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拉斯维加斯 02

  • 对了,因为7月的马上就要接着连载,你们现在就可以猜7月地点了XD

  • 我忘了 5月有没有人猜对?!可能仿佛好像,有?!?!





  手冢接起电话,向不二示意后独自走到一旁,离开前他看到一位身材高挑西装革履的男性从人群中迎向不二,手冢愣了一下,但很快转过身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电话。


  来人,不二的朋友。然而不仅是手冢,只要是这世上对某项桌面绅士运动稍有涉猎的人,都手冢一样认得不二的这位朋友。


  马克·亨得利*,斯诺克在役职业选手,现任世界排名第一。


  不二惊喜地循声看到了亨得利:“马克?”他迎上去,如同老友相逢般亲密地给予了苏格兰人短暂的拥抱。


  “好久不见!”不二笑眯眯地扫到了亨得利手中的KA秀资料:“看秀吗?一个人?”


  马克亨得利抿了抿唇,英国人冷峻的脸上闪过暖意,他点了点头。


  总有人说马克亨得利像手冢国光,此言论不仅来自于“好事”的媒体,还来自于“好事”的迹部景吾。


  马克亨得利与手冢不二年纪相当,比手冢更早出道,却比手冢成名更晚。亨得利二十二岁之前还只获得过斯诺克德国公开赛等一些分量不太重的排名赛冠军,而彼时手冢已经是蜚声世界的网球大满贯得主。但就在手冢被伤病困扰的那几年里,亨得利排名赛成绩开始一路飙升,两年后竟在世锦赛决赛场上力挫“台球皇帝”史蒂芬威廉姆斯赢得冠军,从此“改朝换代”,连续五年荣获世锦赛桂冠,如今正是他职业生涯如日中天的黄金岁月,更是无人可撼动他“新王”的宝座。


  不二和亨得利相遇时未成名前,在德国,大概就是亨得利赢得斯诺克德国公开赛冠军的那年,不二在德国选买相机,闲来无事在某个聚会上认识了马克,之后便一直保持了不错的关系。


  此后几年——尤其是亨得利获得劳伦斯最佳运动员的那年——日本媒体对“新王”的所有报道都出自不二之手,在不二镜头里的亨得利新王高大帅气一表人才,帮其在日本国内圈粉无数,早些年迹部一直调侃不二,说他特别擅长挖掘“冰山里的熔岩”,是导致“冰川解体全球海平面上升”的元凶之一。


  在那几年里,不二与手冢还未“重逢”,正活得一如既往潇洒恣意,也从未在意过迹部的调侃,直到有一年斯诺克北爱尔兰公开赛,彼时正在都柏林旅游的不二听闻了亨得利的获奖消息,乘兴之下连夜开车前往贝尔法斯特市替好友庆祝,结果就在隔天清晨不二隐约听到了来自苏格兰人的告白。


  有趣的是,迹部这些年一直在唠唠叨叨说马克亨得利与手冢国光有多像,一样高,一样酷,一样冷,一样严谨,一样会打球……但不二从来没觉得他俩有多像。


  马克·亨得利,可能比大多数时候的手冢国光可要直白多了。


  “一个人。”亨得利顺其自然地向不二解释:“厂商在JCK珠宝展上有活动,来工作的,顺便看演出。”


  亨得利的英语很好听,从前他刚出道时有很浓重的苏格兰口音,不二想起最初他们在德国相遇时他因为听不懂亨得利的口音不得不用德文与之交流的趣事,他笑起来:“啊,又一个伟大的代言人。不过,‘新王’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真的好吗?而且穿得就像是立刻要去上球台一样,你可是风头正健啊?”


  英国人显然习惯了不二的“取笑”,只简单问了一句LV人多不碍事。


  “明日有空吗?一起吃饭?”‘直白’的苏格兰人发出了邀约,立刻看到了不二脸上有些犹豫的表情,抬了抬眉毛,明白了什么,亨得利试探问道:“Are you alone?”


  不二也抬了抬眉毛,笑弯了眼角,蓝色的眼向不远处瞥了一眼,然后,英国人就什么都明白了。


  气氛有一瞬间尴尬,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


  


  很快,手冢结束了工作电话,收起手机等在一旁。


  不二和亨得利一直杵在MGM大剧院外人流涌动的中央叙旧显然不太得体,不二从善如流地带着亨得利一起迎上了手冢,那一刻,不二瞧见手冢和亨得利在空中四目交接,一瞬间电光火石烈火燎原,当真是十分精彩了。


  给了手冢一个意味深长心猿意马的眼神,不二一步站定,开口引见:“手冢国光,马克亨得利。”


  男人们四目相对,各自颔首,而后同一时间沉稳地伸手,礼节性地交握。


  “好久不见,手冢先生。”


  “好久不见。”


  简短的寒暄令不二吃惊:“两位认识?”


  两座冰山整齐划一地点了点头,可不二等了又等,却没见任何一个再开口进一步解释半句……


  “……”不二扶额,无力感油然而生,他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呃,你有工作?”不二转向手冢,询问起刚才的电话,企图快速结束这场会面。


  “是,迹部……”手冢皱了皱眉,被不二接口:“OK,正好我明天也有约。”


  “……”手冢看了一眼不二,又看了一眼亨得利,平静地松开眉头:“好。”


  “那就这样,明天见,马克。”不二吐了吐舌头,一把抓住手冢的手腕就要逃离现场,手冢无奈地又向亨得利欠身:“抱歉,还未来得及恭喜您最近荣封为爵士,亨得利爵士。”


  “啊……”亨得利绅士地回应道:“劳您挂心,谢谢。”


  手冢点了点头,手腕上某人的力量不可忽视,他最后想了一想,开口告辞。


  手冢国光:“那我和周助就先告辞了,祝您晚安。”




  “……”


  “…………”


  “………………咦?”


  “Syusuke?是我听错了吗?你刚才叫我什么?”


  “Ne,Tezuka?”


  “……”


  “敢叫不敢承认吗?喂喂,Hello~~~I'm here~~~~”


  “Syusuke?Syusuke?Syusuke?是Syusuke吗?”


  “……不二。”


  “啊,Kunimitsu害羞了。”


**


  第二天清晨,早在不二还未苏醒前手冢便离开了酒店房间,APP里有他的留言,说是迹部给了手冢难缠的工作,今日归期不定。


  不二起床后回复说没关系,如果手冢需要改期回LA,他明天可以自行离开。


  又在床上翻滚了一会,不二起床去餐厅觅食,吃到一半的时候亨得利发来了晚上吃饭的餐厅地址,不二悠闲地翘其二郎腿回复说好,而后结束了早餐准备溜达去做个过山车。


  路过纽约纽约酒店的赌场时,不二一时兴起决定进去试试手气,和自己约好输光了手里的200美金就离开,结果没想到一整个下午都耗在了里面,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不二居然还赚了五百多美金的筹码,一想到再不离开可能会赶不及晚上的“约会”,不二一怒之下一口气把筹码全压上了,得偿所愿一把输光。


  潇洒地离开赌桌,不二跳上了公车前往LV的downtown,老街附近有一些开了有些年头的餐厅,只是不太好找,六月底的LV时近黄昏,气温仍高达38度,随便走一走就汗流浃背。


  不二先亨得利一步到达餐厅,发现今晚吃的是墨西哥菜。五分钟后“台球新帝”推门二人,不二微笑以迎,两人落座,飞速下了单,又飞速地吃完了——主要是这家墨西哥菜做的乏善可陈,看来新帝和某人一样在吃饭上也没什么品味。


  和老友重逢,不二很自在,虽然自那年贝尔法斯特市一别后,亨得利和不二没再单独见过面,但马克既然是不二认定的朋友,很多事情就是不会变的。他们聊了亨得利过去的几场比赛,聊了聊台球界涌现的新星,还有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


  他们很有默契地没有聊手冢国光,当然,就算聊起,不二也不怕。


  饭后他们决定到处走走,夜晚的LV downtown也很热闹,老街上挤满了开放的表演者,七彩的霓虹灯和广告牌闪得人眼花,亨得利提议往人少的地方走走,他们便拐入了Clark Avenue。


  快要走过Third Street的时候,不二和亨得利看到了LV那间营业到夜晚12点的著名“民政局”。201 Clark Avenue,LV的结婚登记处,小小的一栋白房子外人头攒动,一条队伍长长地排到了外头等待着现场登记结婚,陆续有男男女女成对离开,伴侣间的性别匹配相当随意,男男,男女,女女配对比比皆是,看着非常有趣。


  不二笑着打开相机,正想记录些什么,忽然人群中一左一右窜出一男一女闪电般地冲到了马克亨得利。


  “亨得利!!!!”


  啊呀,果然还是被“抓包了”,不二尴尬地笑笑,优雅地退到一边看“新王”被两位粉丝一头一尾堵了个正好,他抬起相机一顿抓拍,可拍着拍着,他总觉得事情有了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一男一女两位亨得利的粉丝先是抓着新王又是合影又是要签名,不一会那两人竟自顾自聊上了,且越聊越HIGH,越HIGH就越看对眼……五分钟后,就在不二和亨得利惊讶的目送中,两位新王粉丝居然手牵手排到了结婚队伍的最后头,准备登记结婚去了。


  “太惊人了,马克,他们这是……?”不二和亨得利面面相觑。


  “嗯……”亨得利沉吟:“大约这就是LV的魔力吧。”


  “噗。”不二笑了:“马克,在日本文化里,您这样的存在叫做‘结缘神’哦。”


  亨得利无奈地抿了抿唇:“我很荣幸。”


  


  难得遇到有趣的事情,不二自然坚持要留下来看“结局”,于是他便和亨得利一直等在了民政局的门口,等那对相识五分钟就决定结婚的“粉丝情侣”完成登记。这一站就站了半个多小时,引得民政局门口无数“婚贩子”以为不二和亨得利也要结婚,拼命向他们推销教堂和结婚套餐。


  半小时后,那对“粉丝夫妻”完成了登记,牵着手甜甜蜜蜜地走出了白房子,新人们立刻被推销教堂的婚贩子给包围了,那两人甜甜蜜蜜地拿了一堆宣传材料,认真地开始选择一个教堂立刻举行婚礼。亨得利在一旁已然看呆,不二却乐不可支地将此事美化一番发上了推特。


  不一会,那对新人好似选定了礼堂,转头跑来邀请亨得利去参加他们的婚礼。英国人起初还有些不情愿,被不二连哄带骗地捎上了路,毕竟结缘神先生能亲眼见证一场由自己促成的婚礼,绝对是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经历。


  七拐八绕,不二和亨得利随着新人们来到一间“教堂”,教堂非常小,严格来说根本称不上是教堂。那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礼堂,和纯白色的房间里装饰有两根雪白崭新的罗马柱,罗马柱下装点有花束,天使雕像和一个小小的牧师讲台,红色的地毯铺到门口,地毯两旁放着十几把凳子,整个礼堂看上去有些儿戏,与LV那些知名的小白教堂相去甚远,可胜就胜在这样的礼堂随时有档期,婚礼套餐中连带宣誓仪式、摄影、拍照和租赁礼服的服务,最便宜竟只要99美元!


  新郎新娘们去换衣服了,礼堂所有者开始了前前后后的忙碌,新人们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被召唤到场,礼堂大门敞开,偶尔会有路人闲来无事进来观礼,不二和亨得利就这样混在人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等待着婚礼开场。


  大约一个小时后,时近晚上十点,婚礼开场。直到牧师念出新人们的名字,不二才想起自己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离奇,太冒险,但很有趣。礼堂里一台老式的收音机磕磕绊绊地播放着教堂曲,不二忽然在那一曲悠扬中想起很多人,很多事,比如一见钟情,比如邦妮和克莱德,比如旺角卡门,还比如许多许多年前自己在樱花树下捡起的网球。


  简单的仪式在新郎新娘两声“I do”中结束,不二和亨得利同亲友们一起起立为他们鼓掌,鲜花被撒到半空中,新人在祝福声中的缓步离开礼堂。最后礼堂里的所有人鱼贯而出,新郎的朋友调笑着让在场单身的人留下抢捧花,可新娘却执意将捧花留下。


  捧花被直接塞到了某人手中,某个单身的,如今正在体坛如日中天的斯诺克“新王”手中。


  英国人彻底,彻底沉默了。


  于是,不久之后。


  马克·亨得利站在红毯的尽头问不二周助。


  “不二,假设我还是想问那个问题,会令你为难吗?”


**


  “不二,假设我还是想问那个问题,会令你为难吗?”


  “不会。”


  不二笑容未敛,他诚实以答:“没有什么问题会令我为难,作为朋友,我也有义务给你一个答复。”


  亨得利皱眉,他紧了紧手中的捧花,仿佛看不懂手里这离奇的东西究竟是哪里来的。他闭了闭眼,不二的坦诚让他已然明白了问题的答案,可是,不二也说过,马克亨得利是一个直白的人。


  “所以,余生,我还可能有机会吗?”


  坦诚的英国人含蓄而直白地问出了问题,不二听懂了,亨得利也听懂了。


  于是不二周助回答。


  他说。


  “我从不向任何人承诺余生种种,神明也好,手冢国光也好,不二周助不许诺永远。”


  “只是,今时今日,马克你眼前所见的我,你欣赏的,所中意的这个我,全部写就于手冢国光。”


  “你问我余生你是否还有机会,我却想问你,是否愿意接收一个,全然由手冢‘完成’的我?”


  “如果我是你,我不想要。”


  “且同时,我可以推荐给你一个狠狠报复手冢国光的方法……”


  “那就是将一个,生命中永远有马克亨得利作为好友烙印的不二周助,留在手冢身边,努力气他一辈子……”


  “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


下月竞猜开始,再重申一下游戏规则:

1、留言——每一篇完结的帖子里欢迎竞下月旅游的地方,精确到城市。

2、奖品——每月第一个猜对的朋友在《旅者》出本的时候我会送一本给她,每月一人,猜中猜不中下月都还能继续玩。

3、注意——上月提过名但没中的可以继续提,没有提示。


评论(32)
热度(80)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