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日光倾城暖 05

  • 热水瓶的事情是真事,我朋友和他的丈夫就是俩移动的大型喂狗粮机器。

  • 结婚十数年我朋友还叫他丈夫为师兄。

  • 还有另一个梗,当时我听到的时候整个人鸡皮疙瘩都炸了,画面感MAX,最甜的恋爱电影都不敢这么拍,以后我会让你们在文里看到……

  • 一个好/坏消息就是本文不赶TFO了,因为它……太长了。


全架空校园PARO,年上,年龄操作。

26岁历史系老师Tx19岁设计师学生F

OOC可能预警,得要能接受因为年龄操作所以F身上的少年意气更重,有时候可能可爱过头了(? 

全文沙雕异常,食用谨慎。


日光倾城暖 05

tips,章节2的名字已改:谁不曾相遇过


可惜不二高兴的太早,他该记得自己原就感冒发了烧,无论如何那天都不会是Lucky日。

忽然球场看台的后排一片骚动,不知是哪个被手冢迷得五迷三道的女学生软了腿,站在看台走廊上的人群们前赴后继地倒了下去,像一幅多米诺骨牌,等压到看台第一排时时,那力道已经不是一个感冒着的不二可以承受的了。

“啊哟!”

“啊啊啊——”

“天啊,小心。”

“呃啊——————”

呯,嘭!

没地方坐的女孩子们都摔倒了,混在看台走廊上呆呆看手冢的不二被连带压倒,巨大的撞击将他压到围栏墙上,闷哼一声,不二被撞的差点吐血,脸上的黑框眼镜被甩出老远,掉进了球场里。

一片哎哟哇啦的骚动中,不二分明听到两声清脆的声音,他手里抱着的热水瓶不知何时已经被撞飞,哐哐砸到地上,内胆碎了个干净。

不二懵了,围观看球的众人也懵了,巨大的吵嚷影响了球场里比赛的选手,手冢举手示意停止了比赛,好看眉头皱成一个巨大的“川”字,他冲向场边,开口便是不容置疑的威严:“太大意了!”

看姑娘们倒得七仰八歪,人压人十分危险,手冢训斥的自然是比赛的主办,须知道国际惯例,看台的走廊上是绝不能站人的,不然一旦高排的人滚下来,下头的人非死即伤,可是极其危险的。

“有人受伤了吗?”手冢遣工作人员上看台查看,一一扶起摔倒的学生。姑娘们七零八落地站起来,纷纷摆手说没关系不要紧。不二却蜷着身体缩在围栏墙头,抱着隐隐作痛的肋骨还没缓过劲来。

肯定淤青了,不二疼得眼角都憋红了,热水瓶碎得“肝胆俱裂”,更是让他心疼得想呕血。

手冢见场面渐渐稳定,立即下令工作人员疏散看台上的观众,只留下与座位相符的人数,其余没有座位的立刻离场,绝没有商量。他执着球拍,浑身严酷冰冷地站在那里,谁都不敢在此时拂了他的意,毕竟刚才的情况确实危险,好些个被拉倒的女孩子心里也有后怕。众人遗憾地离开了看台,好些个来得早的女生也惊恐地抱着自己的位置,生怕手冢老师一怒之下也将他们赶走。

不二还蜷在那里,以手冢的角度并看不到他,但手冢却看到了掉在球场里的黑框眼镜。

将眼镜捡起来,手冢猜大约是哪位学生身上被甩飞的物件,他往前走到了看台栏杆边上,举起眼镜刚想问失主何在,就看到灰色的围栏墙后头,还蜷着一头熊。

一头棕熊,深棕色的毛呢大衣,灰棕色的围巾,在九月的夏末秋初里就已经裹得像上世纪的因纽特人,棕色的齐耳短发毛毛糙糙的,还有一两根呆毛炸在脑瓜顶上,小小的发心璇在头顶,藏在一堆乱毛中,显得尤为可爱。

手冢心里咯噔一声,一瞬间只以为这头“小熊”伤得重了,竟爬不起来。刚想去把他搀起来,又看到棕熊抱着两个大热水瓶……

手冢国光:???

社团安排了给观众倒水的志愿者……吗?

“受伤了吗?”

满腔纳闷,手冢伸出手,想把棕熊拉起来。

“没有。”

不二从口罩里闷闷地憋出了两个字,最后揉了一把肋骨,脚下一使劲,撑着围栏站了起来。

“眼镜。”

“谢了。”

没有敬语,手冢只见一双白皙干净的手,从毛茸茸的袖口里伸出,一把从自己手里抓走了那副黑框眼镜。

棕熊转过头来,凌乱的刘海和巨大的白色口罩几乎掩去了他整张脸,然而再纷繁的阻拦都无法掩埋转向手冢的那双眼睛。

极致蓝色,比天清,比海深。

生理性的眼泪蓄在眼底,那人眨了眨眼睛,长长的深棕色睫毛上便沾了星光。

手冢愣住了。

那抹蓝色,很熟悉。

连带着眉间那一截白净的皮肤也很熟悉。

他脱口而出:“真的没事?”

“没事。”捂着口罩的不二周助优雅又愤恨地说:“如果你能赔我两个热水瓶的话,我会更没事的。”

戴上眼镜,不二头也不回地跑了。

带着感冒鼻音的声音从层层掩埋的口罩里散溢而出,瓮瓮的,有点软,有点糯。

像深秋天里,校门口的老伯在老式大铁桶里烘着,烤红薯啊。

 

不二横七竖八地跑了,一脚高一脚低的,说是落荒而逃也不过分。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天才怒了,脑子里仿佛有一只抓不到三文鱼的巨大棕熊在暴走,黑色的爪子哐哐拍着河面,激起无数浪花。

太大意了太大意了太大意了!!!气死我了!!!

居然在第二网球场折了一颗心还赔了两个热水壶,都是菊丸英二的错!

拿出心里记仇的小本本,不二恶狠狠记下了这一笔,想起刚才自己在手冢面前东倒西歪的样子,脸蹭一下又红了。他堂堂天才从小哪里受过这样的挫折,一怒之下也狠狠记了一笔手冢国光。

让你打网球,让你耍帅,让你堂堂一个左撇子用右手也能打ACE球一发得分,风光都让你占尽了,西大明天是要改姓手冢了吗,他不二周助还没答应呢。

提着两个破碎的内胆的热水瓶,不二越走越气,二话不说决定转到社团大楼,直冲三楼的西大网球社社办,直接抓起一张入社表填了起来。

“设计系,大一,不二周助。”

不二将入社表拍在了值班的学长面前,惹来大二管理系的副社长大石秀一郎一脸纳闷。

“哎,学弟是要入社?”

“是。”不二斩钉截铁。

“哦哦,欢迎。”秀一郎拿起入社表:“学弟会打网球吗?”

“呵。”不二取下口罩,灿烂非凡地笑了一声:“我是去年U17国家网球队队长的家庭陪练。十年,陪练。”

大石秀一郎:“????!!!!”

去年,U17,国家网球队队长?!

不二裕太??

不二周助是……裕太的哥哥?!?!?

 

初见的故事就是这样,再见的时候,不二已经站到了手冢老师的敌对半场。

天才记仇起来真是旷日久远,且完全不感激正是因为手冢的出现,让他跑来跑去结果出了一身汗感冒自己就好了……

何况虽然葬送了两个崭新的热水瓶,但后来菊丸为了赔罪又新买了四个,不二还是没损失。

西大第二网球场的这曲相见序幕终是落下帷幕,除了不二从那以后拉下了对“第二网球场”过敏的症状外,再没有不妥。

最高兴便是西大网球社了,招新时候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招到什么好球手,忽然莫名其妙天降一强援,社长观月初忽然有底气主动去找东大北大南大打校际循环赛了。

天才没说什么,淡淡地表示会为了网球社鞠躬尽瘁,前提是必须在场上遇到一回隔壁东大的博士生手冢国光。

然后,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了,只是……或许是命运齿轮上的润滑油是喜力壳牌的,太滑了,命运的齿轮滑跑偏了。

一年后,手冢国光成了西大校草,不二周助在一个雨天被白石藏之介捡回戏剧社。

他们还是没能好好打一场。

 

**

 

晚上八点,西大第二网球场。

约了不二的手冢老师准时到达了球场,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背着一个巨大的网球包。

不二一直到八点零三分才磨磨蹭蹭地出现,依旧是下午喂猫时的装扮,嘴里还叼着一根吃到一半的草莓棒冰。

不二蹭到手冢面前,直言不讳:“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

手冢看了不二一眼,平静道:“嗯,你有时差,不怪你。”

不二:“???”哇,手冢国光你好双标,真该让历史系的同学来看看开开眼,说好的时间观念强迫症患者呢?说好的上课迟到一分钟就不给进教室的严酷老师呢?

不二一口吞了棒冰,见手冢慢条斯理地从网球包里拿出一副球拍,忽然感觉有点牙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冷饮冻到了牙根。

“您叫我来网球场……干嘛?”

“练球。”

“网球?”

“……嗯。”

“为、为啥?”

“因为你即将和我组成双打组合,去比今年的XRT-Open。”



============================

喜力壳牌润滑油不是植入,没有收钱。(认真的沙雕脸

评论(55)
热度(114)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