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马尔代夫 02

  • 说实话,这是我少有写的,F宠T。

  • 超兴奋❤

 

 

  时近下午五点半,不知不觉中,维拉岛西边的天空已然半壁霞光,绚烂非凡。

  婚礼舞会在Tavaru餐厅内开幕,清凉的室温为每一位被灿日晒红脸颊的宾客送去凉意,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美酒佳肴,穿着燕尾服的小型交响乐队开始了浪漫的演奏,惯例由新郎新娘为全场领舞,而后是三对伴郎伴娘结伴入场。

  《I Believe》的古典乐改编协奏曲悠扬绵长,众人且见舞池中央的四对男女整齐优雅,四道白色的裙子展开了翩翩起舞的弧度,像四朵白色的花绽放在场中,秀美非常。

  迹部的舞伴是另一位新娘的好友,来自克罗地亚灿金色头发的大美女。美女长得十分高挑,学着新娘也没有穿鞋,大约一米七八的身高配在迹部身边,郎才女貌,十足十的般配。

  手冢围在人群的外围注视着场中央,偶尔听到了忍足在一旁磨牙的声音。

  手冢正纳闷迹部居然能耐下性子给佐伯虎次郎当了整整一天的“陪衬”,连和陌生女子跳舞都没显出不耐烦来。但很快,一曲奏完,掌声雷动,舞池中的四对男女优雅地向众人行礼,迹部景吾再也不耐烦了,向他的金发女伴最后欠了欠身便转身脸色很差地跑出了舞池。

  手冢身边的忍足侑士如同箭一般地窜了出去,直接在人群中撞向了他的“女王殿下”,把迹部一把扛到肩上带走了……

  手冢冷漠地看着他俩风风火火地离场,远处好似还隐约传来某人的骂声。

  舞池瞬间挤满了人,《Let My Love Open The Door》的节奏愉悦地奏响,手冢远远瞥见舞池中央不二还拥着他的女伴,终于微微皱起了眉。

  舞池中,不二结束了伴郎们的领舞,却仍然被女伴紧紧地拥抱着,不二四顾看了看,调皮地勾了勾唇角。他没有推开女伴,只是绅士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女伴这才回神,不好意思地退出了不二的怀抱,像受惊了的小鹿一样后跳一步,结果却不小心撞到了舞池里的其他人,不二眼疾手快地又将她拉回怀中,绅士以极,道:“小心。”

  “啊!”佐伯表妹的声音细若蚊蝇:“谢谢……”

  不二笑笑,优雅地向女伴行了一礼,想要告退。忽然一只手拽住了不二正要离去的衣摆,不二回过头,惊讶地看到他“呵护”了整整一天的女伴居然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那个……不二哥哥,你,你还记得我吗…小时候……我在哥哥家里见过你……”

  不二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

  “啊!你是……”不二轻轻拍了拍脑门:“那年裕太刚学网球,我和小虎在陪他练习的时候你也来过一次,对吗?后来转学去北海道了?”

  “嗯!嗯嗯!是我,不二哥哥!”女孩晶莹着泪光疯狂点头。

  “你长大了。”不二忽然欣慰地老气横秋地摸了摸女孩的脑袋:“抱歉我没有认出来你,小时候的事我记不太清了……”

  “可是,可是……”女孩突然哽咽起来:“我一直,一直,记得不二哥哥,我也一直喜……喜欢……”

  “啊。”不二突然暧昧地用食指抵住了女孩的唇,弯了弯腰,将脸凑到她眼前。

  舞池里的音乐还在继续,不二和女伴静止在跳跃舞动的人群中像是一座孤岛。女孩滚烫的眼泪终于受不住地心引力的召唤,滴落在不二的手背上,绽放成了水晶花。

  不二替女孩擦干眼泪,弯着腰,用自己冰蓝色的眼与之对望,用比印度洋海水还要湛蓝的颜色进行“蛊惑”:“我美丽的少女,不久以后你就会发现很多事情已经过去,只有你孤身一人,独自长大,在人群中跳舞。”

  不二退后了一步,拉起女伴的手,教她原地旋转了一圈,在欢快的舞池中,她旋转得那样慢,那样突兀。

  “就像这样,孤独而美丽的舞蹈者不会对朦胧的过去念念不忘。”

  “更不会,轻言喜欢。直到——”

  “直到有一个人,穿过人群,不顾一切地找到你,不顾一切的将你带走……”

  不二拉起女孩的手,低头亲吻于她的手背。

  “女孩子最美的眼泪,最珍贵的感情。”

  “都要留到那个时候,留给那个找到你的人。”

  “而不是我。”

  不二退开了一步:“这个曾登场又退场的人,不过也是和你一样孤独舞蹈的人而已。”

**  

  乐曲停下了,《Let My Love Open The Door》最后一个音符在舞者们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中停止,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满足地停下脚步,互相亲吻面颊以感谢对方的陪伴,然后哗啦啦,人群四散而去,有人急匆匆地退了场,又有人兴致高昂地踏入其中。

  不二的女伴彻底懵在了舞池的中央,她摇着头,说不明白。

  不二叹了口气,说:“不懂吗?”

  女孩呆若木鸡地点头。

  “哎——”不二摸着下巴,想了想:“那我也没办法了,因为我时间不多了。”

  “什么?!”女孩惊诧地抬起头。

  不二将抵着下巴的修长手指举到半空中,眨了眨眼,调皮地比划了一个三,倒数道:“因为我想,我很快就会被找到,被带走,被结束我孤独的舞蹈。”

  “相信吗?三。”

  “二。”

  “一!”

  “啊……”

  女孩捂着嘴失声尖叫的刹那,一道黑色的阴影将她和不二笼罩,一条包裹在深蓝色西装袖中的左手臂绕过银灰色西装,强硬地扣到了不二的腰上。

  不二只来得及最后送给童年惊鸿一瞬的玩伴一个微笑……他就被带走了。

  孤身穿人群而来,结伴穿人海而去。

  手冢国光冰冷的声音在某人的脑袋瓜子顶上响起:“忙了一天了,你…不饿吗?”

**

  “Ne,Tezuka。”不二在某人左臂的桎梏中感受着他那能发出ACE球的惊人力道,软绵绵地挣扎说:“放我下来,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手冢似有似无地哼了一声,左手一卷,把不二甩到了餐桌前,取过一个洁白的瓷盘递到他眼前:“自己挑,蔬菜,肉,意大利面,还有汤。”

  不二心里噼里啪啦地炸开了,心想道:“啊啊啊啊手冢爸爸生气了生气了生气了,可是生气也好帅啊。”

  “咳。”不二一低头,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盘子举过头顶,呲牙求饶道:“是!爸爸!手冢爸爸我还想甜点!想要抹茶慕斯和巧克力千层!”

  手冢剐了不二一眼,又哼了一声,转头去餐桌那头取甜点了,不二歪着嘴大笑,飞快地给自己装了满满一盘自助餐,和手冢一起找了个海景好的桌子坐下吃饭了。

  不二乖巧地先吃了几口,才挑着眉问手冢:“你生气?”

  手冢面无表情:“没有。”

  不二哦了一声,声音里并没有任何恐惧,只有幸灾乐祸:“那就是真生气了。”

  “是啊。”手冢坦言:“你到哪都不肯好好吃饭。”

  不二一拍桌子:“部长大人,你说一声介意很难吗?”

  手冢盘手于胸,道:“小女孩,我不介意。”

  不二大怒:“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个帅哥来。”

  手冢面上绷不住了,嘴角松动,眼睛里有了笑意:“好,吃饱再去。”

  不二嗷了一声,生气得一把将叉子戳进牛肉里:“手冢国光!你这么厉害敢不敢跟我比沙滩排球?输了的话就必须承认你介意。”

  手冢微笑地看着不二张牙舞爪的样子,转眼看了看天边晚霞落尽,海浪声声。

  “好。”

**

  婚礼的第二天上午,早饭过后,不二约了菊丸和迹部如约去找手冢打了一场沙滩排球。

  不二和菊丸一队,手冢和迹部则组成部长与部长的双打组合,忍足侑士被光荣认命为裁判,“随侍”一旁。

  比赛在烈日晴空下闪耀开场,当关西小狼吹响哨声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迹部景吾还在网前朝对手嘀嘀咕咕地说着一些中二的“宣战台词”,不二看也没看他,直接一记跳发球扣向了手冢,手冢脸色一凛,扑去接球。

  第一球只你来我往了三个回合,便由不二菊丸队扣球得分,“36组”先发制人惊喜万分,两个只穿着条薄薄泳裤的青年赤裸着上身欢欢喜喜地拥抱了彼此,然后勾肩搭背地朝网子对面那两个还穿着长袖防晒衣显得格外死气沉沉的“部长”们比了一个V。

  手冢国光推了推眼镜,二话没说默默脱掉了自己的防晒衣,周身也只剩下一条黑色泳裤,露出他时刻保持在竞技巅峰状态的完美肌理。

  “哇哦——”菊丸幸灾乐祸地蹭了蹭不二,抬起手指数了数某人的腹肌:“真的是八块腹肌耶,部长大人好厉害,明明初中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厉害的说。”

  不二笑吟吟地接口:“是的,我们部长初中的时候很纤瘦呢,没有冰帝的部长大人身材好,是不是啊小景。”

  迹部景吾哼了一声,倨傲地抬起脑袋,在不二和菊丸期待的眼神中,也在忍足尴尬的咳嗽声中慢条斯理地脱掉了自己的长袖防晒衣——迹部到底是迹部,大少爷的身材也依旧很完美,只要无视他胸肌上某些可以的红色斑驳,一切便都是赏心悦目的。

  “噗——咳咳咳咳!!咳咳!”冲口而出的笑声到了嘴边赶忙转成了咳嗽,不二和菊丸对视一眼,笑得就像当年他们组团在手冢的抹茶茶杯里放了芥末一样肆无忌惮。

  迹部翻了个白眼,一甩手将他的外套盖到了始作俑者忍足侑士的脸上。

  比赛继续开始,手冢和迹部卯足了劲,赌上了部长之名,誓死也要赢下这场比赛。

  只可惜,在“破灭的圆舞曲”“冰之世界”“手冢领域”“手冢幻象”等等手段都用尽之后,最先赢下第一局21分的还是不二菊丸的36组。

  “嘛嘛——”不二在于菊丸的击掌后微笑着扔下一句:“手冢和小景,你们也太没有默契了吧。”

  “切。”迹部气不过,叉腰回怼:“是你的手冢国光太弱了,跟不上本大爷的节奏。”

  手冢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走去交换场地。

  “明明你们是‘最强的’组合啊!”居然趴在不二身上笑着的菊丸火上浇油继续道:“当年在U17集训的时候,明明是迹部君自己这样说的呢。”

  不二也笑得不行,拍了拍满是沙子的手,接口:“嗯,可能手冢的错吧,或许换仁王来小景就能习惯了。”

  “喂喂————”迹部怒道:“废话少说赶紧开始下一局,这次本大爷肯定会赢的,还有,手冢!这不是网球!忘记你的旋转忘记你的零式削球!!排球是不能落地的!!!”

  手冢淡然地啊了一声:“所以,你的唐怀瑟发球也一样无用。”

  “什么——你——”女王炸毛了,一旁的裁判忍足侑士终于看不下去,冲进场内企图安抚迹部,结果被迹部转移炮火,与他争论起刚才第九球迹部的扣球到底有没有出界的问题,五分钟过去,迹部和忍足越吵越凶,从一个扣球出界的问题吵到了人生哲学宇宙真理的高度……

  不二和菊丸在一旁托着腮饶有兴致地旁观着,十分钟后……他们吵着吵着,人就不见了…………

  手冢无奈地扶额忍受了这荒唐的一切,然而沙滩排球比赛还要继续,菊丸兴冲冲地跑去找来了千石清纯和手冢搭档,不二则叫来了裕太做裁判。

  于是接下来的比赛就更加没有悬念了,手冢和千石默契不足连连丢球,外加裕太裁判绝不敢“忤逆”他老哥的意思,短短六分钟沙滩排球的第二局便打完了,36组不二和菊丸以2:0的大比分横扫手冢国光队,真是可喜可贺。

  “你输了哦。”

  吃午饭时,不二在餐厅里用刀叉轻轻敲击着餐盘提醒着男人他们的赌约:“记得承认你介意。”

  手冢默默饮了一口红茶,忽然远远地看了一眼餐厅门口,不二奇怪,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竟看到佐伯的表妹——昨日不二的那位女伴——也来到餐厅吃饭,可以看到手冢和不二同桌,就红着脸惊惧地跑开了。

  手冢放下红茶杯,道:“再比些别的?三局两胜?”

  不二笑了,笑得比午间艳阳还要灿烂。

  “在海岛,你是决赢不了我的。”他言之凿凿地向男人下定论:“沙滩排球输了,我自由潜最深30多米,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深潜也是。钓鱼我可不差,帆船冲浪你会吗?我可是大学里学过的哦。”

  不二如数家珍地说出了能比赛的项目,换来手冢淡然的一笑。

  “你指定了沙滩排球,我也指定一项?”手冢说。

  不二肆无忌惮:“好啊。”

  手冢点了点头,满足地指了指南边的方向,忽然说道。

  “不二,你看,那里有座网球场。”

  “……”

  “…………”

  “………………”

  “手冢国光,算你狠!!!”

 

 

T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C

评论(34)
热度(110)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