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论两个天衣无缝如何谈恋爱·番外 爱与旅行 (上)





~论两个天衣无缝如何谈恋爱~番外二·爱与旅行

 

同居之后,不二周助才发现手塚国光其实脾气超大的。

真的,某人,动则生气,冷暴力,完全不像“远观”一般美好。

不二不吃饭他要生气,不二不睡觉他要生气,不二不小心在狗粮里拌了芥末喂给泰裕他还要生气。

当然,不二非常擅长应付手塚国光大部分的“生气”,并甘之如饴。

只是这一次有些不太一样。

不二前些时间,接了剧作家白石藏之介的新舞台剧,重新回到舞台上去表演一个角色。

那是白石近年来最“神经病”的一部作品,据他自己所称,舞台剧是批判现实主义和浪漫幻想作派的集中呈现,不二的角色在剧中如同幽灵一般存在,虽然戏份不多,但身为主角内心实体化了的“白色恶魔”,那是一个贯穿全剧的核心人物。

不二非常喜欢这个角色,喜欢到就算他知道自己从离开高中戏剧社后就没有再深入学习表演了,但还是接演了这个角色。由于戏份不太多,白石又看中了不二纤瘦的身形,于是演出经理最终促成了本次合作。

拿到剧本那天,不二才知道这个角色有几场戏造型暴露,虽然不至于露点,但不二那美丽的背部线条恐怕是不能再成为某人的私人物品了。

不二认真地询问了手塚国光的意见。手塚在看完剧本后平静地表示他不介意,但对白石的剧本在转折的处理上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原本,舞台剧的事就即将这样无波无澜地过去。可是不二周助到底是不二周助,自从他接演了本剧之后就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家中练习,并且练着练着,会拿手塚国光当做对戏的人来撩拨。

手塚又不是演员,面对美色不需要什么敬业精神。

但坏就坏在,不二给撩不给碰,美其名曰专业。这种行为,比管杀不管埋还要恶劣百倍。

一来二去,手塚国光生气了,这种事情,毕竟伤身体,而所有伤害身体的事情,手塚向来是极度认真的。

结果,玩了大半个月的不二周助等到幡然醒悟之时,手塚的“怒火”已经大到必须一场“爬山”才能解决。

 

不二再次邀手塚爬山,地点是某人的最爱,马特洪峰。

这座阿尔卑斯山脉上的名山,有名到出现在派拉蒙影业的LOGO上,不二和手塚当然都去过,只是两人没有一起携手攀过,到底是有些遗憾。

于是故地重游,不二说他再也不想经历上次在富士山上的痛不欲生,所以这次的行程由他说了算,他最终选择了去瑞士的采尔马特地区来远观马特洪峰。

采尔马特总共有400公里长的70多条徒步小径,许许多多湖泊及四个著名的风景天堂。不二计划良久,安排了一个3天的行程,他说他要体验正常人的徒步,齿轮火车加山顶缆车什么的,通通不能错过。

手塚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于是两人约定在七月到来之后,飞往瑞士。

出发前,他们把奈果和泰裕一起甩给了不二裕太。虽然原本幸村表示了强烈的意愿可以帮手塚养猫,但不二断然拒绝,他说,他不想手塚的猫几天以后学会了剥夺蠢狗五感的技能。

飞到瑞士,手塚和不二各自背着一个大登山包,乘坐火车来到了采尔马特。

那是一个山间小镇,非常小,但五脏俱全。小镇很美,点缀在山林绿色之间显得格外活泼,只要天气好,每一个在小镇里的人抬头便能看到不远处巍峨耸立的雪山马特洪峰。

第一日的行程,是要去乘坐齿轮火车到达戈尔内格拉特观景台。

戈尔内格拉特登山火车是瑞士第一条电动露天齿轮轨道电路,建于1898年。手塚不二运气很好,坐到了车头方向的右侧,一路上马特洪峰就静静伫立在他们右手边的前方,风景极佳。

40分钟之后,他们到达了3089米海拔的戈尔内格拉特观景台,那是一个巨大的观景台,也是一个旅游中枢所在,终年被冰雪皑皑覆盖。他们到的时候,游客非常多,毕竟在那上面可以清楚地欣赏到瑞士最高峰杜富尔峰,以及瑞士第二长冰河戈尔内冰河。

手塚牵着不二在游客中穿梭,见众人三三两两,选择在群山环抱中坐下,点一杯咖啡,享受被38座4000米高山环绕的震撼与宁静。

他们来到一处雪地上,四处无人,再往前就是阻挡游客的护栏,不二取出相机收录眼前的壮阔,手塚在后头看着他,看平整的雪地上不二踩出的一条孤单的脚印。

忽然,不二在那一头偷拍了一张群山中的手塚国光,正得意地向他挥手微笑。

手塚朝他走过去,他准确地,在雪地上又踩出一条崭新的脚印,那是他留给不二踩下的脚印们的陪伴。

手塚抱住不二,看他最爱的山峰倒影在他最爱的湖泊——不二之眼中的样子。

于群山白雪的见证下,不二吻了手塚。

人们曾说,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徒步完成的第一天,手塚和不二就住在了戈尔内格拉特观景台的3100 Kulmhotel Gornergrat酒店。

酒店不大,总共也就只有22间房间,但早晚餐做的非常精致。不二带着手塚大大方方地在餐厅用了餐,果不其然被一名来自德国的游客认出了手塚的身份,手塚与其合照,那人还友好地用德语夸赞了一句不二惊艳的外貌,被原本就不会几句德语的不二听懂了。

酒店提供了他们面向马特洪峰那一侧的房间,说明天黎明,他们睁开眼睛推开窗户,就能在自己的床上看到日出,不二兴致勃勃地表示非看不可。

有趣的是,双人间的房中,有两张床,两张不大不小的单人床。

这其实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毕竟他们戈尔内格拉特观景台在3000多米的高空,瑞士人不如法国人,在袜子里都要放上避孕套,瑞士人觉得游客们既然来徒步,想来是没什么体力在山巅上做什么耗费巨大的事情吧。

手塚原是对两张床没有表示任何的抗议,倒是不二比着单人床的大小在笑。

“呐,手塚。忽然觉得上次富士山七合五勺山小屋里的那张大床好可惜哦。”

不二半真半假地说,手塚淡淡回了一句:“哦。并不可惜。”

“嗯?”

不二纳闷,手塚则飞快看了不二一眼,立刻将两人背着的巨大登山包哗啦啦推到其中一张单人床上,然后大摇大摆地在另一张床上睡了下来。

掀开被子,手塚拍了拍单人床上另外一半的空位,平静道:“上来,冷。”

不二周助忽然想让刚才多话的自己咬舌自尽。

他磨磨蹭蹭,似真似假地哭说自己很累,明天还要看日出。

手塚却取下自己的眼镜,放在床头,整个人躺进被子里:“累就上来睡。”

不二看着手塚国光那副“你管你睡,今晚我碰你一下就算我输”的模样,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可是,洗好澡只穿着睡衣实在太冷了,不二不情不愿地躺上了那张仅剩的单人床,躺进手塚怀中,感叹着自己真是胖一点点都不行。

手塚,真的睡了。

揽过不二的腰,两个人很快变得一样火热,不二等了又等,居然真的什么都没有等到,最后气愤地咬了一下那人硌在眼前的胸肌,不二睡着了。



TBC



============

恩,看过的都知道,下一张又要外链了~

评论(15)
热度(137)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