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威尼斯 03

  • 腻得我怕自己OOC了。

  • 胆战心惊。




  那夜晚上7点,手冢与不二在威尼斯的Piazza ferretto观赏了狂欢节的最后一场街头表演。


  舞台上,意大利知名的乐队金曲连奏,沸腾的音乐笼罩了整座威尼斯城。不二和手冢隐在人群中穿行,见行人或盛装妖冶风姿绰约,或激情相拥忘我亲吻,或齐手欢跳盛情高唱。


  狂欢自古而来,随风如歌。不二忽然问起了手冢知不知道威尼斯面具狂欢节的由来,手冢表示自己了解个皮毛。


  踏着歌声,他们时而顺着人流随处走,时而逆着人海艰难前行。


  不久之后,不二同手冢驻足在一道木桥上,石桥上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不二却寻了桥峰上的好位置,在一旁停下了。


  风景太好,从桥上能运河的入海口附近安康圣母教堂的圆顶——它静静点缀在星空空下,一如三百余年前的庄严与慈爱。不二说起眼前的画面是威尼斯最著名的风景之一,曾被数部电影和数十副知名油画收录。


  他有些累了,依在木桥的栏杆上远眺。宽阔的运河上依旧有快艇、游船和贡多拉来来去去,不二看了一会人们怡然自得的样子,又听着将整座威尼斯都装饰起来的缥缈歌声。


  不二说:“我喜欢威尼斯,我喜欢威尼斯人。”


  手冢收回仰望星空的视线,转眼看不二。


  “很难想象这座城市诞生于苦难与离乱之中……”


  “就在罗马帝国轰然崩塌时,西哥特人攻陷罗马,在这片如今被称为意大利的国土上烧杀抢掠……人们为了摆脱迫害,离开故土,在这些由沙土沉淀堆砌的小岛上安定,并努力生存下来。”


  “结果,他们一度是这世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国家……”


  “谁还会记得这里最初只是帝国里最蛮荒最偏远的滨海小域,密布着丛林、河流、沼泽与泻湖。颠沛流离的人们因逃避苦难来到这里,经过几个世纪坚持不懈的努力,他们亲手将荒蛮之地打造成‘最尊贵的城’,直到今时今日,依旧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


  “但这不是一切,也不是命运的全部。”


  不二远眺圆顶的教堂。


  “它经历过黑死病的洗礼,也曾亡国于拿破仑的铁骑,事实上这一刻的威尼斯已经不是昨日的威尼斯。上涨的水位终有一天会吞没所有城市建筑,再恢弘的教堂再耀眼的文化和历史,都无法抵抗城市下沉的灭顶之灾。”


  “因为它绝非永恒不变,威尼斯才堪称完美。”


  “我不爱永恒。”


  “就像我不爱,在命运到来之前就停止抵抗的,屈服了的人啊……”


  不二周助粲然一笑,忽而眨了眨眼睛,瞳孔里倒影出星光。


  “Ne,Tezuka。让我们再来玩一个挑战命运的游戏,如何?”


  


  手冢看不二的眼神就知道,他不甘心自己用高科技戳穿了他“三城邂逅”的游戏,于是“卷土重来”了。


  他看不二笑得像只志得意满的小狐狸,想拒绝,但他没有。


  不二的游戏很简单,就是试图还原威尼斯面具诞生之初的“意义”。


  十三世纪前后,威尼斯人选择将戏剧舞台上的道具面具戴到脸上,从而短暂地消除阶级差异,打破了穷人与富人、老人与青年、甚至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界限,面具让每一个人都能自由地在城市中扮演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忘记身份、学识、地位、财富、经历和相貌所带来的一切枷锁,自由奔跑,追逐,猎一场美,贪一晌欢。


  不二说,他想知道,假若自己与手冢戴上面具成为了陌生人,是否还能遇见对方,认出对方,或者说……爱上对方。


  手冢听到这个设想,想也没想,下意识地答了一个“会”字。


  然后,不二的表情很精彩。


  于是第二天,也正是二月十三日,那年威尼斯狂欢节的最后一天,午时过后不二和手冢一起从酒店出发,分两个方向,各自走到了城市的东西两头。


  半小时后,他们给彼此发送了坐标,以证明他们相隔很远。


  不二要求他们必须现在进入附近的服装面具租赁商店,换上一整套盛装华服,选择一款面具,待到变装完成后,他们需要开始寻找对方……


  夜晚狂欢节落幕的烟花大秀点亮夜空之前,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彼此……游戏结束。


  没有奖励没有惩罚,只是一场游戏。


  “你说我们‘会’找到彼此的……信心满满嘛!”不二在手机里给手冢发消息:“部长大人要加油哦!!!”


  此时,手冢正独自处于城市的另一头,十分无奈:“为什么要隔整么远开始游戏?”


  不二无比认真地回复说:“如果在酒店附近开始,换装前我就被你跟踪了怎么办?”


  手冢:“……”


  不二:“加油变装吧,假如我看到你时你还没有变装完成,我可不会现身。”


  手冢:“……”


  不二:“啊啊,还有,我会关掉手机定位,请不要暴力破解。”


  手冢:“请至少每隔一小时回复一句,证明你还安全。”


  不二:“我会的,我相信我比变装完的样子,一定非常安全,哈哈哈哈哈!”


  


  邂逅命运的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手冢虽然不擅长此类游戏,但他十分擅长应付不二周助各种光怪陆离的举动。


  他站在原地用手机搜索了一下附近的商铺,找到了一家距离最近的租赁店。店铺的门并不大,门把上还挂这一个巨大的购物袋遮去了里面的模样,可等手冢一进去才发现里头别有洞天,无数优雅精致的礼服一件件排开,琳琅满目到几乎应接不暇。


  店员迎上了手冢,开始替他服务。手冢表示自己想要一套最普通常见的黑色礼服,然而店员告诉手冢通常男性们租一套完整礼服需要沿袭欧洲贵族的搭配风格——维多利亚式衬衫、jabot、马夹、外套、高筒白色长袜、高跟鞋、拐棍和帽子是缺一不可的,必要时还需要搭配一顶卷卷的假发。


  手冢想了一想,其他也就罢了,高跟鞋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超过。


  他问店员有没有其他类型朴素的装扮,店员推荐他可以打扮成中世纪的医生,一席及地黑披风简单明了,就是配套的面具必须是传统的鸟嘴面具……


  挑了半天,店员终是寻到了一套不需要搭配高跟鞋的礼物——白色衬衫,金色马甲、及膝的修身外套肩上连着一条厚重的黑色披风,黑色裤子搭配黑色长靴,唯一让手冢犹豫了几秒的是那顶帽子——酷似海盗船长的黑色礼帽上除了有一个黑绸缎扎成的蝴蝶结之外,还有两根“高耸入云”的白、红色羽毛。


  手冢配合着店员将自己打扮完成,他站在镜子前面戴上礼帽,瞬间引来了店铺内所有人惊叹的目光和店员毫无保留地赞美,手冢对自己的打扮优秀与否并没有太大的自觉,他只是觉得加上这顶帽子,自己怕是快要超过两米一了。


  手冢选了一款半脸面具Colombina,简单地遮去了自己的上半张脸,留出一个线条分明好看的下巴,他支付了租赁礼服的费用,拄着黑色手杖走出店铺。


  他脱下手套给不二发消息,说自己变装完成,不二没有回——他忽然觉得很糟糕,没有回复的不二周助难道比他花了更久的时间来决定礼服?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手冢忽然有点不敢想了。


  简单看了一下地图,手冢决定先往不二先前给出的坐标那移动,如若没有找到,他便会在烟花大秀开始之前去往大运河入海口附近,那应该是观看烟花表演最好的地方第一。


  手冢迈步,在街上走了一会,轻松找到了一个水上巴士站,坐上船,开始检索岸上每一个身着华服的人——这其中每一个都有可能是不二周助,手冢不太确定。


  手冢真的不太确定,因为他真的完全想不到不二会把自己变成什么样子。


  不二周助把自己打扮成了个大胖子。


  彼时,城市的另一头,不二轻轻松松寻到了一家租衣店铺,并要求店员多租给他五件衬衫,大号的马甲和大号的裤子。


  不二忍着随时要喷发的笑意,将自己打扮成一个臃肿的中世纪贵族,他穿了五件白衬衫,扣上淡黄色马甲的时候几乎就要崩开了扣子。一条肥大的裤子一直拖到地上,不二一咬牙选了一双八厘米的男士贵族高跟鞋,一穿上去,不二花了三秒钟去感慨自己终于要赶上某人的身高。


  他选了一顶高高耸起的金色帽子,那帽子夸张到令人沉默的地步——从尖尖的帽尖上垂下来类似流苏一样的装饰,帽子的下摆很长,长到整个包裹住不二的耳朵,并在他的肩膀处岔出去两个挺翘的弧尖。


  不二将白色的全脸面具戴到脸上,顿时觉得自己像一个因无法减肥成功而苦笑着的小丑。他躲在面具里,笑到合不拢嘴,店员递给他一根金色的像珊瑚一样的手杖,不二接过,前去照了镜子。


  他现在可以确信,莫说是手冢国光,就算是不二由美子加不二裕太加不二父母加不二家所有人捆在一起,也都一样认不出他不二周助来——他连自己都认不出他自己。


  不二十分满意地支付了费用,踢着过于宽松的黑裤衩就出了门,他试着走了两步,觉得男士高跟鞋还不算太糟糕,他心情大好,开始沿路游览观光。


  他给手冢发去了消息,说自己很安全。


  手冢简短地回了一个好字,没在说话。


  不二走上了一座石桥,在桥峰上远眺圣马可广场的钟楼,心道:“是守株待兔还是登高望远呢?”


  


  邂逅命运的游戏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威尼斯城区其实很小,总共7.8平方公里的城市,大约就是一个寻常小镇的大小,只是其中水路繁复,岛屿众多,桥梁密集,再加上游客如织人山人海的环境,一个人想要凭空找到另一个人,真的绝对不容易。


  下午五点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完了,手冢给不二发去消息,问他是不是换上了女装,不然怎么会整整四五个小时手冢都未看到一个与不二相似的人。


  不二彼时正在斯卡尔齐桥附近,人群熙熙攘攘,不二笑着回复手冢说游戏并未规定不能打扮成女人。


  “部长大人愿意增加难度的话,现在还来得及也去换一身女装!”


  手冢在白色面具里挑眉,回复问:“你真的?”


  不二回说:“你猜啊。”


  手冢:“……”


  不二得意洋洋:“想提前认输的话,我也是愿意现身的。”


  手冢沉默了一会,回了一句:“我不爱,在命运到来之前就停止抵抗的,屈服了的人。”


  不二啊了一声,心神一晃,回说:“所以我爱你啊。”


  游戏继续,也不知是不是不二的装扮太过火了,手冢一直到晚上七点都没能找到不二的一丁点“线索”,然而奇怪的是,手冢明明穿的惹眼好看,且露着半张下巴,照理说早该被不二发现了才是。


  可不二也没有找到手冢,直到距离烟花大秀仅剩下十五分钟的时间了,不二难得地,开始有些心神不宁。


  天色越来越暗,不二再不能像之前那样站在桥上远眺两岸的游人,他决定往大运河入海口的方向进发,他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结果欲速不达,他有些迷路了。


  房屋密集,桥梁一个接着一个,不二不确定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这里有些偏,行人并不算多,不二想拉住一个路人问路,但突然,他听到了一段小提琴音。


  “小提琴?”


  幽深街道的另一头,不二看到了一个还算开阔的小广场,广场上颇为热闹,但那段干净清澈的小提琴音依旧穿透了鼎沸的人声,飘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不二闭上眼睛,去听。


  琴音简单,温柔,并无任何花哨的技巧,干净如桥下流水,月上胧光。


  是一段,舒伯特,小夜曲。


  

=======================

我希望我04能完结,应该能。

04要外链了,有推荐的外链的APP或者网站吗 A03好像不太行?我搞不定?

评论(20)
热度(8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