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台北~(完)

  • 月见节的尾巴,各位中秋快乐。


 

 

见过了东海大学的路思义教堂,手塚不二绕去了台中知名的逢甲夜市又放肆吃了一回,而后连夜赶回台北。第三天,就像是为了证明台北也有不输日本的温泉乡,不二把手塚拖来了北投泡温泉,他们投宿在一家温泉酒店,下榻后出门闲逛,只可惜那天是周一公休日,北投的图书馆、温泉博物馆和地热谷都不开放浏览,他们只能坐捷运去北边的淡水老街逛逛。

台北淡水也有一个知名的渔人码头,相传在渔人码头的情人塔顶接吻可以保佑恋人们相守一生一世。

黄昏时分,手塚和不二去登情人塔,那是一座装有巨大升降平台的观光塔。验过门票后,游客们爬高三层楼进入圆形座舱,一次可允许80人同行。座舱满员后会缓慢升高,并360度慢慢旋转,将窗外淡水海滨的美景毫无保留地呈于宾客眼前。

时值黄昏,暮色朦胧,淡水海滨华灯初上,美不胜收。

手塚和不二比邻坐在绿色的观望椅上,面对着眼前窗明几净的落地玻璃,感受着如画风景带来的心安,不二忽然觉得气氛开始变得黏黏糊糊。

他挨得离手塚更近了些许,嗓音嗡嗡地,低声问手塚:“Ne,Tezuka。你觉不觉得这时候该分享一点传说故事来应应景?”

手塚了然,回道:“在塔顶接吻的情侣可以一生一世?”

不二失笑:“很俗是不是?”

手塚摇头:“不俗。”

不二神秘的哦了一声,问:“所以你又信了?就像信了威尼斯叹息桥下的传说。”

手塚认真:“信。”

说罢,男人便当真转过头,凑了进来,被不二一笑,躲开了:“啧啧,我劝你慎重哦~”不二转着眼珠左顾右盼:“这里是依旧保守的东亚城市,想来人家的‘传说’现在还不‘提供服务’给同性恋人吧。更何况你现在这一吻下来,旁边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怕是一会要拿白眼对你了。”

说话间,噔的一声,旋转上升着的观景舱上下震了一下,很快停住了。

情人塔塔顶,他们到了。

景观舱里的游客纷纷站了起来,涌到落地窗边,有人拍照有人欢笑,热闹非凡。

而有两个人依旧坐着,不看风景,只看彼此。

手塚依旧平静,他目光注视,依旧是不二。

不二被盯得笑了,蓝色眼眸里溢出夜色。

天越来越暗了,手塚慢慢环视了一圈,最后问不二:“你介意吗?”

不二歪头,装不懂:“什么?”

手塚:“我在这吻你。”

不二倨傲地扬起下巴:“无论哪里,我都不介意。哪怕是在你我的父母前面。”

手塚点了点头:“嗯,好。”

 

几分多钟后,情人塔的景观舱开始缓慢下降,游客们又纷纷回原位坐好,只是舱内某处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凝固,再过没多久,四下响起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若是懂中文的人细细去听,大概能听到“同性恋”“当众”“接吻”“害臊”之类的只片言语。

只可惜不二不太懂中文,手塚国光亦然。

又六分钟的下降时间过去,情人塔的观光就此结束。舱门被打开,游客们鱼贯而出,手塚松开交叠在一起的两条腿,牵起不二的手站起来,跟着人群慢悠悠地走下台阶。

不二自顾自地在拍照,手塚牵着他,让他小心看路。走得远了,依旧还有几个刚才观景舱里的熟面孔回头看他们,指指点点的,仿佛观景舱里放出了两只活生生的ET外星人。

不二云淡风轻,手塚视而不见。

他们牵手去登桥,情人塔旁的桥,叫情人桥。

手塚忍不住先开口问不二,情人桥上有没有什么传说,不二噗一声笑说手塚都学会抢答了。半晌后,手塚国光竟难得地亲自开了一个玩笑。

“如果有,我就当多赚一个吻。”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仿佛宣读网球比分那般平静无波,却还是把不二吓了个半死,差点把手里的相机摔进河里。

“难道是这两天吃太多吃坏了脑子?”不二嘀咕起来:“不该啊,没发烧啊。”

两人旁若无人地“调”起“情”来,远处的山与海接连处还存有最后一丝暮光。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尖细的女声叫住了手塚和不二。

“不好意思,打扰了!冒昧地请问二位,是否允许我给你们拍一张合照?”

来人是个大学生模样的姑娘,圆圆的小脸青春洋溢,额头微微有些汗黏住了她的刘海。她用十分标准的日语和不二手塚沟通着,原来她刚才看到了两人的互动,断定他们是情侣,不过姑娘显然不怎么关注网球或者日本文艺界,所以没有认出手塚和不二的身份。

姑娘用着考究的词汇描摹了刚才手塚和不二那融入暮色中的甜蜜互动,说得不二都脸红了。她很快表明来意,原来她也是一位女同性恋者,最近她和她的partner正在一起着力推动台湾地区立法承认同性婚姻,也正因为此举遭到了家人和社会各界的诸多反感,两人都遭受了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她的partner,她出生于保守的台南地区,正因为此事在和家人冷战中。

会日语的女大学生双手合十,表示了歉疚。方才在情人塔里的时候女孩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见两人无视于众人的目光洗礼,自然地表达了倾慕,深受感动,所以想给手塚和不二在情人桥上拍一张合照,她想把照片带回去给她的伴侣看,以激励振作彼此。

“这样啊……”

听完解释,不二和手塚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同意了女孩的请求。

女孩立刻鞠躬道谢,打开自己的相机取好景,飞快地摁下快门。

画面中,手塚和不二只是自然地并肩而立,并未拥抱、依偎、接吻。

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十指交叠,而后,远处潮水潮落云卷云舒的海滨绝景就一下都失了颜色。

不二凑过去在姑娘的相机上看到了合照,很是喜欢,于是把自己的邮箱留给她,麻烦她回头将照片的电子档mail给自己。

女孩满口答应,眼睛里感激的兴奋之情比夜灯还要闪亮。

不二取出了自己的名片,那是迹部景吾的杂志社非要给不二定制的一批名片,上头除了电话号码和邮箱外,还清楚写明了不二的身份。

摄影师,设计师,图书策划人。

女孩拿着不二的名片有点懵,脑中开始搜索不二周助这个名字,慢慢瞪大了眼睛。

“祝福你和你的伴侣,也祝福台湾。”

“加油吧。”

“等台湾通过同性婚姻法的那天,我会回台湾为你和你的伴侣拍摄婚纱照。”

“免费的哦!”

“所以希望那一天,早一点到来吧。”

 

**

 

逗留在台北的最后一个晚上刚好是月见中秋节,明月正圆。

下午,手塚和不二离开北投去往九份老街,吃过了好吃的芋圆汤后,他们投宿在黄金瀑布附近的一家民宿里。

民宿的主人热情好客,亲自开车将他们从九份接了过来。那是一对中年夫妇,在九份、金瓜石和黄金瀑布附近各有一套房子,互联网兴起后他们将闲置的两间屋子打造成台湾老电影风格的民宿,几年下来也做了不少日本游客的生意,便能说上几句日语。

主人们邀请了手塚和不二一起烤肉,吃月饼,赏月夜,一群人热热闹闹过中秋,也算是团圆。

不二高兴坏了,他从来没在台湾试过家常烤肉,乐此不疲地去帮忙夫妇一起切菜串肉,末了还丢给手塚一个搭炭生炉子的任务。

可怜了手塚国光,一生之中日式烤肉吃过不下百回,但烧炭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一筹莫展了半天后,还是万能的手机谷歌搜索救了他一命。

他们在小院里,菜地旁,明月下吃了一顿热腾腾的烧烤,除了烤牛肉烤羊肉烤五花,不二还尝试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烤内脏,并在民宿主人那里得知,在她们的老家,连树上的知了都是可以烤来吃的。

一顿饭热火朝天吃了两个小时。饭后,主人们随意收了收,便把房子单独留给手塚和不二了。他们驱车回去自己的住所,明天一早他们会过来回收钥匙,并将手塚不二送到公交车站去。

不二打着饱嗝和中年夫妇挥手道别,手塚看他吃得要扶墙才能站稳的样子,提议出去走走。

不二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结果哈欠还没结束又打了一个饱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他们开始顺着黄金瀑布的溪流往山上走,不二说因为从前溪上采矿的缘故,矿砂沉积在溪床,后有菌类附着滋生,才将河床染成了金色,沿着这条路一直往上走可以到达旧矿场,在那里可以俯瞰阴阳海,不过现在已经入了夜,阴阳海怕是看不到了。

手塚见不二一边说,一边走,一边打嗝的样子像个哭红了眼的小学生,皱眉告诫他暴饮暴食不好,离台后必须戒了这习惯。

不二微微一笑,忽然问手塚:“Ne,手塚爸爸,你想和我结婚吗?”

手塚愣了一下。

不二接着道:“美国、德国、英国还是瑞士,应该都会很欢迎你我入籍吧?”

手塚没接话。

不二趁着月色,邀请道:“去德国,我们结婚吧。”

 

忽然月夜里静下来,台北黄金瀑布旁的盘山公路上,手塚驻足停了下来。

四周很冷清,月色也很冷清,除了涓涓溪水声万古如旧,没有旁的声音。

忽然远远地开来一辆轿车,打着大灯,慢慢悠悠由远及近,路过手塚和不二的时候,强光迷了他们的眼睛,轮胎碾过沥青公路发出摩擦声,引擎搅动了空气,风声呼啸而来。

而后呼啸而去。

手塚灯光乍来的瞬间看到不二蔚蓝眼眸的犹豫。

不二则在光明离去的刹那看到手塚近视片后眼神的坚定。

不二忽然有点想弯动嘴角,扯一个玩笑——比如手塚被求婚到害怕了,居然犹豫了。手塚爸爸不爱不二大宝贝了,他居然面对赤果果的求婚陷入沉默!

“哇——”不二扯开嗓子准备假哭一个:“手塚你……”

 

“不二。”手塚叫住了他,停止了他的表演:“你只是有些羡慕昨天的那个女孩子,有些羡慕台湾。但你不在意的,婚姻那张纸。”

不二刚弯起的嘴角僵住,刘海垂下,阻挡了星光进入他的眼睛。

“就像你不在意我在任何场合吻你。”手塚自顾自说了下去,牵起不二的手,慢慢往山下走去:“但你仍然在等待日本全国施行同性婚姻法的那天。”

不二的手在手塚的掌心颤抖。

“因为你热爱、尊重我们的国家,你感激这个国家一点一滴雕刻造就的你自己,不二周助。你相信那个完成了你的国家,终有一天会正大光明地承认你的努力,和我……”

“……和我们。”

“不二,我们可以等的。”

我们可以等的,如果我们要结婚,只愿我们在祖国成婚。

 

哇的一声,不二嗷嗷叫地抱住了手塚,整张脸埋进某位网球手结实的胸膛里,上下胡乱蹭着。

“手塚国光!”

“嗯。”

“不要假装很懂我!”

“哦——?”

“你是蛔虫吗?”

“……”

“手塚蛔虫君。”

“重点是,如果你依旧暴饮暴食作息不规律,可能等不到日本通过那条结婚法案。”

“走开!蛔虫!不要咒我啊啊啊啊啊————————”

 

===========================


10月是最后一月的连载,会出现在10月29日。

旅游地点请猜,虽然我觉得很偏很难猜就是了。

终于 一年要结束了

来猜猜我有没有新坑。

评论(31)
热度(63)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