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威尼斯 02

  • 那个,我问个事。

  • 贴吧呢一直吞帖子,我每次去贴文都很火…………导致后来就很烦躁,甚至有一次想在贴吧发文,发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发出去,都影响到了码字的心情,真的,差点气得不更了。

  • 但我想了想《天衣无缝》有在那边连载,旅者风物是不是也应该贴一下。

  • 请问……有谁……有空……愿意帮我搬文吗……就授权给你……你帮我……贴一个……?写上作者名就行了……???

  • 问一下XD




旅者风物~威尼斯~


02


  可再浪漫的命运邂逅也敌不过冰冷现实的残酷。


  当不二歪着脑袋一脸“真诚”地问手冢为什么会选择威尼斯的时候,手冢也真诚地回答了他。


  “不二,无论我选择哪个城市,我都会遇到你。”


  不二顿了一下,脸上完美的笑脸好似有一道裂缝。


  他摸摸鼻子,心虚问:“哦?”


  手冢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点开了一个APP给不二看:“记得在上海那次,我被球迷追到廊桥吗?后来问了经纪人,得知这个软件可以提前在网上check in选座……”


  手冢戳开那个飞行管家的软件,展示出了一个页面,上头赫然列着三张机票的信息,不二定睛一看,大声咳嗽了一声。


  “上次帮你选座时登录了你的护照号,于是……软件里可以查你所有的机票信息,……”手冢展示的页面上赫然显示了不二周助买了三张今天早上的早班机票,分别是飞往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和威尼斯的。也正是因为这三张机票,手冢才明白不二为什么必须让酒店侍应生留机票给自己——因为他需要知道手冢上了哪架飞机。


  手冢也有些尴尬,他收起手机,低头严肃道:“抱歉。”


  “……”不二无语了,他痛心疾首,毕竟任他再怎么天才也不会想到追星族还有这种妖孽的招数。


  “追星就追嘛……追个星怎么还能教会明星下软件坑队友了呢?”不二扶额嘀咕。


  小心思被戳破,不二有些郁闷,然而他显然不是纠结在这种小事上的人——手冢国光做事向来出手迅猛而把握十足,反正置身手冢领域这件事情他已经习惯了。甩甩头,不二选择了忘记这场失败的“邂逅骗局”,并暗下决心他日自己必将“卷土重来”。


  手冢拖着行李箱与不二并肩走向机场码头,看不二从一脸郁闷再到踌躇满志,忍不住将他的肩往自己这边揽了一揽。


  “无论如何,感谢你的用心。”


  不二仰起脸。


  “是你超越了命运,让我们注定邂逅。”


    


  不二问手冢为什么选威尼斯,明明之前他还想和自己去那不勒斯看夜景不是吗?


  手冢推了推眼镜,毫无自觉地说出了浪漫的对白。


  “因为你想来威尼斯。”


  手冢说因为狂欢面具节下的威尼斯,是不二最不愿错过的美景,他便投其所好,至于那不勒斯夜景,他们还有的是机会。


  聊完这些,他们二人也就快走到了马可波罗机场临水的码头外,不二确认了消息,说酒店派来的水上TAXI已经到了,那艘快艇会送他们去酒店。


  找到船,他们很快离港。快艇风驰电掣地在水面上跳跃,手冢忽然问不二说面具节的威尼斯人满为患,如此临时他们能订到酒店吗?


  不二神秘一笑,说自己全盘接收了一个叫迹部景吾的男人在两个月前预定下的所有行程,包括旅店、餐厅预约和贡多拉船。


  手冢扬了扬眉毛,没说话。


  不二解释道:“谁让小景和侑士又吵架分手了,大概已经第五万八千四百二十九次了吧。”


  手冢纳闷:“情人节前夕吵架?”


  不二郑重点头:“是的,很可怜吧,如果没有人接收小景的预定就更可怜了,太暴殄天物。”


  手冢沉默了一会,犹豫地问道:“不二,他们吵架是不是……你……”


  不二炸了,怒瞪手冢:“才不是!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有干!侑士上次去夜店的照片还在我手机里呢!”


  手冢:“……”


  不二哼了一声:“他们这次吵架听说是为了要不要给小景的狗去做阉割手术……”


  手冢:“………啊。”


  


  不二从迹部那继承来的酒店名为Venart,坐落在威尼斯著名的大运河两岸。


  其全名为Palazzo Venart Luxury Hotel,韦纳特宫殿豪华酒店。宫殿,奢华——这些代表了迹部景吾的关键词听上去就与手冢和不二格格不入,然而事实上,当他们顺着绿草坪上一条木制的小道缓步进入酒店花园之时,便已经深深被这座酒店吸引,全然忘记了要去吐槽迹部景吾一贯奢靡的画风。


  酒店由一座建成于16世纪的老建筑改造而成,前后各有一绿草如茵的花园,安宁静谧。他们穿过一道精致的金色拱门,西装革履的侍应替他们拉开了一道猩红色的帷幔,露出后头典雅高贵的“金色大厅”,又一位高鼻梁的侍应迎向了他们,带领着他们完成一系列check in的程序。


  确认房间信息的时候手冢和不二被告知那是旅店里最大最美的一间客房,开阔的阳台上享有无双的运河美景,而房间内装则是经典的巴洛克式豪华风格,墙上的古画有来自文艺复兴时期留下的作品……


  “请两位好好享受您们的威尼斯之旅……”


  侍应用德文留下一句祝福后便躬身离开,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的威尼斯旅程正式开始。


  他们先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完饭,狂欢节中的威尼斯实在有太多旅客,以至于晚上八点了许多餐厅还是座无虚席的。他们闭着眼挑了一家生意不错的街角餐厅,不二要了墨鱼面,手冢则要了海鲜炖饭。饭后他们沿着大运河随意地逛了逛,大约九点过就回到酒店洗漱休息。


  第二天不二一大早便先醒了,打电话给客房服务订了一桌room dinning然后继续睡,大约半小时后,手冢将不二从床上拉起来,架着迷迷糊糊的他在镜子前匆匆刷了个牙,便同不二一起来到阳台上享受他们的房间早餐。


  酒店提供的房间早餐丰盛到一瞬间叫人清醒的地步——两杯咖啡、两杯水果麦片优格、两份水果沙拉、四块溏心煎蛋、两瓶鲜牛奶、一大盆可颂面包、四种不同口味的蜂蜜、一盘培根香肠、两杯橙汁和一大篮子未处理的新鲜水果……


  手冢和不二面对着满桌的食物有点发愣,看新鲜的水果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地闪亮着,不二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问手冢能不能吃掉这些,手冢想了一会说:“以前训练的时候可以。”


  拉着手冢坐进阳光里,不二在圆桌的那一头端起橙汁与手冢碰杯,端起刀叉开始早餐。一顿饭东拉西扯外加看看运河美景竟然吃了一个半小时——然而用尽了全力,他们依旧还是没能塞下那篮子水果,可惜了艳红的草莓娇艳欲滴,在威尼斯运河波光粼粼的水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引人垂涎。


  不二吃撑了,换好衣服和手冢出门散步。酒店离威尼斯最繁华的圣马可广场只有10分钟路程,不二原是想去花神咖啡馆坐坐,结果在半路看到了一家不起眼的面具店橱窗里,一位帅哥正在摆弄一支极其精美的蓝色面具,不二便拖着手冢走了进去,问了价格,不禁乍舌。


  “好贵!”不二用日语叹了一句,店主报出的价格竟比他想象的要多出一个零,大约三百欧左右。


  “你可能看上了他的镇店之宝。”手冢难得有兴致地接话:“你可以试着自己做一个,大约二十欧。”


  “好主意!”不二很满意这个提议,遂推着手冢和帅哥店主一同来到里间自行动手做起了面具。手冢国光一句话不小心把自己也坑了进去,被赶鸭子上架也要做一个面具。


  两小时后,手冢不得不再次承认自己没有艺术天分——他拿着一个黑不溜秋的Bauta面具沉默。而不二则亲切的评价手冢的面具如果戴到脸上,就好似小企鹅出门摔了一跤以后哭哭啼啼回家找爸爸的样子。


  不二也完成了自己的面具绘制,他用白色和蓝色的颜料在面具表面擦出了一段云和天的颜色,像烟岚,也像碧波。


  不二得意地举起自己的面具问手冢如何,手冢诚恳地点了点头,给予了最高的评价。


  “嗯,青学的颜色。”


  “……”


  支付了四十欧元给帅哥店主,手冢和不二离开了面具店,一路漫无目的地瞎逛了一番,途中不二三翻四次地强调自己并没有迷路的“事实”,手冢沉默地跟在后面,想着在他们第四次经过里阿尔托桥时他一定要提醒不二……


  所幸,他们没有第四次造访那座莎士比亚笔下的桥,他们终于找到了圣马可广场,找到了闻名遐迩的花神咖啡馆。


  咖啡馆里有许许多多盛装出席带着精致面具的威尼斯人,手冢和不二好不容易在角落寻到了一个两人位,然后就着咖啡馆中三百年历史的“金碧辉煌”品用了下午茶,并为此支付了整整一百二十欧元。


  咖啡被端上桌的时候,不二感叹或许是歌德、拜伦、狄更斯和海明威曾流连在此的灵魂香气点缀了他们的咖啡,不然咖啡馆何以开出了如此天价。


  手冢从容地往嘴里送去一口咖啡,说:“都是你情我愿。”


  不二深以为是,而后双手恭恭敬敬地端起自己的咖啡杯,笑道:“敬威尼斯,干杯。”


  


  下午四点的时候,不二预约了一条贡多拉船载他和手冢船游威尼斯。


  他们在离钟楼最近的一个水上巴士站被船主接上了船,长长的桨板轻轻一支,他们摇摇晃晃的河游即将开始。


  手冢从上船脸色就不太好,不二笑他,让他不要如坐针毡。手冢则面无表情地说如果这条贡多拉的坐垫不是大红色爱心形状的,他会更开心。


  不二乐不可支地笑倒在手冢怀中,提醒他这条原是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要坐的贡多拉,让他看在朋友的面子不必要计较太多,何况一条贡多拉的造价足以买三辆奔驰,所以贡多拉也有自由成为它想成为的鲜艳模样的,不是吗?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大约一个小时后,太阳就要落山了。


  大小运河的水面逐渐被斜阳染红,手冢和不二惬意地跟随着“黑金”晃荡在一片红海之上,船过处,晃碎了的夕辉倒映出他们的脸,忽然,几乎要昏昏欲睡的不二睁开眼睛。


  “快要到叹息桥了。”


  叹息桥,威尼斯四百多座桥梁之中最负盛名的那一座。


  十七世纪,叹息桥因两端连接法院与监狱两处,死囚通过此桥之时常用一声叹息来哀叹自己即将结束的人生,此桥便因此得名。


  然而……


  “人说情侣若在叹息桥下接吻,爱情便会永恒。”


  当他们的船不紧不慢,同许许多多贡多拉一同摇向叹息桥的时候,正依在手冢怀中不二忽然努力探出了脑袋,眨巴眨巴眼睛,仰起脸问男人。


  “Ne,Tezuka。这个传说,你信吗?”


  手冢国光用下巴点了点不二的额头,回道:“信。”


  不二眯起了眼睛,笑说:“真不像你。”


  手冢更紧地将不二揽了揽,淡道:“何苦与美好的祝愿作对。”


  “也是。”不二感受到男人手肘的力度,又缩了缩脑袋,只觉得更困了,他打了个哈欠,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瓮瓮的,他说:“不信白不信……可是如果……”


  眼看着叹息桥即将悬到他们的头顶,巴洛克式的白色石桥愈发美丽。


  “如果恋人们经过叹息桥却拒绝了对方的吻,你说,他们会不会分手呢?”


  不二古灵精怪地问,他埋头在手冢的脖颈处,长长的睫毛扫过男人的皮肤,有点痒。


  “可惜……”


  手冢的声带震动,不二感受到了他在说话。


  手冢国光松开了怀抱,低头看不二周助。


  “你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然后,手冢吻住了他。



===================================

恩 我在最后关头更新好了RISING BEAT,真是一个读心游戏,可怕。

评论(23)
热度(101)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