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开花Bloom 01

  • 你没看错,是我,是不务正业的我。

  • 不要问,不要问,不要问我是不是有200个肝,我没有。我不是十里……

  • 吃,张嘴吃就行!

  • 对,是TFO的突发礼物。

  • 以及,Kushna你TM给我出来!!!!!!!!!老子写年下了你给我出来!


哨兵向导,年下,年下,年下(高声预警)

哨兵16岁Tx向导24岁F,其他设定自己看文。

OOC暴风预警,虐暴风预警,结尾高甜暴风预警。




开花Bloom/塚不二

哨兵T/向导F

 


01

不二周助那天早上醒来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先前的梦,惯例梦到了姐姐和裕太。从十二岁起,连绵不断,再美的梦也成了寻常。

不二从床边窗户向外看,看到乌云密布,发现那天不是个好天。

高塔29层的窗户很小,小的就比俘虏监狱里的十字窗大不了多少。不二和白石一起抗议过,说堂堂神级向导不能住得可怜巴巴。

忍足侑士也曾加入过这场抗议,后来他结合了冰之军团的神级哨兵迹部景吾,从高塔搬了出去,竟回头来劝慰白石和不二。

忍足说,高塔越高,窗户越小,是为了安全。

不二则说,那我不要当神级向导了,S级向导真田弦一郎的28楼宿舍还空着,他不介意屈就。

忍足说可以,但28楼只空了一间宿舍,不二和白石得剪刀石头布选出一个优胜者。

白石赢了,不二笑笑。

最后,白石和不二都还是留在了29楼。

 

神级哨兵幸村精市给神级向导不二周助发来消息,滴滴两声。

不二转动手腕唤出虚空电子屏,阅读了短信。幸村怕不二躲懒,翘掉今天给新兵的训练课,故发条短信提醒之。

其实幸村多虑了,折磨……打磨新兵是不二还留在东京兵区训练基地仅剩不多的乐趣之一。

休战三年,左右他们都还上不了前线。

不二在床上静坐,凝固精神图景。银白色的鸟忽然在屋里开始盘旋,不二抬头喊了一声:“裕太。”

独属于他的精神体轻微地啾了一声,滑翔而下,落到不二肩膀上。

那是只银喉长尾山雀,豆豆眼,小巧嘴,胖胖的白肚子,毛茸茸的脑袋,背上黑色的羽毛一直拖到尾巴上,黑色的尾巴长长的一根,像一把合起来的黑色折扇。

太可爱,太萌,看上去太弱小。不二周助无数次被人嗤笑,堂堂神级向导的精神体居然是这么可爱到可怜的动物,不二却不以此为耻,他觉得银喉长尾山雀很好,他的精神体很好,裕太很好。

至于那些嘲笑过他精神体的人……还活着吗?他不记得了。

“裕太,不要啄我的头发。”

在不二眼中什么都好,唯独喜欢啄不二头发这个习惯不太好的精神体裕太啾了一声,被不二不耐烦地挥走。拖着对它身体来说过场了的小尾巴,山雀在房间里飞来飞去,最后停在了不二养着的盆栽们附近。

最左边,一颗绿如翡翠的仙人掌;中间,一盆盛开的小雏菊,最右边,一罐焉了吧唧已经看不出原貌的乌头草。毫无犹豫,小山雀一跳一跳蹦着乌头草而去,小小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继续啄草。

“裕太,白石的乌头草有毒。”

哆哆,一片草叶子被啄了下来,山雀听到主人的吩咐,鸟脑袋一歪,仿佛不太明白。

“……”

不二下床洗漱,在洗手间的时候他发现脑袋上有一根不听话的头发正翘着,怎么梳都压不住,不二干脆洗了头。他将自己浑身都打湿,站在水瀑中。寒水刺骨冷,沿着苍白皮肤蜿蜒而下。剔透的皮肤几近透明,隐隐透出皮下血管的脉络。不二冷漠地看镜子里,湿透了的自己——24岁,还没有爆发结合热,没有与哨兵结合的神级向导。

十八岁就与S级向导真田弦一郎结合的神级哨兵幸村精市曾有两年一直给不二送花,白的、红的、蓝的、粉的小雏菊,一盆开得比一盆灿烂。

不二笑着问幸村是真田的房间不让养花吗?

幸村说不,是我想让你开花啊,周助。

 

吹干头发,不二早起例行浇花,仙人掌隔了一周,也要喂点水。

小山雀裕太还在孜孜不倦地和刚扯下来的那片叶子搏斗,不二精心地喂了水,又将它们挪去窗下,29楼的窗户太小,仅有的阳光供这三盆花草真是捉襟见肘,怪不得白石干脆在房间里装了暖房和日光模拟灯。

不二拿起剪刀给心爱的仙人掌修剪,忽然想到白石也还没有开花……没有结合向导,幸村为何急他不急白石。

想着想着,拿着剪刀的手一快,不二被自己的仙人掌刺扎到了,狠狠的一个洞,很快留下血来。

殷红的,艳丽的颜色,不二唔了一声,放下剪刀,把伤口送入嘴里,轻轻舔舐了一口。

些微的铁削味道过后,伤口很快凝住了,不二只是睁开眼睛,依旧笑得云淡风轻。

可,嘴角是笑,眼神是刀。

但很快,烟消云散。

啾。

精神体山雀终于扔下那片可怜的乌头草叶,飞到闹钟上叽叽喳喳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不二脱下小熊睡衣,穿上白色军装,蓝色的肩章上只有一条细细的红线。

他套上及膝的白色军靴,戴上白色手套,他走出门去。

门关上的时候,鲜艳的撞击声在高塔二十九层上嘹亮。

抬起头,笑脸依旧。那是不二周助,青之帝国唯三的神级向导。

冷静,温和,优雅,谦逊。

神秘,和煦,从容,无边强大。

 

就像海之军团所有今日入伍的初觉醒哨兵,应该坚信的那样。

 

 

 

02

第七训练堡,今天是东京兵区新哨兵们开始精神力训练的日子。

青之帝国所有十二到十七岁的觉醒哨兵必须从军,其中以十岁以下就已经自然觉醒的哨兵最为优秀,越年长觉醒的哨兵潜力越差,以至于那些十六岁才觉醒孩子,身体素质只比半觉醒的护卫好那么一星半点。

这一批新兵训练了半年有余,四十几个孩子,都是十几岁的年纪,觉醒时间各不相同,相同的只有对今日授课教官的好奇。

新兵A:听说今天上课的教官是帝国唯三的神级向导之一,精神力强到可以威压一整座城市的普通人!

新兵B:听说教官是个大美人,常年笑脸迎人,很温柔。看来精神力的训练课一定比哨兵的体能课要轻松!

当然还有新兵C:还听说教官没有上过战场,没有军衔,24岁了居然还没有绑定哨兵。那群向导不是十八岁就一定会来结合热初潮吗?教官是怎么熬过去的?

新兵A嘘了一声:嘘,听说我们的教官根本没有结合热,是个怪物。

新兵C哈哈大笑:还有呢,听说他的精神体是只芝麻点大的麻雀,弱的可怜!

新兵B一锤定音:怪不得他没有上过战场,没有哨兵的向导根本不值一提,精神力强度超过3S级达到神级又如何,还不是只能困在高塔里给我们上上课。

叽叽喳喳,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年轻气盛的孩子,十五六岁,再年轻些十三四岁,总是自以为正确的。

用核战争之前的世界语言来说,就是中二。

 

新兵穿着黑色的军服,黑压压一片,像今日天上的乌云。

人群中有一位茶色卷翘了发梢的少年,也穿着同样的军服,一本正经的,肃立在那里。

他长得极高,几乎有一米九,他看着斯斯文文,还戴着眼镜,干净的脸庞看着像高塔图书馆里整日捧着书的半觉醒向导,可他气质老沉,严肃冰冷,不怒自威,眉眼微微皱起,又一时让人吃不准他的年纪。

按照青之帝国的募兵法,他不该超过十七岁,但其实他只有十六岁。

他清冷站着,像松树。周围的窃窃私语令他厌烦,他不说话,闭上眼,于是他没有看到训练场的门开了。

第七训练堡,为了阻隔在里头上课的向导们辐射的精神力,厚重的墙壁杜绝了外头的一切声音。门轻轻地开了,轻轻的关了,一道白色军服的身影走进来。

白色的军服如白色的光,破开四十位黑色哨兵军服组成的“云”。

不二走入其中,训练场依旧热热闹闹,有些新兵看到了他,却不相信眼前这看着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就是今日教官。

不二饶有兴致地听了听,微笑着用右手拖住下巴。

有人看到了不二白色军装的肩章上那一条细细的红线,立刻如临大敌地拉扯自己的同伴,两声故意拉高了音量的咳嗽以后,所有哨兵都看到了来人。

戴着眼镜的茶发主人也睁开了眼睛。

堡中鸦雀无声。

 

一阵兵荒马乱。

新兵长大声喊令,三秒钟后新兵列队完成,整齐划一的军礼行过。

不二笑得与初见时绝无二致。

“早上好。”不二回以军礼:“初次见面。各位都是帝国未来最优秀的哨兵,你们需要变得越来越强大,上战场,保民安定,为帝国收复河山。你们有权在未来的十年内寻找只属于自己的那个向导,与之结合,向导的精神力会帮助你们战斗,同时为你们精神疏导。”

新兵们脸上露出了缤纷的神情,有人淡然,有人憧憬,有人不屑,有人赤裸裸地欲望。

“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训练。”不二气定神闲,“保持队形,向外散开,保持一人高的前后间距,然后我直观地教授教授各位,何为精神力。”

啪啪啪,一阵小碎步。新兵们队形散开,站定。不二对这个前后间距表示了满意。

“开始吧——”

不二周助,笑。

 

“啊!”

“唔啊!”

“呃啊————”

磅礴的威压从不二的精神图景里辐射开来,无声的,无形的,却重于千斤的压力席卷了整个第七训练堡。

然后只听训练场内啪啪啪啪,整齐划一的击打声,所有方才还英姿飒爽着的哨兵们全都被掀翻在地,四脚着地,苦叫连连。

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在场诸人拍翻在地,又像是十五级的飓风掠过,不二眯着眼睛瞧见有两位整个人摔了出去,飞了三米多远才落到地上。

脑袋被人摁在了地上,英俊的脸歪了,有新兵不小心磕到了牙,血水混着粘腻的口水糊在下巴上,不二远远扫了一眼,忽然觉得有些可怜。

他收回精神力,笑了笑,啾的一声,不二的小山雀从他棕色的头发里爬了出来,露出一小个圆圆的脑袋,黑色的豆豆眼看着眼前起仰八叉的哨兵们,歪了歪头。

啾?啾啾。

裕太发现了什么,它叫不二,不二抬眼,然后也发现了。

远远的,在训练场的那一头。

一刀下去割平了的韭菜地,居然,还立了一颗。

不二眯起眼睛,细细看了过去。

黑色的新兵服,镶了金边的肩章上没有一颗星星,那俨然是个新兵。

但他在不二的精神力威压下,他没有倒下,他看上去也不好受,但他半跪在那里。

如一片汪洋大海中的灯塔。

灯塔抬起了头,茶色的发凌乱了,连椭圆的眼镜片也碎了些许。

可不二看清了。

那双琥珀色眼睛,狼狈但清澈。

 

不二摇晃手腕,调出虚空屏幕,寻找起今年新兵的资料。

一页一页翻着,很快翻到他要找的人。

戴眼镜,左撇子,棕茶色发,琥珀色眼睛,十六岁觉醒哨兵,手冢国光。

精神体形态,居然是未知。

不二抬了抬眉毛,又望了那人一眼,有些惊讶地看到被称为手冢的新兵已经左手撑着膝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身边,明明还有被一击昏迷到不省人事的同伴。

不二最后遥遥看了手冢一眼,笑笑。

“我判断你们已经全都明白了何为精神力,也判断你们今日不宜再深入训练,那么就先下课吧,我们一周后见。”

不二潇洒地转头离开,末了还好心添了一句:“呐,站着的那位。把精神图景受震荡的孩子送去医务室,谢啦。”

 

“是,教官。”

唯一站着的新兵,唯一站着的手冢国光,抬手一个军礼。

他高声应道。


 

 

03

然后那天晚上,不二周助,发烧了。


==============================


我跟你们缩

我看我3年前的哨向文,简直就和书名一样感受到了石破天惊!

天啊!什么神仙下凡!

然后我就努力学习了一下自己的文笔和行文方式。

然后就写出了这么一个沙雕玩意……

人啊,到底造了什么孽,字码越来越多,还TM会退步,SIGH

 


评论(53)
热度(184)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