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哨兵向导】石破天惊 (一)

新坑,也不会很长。

 

是的我挑战了这个我完全驾驭不了的文风,简直了。

 

 

向我喜欢过的文致敬一下,另外我想试试,真的想试试证明,这种文风大抵上也能写成一个HE。

 

 

最后,我做了一个极其酸腐的文章结构,希望大家撑住。

 

 

其他的明天再说吧。

 

 

 

《石破天惊》

伪装者/哨兵向导

明楼x明诚

 

明诚一直认为法国是一个遥远的地方,和煦阳光和玫瑰香气交织在一起混入梦中,是阿诚憧憬的地方。

他很高兴能提着软皮箱踏上飞机的甲板,他唯一介怀的事情是手里的皮箱太小,放下了他和大哥的贴身衣物之后,就没有空间可以放他的那些日记本了,自他十岁之后,每年大哥都会送他日记本,如今却一本都不能带走,也不知道放在抽屉里会不会被明台撬开来看。

阿诚问明楼,要不要坐在窗边的位置,明楼说不用,声音是平淡的语气是绵软的,他用了气声。

“啧。”阿诚心里默念,明明他们身边没有人,也没有汪曼春,他明楼压低了声音是要哄谁?

明楼把眼神从书本上撕下来,粘到阿诚的身上,问,“怎么了?”

阿诚默默吐舌腹诽自己啧得太大声,便只能如实相告,“大哥正伤心,应该看看窗外的风景。”

明楼笑了,笑如风月,“我不伤心。”

阿诚不信,前一个小时还在秃顶的法国梧桐树下和汪曼春依依惜别的人一个小时后说他不伤心,阿诚死也不信。

但两个月后,他信了。

所以后来他“死”了。

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被称之为涅槃。

这是法国这片土地寄给他的,他最甘之如饴的礼物。

礼物由明楼亲手包裹,附上手写的卡片,抬头是:

“赠,阿诚。”

 

当遥远的地方不再遥远,那些记忆里钦定的玫瑰色逐渐褪去,法国对于阿诚只剩下一种味道。

信息素的味道,准确来说,是明楼的信息素的味道,甜的,甜的酒,不是葡萄酒,大约是江南人喜爱的米酒,糯米发酵而成,糯米可食被称为酒酿,米酒可饮,旧时叫作醴。

小的时候明台贪吃,就中过一次醴的招,好像是家里的谁多买了许多酒酿回来,明台躲着大人们抱走一缸,囵囫吃了,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醉得睡着了,小脸红扑扑的,还挺可爱。

明诚大明台五岁,那时也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好奇就问明台,醉了是个什么感觉。

明台说没感觉,之前只觉得甜,好吃,等到意识不对的时候已经停不下来了。

这便是明楼的魅力,初见并非石破天惊,却叫人沉静,待到察觉时已无力自拔,沉醉其中。

阿诚亲眼见到了明楼的觉醒,离他五米远的地方。

闻到他信息素的那一刻起,阿诚就再也没有醒过。

阿诚终于信了,离开上海的明楼并不悲伤,因为他不是为了汪曼春离开的。

两年以来的恋爱都是布局,被大姐拆散姻缘后离乡背井都是假象,明楼是一个哨兵。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

一九三二年,蓝衣社初立。

一九三三年,明楼到法国。

站在时间的尾巴上阿诚才将他的大哥看透,然后发觉自己永远都别想将大哥看透了。

阿诚觉得自己需要和明楼有一次深谈,谈什么都好,所以他等在一旁,直到因觉醒而大汗淋漓的明楼停止和自己精神体的共鸣,他叫他。

“毛巾,阿诚。”

 

“大哥,你的精神体在哪?”

“冬天,他躲起来睡觉了。”

“躲在哪了,我会不会踩到他。”

“不会,他盘在我怀里。”

“盘?”

“他是条蛇。”

“……我以为会是头狮子。”

“蛇很好,不会吵。”

“但蛇会咬人。”

“又不咬你。”

“我宁愿他咬我,我想能看到他。”

“阿诚,半年的语言课程你读完了,你想考什么专业?”

阿诚觉得,他大哥转换话题的能力真是太弱了。

“经济,应用经济或者政治经济。”

明楼皱眉,“文学或者绘画、哪怕是建筑,都不考虑吗?”

“百无一用是书生。”

明楼摇头,“你自己决定吧。”

“好吧。”阿诚拿出报纸,“大哥,这是今天的报纸,德国全民投票结束,希特勒出任总理。”

“……阿诚,你想说什么?”

“我想知道大哥来法国的理由。”

明楼看了阿诚一眼,又用他蹩脚的技能扯开话题。

“选应用经济吧,大姐不喜欢家里人搞政治。”

阿诚都快无奈了,心里掰着指头算了算自己到底多少岁,一算,发现刚好二十一。

“大哥……”

“我是一个自然觉醒的哨兵。”明楼说道,“然而,在法的革命者需要黄种人在绥靖政策下与德国斗,在伪满的革命者需要白种人在昭和之统下与日本斗,仅此而已。”

阿诚震惊不已,热血沸腾。

“但是,那是我来法国的理由,不是你的。”

“知道吗?阿诚。”

 

tbc

 

 

---------------------------------------------------------

答应我,下次历史不好的,尤其是近代史不好的你不要写这种文,写写架空好吗?

 

好的。

 

 

 

评论(10)
热度(347)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