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日光倾城暖 06

  • 后天的《日光》可能要请假停更一次,后面的部分需要修一修。

  • 再说一边(虚弱)我没有200个肝

  • 因为我现在就好困啊……

  • 要找一天大睡特睡,但核心问题是大睡特睡其实并不解乏,出去玩才解乏……好想出去玩啊。


全架空校园PARO,年上,年龄操作。

26岁历史系老师Tx19岁设计师学生F

OOC可能预警,得要能接受因为年龄操作所以F身上的少年意气更重,有时候可能可爱过头了(? 

全文沙雕异常,食用谨慎。



日光倾城暖06

前情提要,T约了F去打双打XD


XRT-Open,国家网球分级系列赛,分大师级、精英级和同好级,但世人笼统地将XRT-Open概括为业余网球公开赛。

不二惊呆了,吓得差点连棒冰棍都给吃下肚子。

“………………#%¥&#%#%,凭……为,为啥?!什么时候决定的?!?!为什么我本人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了。”手冢斜了不二一眼,伸手握住他的手,将棒冰棍从不二嘴里拖了出来,然后一把抢过那根可怜的木棍,手腕一抬,完成使命的棒冰棍划着弧线飞向了垃圾桶的怀抱。

不二像被电到一样缩了缩手,手冢掌心包裹上来的温度有些灼人,压在不二刚被冰棒洗礼过的皮肤上,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折磨”。

“别吞冷饮棍,很危险。”

不二干巴巴地回应:“如果老师您刚才不吓我的话,原本是不危险的。”

手冢没说话。

不二举手投降:“这就是老师您的交换条件?跟您一起去比XRT?还是组男子双打?”

手冢难得调皮:“我们能组女子双打吗?”

不二吐血:“老师,您东大网球社没人了吗……”

手冢坦白:“我离开东大网球社了,现在是西大网球社的指导。”

不二呵呵:“很好啊,您好好指导指导他们,大石前辈应该……很开心吧。”

“是的。”手冢一本正经:“为了让指导的资格更名正言顺,也为了招收更多优秀的新社员,指导需要获得XRT-Open大师级别比赛的名次荣誉。这也是我和大石社长商量后的结论。”

“对哦,大石副社长现在是社长了。啊,不对!重点难道不是老师您单枪匹马杀一个XRT单打冠军来就行了嘛?!”

手冢推了推眼镜:“单打另一个指导参加了,我被分配为双打人员。”

……如果你不愿意,到底有谁可以把您给分配去双打啊你到底告诉我啊手冢老师。

“老师……”不二在心里疯狂吐槽,面上依旧很无奈:“我真的已经不是西大网球社的成员了,我是戏剧社的……”

手冢点点头:“我知道,所以你邀请我去帮忙编写舞台剧。”

不二绝望了:“老师……咱换一个条件行不行,换什么都行……”

“不行。”

不二疯了,他真的没想过手冢这么狠,釜底抽薪,一了百了。就算不二上学年逃了他一次单打对决,也没有必要记仇记到现在吧。

“老师,高抬贵手……”

不二虚弱地请求,听得手冢差一点要心软。撇开眼神,内心和外表一样冷酷的历史系老师耸了耸肩:“既然不二同学不答应,那舞台剧的邀约也很遗憾了,毕竟我要去花大量时间找新队友,应该没时间帮忙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不二知道是自己输了。

抬眼看那个高自己十二公分的男人,不二知道自己心底那份躁动不是生气,不是愤恨,不是有求于人时被威胁了的委屈和不甘。

是兴奋,那兴奋正跃跃欲试,异常嗜血。

压住嘴角的弧度,不二“虚弱”而“无奈”地问:“看来我别无选择,可我不明白,为何是我?”

手冢直白道:“你打的好。”

不二哼了一声:“您咋知道我打得好,您又没和我打过……”

手冢嗯了一声,停顿了半晌。

“原来你还记得,你没和我打过啊。”

“…………”

手冢的话很平静,那不是指控,可不二反驳不了。

没由来的,一阵心悸和酸楚淹没了两人,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忽然不二暴躁地大叫起来:“啊啊啊,不管了,每周我来网球场训练两次,老师您也要来戏剧社排练两次!每周!XRT比赛结束后我的交换使命就完成了,但您还不能走,要一直帮我们跟剧跟到学年结束公演全落幕!!!”

手冢这才神色愉悦地看着眼前的熊暴走,心情还不错:“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谁毁约谁就吃两吨芥末!!!”

手冢:“……好,交易达成,我先预收一点订金。”

“哈?”

手冢扬了扬手里的网球拍:“今天就开始本周的第一次网球训练,先练两小时。”

不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球拍被一把塞到了不二手里:“你五个月没进球场了,先热身,热身以后你挥一会拍,我喂球给你。”

不二嘿嘿一声,想起什么:“我没带球拍。”

“我有两副。”手冢又拿出一副白色球拍。

“我穿的不是运动服啊。”确实不是,是下午喂猫的那身。

“我有。”手冢拿出一套Mizuno运动装,连衣服带裤子,整整齐齐。

“……我也没穿运动鞋啊。”

“我知道,所以我带了。”手冢沉着地从网球袋地步拉出一个无纺布袋,袋子里正正好装了一双Mizuno球鞋:“41码,可以吗?”

“…………………………我穿41码半。”

“那你克服一下。”

“手冢国…………老师!”某人已经在暴走边缘:“哎,我没有带头绳,您看我这刘海运动不扎起来可麻烦了。”

手冢国光终于沉默了:“不二,你到底有什么是记得带的。”

“哼,哼哼。”不二傻笑起来:“我带了给您的手信啊!”

从背包里抽了一条长长的东西扔进手冢怀里,不二随意摆了摆手:“我给弟弟买球帽的时候发现有一点零碎的欧元用不掉,顺手买的,不过好歹也是德国货,老师请笑纳啊。”

手冢今晚第一次陷入呆滞,愣愣地去看怀里的长条物,发现是德国知名的运动品牌Bauerfeind一款运动护肘。

手冢呆了半晌,没有说话。不二有些心虚,心想着这人应该不知道这礼物是自己做足了功课,压着裕太开了半天车满慕尼黑找专卖店才买回来的吧。

“不二。”手冢不可察觉地笑了一下:“你随身居然有两百用不掉的零碎欧元。”

“不是两百欧!”不二脱口而出。

“……”

靠,不小心说了实话。

“是啊。”手冢点点头:“一百七十二欧。”

不二噎住,试探性地问:“……你…您知道价格?”

“查过。”

“你查过你不买?”不二瞪圆了眼睛,终于急得忘了面对老师要使用敬语:“你知不知道就你那炫技的手冢领域和手冢幻象,对手肘会有多大的压力负担?!”

手冢饶有兴致地听着不二丢掉了敬语。天才那字字句句都带着对自己关心的“挖苦”让手冢很是受用。

“我知道。”手冢连应答都染上了醉意:“所以我买了。”他从巨大的网球包里又像变戏法一样的掏出一个灰色的长条物,不二定睛一看,好嘛,不是Bauerfeind的运动护肘是什么。

“既然你多送了我一副,那这副……”手冢将护肘递过来:“就给你用吧。”

不二红了脸,抽了抽嘴角,直了直脖子:“我可用不着,我才没有老师您这么会炫技。”

手冢挑了挑眉毛:“炫技?在天才的三重回击前,无人有技可炫。”

不二哼了一声,笑了。

夺下手冢手里端着的运动服和运动鞋,受了一晚上气的天才将男人准备的一切紧紧抱在怀里,他退后一步,脚步轻快,跑向更衣室的方向。

转身的时候,跃动的长发在脑后蹦跳,西大第二网球场上,夜风空净如洗,不二忽然闻到久违了的,新开封的绷带手胶气味,那味道如此熟悉,足以唤醒他所有最桀骜的记忆。

“我从不炫技,我只是掌握了风而已。”

 

**

 

不二从更衣室里出来时,已经换好了手冢准备的全套运动装。只是,衣服合身虽然合身,可看着像十几年前Mizuno的旧款风格,又土又丑。

不二随口抱怨,手冢却认真点了点头,说就是他自己高中时候的运动衫。

不二惊了,掰指一算,手冢国光的高中时期,可不就是十几年前……

选择性地忽略自己穿上某人十几年前的衣服尺寸居然刚刚好的悲哀事实,不二跟着手冢开始热身,两人傻乎乎地扩胸转腰高抬腿,末了还绕着第二网球场跑了五圈。

热身完毕,不二在底线上来回跑了两趟,找了找感觉,又试着空击挥了挥拍,手冢提着一桶球走到了拦网的那一边,站定。

不二一下子看到拦网对面的手冢,颀长的身影,挺拔有力的轮廓线条,网球场外开着的巨大的白炽灯,苍白的光源从三个方向源源不断地冲向了手冢,形成球场上三个不同方向的影子,那影子模模糊糊,像一颗明灭不定的星星。

不二的灵魂一下子就醒了,往事如泉,不可遏制地涌入脑中。

那些过去了的,以为再不可追忆的回忆和期待,带着尖锐的疼痛,像此时手冢从底线发出的网球,旋转着,以破风之势,迎向了不二周助。

他想起自己曾是那么希望手冢国光能站到自己拦网的那一边……

他想起那一天之后,他们第一次堂堂正正的见面……



================================

昨天看年下,今天看年上

有没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那你觉得开双坑写的我,有没有更加穿越的感觉?

HHHHHHHHHHHHHHH

进展还挺慢的,但主线依旧是舞台剧+练习双打

俺们先把过去半年发生了点啥破事缕缕清楚再走主线哎嘿。

评论(32)
热度(114)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