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开花Bloom 04

  • 本次更新5000字

  • 下一次更新4700,再下次更新6700,本文就完结了。

 

  • 为了照顾TFO小料拿到读者们手里的神秘性,后两次更新会延迟一下下。

  • 下一次更新再28日凌晨,最后一次更新在下周。

  • 《开花》的TFO余本数量会回头找个时间开通贩。

 

  • 好消息是《天衣无缝》和《旅者风物》的数量,是的我最后加印了一批,因为被烦的不行了……TFO之后会整理数量上架,我猜可能各有30-40的数量吧。

  • 如果余本上架了,《开花》就能一起上架,同一个LINK,要买的一起买能省个邮费。

  • 做本子好累啊……估数量更累…………

  • 还是那句话,印调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叹气。

     

 

 

哨兵向导,年下,年下,年下(高声预警)

哨兵16岁Tx向导24岁F,其他设定自己看文。

OOC暴风预警,过程虐暴风预警,结尾高甜暴风预警。

 

 

 

开花Bloom /  04

 

10

视频资料播放到这里便结束了,影像陡然间在眼前烟消云散。

空间回归了宁静,不二仔细看了看窗外银月,发现乌云散去了,雨也停了。

明天可能是个好天。

手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环着手,架在胸前,乍一看让人有所错觉。他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一个谋定而后动的领导者,不像一个新兵,新兵不会有他这样的沉稳和庄重。

不二看手冢看得有趣,下意识又去笑,正想开口打趣,忽然手冢伸出了左手,向不二逼近。

不二吓了一跳,向导的精神力倏然间凝成一把剑,悬在了他们彼此的头顶上。

千钧一发之际,属于战斗者的思维让不二闪过许多念头,袭击?暗杀?

都不是。

手冢只是伸出了手,掌心空空如也,他抚上了不二的眼角。

精神力化作的长剑消散于精神图景,不二这才恍恍然明白过来。

与十二年前如出一辙的,来自共和国的围杀,哪怕重温千百次,都不可能让他云淡风轻地面对。

 

“教官。”

手冢的指尖轻轻擦过不二上挑的眼角,他垂下手。

“我的精神体醒了,您要看吗?”

 

不二震惊了。

眼前的哨兵看上去硬邦邦臭烘烘,像块石头一样不解风情,居然能想到这么浪漫的方式来哄自己。

不二开始认真怀疑他的岁数,比从前每一次都要怀疑。

“就在这里?”不二问。

“嗯。”

不二笑:“它没有什么破坏性吧,我可不想弄烂了图书馆被观月初念。”

“没有。”

“好吧。”不二拍拍手:“请开始你的表演。”

手冢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挪开两张桌子三把椅子,给自己腾出了一个空旷的小空间。

“是什么庞然大物?!”不二眯起眼睛,右手靠在桌上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他歪着头调侃。

手冢没说话,只是煞有其事地抬起自己的左手臂。

不二起哄:“哦哦哦,要作法了要作法了。”

无奈看了教官一眼,手冢闭上了眼睛。突然,手冢胸前的军服鼓起了一块,鼓块螺旋着绕着他的左手臂慢慢向指尖游弋,不二一下子闻到了浓郁的来自红枫叶林的味道,是手冢的信息素。

“盘在手臂上?蛇?”不二看懵了:“还真是会冬眠的动物啊?”

长条的鼓块在袖中盘着,忽然停下了游动,手冢的袖口被撑起一块,黝黑的袖管里有什么东西正蓄势待发。紧接着,手冢猛然睁开了眼睛,浓烈的信息素磅礴而开,从手冢的袖管中倏然飞出一条银色的“长蛇”,特属于哨兵手冢的精神体气贯长虹地奔腾而起,盘旋着不断上升,祂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银亮色的光芒从祂的体内散溢而出,照亮了整个昏暗的阅览室。

不二终于站了起来。

 

直到最后,手冢的精神体闪闪发光地将手冢一米八九的身形整个盘入怀中,不二走上前去,抬起头喃喃自语。

“鹿角、驼头、兔眼、蛇身、蜃腹、鱼鳞、鹰爪、虎掌、牛耳……”

“居然是白龙。”

“原来不是你的精神体形态是未知,而是形态本身,是未知的生物。”

“Ne,Tezuka。”

“命运安排我遇见你,真是太有趣了。”

不二全然痴迷地看着手冢的白龙,那眼神炙热,让手冢红了耳根。

白龙也看到了不二,祂垂下高傲的头颅,龙须飘飘荡荡在空中,祂凝视了不二。

神级向导伸出手,想要抚摸未知生物的脸庞,手冢有些紧张,他也抬头看自己的龙。

白龙沉吟许久,最终将头上的龙角拱进了不二的掌心。

蹭,再蹭。

手冢沉默了。

他想了一想,说道:“祂喜欢您。”

不二温柔地抚了抚龙角,笑靥如花:“哦?是吗?”

 

是的。

他喜欢你。

 

 

 

11

“Ne,Tezuka。”

“为了回报你将白龙唤醒给我看,我告诉你一个只有军队高层才知道的秘密。”

“往后如果你有幸看到机密文件,会看到我们三个神级向导的军用代号。”

“忍足侑士代号狂狼,白石藏之介代号银月。”

“当然了,除了代号,还有一个别称更常用。”

“比如忍足别称二狗子,白石别称小老鼠。”

“呵呵。”

“永远都别想打听我的别称,你只需要记住,不二周助,代号,天凤。”

 

 

 

 

12

半月后,迹部景吾回到东京兵区。

经柳莲二和乾贞治的不懈努力,白楼终是找到治愈白石藏之介的方法。

忙碌了大半月的不二终于得以松口气,结果在白石痊愈的那天不二因高烧被抬进白楼。

昏睡三日后,不二不药而愈,整个白楼连病因都查不出来。

不二被放出院,后头跟着一个不甘心的乾贞治端着一杯浓郁的绿色饮料苦口婆心地劝说不二喝下。

“你的信息素水平,太不稳定了。”

乾如此这般痛心疾首。

“不二,你真的没有结合热吗?”

 

不二自然没有理会乾,他最近很忙,忙着训练手冢,忙着和手冢的白龙玩。

不二太喜欢手冢的白龙了,那条龙一点都不冷酷,不像祂的主人一样硬邦邦的。白龙喜欢缩小成短短的一条蛇的长度,缠在不二的手臂上撒娇,或者干脆盘在不二肩上,像一尾白白的围巾。

每次和白龙玩,不二都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仿佛这条龙原本该是他的精神体,只是投胎的时候不小心找不到不二了,才随便找了手冢依附一下。

如今算是物归原主了?

不二问手冢精神体的名字,手冢干巴巴地说:“白龙”。

不二好一顿笑。

“我不擅长。”手冢说。

“不擅长什么?”

“取名字。”

“那我给你的龙取个名字吧?”

“……好。”脸红。

“唔……就叫……白龙ba!”

“还是白龙?”

“不是白龙,是白龙霸,白龙霸!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霸气?!”

“……”

于是那天,不二又约了手冢在第四训练堡见面,他到得早,闲来无事靠在一旁看书,结果看过了时间。等到不二发觉,相约的时间早已过去,手冢还没有出现。

不二心中警铃大作。须知道,手冢是对每一秒钟十分严苛的孩子,绝不可能无缘无故迟到且音讯全无。

转动手腕,不二才刚调出通讯器,幸村精市的联络通讯就接了进来。

不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接通联络,神级哨兵的脸出现在虚空屏幕上。

屏幕内外,两张原都是无比温柔的笑脸此刻同时沉下神情。

幸村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不二……”

“是发生了什么吗?”不二斩钉截铁:“和手冢国光有关?”

幸村无声叹了口气:“你最好自己来看看吧,黑塔,三十七层,我和景吾都在这里。”

“迹部景吾?!?!”不二脑袋嗡的一声:“他又发什么疯!!!”

 

以光速赶到黑塔,那座作为东京兵区控制中枢的建筑。

不二的掌心已经出汗。黑塔三十七层,他不止一次去过,这些年帝国王室为了给自己匹配哨兵,不二一次又一次地被要求来这里测定血缘匹配度,虽然每次测定结果都叫王族十分失望。

迹部景吾……

他想干什么……

冲入三十七层,不二推开门就看到神级哨兵迹部景吾双手环胸,不可一世地站在那里。他的眼睛盯着计算机屏幕上不断闪过的信息,眼神阴冷,与他的白隼如出一辙。

忍足和幸村侯在一旁,望向不二时都是一脸“你终于来了”的表情。

“迹部景吾。”

不二淡淡质问,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波澜:“你闹够了没有?”

“哼。”迹部无所畏惧地昂起头:“不二周助,你看,很快就能算出匹配结果了。”

“迹部!!!!”

“嗯?”骄傲哨兵那懒洋洋的声音仿佛不在乎这世间所有的事情,“是叫手冢国光,是吗?身体、五感和精神力评级都那么低,却能被不二你藏得这样好,我真的好奇你们的匹配结果。”

“闭嘴。”不二冷下声音,他早已怒不可遏,“手冢人在哪里?”

“哪里?”迹部努努嘴:“那里。”

一个健步冲上,不二一击拍打在厚重的黑色玻璃窗上。原本隔绝了屋外景象的玻璃窗倏然一下变成了全透明,小房间里的一切展现出来,手冢正在那里,他被绑在那里。

眼睛被蒙住,双手被反铐在座椅上,手冢就这样屈辱地被人锁在只有一把椅子的房间里。不二绝望地闭了闭眼。

他受伤了,黑色军服的领口血迹斑斑,茶色反翘的头发乱了,下巴上也有一道伤痕。可纵使是这样,纵使是被屈辱地绑住,手冢依旧挺着背脊,直笔笔地端坐在那里。

无边的愤怒裹挟向不二,然后,是无边的痛惜。

他捏紧拳,指甲无声地嵌入掌心皮肉。

“迹部景吾,你疯了。”

不二这般宣告。

堂堂军方高层居然堂而皇之将帝国的士兵强行掳来,强行取出血液样本,只为了与另一个向导测定血缘匹配度。

 

“放开他。”

不由分说,不二的精神力触手毫无保留地攻向迹部,忍足最先反应过来,无声地为迹部张开精神屏障,幸村也来到他们之间,牢牢抱住了受伤如困兽的不二。
这一抱住幸村才知道,神级向导正浑身颤抖,他红了眼角,方寸大乱,早已摇摇欲坠。

“你放开他,迹部景吾你有什么资格这么侮辱一个军人?!他是为帝国而战的哨兵,是一个荣耀的战士!”

面对不二的怒吼,迹部显得有些“委屈”。

“因为本大爷邀请他的时候,是他率先反抗本将的!”

“他当然可以违抗你,他是我东京兵区的新兵,还不是你迹部上将冰之军团的隶属!你有什么资格随意命令他!”

“因为本大爷是上将,他是士官长。服从本将的命令是他的天职!”

被百般质疑的迹部终于爆发了他目中无人的女王之怒,他推开阻拦他的忍足,欺近被幸村牢牢紧抱着的神级向导,居高临下,咄咄逼人。

不二忽然轻蔑地笑了。

“迹部景吾,他不是你的兵,现在也不是战时。收起你那狂妄自大横行霸道的可笑主宰欲,你想支配谁?手冢国光?还是我?你是不是还以为你在帮我?帮我选哨兵?!”

不二嘴角的弧度刺痛了迹部。

“不二周助!!!”

迹部疯狂怒吼。

“我只是要测定你和房间里那个蠢货的匹配值,你到底在怕什么?”

怕?

怕什么?

此话一出,终于让屋子里静下来,只有超级计算机依旧超高速地在运算,发出微弱的电流声音。

幸村精市终于开口:“迹部。”

忍足侑士从身后揽住了他的神级哨兵:“景吾,别说了。”

“……怕?”

被劝阻的迹部没有开口,不二尖锐地笑了。

他闭上眼睛,十二年前那场烟花忽然在脑中炸开。

焰火散尽,不二挥去心底不安。

“我怕,当然怕,怕绑定了哨兵就要开始和你这样愚蠢的人共事,上了战场,恐怕也会被你拖累死!”

尖利的嘲讽,人在盛怒之下,所有不经过大脑的话语都成了利刃,一寸一寸割开原本互相信任的彼此。

被朋友如此中伤的迹部景吾忽然想到事情临发生前,他的向导告诉,他的霸道会让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他当时嗤之以鼻。

但现在依旧嗤之以鼻。

 

迹部从忍足怀中挣脱出来,幸村也松开了对不二的桎梏。

帝国的上将再一次欺近了天才的神级向导。

那可能是他们之间最后平静的对话。

“不二周助,和平结束了,战争就在眼前。这个人,是你绑定的最后希望。”

“迹部景吾,你凭什么替我决定,不二周助是没手没脚没脑子吗?”

“是的,你没有。自十二年前不二由美子死后,你就再没用过你那所谓天才的大脑。不二周助,你在怕什么?你根本就是怕如果连这个叫手冢国光的都匹配不了你的血缘,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上战场,亲自为姐姐弟弟报仇了。”

 

 

 

13

深深安静。

不二深深、深深看着迹部。

看到他眼中倒影的自己。

滴的一声。

超级计算机结束了运算。

幸村精市道:“起码,我们看一下结果吧。”

 

 

 

14

00.10%

百分之零点一。

计算机显示了一个无比诡异的匹配结果,连向来冷静自持的幸村都被吓了一跳。

“百分之零点一?”幸村盯着屏幕上的结果:“周助和手冢的血缘匹配度居然只有百分之零点一?这太低了,这几乎不可能!从人类中有佼佼者开始觉醒为哨兵向导开始,任何一个哨兵和任何一个向导血缘里都有已知相似的基因片段,绝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匹配度,这比记录在案的最低匹配度整整低了百分之十。”

这结果太出乎意料,也太诡异,忍足和迹部都忍不住凑过去,拧着眉头互相对望了一眼。

不二却在听到这个结果后深深出了口气。

他下意识想笑,却发现嘴角有千斤重。

他想起某个孩子曾经温热的指尖划过他的嘴角,少年脸上露出不属于少年该有的沉稳,少年很倔强,也很霸道。

少年说,教官,你不想笑的时候,可以不笑的。

不二忽然觉得自己老了。

他不想笑,但他不得不笑。

“戏演完了吗?”不二周助轻笑:“可以放人了吗?再把一个哨兵这样屈辱地拘禁下去,迹部你就算不被送上军事法庭,也不怕以后帝国募不到新兵吗?”

迹部怒了,想回嘴,被忍足拦住。

神级哨兵狠狠瞪了一眼神级向导,手一挥,掌控了房间禁制权的上将打开了房门的钥匙,不二转头冲了进去,精神触手化为一柄锋利的刀,毫不犹豫地切开了手冢手上的铐索。

温柔地替哨兵取下眼罩,手冢眯了眯眼睛才习惯了眼前强光。灯光太刺眼了,让他看不清不二的面容。

他们沉默对峙,不知该说些什么。

忽然,手冢站了起来。

不二想去扶他,但哨兵站得笔直,没有一点受伤僵硬的样子。

“手冢?”

年轻的哨兵循声,伸出手握了握不二的手。不二的手很凉,凉得让手冢下定了决心。

他走出去,像一柄剑,倏然插到了迹部忍足和幸村所在的空间。

连室温都降下些许,迹部凝了凝神,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被他掳来时他都没正眼看过的哨兵。

那是一个挺拔的,像剑一样的少年。面容青涩,气质沉稳,眸如深潭,他明明很年轻,但他无所畏惧。

“上将!”

手冢站到了神级哨兵眼前。细看之下,这个十六岁的孩子还比二十五岁的迹部景吾高那么一公分。

他毫不畏惧,哪怕狭小的空间里有两名神级哨兵和一名神级向导,来自他们无意识辐射出的精神威压没有将十六岁少年的脊柱压弯,迹部一下子意识到他很强,换做是旁人来,恐怕早已跪倒在地。

手冢恭恭敬敬给迹部行了一军礼,虽然是迹部无礼在先,但手冢的教养让他恪守着上下级的本分。

除非那本分,伤害到了他在乎的人。

“东京兵区新兵营A组士官长,士官编号QX1029,哨兵手冢国光,向冰之军团迹部景吾上将发出挑战,以荣誉为名的决斗,死,生,自,负!”

 

“?!!!什、什么?!”

 

 

 

================================

 

需要说明的是我尊重POT中每一个人物和角色。

也十分心痛因为同人的剧情需要摆布了他们的命运。

一切荣耀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评论(99)
热度(16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