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京都 03(完)

  • 几乎没有出现樱花……XD

  • 清明,我想出去玩……想去杭州晓书馆看看可是一直预约不到,昏迷。




  手冢和不二立刻开始了分工。


  不二先生先是花了五分钟将半凉的拉面吃了个底朝天,然后就着手机光源匆匆洗了个碗,紧接着赶着去给小猫装上了三天的口粮和清水。


  手冢先生则飞速地从卧室里提出一个收拾好行装的旅行箱,抄起不二的手机、相机、内存卡和充电器等等等等,雷厉风行地跑到了公寓玄关处,换鞋,取钥匙下车库。


  待到不二下楼和手冢汇合的时候,时间仅仅过去了不到十分钟。


  四月天里,某日夜樱绽放之时,手冢一脚油门踩下,黑色的丰田汽车迎着东京不夜城的流光溢彩,汇入了繁忙的车河之中。


  不二兴奋于生活里一切美好的不期然的变数——更何况这变数来自从前最少变数的手冢国光。他笑着向如风一般掠去的景色挥手告别,只是那告别里不知有没有对即将到达新宿然后碰一鼻子灰的迹部景吾哪怕一丝丝的愧疚。


  不二一边将手冢联系的另外两位摄影师联系方式发给杂志社的编辑,一边赞叹手冢计划的缜密——居然提前一天将拉布拉多送去了裕太那边,看来手冢先生是破釜沉舟要去京都一游啊。    


  男人浅浅地牵动嘴角,在红灯停车时转头看恋人,让他好好睡一下,他已经忙了一天,如果再熬通宵,怕是没有精神观赏伏见稻荷的日出美景。


  不二摇头说从东京开往京都有六个多小时的高速道车程,如果车里没有人和驾驶者互动,怕是会引发疲劳驾驶吧?


  手冢却淡然说他没有问题。


  不二侧头去看男人聚精会神的俊颜,决定相信恋人常人无法匹敌的专注精神力。


  “晚安。”


  不二柔柔地道了一声安,蜷在副驾上安然睡去了。


  “晚安。”


  手冢调高了空调,将两人的手机都切断了电源,然后将黑色丰田稳稳地开上了西去的高速公路。


  


  六个小时以后,日本时间清晨五点,手冢国光将黑色丰田停在了京都伏见稻荷大社外的停车场里。


  男人将汽车熄火,消失了的引擎声立刻唤醒副驾上正睡得朦朦胧胧的不二周助。


  手冢拔出车钥匙,旋身看不二,只见不二幽幽睁开眼睛,眼底流转出蓝色的光,满溢在黑漆漆的车厢里,比星光绚烂。


  不二温和地向他说早安,手冢则回以一声,早安。


  锁上车门,他们肩并肩离开停车场,在路边的贩售机里买了两罐咖啡,仰头喝掉。


  手冢和不二扔下了手机和相机,空着双手,牵着彼此,开始向伏见稻荷的千鸟居山顶爬去。


  伏见稻荷大社整个风景区是二十四小时不歇业的,只是到了夜里,神社便停止了入内参观,但被数千红色鸟居遍布了整个山头的稻荷山可是关不住夜游人脚步的。


  手冢和不二顺着鸟居上一个个摇曳着的红灯笼的指引慢慢上山,夜路不太好走——平日里一个小时的上山路他们歪歪斜斜地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所幸到达山顶神社时,时钟指向了清晨六点半,正是京都日出之时。


  东边的天光已经大亮,一小点红红的太阳尖躲在远处的山峦之间,亲切可爱地将一大片青蓝色的天空染成了粉红色。


  山顶微风卷来,扫起棕色的刘海与茶色的发梢。不二在隐含着露水味道的清新空气中比出双手的食指和拇指,合成一个镜头框,框住了朝阳,框住了朝阳里的千鸟居,也框住了朝阳里千鸟居下的手冢国光。


  “没有带相机,真是太好了。”


  不二向天空伸去双手,仰着脸赞叹日出。


  半个小时后,他们开始逆着七点上山的人流下山,涌向景点的游客越来越多,待到他们回到停车场的时候,前赴后继的旅行社大巴已经将八点前后的大社停车场挤了个满满当当。


  他们加速开车离去,然后不紧不慢地去到了手冢先前就订下的旅店,那是一间不二很心水的旧日式旅店,隐藏于西小路通的某个巷子深处。旅店老板和手冢有些交情,这才能在旅游大热的樱花季里空出一间房间给他们。


  手冢多付了一日房费,得以在清晨八点半吃过日式的传统早餐后便进入房间休息。他们都累极了——手冢开了一夜的车,不二则在十六小时内奔波于仙台东京京都三地。


  两人把自己扔进榻榻米上柔软的床铺中,沉沉睡去。只因旅行的计划太过随意,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会清醒于什么时辰——想什么时候醒便什么时候醒吧,突发旅行的意义难道不是欣赏目的地最猝不及防的美丽?


  于是,下午三时,手冢国光清醒过来时,瞧见不远处的不二已经提溜着好看的蓝色眼睛,躲在被子里盯着自己,目光上上下下的逡巡。手冢一下子想到了自己那头鹿,还有奈良大社里无数用鼻子供着游客要饼干的梅花鹿。


  他们懒洋洋地起身,梳洗一番,然后盯着彼此已然关机的手机踌躇了半晌,决定再一次“抛弃”某些或许已经在东京气炸了的友人。


  手冢揣上钥匙和钱包,不二则背上了相机。他们和旅店主人打过招呼之后去往了最近的列车站,找到一家罗森买了酸奶和炸鸡垫垫肚子。


  跳上列车的时候手冢问不二要去哪,不二则一下子想起早晨伏见稻荷外汹涌可怕的客流,思忖半晌,他说:“去银阁寺吧。”


  银阁寺地处偏僻,赏樱的游客或许相对少些,但他们也花了不少时间方能到达。


  所幸樱花季让京都所有旅游景点都延迟了关门时间,得以让手冢和不二在下午四点半前后入内参观。


  他们穿过小小的寺门很小,感受着那质朴简单的大门与其流传于世的名气截然不同的风味,然后门内如画景色纷至沓来,终有了别有洞天之赞叹。


  银阁寺是极具历史底蕴的故处,若是费心游览怕是半个小时逛不完,可手冢和不二都不是第一次到银阁寺了,寺内盛开的樱花也不太多,倒是尚未红了颜面的枫树栽得更多些。


  只随便走走看看,手冢和不二闲庭信步于其中,不求大美,不求惊艳,随遇而安地四处逛荡,结果却发现,大美惊艳原是求不来的。


  原是不求时,方觉处处精美,处处绝艳。


  


  不二在一处池水旁停下了脚步,那是一处许愿池——池底有沉睡着的无数波光粼粼的硬币,还是旅游者或沉睡或清醒的梦。


  不二见池旁有一颗樱树,开得正羞涩,也正惬意。他架起相机,选好了构图,去拍樱与楼台。


  只是成片他拍的并不满意,他想了想,忽然把相机给手冢,让手冢拍。


  手冢有些不自然地接过相机,不二则温柔地说——从前有人教他,若想让沉闷烦躁超速压抑的生活多生惊喜,便要学会逆向或者多向思维。把更多的人拉到同一件事情里来玩耍,改变现有的游戏规则,将哪怕对此有一技之长的人都变成技艺新人,然后让所有人在同一水平里竞技,如此生活,最是有趣。


  不二绕着手指,左右踱步,解释说:“比如,我们改天用网球拍去打羽毛球。那你也就不再是全满贯级别的专业选手了,我们就可以一战。”


  手冢挑挑眉毛,表示了接受,于是端起不二的相机,将相机上黑色的背带缠到自己的左手上。


  不二拉住了他,笑着,细心地将背带解下,缠到了他的右手上。


  不二:“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来比赛。你用右手单手拍照,而我用左手单手拍照吧。”


  手冢顿了一顿,感受到了不二随时随地向枯燥乏味发起挑战的一切跃跃欲试,于是接受了他改编规则的玩法。他举起右手,端起相机,驾到眼前取景的那一刹那,发现事情果然没有那么困难。


  咔嚓一声,手冢试着朝池水中拍了一张照片。


  不二探过棕色的脑袋果然看成片,看过之后大喜过望,一把抢过手冢手里的相机,难掩激动的声音。


  “部长大人你莫不是去哪里偷偷学了摄影?这张照片也太出色了吧。”不二将屏幕展示给手冢,兴奋道:“你看,你把许愿池里的硬币拍成了花瓣落樱于水底的样子,似真似幻,可是最好最好的摄影了。”


  手冢得了直白的夸奖,抬手摸了摸某人的脑袋:“光圈快门都是你调的,算不上是我的摄影。”


  不二撇撇嘴,回道:“原来这就是你眼中的风景。唔,有些不甘心呢,总觉得如果你不打网球来摄影的话,我会很快饿死啊。”


  手冢拍了拍他:“到你了,青学的天才。”


  不二抬眼瞥了他一眼,躲开了手冢的大手,向前一步,向池边小桥上迈去。


  他逼近水面,看清澈池水中花、树、草的倒影。


  忽然他收起相机,他没有拍照。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银色的五十円硬币,弧线一抛,银光离手,回应着地心引力,向前飞去。


  咚,一声轻响。


  愿望入水的时候引起了池水涟漪点点,以及心海波涛。


  


  不二周助肆意而洒脱地将心中愿望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希望——我以后永远,都将无法预知自己的下一个愿望。”


  不二转过脑袋,去朝手冢平和地笑,笑容里有三分潇洒三分挑衅,还有四分自由。


  这就是不二的愿望。他的愿望里没有功成名就,没有阖家幸福,没有长相厮守甚至连身体健康都没有,怕是除了这方简简单单的许愿池之外,他若是再路过任何神社、庙宇或教堂,都不会选择向神明去祈求什么。


  他只求,他是他,不二周助是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明白。


  于是,当另一道银色的光芒,划过那一年京都城四月天里,落英缤纷的银阁寺中仁静的空间,咚的一声,潇洒入水时。


  手冢国光也取出了一枚一百円的硬币,投进了许愿池中。


  他说出了他的愿望,愿望里没有简单的功成名就、简单的阖家幸福,简单的长相厮守……


  他的愿望里有无限未来。


  他说,手冢国光许愿说——


  “纵使今后,不二周助将永远无法预知自己下一个愿望。”


  “但我仍然希望,他每一个崭新的愿望,都能实现。”


  

END


下月竞猜开始,再重申一下游戏规则:

1、留言——每一篇完结的帖子里欢迎竞下月旅游的地方,精确到城市。

2、奖品——每月第一个猜对的朋友在《旅者》出本的时候我会送一本给她,每月一人,猜中猜不中下月都还能继续玩。

3、注意——上月提过名但没中的可以继续提,没有提示。

 

啊,我想说,5月这地方……可能真的比较难猜XD7-8月比较好猜吧XD

唯一能剧透的就是我写够了T宠F,我们F要出马宠T了!!!!


评论(55)
热度(82)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