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九州~(11月) 02

  • 喵喵喵,好喜欢好喜欢这一篇,重新看,又想去泡温泉了。

  • 啧,下一篇又要外链了,嘻嘻嘻。





  到达黑川温泉车站的时候,是那天下午3点22分,比巴士预定的时间整整晚了13分钟。不二翻查邮件,发现他们预定的汤屋——御宿旅店的老板说会有人来车站接他们,想来那人已经在车站的寒风中等了快一刻钟了。

  不二跳下车,露天的车站挤满了人——有接人的有送客的,还有乘坐这般巴士要去往别府或由布院的旅客们。

  不二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来接他们的小哥,只因小哥特别聪明,举着一张白色卡片上写着御宿旅店的名字,在一群瑟缩着的,用日文高声喊自家旅店名字的接待小哥中显得尤为显眼。

  不二笑着迎上去,报了自己的预定姓名,清秀长相的接待小哥立刻笑得露出两颗虎牙,不二被他的笑容晃了神,脱口而出道:“您好,您长得好像羽生结弦先生啊。”

  小哥唰一下红了脸,结巴地回说谢谢谢谢,常有人这样误会,说他是羽生大神的弟弟或者其他的什么亲属。

  不二笑呵呵地看小哥在名单上划掉自己的名字,然后将自己请到一边,说他还有一组客人需要等候一下。不二和手冢听话地侯到了一旁。山里的温度果然比城市里要冷上三分,天空里甚至还飘着一点小雪,手冢从背包里找出一顶帽子,又翻出一个口罩,麻利地将自己的冰山脸整个包裹起来。

  不二却拥抱了冷冽清香的空气,享受着冷风中似有似无的硫磺味道。黑川温泉乡近在眼前,皑皑白雪之下,大片大片的白色、小小的黑色的房檐和宽阔山涧交错着编织出一个全然日式的古朴小镇。路过的日本人正在向身边的韩国游客骄傲地介绍,黑川,全日本百大温泉中人气排名第七的温泉镇,下雪的样子更灵动可爱,可是不多见哦。

  另一组旅客很快被找到了,他们一同跟着小哥来到附近的停车场,坐上七人车,只开了不到三分钟的路程,他们便到了御宿温泉门外。

  沿着被仔细清扫出来的,厚厚黄色草席铺就而成的防滑步道,手冢和不二进入旅店,来到玄关处。

  玄关里温暖如春,摆着一个巨大的取暖器。红棕色的木质地板被擦拭干净得如同镜子。手冢和不二换下鞋子,穿上拖鞋坐到接待位上,立刻就被姑娘们招待了热腾腾的绿茶和一串糯米丸子。

  不二雷厉风行地扫掉了自己的糯米团子,然后眼睛提溜着在手冢的那一份上打转,手冢顺势将自己的碟子推到他面前,不二欢喜地拿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唰一下塞进了手冢的嘴里。

  “尝尝看,很不错的味道哦。”

  不二笑着,手冢皱眉,道:“甜。”

  不二也皱眉:“你真是对我国的甜食文化太失敬了!”

  手冢忍不住笑了一下:“在你眼里,我总是对很多文化很失敬。”

  “是啊。”不二抬手将胳膊环在脑后,“明明到了这么悠闲的日式旅店,还是一样不浪漫呢。”

  这时酒店的接待员迎过来,取走了他们的茶点和毛巾,并小心翼翼地询问索要他们的证件。不二和手冢自然地交出了自己的身份证,负责接待的女孩子恭敬地读了一遍上面的名字。

  “不二周助,先生。”

  “是。”不二温柔应道。

  “手冢……国光,先生?!啊!您是……”

  “是。”手冢沉下声音,“请多多多关照。”

  “是,是!”女孩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收拾嗓音,说了一句抱歉后鞠着躬退下。

  不二取出相机,对准了右边竹帘下的木屋雪景,很快,接待员带着他们的证件和房间钥匙以及一叠地图资料走了过来。不二把繁琐的事情丢给手冢,继续沉静于拍照,以至于手冢不得不凑过脑袋,听着服务生对整个汤屋进行细致全面的讲解。

  女孩说罢了早晚餐的时间、房间位置以及所有温泉池的使用规则后,手冢收起地图及钥匙,慎重地向接待员鞠躬道谢,女孩子猝不及防地受了手冢的礼,看到他表面清冷严肃但眼底温和优雅的神情,腾得一下全身都红了,鞠躬后三步并作两步逃了开去,像呷哺呷哺锅里某只被烫得跳起的虾子。

  不二周助转过镜头,将木桌另一边的手冢国光收入镜头,然后好整以暇地说:“虽然不浪漫,但是很有魅力呢,手冢国光先生。”

  

  他们今明两天的住房被命名为NAGI,在沿街左侧走廊的尽头。

  打开门走进去,迎接他们是一间古朴淡雅的和式大屋。屋子里空间真的是很大,洗手间、小厨房、一条走道,两张床和一处铺着电热毯的巨大榻榻米软榻。室外阳台上摆着一只长椅,上头的雪已经被扫去,先前的小雪已然停了,阳光洒下来,彼时已经快要薄暮西山了。

  不二穿着薄薄的一件衬衫就冲去阳台上兴致勃勃地拍了一阵雪,回到屋里的时候两只手都已经被冻红了。手冢国光则一脸淡定地换好了浴衣,盘腿于榻榻米上的小桌旁,插上水壶倒满水,一壶泡茶的开水早已咕咚咕咚地沸腾起来了。

  手冢扫了一眼被冻得通红的不二,不咸不淡地问:“冷吗?”

  不二习以为常:“不冷啊。”

  手冢哦了一声,将一杯倒满了热水的玄米茶从不二眼前拖了回来,双手端起,自顾自喝了起来。

  不二眯了眯眼睛,四处一看,发现没有第二个杯子。

  他垂下嘴角,认真道歉:“我错了,手冢爸爸,我冷。”

  “……”

  喝过男人泡好的热茶,不二将自己脱了个干净,再换上浴袍,揣上钥匙跟着男人走出房门,去往室内浴场先洗去奔波一天的尘埃和疲惫。

  室内浴室并不大,只有一只池子和四个摆好了板凳的淋浴喷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早,浴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不二给自己洗了头洗了澡,跳进温泉池的时候发现手冢还在捣鼓他的茶色头发。

  手冢很少那么慢动作,不过不二非常理解他,瞧,脱了眼镜在雾气腾腾的室内就什么都看不清的某人又拿错了沐浴液。

  “喂喂,那个是洗头的。”不二笑得在温泉池里前俯后仰,“你这一泵按下去,你就得洗第三遍头发啦!”

  “……”

  等某人终于捣鼓完自己,起身冲干净洗浴工具,缓缓向温泉池走来。不二还特地起身去牵他,防止他不注意在某个奇怪的地方滑倒,如果这一摔磕坏了脑袋,如此阴沟里翻船的新闻可不就是今后一整年日本体坛的最大头条吗?

  室内的温泉池太过闷热,两人并没有逗留太久便回了房间。只是一走出池水的时候习惯了水压的身体里升腾起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他们都感觉到异常疲惫。

  一整日的颠簸终于把不二压垮了,由黑川温泉池水里洗出来的一身困倦将不二锁进了房间里柔软的床铺中,一动不动了。以至于手冢吹干头发走出来的时候,只能看到不二面朝下倒在那里,如同挺尸一般,修长笔直的小腿,圆翘的屁股以及单薄的背。

  手冢没由来地想起那些年青学众人在喝了乾汁之后横七竖八“死”得笔挺的样子。

  那里面,曾经也一定有自己和不二狼狈的样子。

  他有点怀念,于是他想了一想,没有忍心把不二叫醒让他去吹头发。

  他拿出一块干毛巾,轻柔地覆到不二的脑袋上,慢慢揉搓,顺带替那人按压起太阳穴。

  不二睡着了,安安静静的,屋子里除了空调摆页里吹出来的风,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

  

       晚上六点半,十一月的九州从南到北都已入夜。

  天很暗,御宿旅店的里里外外开始亮灯。手冢和睡醒了的不二在浴衣外头披上了一件加厚的和服外套,走出房间,沿着昏黄灯光的走廊去往餐厅。他们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一共九道,皆是老式的日式料理。

  不二早已饥肠辘辘,手冢也饿得不轻,尤其是将美味的开胃梅子酒喝尽之后,他们俩饿得仿佛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来不及交谈,他们飞快地将前菜、刺身等等的菜品一一扫空,看上去就像两头饿狼。

  不二问手冢要不要喝酒,手冢则问他晚上还要不要去泡汤,不二想了想说要,手冢便让他最好放弃了喝酒的提议。

  侍应生将酒单拿走,不二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说世间美好大都不能两全。手冢却说是他贪心,不二眼波流转,似真似假地回说。

  “若我不贪心,怎会寻到你。”

  手冢抿了唇,不再异议。

  就着肥嫩适中的烤和牛,不二一个人干掉了两大碗红薯饭,最后吃撑到整个人都动弹不得。手冢从不喜欢不二饥一顿饱一顿,想到要吃的时候总是吃的过饱,这样对身体不好。可是御宿准备的宴席实在太过美味,以至于连挑剔的手冢都没忍心阻止。

  饭后,手冢将不二拉起来,不二像化了骨头一样软软地趴在男人背上被带回了房间。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十点,满腹的食物终于消化得差不多了,不二周助终于再一次来了精神,毛巾一卷,眯起眼睛说是时候见识一下黑川的露天风吕了。

  手冢国光在那棕色刘海下的笑容里品到了“不安”的意味,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正确的。

  御宿汤屋的露天风吕在玄关的外头,住客们需要带上毛巾,穿上木屐,沿着雪道走向大门的另一边,穿过一个温暖的烤火煮着热汤的门房,然后找到男女分开的两个露天风吕。

  温泉池的入口隐没在一片雪景的后头,隐隐绰绰的,很是神秘风雅。手冢和不二一路穿过小道,听木屐下偶尔发出吱嘎吱嘎的踩雪声音来到门廊下,脱下木屐,进入屋内。

  屋里有三三两两的住客,各个面红耳赤,正聚在一起用韩文聊天,想来是已然泡得太久腿都软了,坐下缓缓。

  日本人都很习惯在澡堂里与同行人赤诚相见,于是毫无顾忌地脱下浴袍,打开温泉池的玻璃门,很吸一口气,冲了出去。

  室外很冷,不二率先用木勺搂了一瓢热水浇在自己身上,然后沿着石梯慢慢进入温热的池水中。手冢则在跟他后面,因室外雾气不大,他习惯性戴着眼镜,一脸肃穆地光着身体来到露天风吕,对扑面而来的寒冷仿佛视若无睹。他只是微微垂下头,看清了脚下的路,然后从容地一步一步下到池水中。

  不二此时仰头漂在水里,抬头看他,只觉得手冢国光完美的肉体像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雕塑家刻刀下的雕像,在柔和灯光的映衬下,完美的肉体曲线起伏如诗歌。不二在手冢的身体上想起了一串希腊神祗的名字,帕尔修斯、赫拉克勒斯或是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

  池水甚至还未深过男人的膝盖,他蹚水而来,荡起水面涟漪。

忽然,不二肆无忌惮地朝他微笑起来。

 ========================================


留言啊!!!!!!!!!!!!!!!!!!嗷嗷嗷嗷!!!

不开心><


本的各种信息,这里。恩~

http://moon13th.lofter.com/post/244316_12a0984c2

评论(17)
热度(61)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