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开花Bloom 02

  • 本文宗旨,写到哪就PO到哪,不存稿。

  • 现在字数9062,如果顺利完结在2万字。

  • 这时候有人要问了,如果不顺利呢?

  • 那就是3万字咯……

  • 这时候了解我的人更要问了,你觉得是3万字还是2万字?

  • 狂岚小姐冷笑地回答她:三万字,你满意了吗?呵呵。



哨兵向导,年下,年下,年下(高声预警)

哨兵16岁Tx向导24岁F,其他设定自己看文。

OOC暴风预警,过程虐暴风预警,结尾高甜暴风预警。




04

一连低烧了好几天,不二也莫名其妙。

看过了白楼里那几个白大褂,乾贞治和柳莲二都一口咬定不二没病,就是信息素有些不稳定,可能是没休息好。

乾很八卦地问不二还经常做那个梦吗?不二歪着头问做什么梦?

“突然之间天降一个黑暗哨兵级别的神级哨兵霸道总裁般地将我掳去强行结合吗?”

不二眨眨眼,脑袋顶上的银喉长尾山雀也眨了眨豆丁眼。

乾贞治推了推眼镜,一脸云波诡谲。

“不好说。”乾回答道:“因为,我以为,不二你是想上战场的。”

 

因为低烧,不二躲懒没去出席之后的新兵训练,任务一股脑丢给了S级向导真田弦一郎。

迹部、忍足和白石出任务离开了东京兵区,十年休战期即将结束,两国边境摩擦不断,时不时需要个大人物去坐镇。青之帝国与银时共和国的和平条约有如荡漾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

不二向来鲜少有出勤战斗的任务,但他需要回一次帝都。

他去给帝国小王子越前龙马做了一次精神疏导。

小王子九岁觉醒,是帝国唯三的神级哨兵之一。神级哨兵,幸村精市绑定了真田弦一郎,迹部景吾绑定了忍足侑士,这两对的血脉匹配度都超过了98%,是哨兵向导法则里命运的钦定。

向导要绑定了哨兵才能发挥向导的最大价值,就帝国如今这三位神级向导的婚姻状况,帝国王族早就急红了脸。小王子越前龙马如今十五岁,实力深不可测,也是到了可以找向导的年纪。帝国早有人偷偷拿了不二和越前的血脉去测定匹配度,如果不是匹配结果低于能强行绑定的最低标准——33%,不然……

自从三年前小王子十二岁被测定为神级哨兵以后,不二就一直害怕哪天自己被打包送到了小王子的床上,或者反之。

直到那年,不二获悉,原来小王子年纪轻轻就相中了一位普通人家的普通姑娘龙崎樱乃,正爱得轰轰烈烈不可开交,樱乃十五岁了,却还没有要觉醒为向导的迹象,小王子也是一个痴情的娃,一直在想方设法避免和任何一个向导结合,并决心为了只和心上人长相厮守,小王子的目标是成为黑暗哨兵。

不二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震惊,倒不是震惊黑暗哨兵的事,只是没想到看上去一脸拽拽的小王子也有柔情蜜意谈恋爱的时候。

替小王子完成了精神疏导,不二给越前留下了半年份的向导素胶囊,用以表达自己对越前美好梦想的支持,毫无意外地换来一句“MADAMADADANE”。

 

离开帝都的王族离宫,不二回到东京兵区的时候,距离上次新兵训练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不二偶尔路过第七训练堡的时候,他想起那天训练时唯一站着的哨兵男孩。

虽然那人老成的面容仿佛在抗议“男孩”这两个字,可十六岁的年纪,对不二来说无论如何都还只是个孩子。

想想不二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成为神级向导整整四年了。

只是,那样优秀的精神力,实在不像一个十六岁方才觉醒的新兵哨兵。不二敢打赌,只要忍足侑士不在场,换成迹部景吾那天在现场,面对不二强大的精神威压,神级哨兵也未必能比手冢国光做的更好。

手冢国光,不二反反复复琢磨起这个名字,他有些在意,故而跑了一趟图书馆。

图书馆在红塔,是不二最熟悉的地方。他想查一下有关哨兵精神体的研究资料,不二对一个哨兵居然拥有未知形态的精神体表示了兴趣,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公元2037年核战争爆发毁灭人类的上一个黄金文明以后,人类中有佼佼者开始觉醒为哨兵向导,这整整一百年时间里,人类已知只有神级向导的精神体可以用上“未知”这个标签。

白石藏之介,精神体未知。忍足侑士,精神体未知。不二周助,精神体也未知。

哪怕帝国唯三的神级向导如今伴在身边的精神体形态都非常可笑,白石养了一只日本鼯鼠,不二养的是银喉长尾山雀,但还是忍足最可笑,他的精神体是一直哈士奇。

 

东京兵区依旧在下雨,南半球已经难得拥有好天气了。

不二到达图书馆的时候,馆里人很少。不二把会乱啄书页的裕太收回了精神图景,独自爬上三楼,循着记忆在书架前一本一本地找书。

世界信息科技水平已然卓绝,但在人类发明电脑脑后插入的系统之前,人类获取信息还是要一行一行的细细研读,不二不喜欢看电子屏,大概是他老土,图书馆里这么宁静,他很喜欢。

不二一排一排地扫过书架,安安静静,三楼的资料区向来存放的都是最艰涩的论文,很少有人踏足,不二不止一次觉得只开一盏白炽灯的三楼图书馆是个天堂,安静和知识,是这天地间最值得被赞颂的事情之一。

不二挑了几本书,细细翻来读,又摇摇头放了回去,他认真挑了许久,都没有挑到满意的研究论文。下雨天室内有点闷热,不二停在两个书架之间的走道尽头脱下军服外套,露出里头同样洁白的白色衬衫,他解开领口,隐约显出优雅的锁骨线条。

外套一甩,不二将军服搭在自己的左手上,然后若有所思的转身,抬脚。

噹。

一脑袋撞到了什么像石头一般又臭又硬的东西,不二被撞懵了,测定为A级身体素质的他冷不丁地被撞飞了两步,眼看着就要重心不准。

下一刻,一把力道扣在腰上,有人将不二牢牢圈住了。

 

什么鬼,撞到恐龙了吗?

不二第一反应就是一手刀砍出,风声过,腰上扣着的力量消失了,不二重新找回自己的重心,退了出去,然而那一记手刀也自然落了空。

“?!”

不二终于看清了来人,正是把他“诱骗”到图书馆查资料的罪魁祸首——哨兵,手冢国光。

“……”

不二恼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倒不是觉得被撞到以后重心不稳有什么难堪的,不二抬头看手冢,只是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一米八九快一米九的傻大个,怎么一站在那就几乎要把整个走廊都拢进阴影里。

不二悲哀想要忽略自己与对方的身高差,他下意识笑,与手冢诡异地对视起来,然后满意地发现眼前人的耳朵根偷偷红了。

手冢和不二对视,都不说话,不二气定神闲,手冢冷若冰山,大概。

最后还是手冢先“败”下阵来。

挪开视线,五指并拢,指尖略高于眉骨,手冢端端正正行了一军礼,薄唇微启,喉结颤动,一句“见过教官”正要说出口,可忽然,不二一个健步冲了上来。

微凉的掌心压在手冢的唇上,不二整个人急冲冲地压了过来。

“嘘,这里是图书馆。”

以极轻微的声音,不二将警告的声音压低到这世间,只有彼此能听到。他还记得他一个月前对着自己的最后那句话,那句声如洪钟的“是,教官”虽然仍带着一丝嗓音的黯哑,但铿锵有力,那音量对图书馆的静谧来说,无疑是杀招了。

手冢愣了,彻底的。不二靠得极近,短促的呼吸缠绵入自己的鼻息里,手冢闻到不二教官的身上因闷热雨天而沁出的汗味,那些汗液里,有轻微的只属于不二的向导信息素。

是樱花的味道。

手冢全身紧绷,呆立像木头,片刻后不二终于觉着有些什么不妥了,悠悠退了开去。

微凉的触感从唇间撤去,手冢在心里长叹了口气,毫无察觉自己已经紧张到汗湿重衫。

 

不二皱起眉头,也察觉了些什么不对劲。

信息素的味道,来自哨兵的信息素。

不二好整以暇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成“少年”。

挺起下颚,不二左右嗅了嗅。

啊,枫叶的味道。

 

 

 

05

沉默只盘旋了片刻。手冢毕竟年少,无法在不二长时间的玩味“审视”中泰然自若。

他放下手里的书,找出自己的笔记本,随意翻开一页空白页,从军服内袋里取出一只黑色钢笔,旋开笔帽,一笔一划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一句什么。

不二优雅地笑着看他动作,末了,瞧见手冢红着耳根将笔记本递了过来。

探头一看,不二笑得瞪圆了眼睛。

「见过教官。」

手冢居然木讷到就算是用笔写,也要给教官好好打个招呼。

不二心想这孩子真是老实没救了,回头如果被幸村或者迹部的军团招去,可能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

不二从手冢手中抽过他的钢笔,握在手中。钢笔是老式钢笔的模样,古朴到“冥顽不灵”的样子,但材质确实不错,触手生温,很可能是传家之宝。

不二绕了绕手腕,在笔记本上也写上了一句话。

「你好呀,手冢士官长,好久不见。」

青之帝国所有以哨兵身份入伍的士兵军衔都从五级士官开始起跳,因着手冢过去半年的优秀表现,不二获悉他已经荣升为新兵们的士官长之一。

手冢看到不二写下的话,也皱了皱眉,请回了自己的钢笔,手冢又一丝不苟的谢了一句对答。

「本不该这么久的。教官上上周没来上课。」

哟,不二挑了挑眉毛。

「怎么?是大家想念我的震撼教育了吗?」

不二写完,顺势将笔递给手冢。手冢接过钢笔后沉默了好一会,奇妙的沉默玄在安静的图书馆里。

「教官的课,很成功。只是,若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

手冢的话还没写完,手里的钢笔忽然被不二抢去了。柔嫩的、属于向导的光滑几乎再一次从哨兵的手背上擦过,明明没有擦伤,却叫哨兵的皮肤红了一片。

不二饶有兴致地在笔记本上“抢答”起来。

「重来一次你就不会如何?不会单膝跪地作求婚状?」

把钢笔丢回给手冢,不二笑着冲手冢挤了挤眼睛。

这一次终于不负众望,不仅是耳根,手冢整个脸都红了。

钢笔的尾端被反扣在笔记本上,哆哆两声,极轻微的,像极了某人尴尬时掩饰的咳嗽。

手冢垂下眼睑,端端正正地在纸上最后写下了一句话。

 

「教官,大可一试。」

 

「好,我陪你练一次。但交换条件是,你要让我看一看你的精神体。」

 

 

 

06

不二当即在信息终端上预约了第四训练堡的一个小型训练室,然后带着手冢风风火火地杀了过去。

冲入训练室,不二将房门死死的关上,顺手将隔绝向导精神力辐射的装置开到了最大。

“听说,真田把你们教得很好。”

听不二如此说,手冢点了点头,诚恳道:“真田中将很强。”

真田上过战场,他有正式军衔,不二没有,他只是教官。

“真田弦一郎自然是强的。他作为向导,体能、五感和精神力的评级居然都是S,一般人都搞不清他到底是哨兵还是向导,哈哈。”不二神秘一笑:“可我听说,手冢你在课上和真田打过一场,居然叫真田夸了你三天。”

“……是真田中将提携。”

“哦?”不二的语调飘了一个弯。

“只是我不太明白,你的五感和精神力评级都是B,身体素质也不过是A,是怎么做到和真田弦一郎打到难舍难分的?”

手冢撇过头,淡淡回道:“……努力训练,敌乃己身。”

 

不二深深看了手冢一眼。

“我们开始吧,手冢士官长。”

不二从训练室的武器库里挑出一把没有刀鞘的长军刀,一把抛给了手冢。

“哨兵,应该持有武器。”不二傲然道:“现在开始,我和你正式比一场,我会以向导的战斗方式全力攻击你,持有武器与荣耀的哨兵,拼死战斗,只要你做得到,就算伤到我也没关系。我们,生死自负。”

手冢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是,教官!”

又一个标准的军礼,手冢将军刀甩进地缝里,嗡的一声,闪亮的武器牢牢立了起来,发出铮鸣。手冢脱去了他黑色的哨兵军服,整整齐齐地叠好在一旁,他卷起白色衬衫的袖口,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他又解开了领口,胸前隆起的肌肉就这样影影绰绰起来。

不二大饱了一番眼福,又嗅到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枫叶味道,他轻轻哼了一声。

拔起军刀,手冢又行了一礼,稳稳地拉开了战斗的姿势。

“开始!”

话音未落,不二就张开了所有精神触手毫不犹豫地扑向手冢,嗡的一声,隔绝辐射的装置立刻运作起来,并亮起了刺眼的红灯。

磅礴威压之下,已经全力展开精神壁垒的哨兵手冢还是被压弯了膝盖,一声闷哼,一个踉跄,十六岁的少年在神级向导面前依旧如此脆弱不堪。

然而,他没有倒下。

正如他言之凿凿,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呃啊——”

痛苦的嘶吼中,手冢再一次挺直了身体,这一个月间真田弦一郎教会他们的所有对抗精神触手的方法逐一在精神图景里施展开来,手冢在剧烈的头痛中找回了一丝神智。

他眯着眼睛,穿过眼镜看到了不二,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提刀,前进,手冢动了。

催发五感到极致,手冢的速度比不二见过的任何一个S级哨兵还要快。

须臾之间,逼到眼前,不二依旧牢牢站在那里,美丽的下颌骨微微抬起,更恐怖的精神威压轰向手冢国光!

不能输!

出刀,出刀,出刀!

哨兵,应该持有武器,和荣耀!

 

军刀挥出了,已然逼近了的手冢在不二精神力的裹挟下挥出了他的第一击。

不行,不行!速度太慢,头痛欲裂!

第一刀,落空,第二刀,还是落空。

手冢痛苦而坚定地闭上了眼睛,精神壁垒被加固到极致,属于哨兵的精神图景深处,有一个信念在发光。

再一刀,爆发了五感,用尽了预言,看穿了速度,划破了风。

手冢的刀,挥出!

噗——

中了。

金属没入血肉的时候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手冢国光不可思议地睁开眼睛,震惊地发现自己的最后一刀击中的不二的左肩,刺目的,淋漓的鲜血争先恐后的顺着军刀漫延到他持刀的指缝中,那温热的温度,比熔岩还要灼人。

手一松,军刀落地,铛的一声。

手冢眼前的不二周助,碎裂了。

哨兵退后一步,不真实地看向自己的左手,殷红的颜色如潮水般褪去,他握了握手,掌心里除了自己的颤抖,什么都没有。

不二周助,那个真实的不二周助,独属于青之帝国唯三的神级向导不二周助……

正站在距离手冢三米开外的地方,是笑,也不是笑。

 

“你让我,刮目相看。”

不二走过前去,将落在地上的军刀捡起来,塞回手冢手中。

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向导精神力给自己编织的环境,新入伍的哨兵有些落寞。

手冢苦闷道:“我输了。”

不二笑着拍了拍那十六岁少年的脸:“帝国上下,能赢我的,本就只有迹部和幸村两个神级哨兵,而且必须是忍足和真田在场的时候。”

手冢撇过头,一言不发。

不二觉得好笑,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真切地感受到这个老成面容的少年只有十六岁,而不是三十岁这种看上去更符合他外貌的年纪。

“Ne,Tezuka。”

不二叫他,轻柔地。

手冢呆了一下,浑身僵硬,耳朵又一次偷偷红了。

 

“我有预感,你恐怕会成为,第三个。”

 

 

==================================

他最终没能变成那第三个。

F傻孩子,你腿怎么能打得过你呢?他难道想一辈子睡军营大通铺而不能搬到高塔29楼去吗XD

评论(53)
热度(164)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