长路,从此成为风景。


  “……唔。”一吻毕,不二转过身去背向阳光,睁开如海水一般碧波摇晃的眼。


  “不二。”手冢忽然开口,“你尝起来,有一股奶香。”


  “…………手冢国光,有意见的话,请,大,声,说。”


**


  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搭乘天星小轮横渡维多利亚港来到香港岛的中环码头。


  在船上的时候有一只肥肥的海鸥在不二的镜头前方迎着风飞翔,然后落到了船檐上。不二摁动快门,并告诉手冢这就是他喜欢摆渡船的原因。


  小轮在中环码头靠岸,他们随着人流来到天桥上,往左边看去能瞧见一个巨大的摩天轮,下头排了老长老长的队伍,不二看了看时间,决定放弃摩天轮。他们选择往北步行,不二发现了攻略上一家叫做九记牛腩的餐厅离码头不算太远,立刻掏出google map开始导航。


  晃晃悠悠大约走了二十分钟,手冢不二找到“九记牛腩”,远远地在街的那头就看到了店外长长的队伍,没有太多犹豫,他们加入排队,所幸也没有等太久,大约十多分钟就挤进了店中。


  因为已经吃过太多东西,不二便只点了一碗招牌牛筋腩伊面和手冢分食,并要了一些烫青菜,结果没想到由于牛腩和伊面太过好吃,以至于结束的时候,手冢只被分到了一碗汤和几颗青菜。


  店里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不二满足地灌下了最后一点牛肉汤汁,有些抱歉地问手冢要不要单独给他加餐一碗,手冢无奈摇头,递给他纸巾,将他拉起身:“走吧。”


  他们沿着山坡向下走,来到热闹街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叮叮车”的车站,一辆老旧的充满了年代气味的双层有轨巴士晃晃悠悠地进站了,车头发出叮叮、叮叮的声音。


  不二一下子想起无数香港老电影中的画面,于是不顾三七二十一,他拉着手冢跳了上去。


  他们坐到了双层巴士的二层,车厢里并不太干净,地板上散乱着一些乘客们丢弃的彩页广告,座位与座位的缝隙实在太狭小,以至于手冢国光弯着腰坐下的时候,整条腿不得不摆到了过道上。


  列车晃晃悠悠,开得很慢,他们一路向东,从上环,过中环,再去往湾仔,香港岛最繁华的街景如云烟过眼,拂略而去。整个二层车厢里,除了静静观景的手冢和不二之外,便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乘客在看报纸,看着看着,他摇头晃脑地睡去了。


  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相视而笑,忽然,不二变得很安静。


  他抵着手冢的额头,在一次列车转弯的时候,顺着惯性滑进手冢怀中。


  他轻轻对手冢说:“我想你陪我去个地方。”


  手冢回答:“好。”


  


  他们在跑马场附近下车,沿着一条主干道渐渐往上走。


  不二对手冢说,这条道路十分重要,他们正在走的这段叫做黄泥甬道。这段路有双层,上头宽阔的天桥一路向南,可以通向香港著名的海洋公园以及浅水湾沙滩。


  交通要道,人来人往,最是热闹繁华。


  走了一会,手冢看表,那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快五点,冬日香港天黑的很早,此时已经是残阳犹在的最后时光了,香港,快要亮灯了。


  “到了。”不二忽然右转,定住脚步,“香港,跑马地坟场。”


  在他们眼前,一大片灰色与绿色交织着的山头,跑马地坟场以环抱的姿态肃穆地拥着一片经年累月的宁静,坐落在此处,坐落在眼前。


  手冢忽然感觉自己听不到车流声了,眼前的这场肃穆,像有着吞噬一切躁动广阔怀抱。


  不二平静地看手冢,问他要不要进去。


  手冢没有答,只是轻轻拉起他的手腕,抬脚迈入。


  “还有十分钟关园。”门口和蔼的大叔用最轻的音量,以标准的英语提醒着他们时间,被手冢回以礼貌的欠身。


  入园,天光又暗去一分。


  不二说:“手冢,这里有一段话。”


  手冢看了,说:“是中文……”


  不二点了点头,接道:“我有查过,大意是——昔日的我,今日的你。今日的我,今后的你。他在提醒我们,尊重死者。”


  今夕吾驱归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


  


  

TBC


===================

急转直下的剧情,不要问我F为什么要去这个坟场…………………………

明天会说…………………………

下一次完结啦这一篇


  


评论(32)
热度(100)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