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香港 04完

  • 写了3天我的妈,明明才3000字。

  • 前篇请点#旅者风物#的TAG来观看。

  • 香港篇完结了,我们2月见。(咦 不就是3天以后嘛)

  


  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沉默穿行过陵碑林立间的小道,来到跑马地坟场一层中心的位置,那里是整个坟场的中轴线。中轴线上有一条大约三米宽的旧石路,灰白色的砖石被夕阳铺成橙红色。


  路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类似教堂的所在,拜占庭风格的建筑,绿色圆顶的上头有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不二端起了相机,想要摁下快门去拍一些什么东西,然而最后他犹豫良久,却什么都没有收录。


  跑马地坟场并不阻拦任何私人摄像,只是禁止商业摄影。不二只要不把照片放进商业杂志中,他的镜头对这里每一个角落来说都是自由的。


  但他什么都没有拍,他只是静静看着取景框里——灰白、凌乱、素雅的景致,感受到了一份清澈、有秩及宁静。


  不二周助放下相机,转头对手冢说:“Ne,Tezuka。我并没有熟悉或认识的人葬在这里,也没有要特来拜会的前辈,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知道吗……”


  “我知道。”手冢国光居然没等不二说完,便抢下了他的话。


  不二有些惊讶,他清澈的眼看向手冢。手冢便在他的清澈中侃侃而言……


  “我知道,香港在最初被华为英国领地之时,此处还是远离城市中心的郊外,英国人在此建了墓园。然后随着文明发展,城市逐渐将这座墓园包围了起来。不像我们经常会将去世的亲人葬在自家院中,以华人的文化来说,住在墓园附近是不太吉利的,然而此山之后,依旧有民居高院,万家灯火围绕着它。对华人来说,在城市中心繁华之地出现一座坟场并不是太容易接受的事,然而香港政府从未有一日想过要将坟场移居他处……”


  手冢想起入园时刻在墙上的话,说道:“他们尊重过往之人。不二,你尊重他们的文化和历史,想亲眼见证,我都知道。”


  “……”不二微眨动睫毛,躲开了一丝情绪,叹道:“你竟然这么清楚……”


  手冢没有要自夸的意思,于是坦言:“酒店里有很多杂志,还有些关于香港历史的书,做攻略的时候就顺便看了。”


  不二唉了一声,将右手盖在眼睛上,无奈说:“是啊,居然忘了你从前读书的时候各项成绩就都是最好的,历史更不在话下了。”


  手冢忽然摇了摇头,从不二脸上轻轻拉下他遮去碧蓝色眼神的右手:“不二,你在犹豫。”


  不二,你在犹豫。


  那是一句肯定句,来自手冢国光的肯定句,不二周助避无可避。


  “呵呵……”不二下意识笑起来,看向四周沉默的灰白陵碑,“我只是想来看一看死亡……”


  手冢低声问:“嗯?”


  “有些荒唐啊……”不二走近一座坟墓,蜷起身,探出脑袋想要去读上面的文字,结果发现因雨水的冲刷,上头的大部分文字都被刷得斑斑驳驳,连念都念不全了。


  “我竟然荒唐到想要问一问他们……”不二抱着膝盖,轻声道:“长眠于此是什么滋味?永远宁静是什么滋味?被纳入城市重回喧嚣是什么滋味?被人惦念被人祭扫是什么滋味?被人遗忘被历史掩埋又是什么滋味……”


  不二轻轻替面前的墓石抚去了尘土,手冢静静看着他动作,没有说话。


  不二站了起来,他用纸巾擦干净自己的手,然后站到了手冢面前。


  他忽然替手冢拢了拢了衣襟——那件黑色的风衣,抵御香港一月的寒冷已然足够。


  “Ne,Tezuka。你是日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你会被人记住的,你会被人怀念的。”


  不二近乎空灵地如此说道。手冢任由他替自己抚平领口衣襟,还是没有说话。


  “可是……那还是不一样。”不二周助抬起头,直视男人的眼睛:“手冢国光,你不会有孩子的。”


  


  手冢国光,你不会有孩子的。


  话说到这里,手冢已经全都明白了。


  他有些惊讶,他低头去看不二的头顶发心——他忽然很想用力敲一敲那个地方,想知道自己恋人那永远塞满千奇百怪想法的脑袋到底敲起来会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回声。


  “哎呀。”


  手冢当真抬手请敲了一记不二的脑袋,换来一声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哎呀。


  手冢忽然心里很满足,然后他说:“不二,想太多,这不像你。”


  不二骄傲地哼了一声:“艺术家总是要想得多一点。”


  手冢不认同,说:“不,你总是一往直前的。”


  不二笑了一下:“当然,那是因为我曾追随的人,是一往直前的。”


  是啊,他们总是一往直前。


  然而,就算再勇敢睿智的人,再坚强理智,都会在一往直前的某时某刻,某个拐弯的角落凌乱了脚步。犹豫像一道裂缝,出现在心底。


  比如……观看死亡的时候,一瞬间的脆弱和惧怕会让心底曾经松动的土壤天崩地裂,明知不该问、不用问、不必问的问题会随着惊涛骇浪一起翻了出来,涌在心潮之尖,梗在喉咙口,明知矫情、懦弱、不像自己,却还是想问,要问。


  不二那句“你不会孩子的”背后,就有这样一个问题: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在一起,你不会有一个继承你血脉的亲生子,就算从今往后有再多人记得你,追念你,都不会有一个人以怀念父亲的方式去想念你。


  你后悔吗?你遗憾吗?


  后悔吗?遗憾吗?


  


  “不二。”


  忽然,手冢瞥见了不远处,跑马地坟场的管理员正远远走来。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该出园了。


  手冢牵住不二的手,手掌依旧干燥温暖,他们并肩往外走去。


  不二的心正在狂跳,手便的冰冷无比,然而手冢的掌心却什么变化都没有。


  他们一边走,手冢一边说:“你想的话,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不二失笑,轻打了他一拳:“你知道我们谈的不是领养。”


  他谈的不是领养,而是血脉羁绊。他只是忽然想到,手冢这么完美的男人,也肯定会是一个完美的父亲。可就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决定,以后将注定不会有人,流着手冢国光的血脉,并将他葬在自家门前,每日晨昏定省,出门前说一句“父亲我出门了”,归来时道一声“我回来了”。


  那是多好的一幕,可是不会有。


  正因为不二十分确定,并从未怀疑这一幕永远不会出现,才有此问。


  手冢国光想了一想,此时他们二人已经步出的墓园的门外,黑色的栅栏在他们后头轻声合拢,手冢平静道:“不二,你心里的那个问题,你知道我的答案,我就不回答了。”


  不二无奈极了,佯怒回嘴道:“部长大人已经厉害到将未发出的球都给截击过去了吗?”


  手冢一本正经:“是你发球出界,30比0。”


  不二反驳:“双发失误才能算分,如果你直接得分,莫不是以美色迷惑了裁判?”


  手冢点点头:“……我希望我以美色迷惑了对手。”


  “哈哈哈哈!”不二笑趴在手冢的肩头,一番你来我往的玩笑话很快平复了不二狂跳的心脏。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不再看身后林立的墓碑,他睁开眼,一瞬间所有属于不二周助的骄傲理智聪敏和桀骜自信统统回到了他的眼睛里……然后他便当真一甩脑袋忘了刚才的那个话题,拉着手冢就往下坡走去,时间不早了,太阳完全落到了地平线以后,香港已经上灯了,他们的下一站是中环花园道的山顶缆车,维多利亚港璀璨的夜景正在等着他们。


  不二迈开步子,但手冢没有挪动。忽然,他的手稳稳一发力,拽着不二的手臂狠狠地将恋人拉回自己的怀抱,一展双手,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完成了完整的拥抱。


  “手冢?”


  不二被男人胸膛的火热吓到,不确定地问了一声。


  手冢则拥着他的男人,说:“我回答你的问题。”


  不二周助,手冢国光回答你的问题。


  “不二,你也不会有孩子的。”手冢的唇贴在某人的棕色秀发上,耳鬓厮磨,语言带着穿透的力度,“你会觉得遗憾吗?”


  不二愣了一下。


  “如果你觉得遗憾,那我也会是一样的答案,这样公平。”


  手冢收紧怀抱,以要将二人血骨相融的力度,他最后说道:“如果你觉得不遗憾,就不要质疑我与你相同的选择。”


  “因为我最大的遗憾,是假若……与你同路,不同风景。”


  


  一个半小时后,北京时间晚上七点半,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来到香港太平山顶上的凌霄阁摩天台。


  夜幕降临,五光十色璀璨辉煌的香江夜景闪烁如繁星,将旅人们包围。


  不二问手冢,函馆和香港的夜景,他更喜欢哪个?


  手冢不答,说与他一起去过那不勒斯之后,他才来回答这个问题。


  不二歪着头问这算不算是下一场旅行的邀约,手冢认真想了想,说二月威尼斯的狂欢节值得一看。


  不二惊诧:“威尼斯面具节吗?那可是个香艳的提议,没想到部长大人也玩得很溜啊。”


  手冢有点结巴:“以为你会喜欢。”


  不二主动吻住了他:“是,喜欢,我什么都喜欢。”


  而手冢回吻于他。


  


  “说起来,手冢。香港的墓园都很漂亮。”


  “是。”


  “你有想过百年之后你会葬在什么样的地方吗?”


  “没有百年了,大概还有七十多年。”


  “……请好好回答问题。”


  “没想过。”


  “那……你现在想一想?”


  “……”


  “很难选吗?传统如你,不是应该选择葬在家门口吗?”


  “不。”


  “咦?”


  “七十年多后请把我烧成灰,与你的一同放进瓶子里,扔进大海。”


  “……哎?!?!?!”


  “招蜂引蝶的,就活该扔进大海做漂流瓶。”


  “……………………Ne,Tezuka。我错了,漂流瓶什么的,真的很不、很不、很不环保啊。”



END

=================================



写完啦!!!!!!!!!!!!!!

2月去哪的预告是不是很清晰了!!!!!!!!!!!!

敬请期待!!!!!!!!(但是我没有去过威尼斯我很怕干)


一直想讨论一下关于孩子的问题,讨论的可能不太好,但这是我目前能力所及的最大限度能写出来的东西了,请笑纳!!!!!!!

评论(30)
热度(133)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