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台北~(上)

  • 月见节(中秋节)快乐呀。

  • 今天在冲绳买到了月见节限定的糯米糍冰激凌,LUCKY


  • 严肃提醒以下内容不要在饿的时候或者大半夜看。任何由本篇内容挑起的饥饿感,作者概不负责。

  • 可以去找手冢国光呀,嘿。



旅者风物~台北~


那年九月,不二抱怨起日本国内月见节的节日气氛越来越稀薄,只有少部分地区人们还保留着团聚赏月吃团子的习惯,反而是商家和游戏厂商最是起劲,纷纷上架大批活动“敦促”人们过节。

百无聊赖地刷完手机里第三个月见节手游副本,不二忽然仰头问手塚知不知道中国台湾的“月见节”有一种很奇怪的习俗是全民烤肉,家家户户都要去阳台上、街上、公园空地上聚众烤肉,烤得飘香四溢令人垂涎三尺!

手塚国光正在看书,摇头说不知道。不二周助嘻嘻一笑:“既然不知道,就要去见识一下,不是吗!?”

两三句话,手塚便失去了对手中书本的控制权。机票、住宿确认的邮件闪电般地到来,令他们的手机叮叮当当地唱起了歌。手塚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里看着这一切发生,末了,被兴奋地不二从沙发上拉起身来。

“走吧,带你去吃真正的美食。”

不二雷厉风行地将自己和手塚打包送上飞机。临起飞,不二还在浏览资料,惊讶地发现台湾中秋烤肉的习俗并不是古来有之,竟然是1967年两家烤肉酱厂商为了争夺市场,连续两三年在中秋节前后广告轰炸,最后创造了一种新的中秋习俗,可谓是一次空前绝后的“广告人之胜利”。

不二作为半个媒体人也很是佩服,但更佩服的,则是台湾民众为了提升烤肉美味而不断研发探索酱料的精神,在不二看来,一切美食上的贡献都是推动人类文明前进的巨大成就。

手塚沉默地看着不二在美食攻略上一项一项地打钩,头疼着该怎么老生常谈地劝说某人不要暴饮暴食。忽然,不二将手机屏幕凑到手塚鼻子底下,笑道:“Ne,Tezuka。你看,这里有人说,从前台湾人除了祭拜月神,还会在中秋夜跑到别人家的菜圃里去偷蔬菜和葱,说是这样来年会嫁得好……”

手塚国光愣了一下,觉得有些好笑。他冷着一张脸,推了推眼镜,轻描淡写道:“哦,但你用不上。”

不二噗的一声笑了,意味深长地瞪了男人一眼:“还可以偷瓜,据说偷到的话来年可以生出胖娃娃。”

手塚啊了一声,马上接口:“好,我去偷。”

“手塚国光!”不二低吼一声,眯着眼睛看到手塚眼底流露出笑意,他咬了咬牙,一字一句道:“你去偷啊,反正……谁,偷,谁,生!”

 

二人很快抵达台北桃园机场,搭乘高铁进入台北市区,不二选了建在松山烟厂的诚品酒店下榻,那是台湾知名的诚品书店集团打造的高档旅店,住宿环境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书卷气,从外观建筑到室内装潢,每一个细节都别具匠心。

手塚和不二休整一夜,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后便在酒店旁的诚品文创园和松山烟厂闲晃。这天是周六,除了诚品文创园上上下下五六层的店铺可以逛之外,树荫小路上还有许多独立设计师设摊贩售自己的设计品,再加上由松山烟厂旧仓库改造而成的展览馆里琳琅满目的展览,真是叫人浏览往返,呆一整天也完全不会觉得闷。

不二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逛摊看展,拿着相机乐此不疲,偶尔还会在画展里跟手塚讲画,看手塚一知半解的样子,他笑着问男人闷不闷,手塚摇头说不会。

虽然热闹,但松山烟厂的树木花草、旧式仓库和巴洛克式花园有一种让人平静的力量,手塚并不介意在其中度过悠闲的一天,尤其是在不二发现好展览的时候。

他们遇到了Zaha Hadid的展,这位知名的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一生作品无数蜚声世界,连手塚都对她有所耳闻。不二从前就很喜欢她设计的建筑,欣赏她大胆前卫的创作理念,自是对她的展品流连忘返。

不二驻足在Zaha Hadid生前设计的几双高跟鞋面前,赞叹不已——这几双高跟鞋设计得极富张力,和她的建筑一样有金属感,张扬狂野,乍一看七歪八扭但其实线条延绵不断,富有流水生生不息之感。

不二看了好一会高跟鞋,打趣地问手塚如果自己去穿会不会好看,手塚挑了挑眉应了一句哦?不二笑得神秘说有什么不可以,手塚道,没有。

当然不二并没有穿上那些高跟鞋,这些鞋子早已断市,在建筑师Zaha Hadid几年前因心脏疾病过世后,这些珍贵的高跟鞋一共也就没留下几双,能在台北看到展品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不二满怀唏嘘地叹了一句天妒英才,而后跟着手塚离开,重回松山烟厂外的林荫小道时,正值黄昏,不二随口问手塚在想什么,手塚抿了抿唇。

“虽然不敬……”手塚推了推眼镜,道:“但我希望你看完这个展览后能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体和心脏,因为一个长命的艺术家才能给世界更多惊喜。”

不二咳咳两声,哑口无言,摸了摸鼻子,揉揉肚子远看夕阳。

“Ne,手塚爸爸,你啥时候才能放过这个话题?”

“……直到你规律生活的那天。”

“Ne,我试过规律作息,真的,会胖哦。”

“没关系,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瘦下来。”

“嗷嗷嗷————”

 

夜幕降临之时,一天的重头戏便要开始——夜市吃吃吃。

不二对着台北的夜市列表不知所措举棋不定,美食攻略告诉他好似每个夜市都有别处吃不到的美味,让他挑花了眼。手塚出言建议说他曾经来台北比赛的时候听人推荐过士林夜市,结果这个选项遭到了不二的一票否决。

“士林太远了,而且我总觉得士林的夜市名气太大,小吃都不地道了,感觉是观光景点的样子而不是美食圣地,我曾经有次在那买过一千多台币的切片水果,结果被朋友告知别处只要四分之一的价格……”

不二嘟嘟囔囔地继续选择目的地,五分钟过后抓了狂,把问题抛给全世界最有决断力的手塚国光先生:“宁夏、饶河、辽宁街、通化夜市或是西门町,手塚爸爸你拿个注意吧。”

手塚国光当机立断选了最后一个,反正不管哪个他都没有去过。

结束了纠结的不二高高兴兴地跳上公交车,高呼着“阿宗面线万岁”的口号出发上路了。

等到了西门町,手塚才知道不二心心念念的一种小吃叫大肠蚵仔面线,据说全台湾做这种面线最有名的就是这个叫阿宗面线的品牌,初始“旗舰店”就开在西门町。不二拿着谷歌地图定位,七绕八绕终于找到了。远远地,他们就看到店门口排出了十多米的长队,还有二三十个人聚在店外,或坐着或站着,人手捧着一碗白色的纸杯物我两忘地吃着。

手塚被不二拽进队伍里,并对台湾人这种“当街就地食面”的行为表示了费解,不二笑呵呵地让手塚入乡随俗感受不同的文化氛围,手塚并没有反感,只是怕就餐环境不卫生。不二则教育他说夜市文化的精髓就是买小吃一边走一边吃,再不然就是搬把破凳子在路边翘个二郎腿,赏赏月吹吹风,大快朵颐。

“总之这里不是日本是台湾,闭上眼吃就是啦!”

队伍很快要排到他们,不二表示自己想要一份大碗的,手塚则弄清了面线里会有猪大肠和小海鲜,犹豫着想要拒绝,不二似笑非笑地问手塚是不是真的要放弃?男人想了想,还是决定也买一碗小份的。

滚烫的面线端在手里,手塚谨慎地尝了一口,细嚼慢咽后平静地咽了下去,不二捧着纸碗好奇地问:“如何如何?吃不惯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

手塚推了推眼镜,看着不二小鹿般闪动的眼睛,柔和道:“很美味。”

“YES,胜利!”不二高呼过瘾,活脱脱一个被奖励了糖果的小孩子模样,手塚看他高兴也忍不住笑了,摁了摁某人的脑袋说:“快点吃吧,你不是还想买其他东西吃吗?”

没错,不二的美食“狙击”列表可足足有好几页纸,不抓紧时间的话可能要吃到凌晨。很快,他们解决完一大一小两碗面线,意犹未尽地往西进入西门町更热闹非凡的商区。很快,他们在一条布满了小食摊的窄巷里买到了好多吃的——烤麻糬、火焰牛肉、五十岚珍珠奶茶和两根大肠包小肠。

不二以风卷残云之势横扫“街头巷尾”,好在西门町的夜色和美食没有叫他们失望,就连一开始质疑“用餐环境”的手塚也实在不能对手里热腾腾的食物说出什么苛责之词了。

嗝。一小时后,不二开始不停地打饱嗝,但依然顽强地坐在一家小吃店的方凳上“挥斥方遒”,企图用日语夹杂着蹩脚的中文向老板点要一份鱿鱼羹。

手塚有点看不下去了,几个小时前他提醒不二注意身体不要暴饮暴食的劝诫言犹在耳,显然某人根本没有听进去。手塚很无奈,可不二伸长脖子等鱿鱼羹的样子实在可爱,他屈起食指扣了扣桌子,问:“不二,你确定你吃完这道还能站得起来吗?”

不二一脸扶朕起来朕还能再战的表情无声回应着他。

很快,热腾腾的鱿鱼羹被摆上了桌,不二笑得一脸与世无争,取了勺子递给身边黑脸的男人:“试试吧,新鲜九层塔的味道哦。”

手塚轻轻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向马路对面,过了一会举着两杯白白的冰镇饮料回到小食店里。

不二还举着勺子在等他,手塚放下饮料,拿起勺子,淡淡说道:“你喜欢就吃吧,吃完以后喝点这个。”

不二笑吟吟将脑袋蹭到了某人的肩上,问他:“所以,这是什么饮料?”

手塚:“苦瓜汁。”

不二笑得更深:“苦吗?”

手塚:“苦,但是营养好、解腻。”

不二长长地哦了一声:“就像我的手塚国光大人一样,是吗?”

 

**

 

吃完鱿鱼羹和苦瓜汁,不二乖巧地准备结束今日的“征战”。挺着滚圆的胃,不二同手塚在西门町漫无目的地瞎逛起来,周末晚上的西门町很有意思,除了越夜越热闹的商铺、小店和电影院外,宽阔的步行街街头经常会有街头表演的艺术家,还有成群结队的学生们穿着整齐的校服在大声合唱,像是为着一些不二看不懂的活动募款。再走过两条街又有慈善人士牵着数十条阿拉斯加萨摩耶等大型犬聚在街上,不二努力去读横幅上自己勉强能看懂的那几个汉字,猜是某些为宠物筹集基金的爱心活动。

不二忽然有点想念自家那只傻狗了,他吃了太多东西,困了,不自觉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生理性的泪水,沾湿了睫毛。

九月的台北夜晚天气不错,微风阵阵,时近中秋的圆月悬于墨蓝色的天空,银白银白的。远处有卖唱的艺人拨动插电的吉他,演唱着英文歌。手塚低头将不二揽进怀里,问他困不困。

不二困得猛点头,无意识回道:“手塚,我想吃苹果……”

困得睁不开眼的某人被拖上了计程车,一路飞奔回了酒店,睡饱一夜过后,他们第二天要下一次台中,不二想去看台中东海大学著名的贝聿铭教堂,手塚自然奉陪。

他们没有选择高铁,而是起了个大早买了两张台铁票慢慢悠悠地晃到了台中火车站。台中火车站建于台湾的日治时期,大约是日本明治时代,与松山烟厂的老办公室一样,那是一座年代久远的文艺复兴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台湾保存最好最美的旧式火车站。只可惜,为了应付越来越多的往来人流,仅有两个站台的台中火车站不得不扩建。如今,除了那栋巴洛克风的红砖建筑外,其余地方都在大兴土木,以至于留在不二相机中的画面失去了原本古旧的味道。

时近中午,不二根据美食攻略找到火车站前另一栋老建筑——宫原眼科,那原是一家眼科诊所,现在被开发成卖土特产凤梨酥的,也不知是不是沾了建筑的光,里头的凤梨酥卖得可不是一般价格。宫原眼科旁有一家冰激凌店,据说是全台最好吃的冰激凌店。

排了将近45分钟的长队,不二和手塚终于挨进了店里,店里依旧没有任何座椅供顾客进食,大部分游客都聚在门口站着品味冰激凌。手塚好似已经全然习惯这种站着进食的“独特”文化了,他和不二各自选了几个冰激凌球,不二要了巧克力、柠檬和“东方美人”的乌龙茶味,手塚则中规中矩地选了荔枝和西柚。

结果,因为手塚选的西柚和荔枝冰激凌球实在太好吃,整整五个冰激凌差不多都进了不二的胃里,手塚拧眉问他吃太多会不会胃疼,不二则“凄楚”地噙着泪花说在日本从来吃不到新鲜的荔枝,他都不知道原来新鲜的荔枝果肉是这种味道,不愧是在中国传统诗词里被象征足以“祸国殃民”的东西。

不二吃冰激凌吃饱了,手塚却还饿着,他只能去买了点切片水果来果腹,好在台湾作为水果王国,释迦、莲雾、芒果和芭乐都很新鲜,街头巷尾都有卖,尤其是撒上了甘梅粉的芭乐片,酸甜口味让手塚都变得贪嘴了起来。

于是不二就这样硬生生站在台中的大街街头,吹着秋风,捧着两个巨份冰激凌,嘴里叼着手塚喂来的水果片,痛定思痛,认真思考在台湾买房并承接水果进口生意的可能性。

“别这样。”手塚劝道:“日本也有台湾没有的东西。”

不二哭着脸问:“比如呢?”

手塚张嘴就要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这片土地。他犹豫半晌,试探地说:“也许……温泉?”

不二长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抬手“慈爱”地拍了拍部长大人的脑袋:“Ne,Tezuka。看来初中时候我们在图书馆温习的地理知识你全留在青学了吧,台湾从南到北和日本一样都在环太平洋火山带里啊……”

===========================================


今天已经有孩子问我错过预售怎么办……

有2个办法~

1、您自己或者拖朋友去TFO现场买

2、静待有可能会出现的余本,余本会出现的可能大于50%,因为我多给了店家各5本左右的数量,用于瑕疵替换,如果没有瑕疵,那就会成为余本,但数量就大约这么一些了。

感恩~

评论(26)
热度(62)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