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开花Bloom/完

  • 本文的本,通贩看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6994251944

  • 其他没什么要说的,先看结局吧。

  • 始终觉得这是我今年最满意的作品,到目前为止。

  • 值得我暴风自豪,值得你暴风期待。


哨兵向导,年下,年下,年下(高声预警)

哨兵16岁Tx向导24岁F,其他设定自己看文。

OOC暴风预警,过程虐暴风预警...



不二静坐在病房里,和他的银喉长尾山雀眼对眼,白板对杀。

他的精神体刚刚叽叽喳喳闹过一阵,它比不二还要敏感,它能感知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不二安抚不了自己的精神体,只能用沉默感染它,过了一会,山雀不闹了,它蔫了。

垂下长长的尾巴,山雀连头顶上的白色羽毛都耷拉下来,不二觉得有些好笑,又有点心疼。

“乖,能不能好好跟我玩一会。”不二劝裕太:“手术过后,还不知道我的精神体还是不是你,暗黑向导谁见过,鬼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兴许变成黑漆漆的乌鸦,呱呱地叫。”

山雀不理不二,不二伸手去摸它,被山雀一跳两跳,躲开了。

不二无奈了:“裕太……”

幸村精市走进来:“我一直反对你叫小山雀裕太。”

不二不赞同地盯着好友:“我只是觉得裕太这个名字很可爱。”

幸村哦了一声,反问:“是吗?”

“是的吧。”

“那你下定决心了吗?成为暗黑向导。”

“是的……”

“周助。”

“嗯?”

“历史上的暗黑向导,可比黑暗哨兵都还要惨。”

 

是啊,这是一句实话。

一百年的历史里,地球上只诞生过两位暗黑向导,他们的结局无一不悲惨。

圣痕的力量依附在肉体上,就像最嗜血的意志附身到了锋利的宝剑上,暗黑向导会变成对外最锐利的武器,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然而随着精神图景的扩张,来自圣痕的本源力量越来越强,那力量会与向导的灵魂不断撕扯,以争取更多地支配那唯一的肉体,待到圣痕彻底支配了向导的身体,一切精神力会向内坍塌,形成精神力风暴,直至一切力量都化为虚无。

七十七年前,历史上第一位暗黑向导在寂灭时化成了名为Steve的风暴。于是三十五年前,第二位暗黑向导选择在风暴来临前,迎接了自裁的结局。

不二知道,这些不二周助都知道。

可知道又如何,距离他形成精神风暴,至少还有二十年,不二相信,这二十年他早该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既能完成心愿,归处的结局是什么他不在意。风暴也好,自裁也好,人类终不过一死,何况他还是一个军人。

他坦荡地望向好友,他明白好友担心自己的苦心,可是幸村精市不是不二周助。

不二周助有自己的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屋子里太安静了,幸村的精神体花豹忍不住跃到病床上,伸出脑袋去凑小山雀,轻轻地舔了一下蔫蔫的小鸟。

幸村和不二都没有说话,他们等了一会,真田弦一郎走进病房,手里端着绿色的药剂和一支针筒。

真田的精神体狮子也挤进房间里,不二忽然觉得这场道别还不算太糟,有这几个精神体小家伙,倒也热热闹闹。

不二断看着那绿色药剂,皱皱鼻子,心想肯定是乾贞治的手笔。

“呐,精市。”不二故意撒娇:“你来帮我打针吧,真田中将没有你温柔。”

“哦?”幸村瞥了瞥自家冷酷的向导:“你确定?”

“……呃,我忽然不确定了。”

“时间到了。”

同某个硬邦邦臭烘烘的人一样,真田也是那种对每一秒都严苛到死的男人。他出言提醒不二,手术要开始了。

手术要开始了。

不二忽然动了动脖子,看向演武场的方向。

一瞬间他仿佛听到演武场上比斗的兵戎之声,以及短兵相接之后,无穷无尽的寂静。

决斗早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不二一直都在意着。

那人早该输了,无论少年有多强大,在有神级向导在场的神级哨兵面前,没有人能赢。

希望他伤不要太重吧。

希望他不要死去。

除了这个愿望,不二周助,此刻再没有其他心愿了。

 

“不二,你准备好了吗?”

“嗯。”

“最后的最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呃……他伤得重吗?”

“他还活着吗?”

 

 

 

19

“他?手冢国光吗?”

“我不知道。”

“毕竟决斗还没有结束。”

“他还没有认输。”

 

 

 

20

“——————————————什么??!!”

不二周助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席卷了他所有的感知。

“他还没有认输?他还在和迹部决斗?可是……已经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足够迹部打断他全身的筋骨,他怎么还可能站得起来,他如果站不起来,迹部是不会允许决斗继续的!!!”

幸村精市好整以暇地望着好友,扯了扯嘴角,沉默以对。

一旁的真田弦一郎严肃地应了声:“手冢很强。”

不二震惊地望向真田:“强?强到对上全盛的迹部?神级哨兵迹部景吾?”

真田弦一郎盯了不二一会,也不废话了,直接调出通讯装置的虚空屏幕,连通演武场上的摄像机,一段逼真的全息影像投射在房间里。不二的银喉长尾山雀啾的一声飞了过来。

小山雀看到了熟悉的人,它在意的人。

不二坠入无边沉寂,他说不出话,没有声音,他唯一能听到的只剩自己那全然狂乱的心跳声。

影像里,决斗的擂台已经残破不堪,地板上焦黑的痕迹诉说着方才战斗的惨烈。神级哨兵迹部景吾立在擂台中央,他脸上只有一两道小小的伤口,不明显的。他右手的袖口被烧黑,左边胸口被划开长长的一道,银色的军服卷起边,飘荡在风中。

白隼在他头顶盘旋,迹部景吾不可一世,像个帝王。

他的对手很狼狈,手冢国光很狼狈。

可他没有倒下,他还在演武场的一角。

弯膝着地,一如他们最初的时候在第七训练堡里,手冢半跪在那里,眼神狼狈而清澈。

他浑身浴血,脸上身上,无数道剑伤。不二知道,那是迹部最引以为傲的宫廷剑术的杰作。

手冢如困兽一般上下起伏地呼吸,每一声呼吸都干涩破碎,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输了,他显然输了。

但他,还没有认输。

撑着膝盖站起来,左手上的军刀拖到了地上,再也举不起来。

迹部的攻击打断了他最重要的左臂。然而没关系,不二没有在手冢的眼里看到任何愤懑和痛苦,他只是站直了身体,在轻微摇晃过后找回了重心,他将军刀握到了右手。

失去了支撑的左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手冢左腿上前一步,微微屈膝,加速前的步伐已然摆出,闪亮的军刀横在胸前,他要再上了!

要再上了!要再战了!要再搏生死了!

纵使过去一个小时的交锋早已告诉他,迹部能看穿他所有的来势,所有的意图,所有的战法,但他依旧不能退!直到不能再站起!直到不能再出刀!直到迎接死亡!

他至少还保有自己的,绝不认输。

 

忽然,演武场上起风了。已然横刀浴血的手冢国光偏了偏头,看向某一虚空方向。

他无意识地看到了那个摄像头,于是穿越时空,手冢与不二目光交接。

“不!不!!不要!!!”不二终于歇斯底里地叫起来,全然恐惧,全然害怕,全然崩溃……

幸村精市终于抓住了他的手。

不二愣住了,红了的眼眶望向幸村的眼神充满了祈求。

他在祈求什么?

幸村精市回答了他。

 

“周助。”

“我一直很想问你。”

“时至今日,你为何仍然不相信你所选择的人,是那个能让希望开花的……”

“勇敢之人。”

 

 

 

21

“希望……”

“开花……勇敢之人?”

“是吗……是这样的吗?”

 

是啊……

原来。

帝国的神级向导,不二周助——

不冷静,不温和,不优雅,不谦逊。

不神秘,不和煦,不从容,也不强大。

复仇鬼,心里只有复仇的鬼。

不可能冷静、温和、优雅、谦逊。

也不可能神秘、和煦、从容。

也绝不可能强大。

只有身为人,才会强大。

只有无畏的少年,无惧无悔、眼神清澈的年轻人,相信自己,相信爱与努力,相信人生到头来,敌人只有一个自己……

他才强大。

 

不二周助终于笑了。

和过去十二年的笑容都不同。

这一次他笑起来的时候,觉着自己只有十二岁。

真好,变回了比手冢国光还要少年的少年。

不二心想,这样的自己大抵终于是能配得上他了。

硬邦邦臭烘烘的手冢国光啊,真是好运,明明长得像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却绑定上了十二岁的天才少年。

谁比谁幸运。

 

 

 

22

陡然间,白楼病房里的气温猛然升高。

神级哨兵灵敏的鼻子忽然像是闻到了浓烈的樱花味道,仿佛东京春日里六本木街头花园的景色,幸村震惊地盯着不二。

“信息素?”幸村不可思议地扭头看自家向导:“是信息素?”

“嗯……”真田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不二更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通红了脸。

“结合热?!?!”

幸村拔高了声音,双手放开了不二,捂住自己的嘴。

“咳咳,精市,你叫那么大声,是想让全东京兵区的人都来围观我的结合热吗?”

 

终于,二十四岁的神级向导在他即将迈入二十五岁“高龄”的那年,迎来了他姗姗来迟的结合热。

见色忘义,不二扔下他的好友和好友的向导,如欢脱的鸟儿奔向白楼病房的阳台。

“周助?!”

好似疯了般的神级向导一跃爬上阳台的栏杆,然后向外纵身而去,将幸村和真田吓了个半死。

啾。

啾啾。

银喉长尾山雀轻叫两声,直直飞向窗外,然后是凤鸣长空,烈焰火光染红了白楼的外墙。满脸通红的神级向导右手牢牢抓在祂的双足上,浴火的凤凰展翅飞向高空,拖着长长的翎尾,在不二优雅地摆手间越飞越远。

去往演武场的方向。

凤,去往龙的方向。

 

锵——

锵————

人类从未想象过的声音环绕在整个演武场上。

忽而哨兵和向导们静止了,峥嵘的凤鸣如一柄长枪,一枪击碎了演武场中所有凝固的寂静绝望。

巨大的震撼将台上围观的众哨兵笼罩,强大的精神力威压压弯了他们的膝盖,人们再一次仰望到了来自神级的力量。

一个自信笑着的,神级向导的力量。

百鸟之王的铮鸣令白隼瑟缩,迹部景吾不耐烦地看着在天上盘旋的不二,像一个不得人心的反派一样,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咬牙哼声。

“不二周助!你这个蠢货!!!”

神级哨兵被眼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缠住了整整一小时,即将耗空了五感的哨兵发出了烦躁且愤恨的声音。

“蠢货蠢货蠢货!居然要本大爷做到这样的地步才能醒悟!!”

“不二周助,你给本大爷下来!!!”

上将吵闹的发言让演武场一下子变得好笑起来,看台上原本在震惊于凤凰出现的忍足侑士感到了淡淡羞耻。

不二垂下高傲的脸庞,望着迹部景吾笑了。

手冢国光却愣了。

他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完全不敢相信如今在他头顶盘旋,染红了半片天空,点燃了他内心无限希望的人,是他以为早就失去的人。
“Ne,Tezuka。永远都别想打听我的别称,你只需要记住,不二周助,代号,天凤。”

脑中怎么也忘却不去的语句回荡起来,手冢拖着断了的残臂,撑着疲惫的战体,怀抱着最后一场倔强到不肯认输的勇气,他冲向了不二的方向。

一条银白色巨龙忽然间拔地而起,盘旋而上。

龙凤叠鸣。

手冢国光的眼睛里燃起火光。

自此,少年与少年相遇。

除了清澈,还有浩瀚。

 

悬在空中,凤凰盘旋了三圈方才落下,不二无视了一切禁制,冲向正在上演决斗的演武场。

精神触手如闪电般攻向看台上的忍足侑士,代号狂狼的神级向导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与迹部的精神力连接立刻就被不二切得干干净净。

忍足的哈士奇大狗感受到了威胁,怒吼着呲出了锋利的狗牙,忍足却避其锋芒:“天狼乖,别,别和不二斗,你没看到他正在结合热里吗……算了算了,下次带你去咬他家的小鸟。”

演武场里的迹部景吾立刻感觉到自家向导精神力连接的褪去,神级哨兵怒不可遏地看向忍足的方向,只见忍足安抚地对他笑笑,圆形的镜片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算了算了……”

自家向导拼命用嘴唇无声安抚着迹部,却让神级哨兵更气了。

“不二!!!”

迹部冲向了不二,却被无视了个彻底。

精神力壁垒撑开,不二将那个可怜的“反派”隔绝开来,从凤凰身上跳下的他一个踉跄,腿软了,站不稳。

“该死的结合热!!!”

不二低声骂道,然后抬头看向那个让自己陷入结合热的哨兵,贪婪的目光扫过男人全身,看他浑身浴血,狼狈得不堪入目,不二又笑了,咬牙笑了。

满意地闻到空气里越来越浓的枫叶的味道,像深秋里蒙特利尔最早染红了河滨的枫叶林。

不二想起姐姐曾说,蒙特利尔,是帝国早晚要征服的地方。

不二终于能坦然面对姐姐了,他也终于能坦然面对自己了。

拔腿冲上去,不二飞扑入手冢怀中。

受了重伤的少年承受不住那样的冲击,他左手已然断了,右手还提着军刀,他想抱住不二,想抱住他的向导,但他好像没有力气。

没关系,就在他们堪堪要摔倒的时候,不二一个转身,双腿牢牢钉在了地板上,他低头,发现脚下的演武场焦黑一片,都是手冢国光清澈而坚定的信念。

一把抱住要摔倒的哨兵,不二抬头吻住了那双沾血的唇。

轰的一声,有什么在精神图景里炸开花。

薄唇看似锋利,吻起来却那般柔软。少年的军刀掉在地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青涩的吻令不二感念,可下一刻,更风疾雨骤的吻扑向他。

他们在唇齿间互相依存,尝到属于过去的鲜血的味道,也吻到了属于未来的花开的味道。

气喘吁吁,神级向导和他十六岁的哨兵结束了亲吻,四瓣唇才刚微微一分开,不二就笑。

他说。

“我没有不想笑。”

“Ne,Tezuka。”

“该死的结合热一会再说,现在,我要你去把迹部景吾给我剁了!”

“……”

“是,教官!”

 

闪亮的军刀被塞进右手掌心,突破禁制冲入演武场的神级向导乖乖退到一边。

“来吧。”

“手冢、迹部,你们终于可以公平对决了。”

“他有向导了。”

“不仅不会输。”

“这一次,手冢国光,一定会赢的!”

 

 

23

许多年后,人们都忘记了新兵手冢和上将迹部对决的结果。

仿佛那根本不是那个传奇故事里最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才不会有人忘记。

比如,响彻了天空的凤鸣。

比如,终于相遇的少年们热烈的拥吻。

比如,人类历史上第一对,血缘匹配度为百分之一百的哨兵向导,他们结合。

 

历史会记住强者的名字。

手冢国光与不二周助。

历史还会记得最美好的,恋人们的名字。

手冢国光与不二周助。

 

 

 

24

回到历史的瞬间里。

仅仅是手冢迹部对决后的第七天,黑塔三十七楼的那台超级计算机就下岗了。

已然绑定了哨兵的神级向导不二周助亲自执行了计算机的下岗“仪式”。

究竟是什么可笑的程序设定,会让屏幕上显示血缘匹配度的空格只有4格,以至于计算机能显示的最高匹配数字是99.99。

100.00%很委屈,因为委屈,所以显示出现了乱码。

原来,00.10%和100.00%是一回事。

这大概,都是迹部景吾的错吧。

 

只是为什么是第七天,超级计算机才下岗。

其实在过去的七天里,第一天不二周助就从与手冢国光的结合中体会到了百分之百的灵魂匹配。

但是第二天,第三天,该死的结合热消散不去。

到了第四天,结合热堪堪褪去。

高塔的二十九楼已经没有了白石藏之介的身影。

住到白楼里去的白石抱着乾贞治瑟瑟发抖地说,是不是年纪越大结合热就越奔腾不息。

“如果我三十岁才找到哨兵怎么办,我的结合热会不会持续一个月?”

乾贞治想了一想,觉得白石的推理十分有理。

第五天,不二周助起不来床。

第六天,不二周助出不了门。

第七天,馥郁的樱花与浓烈的枫叶香味终于散尽,不二终于去执行了某机器的下岗。

白楼的白大褂又来了。

乾贞治抱着一大罐青色的饮料。

“不二,我居然没有检测出你的发烧就是结合热前兆,我代表博士一起向你道歉,这罐乾汁给你,给你补补身体。”

“……”

差一点,差一点连白楼的白大褂也一起下岗。

 

 

 

25

那之后,手冢陪不二去扫墓。

不二说姐姐和裕太葬在京都近郊的河滨附近,埋骨之地就是他们看烟花的地方。

不二说那是他亲自建的墓,亲自掘的土,写墓碑的时候他的精神力还不是很稳定,他写不好,歪歪扭扭,怕被裕太笑话。

手冢在由美子和裕太的墓碑前鞠躬,恭恭敬敬的九十度,然后是一个军礼。

手冢提议不二可以新写两个墓碑,因为十二年前的碑文经日晒雨淋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不二想了想说不用,过去歪斜着的字就任他歪斜着,过去想不开的自己也任他想不开吧。

他知道从今往后,他不会再怕裕太笑话了。

他也不会再做那个梦。

偶尔故人入梦,姐姐定是长发齐肩,裕太肯定还穿着那件浴衣。

那一定,一定是美梦了。

战争会爆发,可流血的理由只剩下正义。

不二牵起手冢的左手,向姐姐和裕太介绍他。

他们的军服肩章上都有了星星,不二两颗,手冢一颗。

不二对姐姐说,自己选了个小孩子,除了比自己高那么一星半点,其他都还完全是个小孩子模样嘛。

手冢无奈沉默,也不反驳。

不二又说。

“可是小孩子很好,做一个少年很好。姐姐,裕太,我们会一直努力的。”

 

“……”

“报告不二中将。”

“……你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叫我的名字,手冢少将。”

“您的代号是天凤,可是别称呢?我想不二由美子前辈一定也很想知道。”

“………………手冢国光。”

“是!中将!”

“让你藐视上级!你的上级别称是‘咕咕咕’!你满意了吗!满意了吗!!!”

 

满意,当然满意。

不二你看,花开了。

我们终究是会满意的。

 

 

 

开花Bloom/完

 

 

-------------------------------------------

以上,过两天贴TXT和后记。

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6994251944


评论(51)
热度(179)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