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日光倾城暖 03

  • 因为被迫(真的吗) 打卡的缘故,已经连续存文两天。

  • 如果本文有幸赶上TFO,记得,是风独想老师的功劳。


  • 诚招下周有空的校对。

  • 诚招一个字写的好看的姑娘给我个书名?有人能GET我的意思吗?HHHHHH


全架空校园PARO,年上,年龄操作。

26岁历史系老师Tx19岁设计师学生F

OOC可能预警,得要能接受因为年龄操作所以F身上的少年意气更重,有时候可能可爱过头了(? 

全文沙雕异常,食用谨慎。



日光倾城暖 03


那日最后,戏剧社的筹备会一连开了三小时,等到月挂中天的时候,才从长途飞机上下来的不二周助已经完全困得睁不开眼了。

与不二同寝的菊丸来社办将他接走送回寝室。不二累得连澡都没洗,倒头便睡了。

一觉整整睡了十四个小时,再醒来的时候寝室空无一人,中午十二点半,还有半个小时下午的课就要开始了。

不二挺尸在床上,饿得手指都抬不起来。思来想去怎么都是来不及去上课了,干脆再翘课一天,假装自己德国还没有回来。

不二艰难地爬下床,打着哈欠去洗澡。洗澡的时候摸了摸自己清晰可见的肋骨,不二呲了呲牙,心想着该吃顿大鱼大肉来补补。

吹干头发,不二顺手从柜里拿了一支还没开封的芥末塞进口袋,晃晃悠悠地出门了。下午一点多,西大河南的大食堂不剩什么好菜了,不二要了一碗面和几道菜,伴着芥末对付了一顿午饭。

吃爽了,不二周助一时竟没事干了。想起昨晚开会时定下的那些工作:修剧本、改台词、分场次、拉投资、写排练表、找英二写舞、设计舞台多媒体效果、AR建模等等等等……事情太多,不二脑子转不过来了,他偷偷翻了个白眼,决定先去喂个猫。

不二在西大校园里喂养了很多流浪猫。倒也不是他有多喜欢养猫,比起猫、他和姐姐弟弟还是更愿意养狗。只是西大校园宿舍不让养宠物,但有些女生会偷偷养一两只小奶猫,被宿管发现后也只能就近丢弃,一来二去西大的流浪猫越来越多,不二不太欣赏这种管杀不管埋的行为,于是入学那年他就买了许多猫粮定期来喂猫。

他回寝室翻出了一袋新的猫粮,按例装了四个食盒,又开了一个猫罐头,一起提着准备下楼。关门的时候他瞥见自己在镜子里森白的脸,巨大的黑眼圈快要挂到鼻尖了,他郁闷地翻出摄影时才偶尔使用的黑框眼镜遮在鼻子上,又带了个口罩方才安心出门。

今天倒是个好天气,秋高气爽的。就像是有人点燃了枯树叶烤紫薯一样,西大的校园里有一股甜甜的味道,不二一如既往跑去社团大楼前清池小河的长椅上喂猫他两个多礼拜没出现了,也不知道小猫们会不会没良心地忘了他,会不会饿坏了几只,又或者是找到了别的什么金主爸爸。

还好,小猫是最有良心的。不二甫一出现,五六只小猫就喵喵喵地围了上来,蹭着他的白球鞋嗷嗷地叫唤。

“呀~你们好久不见呀。”不二感动,有一种老怀安慰的熨帖:“一二三四五六,哎呀饭冢三郎不要咬我的鞋带,赶紧先来吃饭。”

将盛满了猫粮的食盒打开,拌上猫罐头,所有灰的、白的、黑的、橘的、大的、小的、胖的、瘦的猫咪们一刹那如猛虎出闸般扑向了食物,不二坐在长椅上,手肘撑在膝盖上,把脑袋托在双手里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小猫们吃饭,忽然觉得无比幸福。

吃饭也吃的不老实,小花猫饭冢一郎和老黑猫饭冢二郎猫凑在一起吃饭,吃着吃着一郎咬到了二郎的胡子。三郎仗着身轻如燕想从橘猫饭冢五郎的嘴下抢点吃的,被五郎白乎乎的肉爪一掌拍开老远,不二喂个猫还要维持公义,抬手不轻不重地教训了大橘五郎。

“不准欺负三郎。”不二拍了五郎的脑门,五郎头一缩,三郎小白又乘势抢回了吃饭的地方。不二欣慰地听着这几张小嘴把猫粮咬得嘎嘣嘎嘣响,忽然也有一种去尝尝猫粮到底什么味道的冲动。

“哎,让我来看看你们受没受伤。”不二从猫群里捞起一只,捧在怀里仔仔细细检查起来,看看爪子,看看肚子,摸摸脑袋,再检查检查牙口:“哎五郎你肚子里好像有一个硬块,是消化不好还是长了什么东西啊……”

不二嘟囔着自言自语,一一记下抽空要带哪几只猫去兽医那看看。此时正是下午上课时分,离第一节大课下堂还有半个多小时,河边往来的学生老师很少,不二就这样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倒也没有吓着谁。

直到不二咦了一声:“怎么少了一只,我家七郎呢,怎么不来吃饭?”

不二站了起来,有点急,想去附近找找,结果还未转过身……

“所以,你回校了。”

身后有人说话。

声音沉稳干净,语调清冷自持。

所以,你回校了。

谁回校了?此处无旁人,除了猫就只有不二周助。

所以,不二周助回校了。

“对啊,我回校了。手冢老师,您有何见教?”

爽气地一回身,不二挂起笑容,面向“西大校草”手冢国光。

日,你特么一米八五就一米八五吧,为什么还要站在三节楼梯上跟我讲话?!

不二一转头,发现目光所及居然找不到手冢的眼睛,须得抬高了下巴才能堪堪撞到那人居高临下的目光。不二在心里给手冢老师比了个中指,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行为是不是不够“尊师重道”。

一时间谁都没有讲话,不二与台阶上的来人对视。沉默间,眼神如刀,刀意如风,风过秋。

两人安静得剑拔弩张了好一会,西大历史系的手冢国光老师率先鸣金收兵,垂下眼看脚下,稳稳地走了下来,往不二靠近。

不二下意识退后一步,不小心踩到了饭冢一郎的尾巴,小花猫嗷了一声,委屈巴巴地挠了不二一下。

“哎哟。”不二跳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用道歉。”手冢淡淡说道。

“……老师,我是在给我的猫道歉。”

“哦。”手冢推了推眼镜:“你的猫。”

“……不然,是您的猫?”

“不用,我是来还猫的,你的猫。”

 

“哎————————————???”

“饭冢七郎?!?!?”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戴着这个伊丽莎白圈?”

“绝育手术?!?!”

“我的七郎,被咔嚓了?”

“……靠。”

 

没想到。

出走半月,归来人还是少年。

猫却不是了。

 

 

 

 

 

 

 

 

 

二、真正的我,无处不在

不二没瞧见,手冢老师左手上正提着一个半透明的半圆形猫咪外出包,自家的饭冢七郎正老神在在地躺在里面,套着一个可怜的伊丽莎白圈。

好的吧,外出包都是Richell的,这个牌子的猫咪包动则上千元,俗称猫包界的爱马仕。

手冢将猫包和七郎一起递了过来,不二震惊之余一把抢下,一屁股坐回长椅上,打开猫包急急忙忙地把小猫抱出来。

“那天路过,看到了它,就带它去做了个绝育手术。”

手冢老师平平淡淡地解释起来,那语气仿佛在同学生们讲解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海关贸易政策。

不二吓坏了,瞪眼看手冢的眼神宛若看到北冰洋的北极熊在跳舞。

心里转过一千句想问的话,不二有点生气,辛辛苦苦喂了一年多的流浪猫,忽然有一天被外来的大魔王给带去咔嚓了,任谁都会有些气吧。

“它、它能做绝育手术了?”不二气得声音都有点抖。

“咨询过专业兽医,可以,且是最佳时间。”

不二心里咯噔一声,没辙了。他自己其实定期也会带小猫们去绝育,只是饭冢七郎,听名字就知道刚被不二捡到没多久,不二还想着让它当一次爸爸再送去绝育……

“哎。”不二叹了口气:“没想到七郎你出走半月,回来已不是少年。”

手冢老师挑了挑眉毛:“那是?”

“太监。”

不二干巴巴地回道。

“呵。”某位被学生控诉为千年不化的冰山老师忽然扯了扯嘴角,轻笑了一声:“不二,我以为你是科学喂养的信奉者。”

“我是。”不二偷偷翻了个白眼:“既科学,又有规划。我本想让七郎至少当一回爸爸。您看,虽然七郎是杂交的土猫,但是肯定混到了布偶猫的血统,所以才会有这么长的毛,棕色的多好看,好啦,现在绝后啦。”

手冢老师点了点头,理智地分析:“但如果学校里流浪猫越来越多,春天的时候管理处就会集中捕捉送去救助中心,一只都留不下来。”

不二哼了一声,气不打一处来:“有人养了它们,又丢了它们。凭什么它们要承担人类犯的错?用巨大痛苦才能换来那一丁点不杀之恩?”

不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却十分尖锐,手冢十分有闲情逸致地发现设计系的这位同学又开始和他“怼”上了,老师有些欣慰。

“因为它们被驯化为宠物。”历史系的讲师环手于胸,说道:“放弃了野外生存能力,转而讨好人类,选择被驯化后拥有了被驯养的食物,它们自己选的。”

“呵,可笑。”不二锋芒毕露,毫不退缩:“人驯化了猫?何等自大。人类给它们喂食,给它们铲屎,伺候得它们呼噜呼噜地叫,从上帝的角度看,到底谁驯化了谁?”

手冢愣了一下,见不二下巴抬得高高的,厚厚的口罩遮掉了他嘴角讽刺的弧度。镜片后的琥珀色眼眸中闪过笑意,手冢选择没再“怼回去”。

他点了点头:“……也对,人类辛苦铲屎,也是自己选的。”

不二囧了一下,他不说话了。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什么悲剧的事实。

喂食,铲屎……不正是他不二周助一直孜孜不倦在干的事吗?

所以,他嘲笑了自己???

#¥¥…&#¥@#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二的脸上迅速升腾起高温,白皙的脸庞急速染上红晕,黑框眼镜后头的蓝色眼睛里濛上了雾气,手冢细品了一下眼前的不二周助,觉得甚为可爱。

“不二,你感冒了?”

出声询问这个戴口罩戴眼镜还脸红得像虾子一样的小朋友,结果换来一声低咒。

不二笑得脸都僵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戴着口罩!

所以刚才自己都是戴着口罩在和老师讲话!那他还笑个鬼!谁能看到啊!!!

不二在心里嘶吼,三下五除二拿了口罩摘了眼镜,也不管自己长途飞行从德国带回来的黑眼圈是不是已经垂到下巴上了。不二周助咬着牙,憋了一个苦笑给手冢老师:“算了……七郎既然已经绝育了,还是要多谢手冢老师,您费心了。”

“不客气。”

西大校草凉凉地说。

“不二,欢迎回来。”




TBC

=====================

对不起猫包中的爱马仕是我胡诌的……

以及饭冢1-7郎,你们就当穿越了吧,这辈子当毛了,幸不幸福?

幸福。


评论(48)
热度(104)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