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悉尼 01

  • 三月好,很可惜上月的盲狙地点没有人猜中,希望下月各位再接再厉XD

  • 写了那么多双人旅行,今天来写一点电灯泡!




旅者风物~悉尼~



    那年,日本东京最年轻有为的检察官——幸村精市先生终于得了一周的休假,邀上了剧作家白石藏之介与摄影师不二周助一起出国旅行。


  三月是澳大利亚悉尼旅游的旺季,因着三月第一个周末里那场“同志狂欢大游行”的关系,整一周悉尼上上下下都会有许多有意思的集会、表演和先锋音乐会。


  植物组三人选定了目的地,各自拖着行李箱在二月底便出发了。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彼时正踩在夏日的尾巴上,气温忽高忽低像孩子尖叫着坐过山车一般。


  他们入住在情人港附近的世界塔美利通公寓酒店,两个卧室的高层套房内。幸村和白石两位单身贵族默契十足的选择了同一张大床,毫无意外地把不二周助一个人赶进了另一间卧房。


  不二周助企图抗议说他至少应该拥有公平掷筛子决定住宿搭档的权利,但白石和幸村却回答他说——网球,真的是杀伤力很强的运动。


  他们三人在悉尼玩了四天,疯得脱了形。三月头的悉尼到处是精彩——听歌剧、海滩游水、跳伞、爬悉尼大桥、玩动物园看考拉等等等等。


  然而真正惊喜的是第三天,幸白不三人在悉尼town hall火车站里一个极不起眼的通道里遇到了正在独自拉奏小提琴的天才小提琴家Joshua Bell。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的演奏若放在悉尼歌剧院里售票二百五十澳币将依旧一票难求。


  然而当不二的镜头捕捉到他的时候,他正孤零零一个人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埋头独奏巴赫的一首协奏曲,用着他那把价值三百五十万美金的小提琴,拉奏着世上最难演绎的作品,他的面前,黑色的小提琴箱被打开着放到地上,酒红色的天鹅绒内里面向着来往的路人。绝美的弦音中偶有行人停顿放下两元澳币,却没有任何为之驻足,为之惊叹。


  幸村精市也认出了Joshua Bell,有些激动的压低了声音同白石解释起眼前这位演奏家的“来头”,白石听后大惊,想不通为何世界知名的小提琴家会在火车站通道里演出,莫非是因为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被经纪人或乐团封杀沦落街头了吗?


  幸村及时止住了剧作家白石的脑洞,不二则在一旁拍摄了几张照片,然而不久以后因为他们停留也开始有行人不明就里地停下脚步参与围观,不二忽然一下子想到多年前Joshua和华盛顿邮报一同策划的那场“民众调查”新闻事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暴露Joshua一级演奏家的身份为妙,于是他匆匆扔下了五澳元,拽着白石和幸村离开了现场。


  三人走出很远之后,幸村依旧在感叹艺术家的先锋行为。


  “会孤单吗?”年轻的检察官问白石:“藏琳,如果你的舞台剧没有人看了,你会难过吗?”


  白石嗷一声,吓得差点咬到舌头:“精市你不要咒我!”


  不二笑着安慰白石:“哈哈,不能这样放在一起比方,不同环境中人们对艺术的需求是截然不同的,我想Joshua也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并非为了讽刺火车站里民众的音乐造诣。所以,只要在剧院里还有人买票听演奏家演出,他应该是不会孤单的。”


  白石在一旁点头如捣蒜:“是的!”他扭头问精市,“就像你不会穿越回古埃及,在金字塔外面演讲法律知识一样,我的剧作只要回到剧场里,就应该会一直有人……看……的吧……”


  忽然幸村精市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然后轻轻拍了拍白石的肩膀:“虽然法条不一样,但古埃及有严密的法律制度,并对后世有着长足深远的影响……”


  “呵呵……”幸村精市朝剧作家温柔似水地绽开了微笑。


  白石藏之介:“…………神之子大人,我错了。”


  


  那天下午,幸村白石和不二相携登了一回悉尼塔。晴空下风光无限的悉尼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们面前,白石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了一个邮筒,不二告诉他这是整个南半球海拔最高的一个邮筒。


  白石来了兴致,买了一堆明星片开始给自己家里的花花草草鸟鱼昆虫写明信片,幸村和不二则抱着胸在一旁等他,看这位剧作家文艺起来几乎到了惊人的地步——他一共写了12张明信片。


  写到第13张的时候白石忽然想起来要问候一下自己的妹妹,于是又提起笔来,幸村受不了了,转头问不二要不要给手冢国光先生寄一张。


  不二锁上镜头盖,耸了耸肩说:“不必了吧,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幸村忽然顿了一下,道:“手冢君在澳大利亚啊,在墨尔本。”


  不二啊了一声:“咦,精市你怎么知道?”


  幸村扶了扶了额头,调出手机上他与真田弦一郎的对话给不二看:“弦一郎和我提到的,墨尔本网球场可能有比赛活动,越前君在,手冢君可能也受邀在列吧。”


  不二哦了一声,抬手摸了摸下巴,心想一个退役了的网球手去网球比赛能干嘛,挑边吗?


  幸村笑着揶揄不二:“连手冢君的行程都不知道,周助,我和你到底谁是他的恋人?”


  不二忽然星星眼:“精市对手冢有兴趣吗?”


  幸村冷冷地回道:“我怕冷。”


  不二哈哈大笑,伸手替幸村拢了拢外套:“中学那会我就说了,你身体不好怕冷的话就把外套穿穿好扣起来啦。”


  幸村抽了抽嘴角:“哎,你和手冢君,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可怜一点啊。”


  


  好不容易白石写完了他的十三张明信片,不二周助终于决定为了证明他和手冢国光在一起并不“可怜”,他决定在瞭望台上给手冢发去一个视频连线。


  铃声响到第五响的时候,连线接通,手冢国光冷峻的侧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一身黑色短袖polo衫的他看到不二也穿着短袖,微微愣了一下。


  镜头里不二身后一片蔚蓝的风光映衬得不二的笑容更加灿烂,还未等男人开口问不二身处何方时,不二就已经抢下了话头:“Ne,Tezuka。有没有兴趣来悉尼看同志狂欢大游行?”


  “……”手冢不明所以,沉默了半晌没有接话。突然连线的那一段白石和幸村挤进了不二的镜头里向手冢打了招呼,手冢微微笑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见过:“抱歉不二,这次我就不打扰201宿舍聚会了,祝你们旅行愉快。”


  “哈~~~”白石抢过不二的手机向手冢哼哼两声:“从前拒绝我们泡汤的邀请,现在又拒绝悉尼的邀约,手冢君太不合群可不好哦。”


  “噗——”不二笑得趴在了白石的肩上:“别逼他,他可能就是因为太不合群才躲去德国打球的。”


  “是的。”白石义正言辞道:“结果德国队还不是成为了日本队的手下败将。”


  久远的事情提起来就没完没了,手冢有些尴尬地推了推眼镜:“墨尔本的活动还未完全结束,我……”


  手机立刻被幸村接手,手冢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立海大前网球部部长温柔如海的声音:“不为难手冢部长了,我和藏琳会好好照顾周助的,替我向弦一郎问好。”


  手冢谨慎地应下:“好,我会的。”


  “不过——”幸村忽然暧昧了一声:“手冢君,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搜一下历年同志游行的新闻照片哦。”


  幸村朝镜头眯眼微微一笑,将手机还给了不二。不二冲屏幕里的恋人再次眨了眨眼睛,没多话便挂掉了视讯。


  白石一边遗憾不能看到手冢面对游行“精彩”画面时的表情,一边将十三封明信片投入邮筒。幸村则在一边腹黑地提议周六晚上同志们上街游行时可以再给手冢君发去一个视频连线,不二周助热烈地加入了他们这个“坑害”自家男友的行为。结果,就在他们三人离开悉尼塔的时候,不二收到了来自手冢国光的短讯。


  “工作提早结束,明日午后到悉尼。”


  “哦哦——Ecstasy!!!”白石在阅读了不二的短讯之后毫无保留地表示了兴奋:“检察官大人果然厉害。”


  幸村笑了,他拖着下巴想了一想,然后高深莫测地转向不二:“唔—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手冢国光先生应该不是那种会来‘查岗’的男性吧?”


  “哈哈哈哈哈哈——”不二爆笑出声,笑得腰都要断了:“他确实不是啊。”


  倏然间,不二收了笑,认真严肃地望向自己两位朋友,一字一句道。


  “所以,国~光~会不会是想我了呢?!”


  幸村:“……”


  白石:“…………”


  不二:“哎呀,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哈哈哈哈。”


===============

其实写不太来植物组的……日常。

我除了心中觉得白石=蛇精病(褒义)以外……

脑子里就只剩下不二、白石还有另外两个谁一起唱“好想谈恋爱”的样子了。

如果植物组的人OOC了请轻轻、轻轻地提醒我。

以及,在我心里,幸村真的是一个单身……他太……圣洁了……我是没见过神之子谈恋爱的啦XDDD

至于白石为什么是单身,可能是因为脑洞大吧……我不是那么喜欢写全民BL,所以在这个世界设定里,除了TF\OA是铁板定钉的以外,大部分都是BG,哦还有你们都不太吃的那一对,哈哈哈旅者风物里应该不太会提及那对CP。

总之,我觉得白石在我的世界观里最后是会找个姑娘结婚的,嗯!!!

评论(19)
热度(8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