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扎达尔~ (全文全系列完)

  • 旅者风物~十月~扎达尔·完。

  • 2018年的1029的最后一分钟,快乐。


  • 感谢各位陪我11个月,本文后面有很简单的后记,欢迎去看。

  • 全系列完结了,那么久了,大家都是朋友,就不啰嗦了XD

  • 我也不整理链接了,大家点合集功能就能看所有。

  • 本子的现货余本上架后,我会把地址再发出来并在这里更新。



旅者风物·扎达尔·下


 

其后半月,手塚那日在大阪录制的节目对答在全日本范围内引起了剧烈的反响,推特上的塚不二粉快要把手塚的这段视频给转发爆了。手塚和不二的SNS账号都“惨”遭洗板,无数粉丝嗷嗷哭着说要给手塚不二出钱结婚,并将“全年最Alpha发言”的奖项直接颁给了手塚国光。

除了粉丝狂欢之外,手塚的发言也引起了巨大讨论,波及到东亚其他国家,很快在中国的微博和韩国facebook也开始有人广泛讨论关于“制心一处”的相关话题。

忍足侑士对这次的宣传效果非常满意,有不少于三家的知名品牌想要和迹部财团开展基于手塚国光的各方面合作。甚至,手塚的经纪人还收到了一家手工木制家具厂商的代言邀约……

手塚深处于风暴之中,安静仿佛一个优秀的台风眼,无波无澜。

唯一值得他苦恼的事情是,日本都这么热闹了……不二还是没有跟他联系。

又半个月后,九月中旬,手塚和迹部一起飞往奥地利谈判,工作结束后迹部大发善心邀请“孤寂而苦闷”的手塚前往克罗地亚旅游,纯当休假散心了。

左右无事,手塚答应了。忍足在隔天也飞抵了奥地利,他们一起开车进了克罗地亚。

一路向南他们入住赫瓦尔岛,这座小小的亚得里亚海岛屿风景秀美,是游经克罗地亚必得参观的旅游圣地。赫瓦尔老城最早建于13世纪,哥特式古老的宫殿和大理石铺地的步行街被碧蓝大海拥抱在古老的城墙下,极有风味。呆在赫瓦尔岛,游游泳,钓钓鱼,偶尔出海冲浪,看看蓝洞,晚上就在老城的酒吧街和陌生人举杯聊天,一起看球,怎么都不会无聊。

手塚是第一次到赫瓦尔,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但如果没有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在他耳边没完没了地秀恩爱、争吵、再秀恩爱、再争吵就……完美了。

手塚一连在赫瓦尔呆了五天,第六天清晨他忽然福至心灵,拿起行李箱便离开了岛上,坐船回到斯普利特港口时,手塚猛然发现这种说走就走的行为很像不二。

于是他选择和不二一样,搭乘公共交通。

买好了往北的巴士,手塚经斯普利特去往扎达尔,途中在希贝尼克小城吃了个下午茶,希贝尼克下雨了,黑压压的雨云从希贝尼克一直漫延到了扎达尔,下午四点的时候,手塚终于抵达扎达尔。

手塚披上一件黑色的雨衣,慢慢走入扎达尔老城。他在来的路上订了一间扎达尔老城里的旅店,旅店很漂亮,花园里有紫色的喇叭花在盛开,手塚很顺利地办完了check in,放好行李之后,他打开门走入老城。

时值下午五点,原来,不知不觉中,雨已经停了。

天空正要放晴,西边的天空开始露出一点点日光,手塚发现那些云很奇妙,从某一处开始,向东灰云密布,向西却又晴空万里,雨云在天上划出一道工工整整的南北线,如果不二在此,他可能会形容天空的云像是被人切去一半的蛋糕,秀色可餐。

手塚发现自己开始不可遏制地思念不二。

原来已经十月了。

今天是十月的第一天,而六天后,他就要生日了。

手塚国光心想,他该找回不二周助了。

 

手塚漫无目的地开始在扎达尔老城里晃悠,他去爬了教堂钟楼,去看了圣多纳图斯教堂,他买了冰啤酒,在街边的咖啡座上观看结婚的新人们跟着挥舞的克罗地亚国旗游街,乐队在演奏,欢乐在传播。

落日大约会在七点前后开始,千岁美由纪曾向手塚推荐过亚得里亚海的落日,和扎达尔著名的海风琴。

海风琴是一组延伸入海的阶梯,阶梯中空,暗藏精妙设计的聚乙烯管。随着海浪拍动,海风琴将跟着潮汐变化发出叮叮咚咚如诗歌般的乐曲。环保、创意、浪漫让扎达尔海风琴荣获了2006年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

手塚去听了海风琴的琴音,灵动自然。他一个人在阶梯上坐着,面朝亚得里亚海,坐了很久,他忽然发觉原来一个人可以很平静。

一个人,也可以很不平静。

七点的时候他去“向太阳致敬”看落日。

“向太阳致敬”是扎达尔另一个知名的城市建筑,临海的码头面朝着无垠的亚得里亚海,巨大的广场中央设计有一个22米直径的玻璃圆盘,圆盘下是无数LED灯组,白天储存太阳能,而后在夜晚发出光亮。

人们簇拥在“向太阳致敬”上,面西的临海码头拥下了大约两百多等落日的旅人。扎达尔下了一天的雨,结果却迎来了一个美轮美奂的落日时分。

有人在感叹拨开风雨后的绝世夕光,有人在海空下拥抱接吻,有孩子在肆无忌惮地欢笑奔跑,手塚混于人群之中,静静看落日。

忽然,亚得里亚海的落日染红了他,手塚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不二周助。

 

手塚接起电话,声音如常。

“Ne,Tezuka。”

不二的声音经过电波传送变得有些失真,可语气仍是真真切切的温柔可爱。

“不二。”手塚的声音有一点点无奈,他听得出不二的心情,想来他还是心情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心情相当好。

“好久不见呀。”不二声音雀跃:“有没有想我?”

手塚凝了凝神,抬眼远眺夕阳,转移了话题:“你闭关的创作如何了?”

不二知他在转移话题,笑了一声,得意道:“颇有成果,等这次回日本,应该就能出版小说的第二册了。”

“哦?”手塚有一点点惊讶。

“怎么了?手塚也不喜欢我的这系列悬疑小说吗?”

“不是。”手塚回:“只是觉得速度比之前快了。”

“那是自然。”不二笑:“一回生两回熟嘛。不过……手塚先生,您真的不解释一下四个多月前,你在咖啡店里一次性给我的双重‘暴击’吗?”

“?”手塚全然纳闷。

不二这般那般一说,手塚无语:“谁?我不记得了。”

不二佯怒:“一个大美女,一个健气小帅哥,还不是情敌吗?我都已经留言说我吃醋了,你都不努力把我哄回去吗?”

手塚将电话转到右耳:“是你留言‘莫找’……”

“结果你还真的不找!!!”不二吼道:“我可是真的吃醋了!”

手塚揉了揉眉心:“不二,你没有。”

“当然有!”不二继续佯装可怜:“我明明处于被全媒体攻击的失意期,手塚先生怎么知道‘我没事’?还这么斩钉截铁地告诉英二,我可相当有事!”

“不二。”手塚沉下声音:“你没事,你不失意。”

“手塚国光!”不二“气”笑了,终于憋不住,收起全身的演技,慢悠悠地开始好好聊天:“Ne,Tezuka。我想你了。”

手塚捏着手机的右手一紧,他又将手机换回到了左手上。

“不二……你在哪里?”

“我在我的人生里。”不二答道:“手塚,和你一样,我的人生也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你从五岁开始选择了网球,可二十几年后,我依旧没有找到能让我决定‘制心一处’的东西。手塚,在我选择放弃网球的时候,你真的没有可惜过吗?”

手塚陷入沉默,电话的两头都陷入沉默。

亚得里亚海的落日慢慢慢慢往海的尽头沉去。

手塚国光站在“向太阳致敬”上,吵杂的旅人们将他包围,他忽然有些听不清不二的话。

但他听得清自己想说的话。

他说:“不二,大地如此宽广,其实是亿万人的独木桥拼就而成。”

“你走在你的独木桥上,你在你的人生里,你就是你。”

 

“是吗……”

声音缥缈而动听。

不二笑了起来。

“那我想,我的独木桥,一定只通向你。”

“手塚国光。”

“你回头,看看我呀。”

 

没有刻意,没有线索,没有心机,没有盘算。

没有游戏,没有考验,没有玄机,没有安排。

是巧合,是命运,是心有灵犀,是命中注定。

在那年十月的第一天,在阔别恋人四个月后的那一天……

手塚国光在扎达尔海岸边遇到了不二周助。

他们,向太阳致敬。

 

**

 

两年后,不二出版了悬疑侦探小说的第三部。

这本书刚一出版,立刻霸占了日本所有图书排行榜的第一位,三天后,连带着本系列的前两本作品也爬升至各大销售榜单的第二第三位。

不二周助,再次不负其天才之名,终于在推理小说家的领域里完成了他的华丽“跨界转身”。

媒体们闻风而动,又开始不吝啬那些溢美之词,“天之骄子”、“文艺宠儿”、“跨界王子”等俗不可耐的封号开始加诸于不二身上。为此,不二只是在家轻轻一笑。

他答应了大阪电视台的一个访谈节目,正是两年前手塚上过的那个节目,也正是那个“刁难过”手塚的节目。

此前两年,不二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这一次重回公众面前,节目制作组也是严阵以待。不二在re稿的时候相当配合,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节目PD怕不二又在提到恋人时使用到“他”,于是根本没有准备感情相关的问题。

不二对这样的安排相当满意,并感激地说其实自己也并不想谈太多感情上的私事。

节目很快开始录制,所有的流程一切顺利,主持人还是两年前的主持人,不二对答如流干货满满,叫所有人都如沐春风起来。

临近尾声的时候,主持人问出了那个关于“制心一处”的问题。

“不二君,众人都说制心一处方有所成,您好像就是这句话的典型反面例子,您‘分心’多业,且在每一个领域里都那么出色,您有什么心得要和大家分享吗?”

主持人随意地问出了那个问题,满心期待着不二可以回答出稿件上已然re好的答案,那个答案大意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生活工作的方式,不能强求。这个答案很棒,应该能剪成预告片。

主持人这般得意地想着,直到……不二开口了。

慢慢悠悠地,不二摸着下巴,和煦地笑开了。

“谁说我不制心一处的?”

“我可一直,一直都制心一处,矢志不渝的啊。”

“我制我心,于那个人。”

“手塚国光。”

“Ne,你们都认识的,不是吗?”

“他两年前才来过这个节目,你们不~记~得~了~吗~?”

 

旅者风物-扎达尔 /// 完






  • 后记

 


12个月,12场旅行,终于在此告一段落。

想要感慨的事情并不多,只是忽然觉得自己去过的地方还是少,见过的风景还是不够。

有的时候会有点遗憾,后来才明白也许正是因为遗憾,我们才能下次相逢。

也许等我再走过更多的地方,又凑满12个,就来一个旅者风物II。

唯一不变的,应该就是故事里行走的主角们。

 

如果真的会有旅者风物II,我希望那12个地方都是我真正去过的。

很遗憾,过去的那12个地方里,我本人没有去过威尼斯、拉斯维加斯和悉尼。

有人说居然完全没看出来我没去过以上三个地方,真是太好了,狂看纪录片可能还是有点用的XD

写威尼斯之前我看了2天纪录片,还看了一个台湾博主的vlog,心驰神往。面具节的起源真是有点色气了,我最初相携威尼斯是因为看了顾爷暴走意大利的节目,羡慕每一个可以在多拉贡船上摇晃的人啊。

悉尼是因为我的一个“挚”友,在威尼斯工作生活,她3月的那天给我拍了他在CBD吃饭结果撞到同性恋大游行的盛况,看她拍给我的小视频真是瞠目结舌,最好笑的是她一开始给我发了一个花车超级露骨,5分钟后她打了一屏幕的省略号说:“刚才那车是华人方阵……”

拉斯维加斯我是比照着澳门的感觉写的,有种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感觉,澳门我还是很喜欢的,我猜拉斯维加斯可能就更美式一点更辉煌一点,但无论如何拉斯维加斯一定有地方比不上澳门那就是美食。天啊,官也街的鱼翅面人间一绝。

除此之外香港、京都、马代、爱丁堡、成都、台北、扎达尔、九州和北海道我都有幸去过,不得不说最初写北海道篇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去过好多次北海道,一次游记都没写过,其实就想找个由头把我当时的行程写下来,后来一动笔才发现,让T和F模拟去旅行真是太甜了。

最重要的是,不同风景能表达一些不同的东西。

我呢,一直是个……比较自负的人。我总觉得既然我有想说的话,想表达的主题,就去写,不知道有多少人能GET到这12篇游记背后的主题,有些可能是我笨嘴拙舌,没能表达清楚。

香港-生死和延续。

威尼斯-命运。

悉尼-当我们意见相左时。

京都-变数。

马尔代夫-宠爱比赛。

拉斯维加斯-吃醋与互相成就。

爱丁堡-历史。

成都-像英雄一般强大的生命。

台北-同性婚姻。

扎达尔-制心一处。

九州-天灾下的人类。

北海道-同路风景。

这12篇里面其实主题最弱的是马尔代夫篇,因为它就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宠爱比赛,虽然我依旧写的很欢,因为腿子卡说“不二你看,那里有个网球场”的时候实在是太有趣太搞了……真是F生命中对比赛得失心最重的青学部长呢。

当我把这12篇摊开放在面前的时候,真的无法确定我最喜爱哪篇,写的最不顺利的是成都,大修过一次且结局和上半部分之间隔了整整7个多月。写的最顺的是九州和北海道,爱丁堡、京都也是集中在2月的时候就已经写完的。

犹记得写香港篇的时候是凌晨,我饿得要昏迷,手里还在写鱼丸啊双皮奶啊牛肉面啊之类的东西,后来吸取教训,写台北和成都的时候无比把自己吃饱了再动笔。

写这些文章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当时去玩的时间里,我旅行几乎不拍照,以前有朋友问我你旅行不发朋友圈是怕别人叫你代购吗?我说当然不是,因为就算你留言让我代购我都会当没看到的哈哈哈,这就是一种习惯,我习惯了在旅行时不怎么拍照不怎么发朋友圈,回来了以后集中发一波自拍(?纪念一下去过。

我觉得重点是我看过,我亲眼见过,是我的视网膜见,而不是手机or相机的镜头见过。我喜欢在旅行的时候想梗,或者干脆发呆,脑子空空如也,真的幸福。

哦对了,我还喜欢一个人旅行,大约是我人生最爱的事情里可以排到前三的事情。

不算睡觉的话,毕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撼动我爱睡觉的信仰。

我一喜欢打单机游戏,二喜欢码字,三喜欢独自旅行。

而且我喜欢城市,或者说有人工痕迹的地方大过自然风光,我也承认自然风光很震撼,可能是因为我还没好好去过沙漠,见过瀑布,也没有品过极光,爬过高山吧……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城市了,喜欢去坐他们的公共交通,看当地人是怎么上班的,看当地人在忙些啥,过去这个城市为了自由流过多少鲜血,又即将会发展成什么样的未来。

 

说了那么多跟TF无关的,真的就是废话,随便唠唠。

《旅者风物》其实就是《天衣无缝》的一个大型番外,用的是同一个世界观(除了由美子姐姐的婚姻状况这个BUG哈哈哈)。结果一不小心旅者写的比天衣无缝还要长,但唯一传承不变的一定是天衣无缝里两个“天衣无缝”神仙恋爱的那种高手过招,棋逢对手。

去年我感叹过我应该是因为找不到陪我棋逢对手恋爱的人才单身,一年过去,我的答案还是这个。

所以我依旧是个超可爱的单身。

单身写CP谈恋爱很怪吗?不怪啊,人为什么要谈恋爱,是CP不好磕还是同人写完了,是游戏不好玩,还是今天许斐置鲇UZA不发糖了?

笑~

 

以上。

Flag不能立太死,所以我们只能说暂别。万一哪天旅者风物开II了……

你记得回我一句。

好久不见。

 

 


评论(32)
热度(111)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