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魔法叙事诗》 / 一

  • 不要问,不要深究理由。

  • 有粮就吃!!!!


  • 全员哈利波特设定,霍格沃兹一年级学生开始写起。

  • 设定慢慢铺,这里不赘述。

  • 日光倾城暖一直在写,大纲已经写了12张A4纸,不要急。

  • 本霸总的坑品,就和我的傲娇属性一样优秀。


HP设定,没有故事主线,都是片段和日常。

写着玩,OOC算我的,OK?

三皇家+植物组,TF主,OA大约15%,真田幸村5%(。我只是不太擅长写立海组



  • 樱:魔法叙事诗

 


樱:魔法叙事诗

 

一/霍格沃兹特快列车

手冢和忍足拜别了祖父祖母,登上特快列车,提着沉重到快要压垮他们十一岁身躯的行李,在蒸汽列车的走道上蹒跚前行。

他们今天出门晚了,因为被手冢祖父傲罗的工作耽搁了。

手冢国光和忍足侑士,知名魔法世家——手冢家和忍足家——这一代的独子。照例说他们俩头一次上霍格沃兹的开学日该是全家人的头等大事,可惜手冢的父母被前不久被调去了法国魔法部就职,而忍足的父母常年在外研究魔法生物。

手冢的祖父手冢国一自然而然地得送两个小家伙上学,可谁会猜到这位资深傲罗会在前一夜沉迷抓捕耽误了出发的时间。

手冢和忍足上车的时候,几乎所有隔间都已经坐满了学生,一年级的二年级的三年级的,年少的魔法师们阔别了两个月后欣喜重逢,高兴得几乎要学习麻瓜们的娱乐爱好——在车厢里蹦迪。

十一岁的手冢不太认同地路过一间又一间热闹的车厢,眉头皱得仿佛被下了凝固咒。

忍足气喘吁吁地跟在他后面,见手冢差点被一个二年级赫奇帕奇的撞到,他们停下来,忍足摸了摸长袍里的魔杖,盯着自己死沉的行李箱若有所思:“其实,只要一个简单的漂浮咒就好了……”

“忍足。”手冢冷冷出声警告:“你知道,未成年巫师禁止在校外使用魔法。纵使你已经超前掌握了……”

“是,是……”忍足侑士甩了甩沾汗的蓝色刘海,“我们继续走吧,不然恐怕我们得站着去学校了。”

手冢沉吟:“我们应该先试图找到真田,也许他占了座位。”

“可以啊,其实只要一个简单的传信……”

“忍足侑士!”

“好啦!快继续往前找啦!”

 

嘭。

一个冒失的一年级,穿着还没有绣学院徽章的黑色巫师袍在走廊里奔跑,不小心把忍足侑士撞了个七荤八素。

“对不起对不起……”隔壁的车厢门开了,冒失鬼的哥哥打开门把弟弟提了进去,并顺便向忍足和手冢道歉,忍足整了整被撞歪的圆形平光镜,干巴巴地笑。

“哎!!!你们知道吗!!!我在后面车厢里看到了谁?!”

冒失鬼高八度的尖叫从车厢里传出来。“是不二家的那个天才,还有幸村家的神之子,他们和白石家的哥哥在一间车厢里,就在我们后头的不远处。哥哥哥哥,你说我真的和他们是同学吗?我会和他们分到同一个学院吗?会在一个宿舍吗?!啊啊啊!!!”

手冢和忍足对看了一眼,忍足玩味地挑了挑眉。

“哎?不二家的那个天才是今年上学吗?”一道更为沉稳的声音飘出来:“没想到神之子今年也能上火车,之前怎么听说他因为身体不好,要延迟一年上霍格沃兹。”

“谁知道呢!”冒失鬼的声音充满了向往:“毛利哥哥,你说他们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啊?那我呢我呢?我会去哪个学院?”

“那三位的话。”被称作毛利的高年级学生回答道:“应该都是拉文克劳吧,毕竟那些个头脑怪一早就被拉文克劳学院预定了。毕竟他们可是在十岁以前就合著过草药学论文的怪咖天才,我敢说,他们三个现在就能全A通过O.W.Ls的草药课考试。”

“哇哦——————太帅了,我也要进拉文克劳!!!”

“不过,说起来今年一年级新生里最风云的还不是那三位吧?”

“哎?!还有谁家的天才今年也到11岁了?”

“手冢家,不是吗?”

“天啊!!!是那个纯血种的魔法世家手冢家的孩子吗?听说他10岁以前就掌握了一百多条咒语……”

“怎么可能?!一个月以前我们连魔杖都还没买呢!”

“怎么不可能,手冢家三代都是资深傲罗,他们家的独子魔法天赋肯定很恐怖……”

“那也未必吧,哈哈,纯血种的家族不偶尔也会出生一两个哑炮吗?”

“不过,说道纯血种,今年迹部家……”

“…………”

车厢里的讨论渐渐小声,手冢听到别人谈论自己多少有些不自在。他再次面无表情地提起他的行李往前走,忍足叫苦不迭地跟在他后面。

又路过两个人满为患的车厢,忽然手冢停在一个较为空旷的车厢前,忍足探了探脑袋,顿时被车厢里三位美人吓到了。

咻——

虽然只有11岁但已经不正经了10年的忍足侑士轻轻吹起口哨,被手冢国光狠狠瞪了一眼。

车厢里三个一年级生,黑色的长袍还没有绣学院。三个小小的脑袋凑在一起,棕色的、深蓝色的和银白色的脑袋,在斜洒下来的阳光里光彩熠熠。他们在聊什么,棕色脑袋和深蓝色脑袋的主人笑得肩膀都在颤动。

手冢认真确认了一下车厢里的人数——三。

至少还可以坐下三个人,就算加上真田也够了。

手冢国光清了清嗓子,叩了叩车窗上的玻璃。

“请问,我们可以进来吗?十分抱歉,别处都已经坐满了。”

 

“当然可以。”

给手冢开门的是一道蓝色的湖泊颜色。

棕色脑袋的那位从“脑袋堆”里抬起了头,转过身,隔着玻璃朝门外手冢柔柔一笑。

他礼貌地替他拉开了门。

“霍格沃兹一年级,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

 

 

二/分院帽

几个十一岁的孩子七手八脚地帮手冢和忍足放好了行李,简短的一番自我介绍,两方人马也算是认识了。

自称不二周助的棕发少年从善如流地开启了话题,说刚才他们凑在一起是在看藏琳新抽到的巧克力蛙卡片,居然是龙骑士王子的限量版闪卡,真是非常幸运了。

“Ecstasy~~~~”

反翘着一头银色短发的少年掳了掳刘海,好似一脸陶醉在今日自己的好运中。

手冢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忍足却笑着说他们之中最喜欢集巧克力蛙卡片的是真田弦一郎,但是真田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要去把他抓来。”忍足说罢,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手冢在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前冷冷地添了一句:“不要用魔法找。”

忍足跑远了,不二问手冢这位真田是不是与手冢家齐名的傲罗世家的孩子,手冢挺了挺胸,显然不二话中对手冢家族的赞赏让他颇为受用,但他还是颔了颔首表示过誉了。

“父辈们只是努力做好了分内事。”

他这样自谦,好在他清澈的眼神没让这句话变成变相的吹嘘和卖弄。

手冢说真田确实就是真田家的这一辈的第二个孩子真田弦一郎,而真田的哥哥早已霍格沃兹毕业了,也在魔法部任职。

“真好呢,和家里的兄长读同一所学校,一定比我们更熟悉学院。”幸村精市感叹,“和周助一样幸运。”

白石藏之介接口:“是啊,哪像我们,连学校都还没有去过,就要被妹妹缠着问学校里的样子,友香里还差点钻进我的皮箱里想上火车。”

幸村柔柔一笑:“但无论如何,你也不该骗友香里说城堡门口的石雕精灵会把十岁以下的女孩子一口吃掉……”

不二:“是呢,友香里哭了好久。”

白石:“啊哈哈哈,是这样吗,我不记得了……”

手冢静静地听他们三个聊天,有种亲切的感觉,他不是多话的人,眼前三个小男孩自然的相处方式和他、忍足及真田的方式不同。和真田他们聚在一起,通常都只有忍足一个人在说话,有的时候手冢和真田几乎怀疑忍足那么爱吐槽都是被沉默逼的……

正和同伴聊得火热的不二忽然转过头来朝手冢明媚一笑:“听说真田的兄长是格兰芬多学院的?”

“嗯。”

“听说兄弟姐妹们都会被分到同一个学院呢?出门之前姐姐斩钉截铁地说我会被分去拉文克劳,就和她一样,差点就提前给我的校服缝上鹰章了呢。”

“拉文克劳不好吗?”幸村问:“周助那么聪明,拉文克劳学院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不二回嘴:“拉文克劳学院今年得了精市你,应该已经看不上其他稍显聪明的脑瓜了。”

手冢也有些介意,略显冒失地问不二:“你不想和你的姐姐同一学院?”

“嗯……”不二嘟着嘴唔了一声,他鼓起腮帮子,让那张还留有一丝婴儿肥痕迹的美人脸看上去更圆了:“只是觉得没有分院之前就得知了去处,有些无聊吧。”

手冢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在格兰芬多。”

他干净利落地说,却连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言下之意。

——我在格兰芬多,不想去拉文克劳的话,你可以……

 

他们聊了一会对晚上分院结果的畅想,幸村觉得有些渴了,站起来绕过他们想去走廊上看看贩卖车在不在附近,白石在后头说他也想要一瓶浆果汁,幸村回头应了他一声,结果一脚踏出去,磅一下和门外的男孩子撞了个满怀。

“啊!”

“抱歉!”

幸村被撞退了两步,好在不二离得近,一把扶住了他。来人是一个黑色短发的一年级生,和幸村差不多高却身体结实得秒杀车厢里所有人,他皮肤黝黑,看上去就是个热衷在飞天扫帚上顶着大太阳玩魁地奇的孩子。

他神情严肃,不怒自威,却在撞到幸村后愣住了,紧接着,黝黑皮肤的脸上浮现两坨可疑的红晕。

忍足侑士在他后头摸了上来,手掌随意地搭在黑发男孩身上。

“哟,我把他带来了。”

忍足朝车厢里的一众美少年们抛媚眼,吹口哨。

“咦,真田,你脸红什么?”

 

六个人聚首在一节车厢里,推着购物车的婆婆在做成一单大生意后,摇晃着大屁股离开车厢,还顺手帮这六个孩子拉上了车门。

忍足和白石一见如故,凑在一起研究神奇的两栖动物去了。不二和幸村一开始坐在一起,可幸村忽然想看真田收集的巧克力蛙卡片,于是不二被塞到了手冢身边。他们比邻而坐,手冢正一行一行地看书,不二却一口一口地吃着一个超大的绿色果冻,各自安好。

直到手冢忍不住问不二吃的井井有味的果冻是什么味道,莫非是菠菜?

不二笑笑:“不是哦,是山萮菜的口味。”

手冢:“……抱歉,我不太擅长草药学。”

“就是山葵哦。”不二歪着头露出“超级好吃超级推荐”的真诚笑容:“唔,怎么形容这种味道呢,大概有点类似,芥末吧?但是营养成分更高一些。”

“啊……”手冢沉默了:“是吗……”

他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正在这时,一道懒懒的,拉长了音调的声音将手冢拖出了尴尬的局势。

一双好看的手,不由分说地,没有礼貌地,强硬地拉开了车厢拉门。

“所以,听说手冢国光也在这趟列车上,是吗?”

“嗯~~~?”

莫名挑高的尾音让那道声音听上去有些古怪,车厢里的男孩子们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紫灰色短发的贵公子斜依在车框上,泪痣在右眼的眼角下闪闪发光。

“哟嚯——”

那是忍足侑士今天第三个兴奋的口哨。




================================

夸我,没有别的可说的。

夸我。



评论(73)
热度(168)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