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成都~ 03

  • 成都篇,应该是8月的,可是还有04没有写完,哈哈。

  • 9月的已经写完了,10月的也快了……

  • 到时候一起见吧。





  其后整整三个小时,不二拉着手冢将繁育基地里所有开放中的展览室全都认认真真逛了一遍,下午1点的时候两人饿的不行,在沿路的小店里随便买了一些面包和烤肠来充饥,然后不二说要去拍摄小熊猫。


  手冢在小熊猫园的入口门口等不二。可待到不二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的手冢国光正在和一只路过的公孔雀瞪眼对峙。


  不二啊了一声,兴奋地想要冲上来拍照,结果脚才迈了两步,公孔雀就在他们面前刷一下展开了五彩的尾羽。


  它…开屏了…………


  美丽的孔雀尾开屏如精致油画,在日光下流光溢彩如梦境。


  不二周助咽了口口水:道:“Ne,Tezuka。所以今天开始,我的情敌名单里又多了一只孔雀,是吗?”  


  手冢百般无奈地拉着恋人火速离开了现场,完全无视了不二碎碎念着说明明还没有拍够开屏的孔雀。


  心有余悸的手冢先生企图解释:“你冲下来恐怕吓到它了,那是它的防御姿势。”


  不二却仍笑得停不下来:“部长大人生物学果然了得,这园里还有黑天鹅,要不要也去看看?”


  不二指了指门票背面的地图,手冢伸手取过,仔细端详,说:“有纪念品店,在出口附近。”


  终于,结束了参观行程的手冢和不二逛到了纪念品商店,琳琅满目的熊猫纪念品多到令人眼花缭乱。不二嗷地一声把相机一把塞给手冢,提起袖子杀入了其中。


  半个小时之后,手冢看着还没有结束战斗的不二,冷着脸走到不二身边,提醒他已经快要下午三点半了,再过一会下班高峰,成都市内怕是要堵车。


  不二唔了一声,从挑选的货品篮子里抓出一个黑白色的熊猫帽子,唰一下扣到了手冢的头上,万分欣喜:“堵车就堵车吧,我们去坐公交,坐一路慢慢看风景。”


  手冢皱眉,甩了甩脑袋,见熊猫帽子甩不掉,便无奈低头去翻看不二挑了些什么东西来买——书签、钢笔、徽章、明信片、环保袋、帽子手套、围巾、T-shirt还有三个不同大小不同材质的抱枕……


  手冢淡淡开口:“是不是该买一个熊猫行李箱。”


  “哎?!有行李箱吗?!”不二跳起来:“在哪在哪?”


  手冢国光面无表情。


  啪,不二闭上眼垂下脑袋,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拜托道:“请不要为了一只熊猫而吃醋!”


  男人没有回应,心想这满满一袋难道是一只熊猫吗……


  不二偷偷睁开眼睛抬眼偷看手冢的表情,被一脸严肃的冰山男人头上的毛绒帽子给戳到了笑点。


  “Ne,Tezuka。你超级适合这顶帽子的。”


  “黑白分明,而且珍稀。”


  “都是我最喜欢的国宝啊。”


  “日本国宝级的网球手殿下,手冢国光先生。”


  良久,手冢轻轻叹了口气,而后随手拿起购物篮里的另一顶熊猫帽子扣到了不二脑袋上。


  “彼此彼此。”




  又半个小时后,不二和手冢提着满满两筐的熊猫周边来到收银台边结账,突然,被一道沉稳的男声打断了动作。


  “Fuji?”


  来人是一位日本男生,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繁殖中心工作人员人手一件的工作t-shirt,背着双肩包,俨然在此工作的样子。


  “啊!小宫山Sann!”不二惊喜而准确地叫出了来人的名字,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人说无巧不成书,他乡遇故知是人间三喜之一。


  手冢花了一秒钟搜索记忆,确定不二并未引见过这位友人给自己,于是淡然地转过身继续把剩下的熊猫周边给装包结算掉,好让不二与友人有时间叙旧。


  友人叫做小宫山晴,是不二大学同校同届的校友,因为某些渊源,他们在大学时期经常组团一大波人一起出去吃饭,一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都毕业了,小宫山没有选择留在日本,不二也不再与他频繁联络。


  可大学时建立的深厚羁绊没有让两人有任何久别重逢后的尴尬和疏离,他们很快聊开了,不二用三两句话就弄明白了小宫山离开日本后去了哪里,原来竟是为了——大熊猫。


  因为某些原因,也出于喜爱大熊猫的心意,小宫山竟然只身一人在成都租了房子,长期在大熊猫繁育基地当义务的志愿者。


  这差事听上去既有趣又好玩,其实全然不是那样。小宫山不是日本国家级的繁育研究员可以以交换生的身份进入大熊猫的近身饲养范围,所有繁育基地的志愿者都是网上招募而来,义务地来为基地完成一些导游、讲解、翻译的基础性工作,不仅没有薪水,还经常日晒雨淋,这份义工可以说是非常大爱无私的志愿行为了。


  然而小宫山还是坚持下来了,他说他有漫画设计的工作养活自己不是问题,他不需要太多钱,只要每周能过来看看大小熊猫们就很好了,更何况他会英语日语德语中文四国语言,对繁育基地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小宫山一脸幸福地向不二说:“四川真的是亲近大熊猫的圣地啊。”


  他告诉不二,在离成都一百多公里的雅安市,另一家叫做卧龙大熊猫俱乐部的繁育基地准许志愿者经过训练后,亲身来到大熊猫身边给他们喂食,清理房间,记录它们的生活等等。


  “可以抱一抱熊猫崽子,真的太幸福了。”小宫山一张张向不二展示出自己手机里的照片,“不二你还没有获得这种机会吧?”


  “当然没有……”不二翻着他的手机相册,由衷说道:“这真的是太值得羡慕了。”


  “是吧~~~”谈起了大熊猫,小宫山的脸上泛起了沉醉,他收起手机,垂下眼睑忽然温柔似水地说道:“我最近会去一个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联合发起的公益计划,大约招募三十位拥有国际志愿者证的义工,去雅安自然保护区里帮忙繁育大熊猫的工作,只要有志愿者证就能报名,大学时候你和美智子压着我一起去申领的证书果然有用啊。”


  “啊。”不二突然猝不及防地听到了某个名字,虽然是那么快,那么迅速地一闪而过,但他还是听到了。


  “是的。”不二下意识地合上双手抱于胸前,右手的食指地点到下巴上,眯起眼睛:“真是太好了。”


  “不二。”


  此时,手冢国光的声音适时响起:“结算好了。”


  不二迎向手冢,从善如流地将小宫山与手冢互相引见认识。


  小宫山一听手冢的名字吓了一跳,急忙与他握手:“手冢大神,您好,如雷贯耳,终于见面了,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晚上我做东请两位去吃地道的四川火锅吧?!”


  


  半个小时后,手冢和不二打这小宫山先生的车回城。


  回程的路上,正是落日时分,成都的天气很好,但有些堵车,车子前进得很慢。


  夏日里的成都天暗得很晚,日落仿佛要落很久,几分钟后,车子转过一个弯,不二扭过头看窗外,忽然怔住了。


  透过车窗远眺,不二在一片绚烂的粉色天空里看到了连绵巍峨的雪山,


  山上有雪,雪上有云。


  他想起东京天气晴好的时候,登上晴空塔可以看到富士山。


  不二开始陷入安静。


  片刻之后,手冢发现了不二的安静,那安静很异常,很沉闷,略带惆怅。


  男人用眼神投去询问,不二笑了,他低下头。


  拿起手机打开通讯app,不二给身边的手冢发去一条消息:“这里真好。”


  叮——手机响了,手冢顺着不二的意,回复了消息:“嗯。”


  不二很快回复:“看到朋友活得这样宁静,真好。”


  叮——手冢回复:“你也可以。”


  不二淡淡且忧伤地笑。


  他回复道。


  “美智子曾经也可以。”


  “大学二年纪那年,我与东大同学一起和导师登珠穆拉玛拍山,遇雪崩,美智子身体不好,永远留在了雪山上。”


  “她是……小宫山唯一的女朋友。”


  “……”


**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宫山载着手冢和不二回到成都市区,来到一家叫做“刘一手”的火锅店,据说是成都当地人很钟爱的火锅店品牌。


  小宫山先生在成都呆的时间长了,四处结下的朋友倒也不少,竟让他们免于排队直接拥有了一小间包间用餐,手冢和不二不太习惯这种“特权”模式,但小宫山表示在中国,我帮你一次你帮我一次的人情往来是很通常的事情,所以只要安心享受便可。


  他们走进人声鼎沸的火锅店,扑面而来的辣椒和牛油香气浓郁的几乎要把人淹没,不二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手冢国光的脸色,啊哈,原本已经是很苍白的冰山脸上又多了一层铁青色。


  不二下意识舔了舔唇,幸灾乐祸地将手冢推了进去。


  三人坐定,在场唯一一个中文还不错的小宫山开始点菜,吃成都麻辣火锅最先要点锅底,每一家地道的火锅店都有不外传的秘密汤底配方,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超辣超辣的。


  小宫山跟不二打趣说四川人会用——“好吧好吧,就点鸳鸯锅吧”——来表达一种对对方的无奈和鄙视,不二听罢哈哈大笑,手冢国光却在一旁连鸳鸯锅是什么都不知道。


  “Ne,Tezuka。”不二懒洋洋地趴到手冢肩上,笑得比寻常更温柔“善良”:“出门旅行是不是该入乡随俗?全辣锅,你OK的吧?”


  手冢点了点头:“可以,给我单独的一份土豆丝就行。”


  不二笑容得逞:“可是这家店里没有售酸辣土豆丝呢。”他指了指菜单:“你看吧,没有图片。”


  手冢冷冷地哦了一声:“那请给我一碗米饭。”


  “哈哈哈哈————————”终于忍不住不二笑开了,转头对小宫山道:“算啦,可怜一下手冢君吧,麻烦小宫山sann你下一个鸳鸯锅吧,白汤锅单供手冢,但辣锅我可是要超——辣的哦!”


  小宫山比了个OK,招来服务员安排下了三人的锅底,然后专注开始点单,结果遇到了一个比锅底更难的问题。


  “呃……四川火锅的菜品里有大量的动物内脏,有些可能日本人闻所未闻,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去吃,但我用大熊猫发誓,他们都非常美味,不二你愿意尝试吗?”小宫山不确定地看向不二和手冢:“还是我们打一个安全牌,点一些牛肉、豆制品和蔬菜?”


  “毫无疑问!”不二拔高了声音:“人生在世就是要挑战不可能的高峰,以及超越想象的美食,不是吗?”


  “……咳。”不二正说的慷慨激昂时,听到了一声可疑的咳嗽。


  小宫山笑了,于是唰唰唰地开始在纸上点单,一边点单一边嘟囔:“黄喉,毛肚,腰片,还有这个,这个……贡菜,香菜丸子。”三分钟后小宫山将完成的点菜单交给服务员,随口对不二说:“请期待成都火锅的经典菜品吧,有几样你们绝猜不到是来自哪些动物,等菜品上来了我一一给你们介绍,从前我第一次吃的时候,也挣扎了很久呢。”


  “哦???”不二忽然拉长了尾音,来了兴致:“光介绍嘛?感觉不够有趣的样子,不如……手冢,我们来个吃火锅猜谜大赛吧???”


  手冢国光:“???”


  

===================


感觉写着写着涉及到了某些沉重的话题

放心本篇不沉重

有许多人背负着过去,但他们会好好,好好走向未来的。

评论(20)
热度(71)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