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爱丁堡 02

  • 昨天忘了更新,尴尬XD


  • 今年爱丁堡很热,但去年就还好,反正那时我全程有穿毛衣,因为一下雨就爆冷,所以披风+围巾在7月也是寻常的装扮。


  • 最近好热啊……




  不二愣愣的,抬着笨重的脚步傻傻地向手冢的方向迎了过去。他脑海中一排排黄色小人的emoji符号,每一个的脑袋上都打着三个巨大的问号。


  手冢国光风尘仆仆,满身寒气来到不二面前。他背对着日光,整个人金灿灿的,修长的身形边缘闪着毛茸茸的光,看上去有点模糊,又有点可爱。


  不二迎上去,不确定地抬手去摸男人的脸。他嗓音有点卡,问:“手冢?”


  手冢国光简单地笑了一下:“早上好。”


  不二周助忽然只觉得入手冰凉——一张被晨露洗礼过的冰山脸——全然没有感受到人应有的温度,不二叹了一声:“爱丁堡,果然是一座爱闹鬼的城市。”


  手冢黑了脸,抬手去捏不二的脸。


  “哎呀,疼。”不二挤眉弄眼地笑了出来:“原来是真的。”


  不二真的很惊讶,这不怪他,毕竟手冢国光是一个并不擅长骗人的男人。不二非常确定昨夜他们通电话的时候男人还在德国,怎么可能一清早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呢?


  “啊!”他想到了,手冢只说了自己在车上,并快要到目的地了……如果他的目的地是机场的话,五个多小时,怎么都到了。


  不二无奈地看手冢脑袋,发现他的头发在通宵的航班之后依旧这样坚挺的反翘着十分不爽,于是泄愤般地抬脚揉乱了手冢国光那头毛,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卡尔顿山丘?”


  这个问题……真的是十分幼稚。


  手冢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是不是出现得太过惊喜把天才吓傻了。他摇了摇手里的手机,上头正是不二那四十万人在线的直播间画面。


  “啊!直播!”天才跳了起来,扔下手冢火急火燎地跑回了自己的手机面前,“や~ば~い!莫非刚才一直在直播吗?!”


  屏幕上立刻刷起了一串幸灾乐祸的“是是是!”。


  不二将脸深深埋进右手掌心,认真思考要不要就此推特删号了……


  此时整个爱丁堡城在曦光的沐浴下开始慢慢苏醒,太阳已经不知不觉升到了海平面上的云层之中,若隐若现的,仿佛也在为不二刚才的“失常”感到害羞。


  留言里开始了大量的刷屏要求手冢国光先生也来镜头前也打个招呼,其中还有一条留言笑嘻嘻地说了一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眼尖的不二看到了。


  啊,又是那个ID,不二周助记住了!!!


  “既然日出结束了,那直播也到此为止啦。”不二苦笑着,用手机镜头飞快地扫了一下傻站在他后面的手冢国光,然后眼疾手快地关掉了直播。


  “呼——像完成了一场战役。”不二平复了一下呼吸,顺手收起手机和三脚架,转头面向了男人:“啊啊,这位先生,不解释一下吗?”


  


  其实事情再简单不过。三天前手冢在不二的推特上看到他的预告,得知不二今天有一天空闲要一个人逛爱丁堡,所幸手头上的事还算排的开,他便挤出了一天的时间买了昨晚的机票来到爱丁堡,从柏林直飞爱丁堡只要两个半小时,加上时差他还赚了一小时。故而当手冢落地出关时爱丁堡才凌晨3点多,原本他想去酒店找不二,结果在计程车上刷到了不二的直播,于是直接来了卡尔顿山丘。


  不二挠着脑袋,捂脸,说道:“你怎么从东边过来?你从机场过来应该从纳尔逊灯塔下的小路上山啊。”


  手冢无辜道:“司机说这里上山近……”


  不二投降了,他决定忘了刚才自己在四十万网友面前出糗的一幕。


  只可惜,很多年以后,纵使他能忘了自己在直播镜头干里的“傻事”,也还是没能忘记那天晨光里,手冢国光沐浴着金光迎面而来的样子。


  卡尔顿山丘上渐渐开始热闹起来,时近清晨五点半,开始有一些早起的爱丁堡人晨跑路过山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在国家纪念馆的台阶上歇歇脚,喝口水。


  不二拉着手冢在纪念馆高高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然后偷偷指着一旁的一对男女,细声细语地和手冢八卦:“Ne,Tezuka。那个亚洲姑娘和摄影师小伙好像是刚认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看到姑娘去麻烦摄影师去给他拍照来着,之前她们该是不认识的。”


  手冢哦了一声,礼貌地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眼神。


  不二把脚荡在空中,感叹:“邂逅,真美啊。”


  手冢点点头。


  “你说,我算不算他们的结缘神?”


  手冢:“?”


  “因为我在直播啊,看上去很忙的样子。她才会去搭讪另一个摄影师。”


  手冢决定如实回答:“那是日出的功劳。”


  不二哼了一声:“他们聊得很不错。我想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一个浪漫的约会,然后幸福地在一起?”


  手冢想了一想,答说:“希望可以。”


  “手冢应该也很好奇吧,不如来效仿一下?”不二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睫毛下的天空之色写满了跃跃欲试的玩笑味道:“在日落之前,日照的十六小时里,去约会一次吧……”


  “如同初次邂逅……”


  “手冢先生。”


  


  不二的鬼点子实在太多,层出不穷,偏每一个手冢都拒绝不能。


  好在不二并没有太为难手冢,这场初次相逢后的限时约会“玩法”并不复杂,不二只是“呆板”地要求手冢重新进行了自我介绍,并要求他不得使用“牵手”“搂腰”“亲吻”等情人举动。


  可怜的手冢国光,漏夜而来,连索求一个早安KISS的权利都被剥夺。


  很快,他们开始了“初次约会”。


  他们花了半小时,肩并肩将卡尔顿山丘上其他几个景点逛了逛,然后朝东面下山,正在漫无目的闲逛的时候,不二发现了一条命名为大卫·休谟小路的绿荫小道。


  不二开始畅想三百余年前这位伟大的哲学家徘徊于这条小道上时那些正冉冉升起的哲学和智慧之光,于是他说想去找一下休谟的墓。


  又半个小时之后,手冢和不二在山脚下的一座教堂后面找到了名为卡尔顿·克拉格兹的公墓,大卫休谟的墓正在其中。


  公墓墓园不算开阔,但错落有致,只是那时时间太早,一个人都没有的墓园显得格外苍凉寂寞,不二与手冢沉默地行走在其间小道,寻到了前人的墓,然后变得更加沉默。


  手冢陪不二在那处站了许久,见不二只是无声地蠕动嘴唇,将休谟的墓上的墓志铭念了一遍,然后欠了欠身,离开了。


  走出墓园,他们决定往爱丁堡的旧城区进发,时辰太早,不二不确定公交车开始运营了没有,于是他们选择了步行。


  一路上,不二轻描淡写地问手冢,如果可以选,是不是不会选一个没事喜欢去逛墓园的男人做自己的伴侣。


  手冢没有答,他不喜欢答这种问题,于是抬抬眉毛,习惯性地想要去摸某人的脑袋,被某人一个低头躲开了。


  手冢表示自己虽然读过大卫休谟的一些书,但对这个人的生平并不太了解。他的理论也并未能影响手冢过深,大约就是图书馆里曾经惊鸿一瞥的涉猎。不二听到这边笑了,于是开始说起了大卫休谟生前和《国富论》作者亚当斯密四十年相爱相杀的故事。


  “两位前辈一生都保持着亦师亦友的感情,伟大的友谊持续了将近四十年,虽然他们结局看上去不够‘完满’,但想来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始终不后悔生命里拥有过如彼此那般的知音——纵使观点相悖也能兼容并包,在交锋中完善自己的理论。”


  不二一边走,一边将那段往事说给手冢听:“互相追逐,互为道标。”不二笑了一下,“加之他们两位一生都未曾婚配,是不是听上去更加叫人想入非非了?”


  手冢并肩和不二走在去往老城区的路上,想说:“也未必,或许他们沉醉于思想的研究,忘了婚姻生活吧。”


  不二哦了一声,抬眼认同地望了一眼男人,接道:“所以羡慕啊。”他停下步子,在一个路口的红绿灯前伸了懒腰:“墓志铭写得那样豁达潇洒的文人啊,无论身在何处,都不会寂寞的。”


  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爱丁堡老城区皇家一英里的附近,时间终于来到上午八点,老城区也开始热闹起来。


  走在平整的写满了历史的黑色砖石上,手冢忽然想起来要回答不二周助一个小时前的一个问题。


  “对了,不二先生。”他推了推眼镜,假装自己很投入不二的游戏:“如果有的选,我希望我的另一半不会在早餐时间跳过吃早饭这个环节。”


  不二哈哈大笑,笑得几乎要拿脚去踩手冢的皮鞋。


  于是清晨八点十分,手冢和不二来到了大象咖啡馆。


  


  “又一位伟大的文人诞生的地方!”不二指着咖啡馆那红色墙面上金色的招牌对手冢骄傲地说:“全球版税收入最高的女作家,财富力超过英国女王——J.K.Rowling女士最初写作的咖啡馆。手冢先生,我诚挚地希望您是看过哈利波特系列的……”


  “看过电影……”手冢一边走入咖啡馆,一边埋头低声回答。


  “看过几部?”不二孜孜不倦。


  “……魔法石是第几部?”


  “……第一部。”不二差点昏迷,突然一把拉住手冢:“我们别吃早饭了,也别约会了,这样,我们回宾馆看电影吧,我跟你一起从头到尾看完,可以吗?”


  手冢忍不住敲了敲不二的脑袋:“别闹。”


  不二绝望了,他一屁股坐在清晨还不算拥挤的咖啡馆里,将菜单埋住自己的脸:“手冢,你真的不适合爱丁堡这座文化之城,如果这世上有网球之城的话,就是街上跑的车轮子都是绿色的那种地方,那才是你的归宿。”


**


  咖啡馆虽然著名,但并非著名在它供应的餐食上。大象咖啡馆里供应的三明治大约就是英国人做菜的寻常水平。不二和手冢简单地填饱了一下自己,时间已经来到上午九点,咖啡馆外迎来了第一批“巡礼”的游客,整个餐馆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在离开前手冢去洗手间收拾了一下,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不二有点纳闷,问他厕所里有什么,手冢难得闪烁其词,不愿多说。


  不二的好奇心呲溜一下子全跑了出来,站起来也冲进了厕所,徘徊半晌,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Ne,Tezuka。”不二拿出手机上一张拍的花花绿绿的照片:“你看到了这个对吧?”


  手冢看都没有看,便点头说是。


  原来大象咖啡馆的厕所里被全世界蜂拥而来的哈利波特迷给涂鸦成了一座混乱的“涂鸦艺术殿堂”,整个厕所从地板到天花板,从马桶盖到镜子全都被七彩的马克笔画满了,不二细细地从头到尾读了一下,里面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日语中文什么都有,有些名台词的,有告白角色的,有画连载漫画的,当然最多的还是无数千奇百怪的闪电符号,就连抽水马桶的手柄上都毫无意外地被人画上了闪电的记号。


  “太震撼了。”不二认真点评,“如果不是我没带马克笔,我也想在墙上留一句,慰问一下天狼星在拱门的那边的生活。”


  手冢脸色有点古怪,不二揶揄他,毫不客气地放大了其中一张被画在墙上的漫画给他看:“喂喂,你不会还没习惯吧?”


  那张漫画非常劲爆,大抵是某个疯狂的哈利波特CP粉留下的巨大“单幅漫画”,漫画很是传神,某人爆炸的头发、闪电的疤痕、另一人柔顺考究的发型和两人的巫师袍很明确地指向了书中那对知名的“相爱相杀”CP,只是他们一前一后衣衫半解的姿势……说实话有些少儿不宜了。


  不二疯狂地笑手冢:“我和你在国内推特上也是这样被‘二次创作’的啊,比这更劲爆的比比皆是啊,你没看过吗?你要看吗?我和幸村白石的群里有很多呢,你等下我找给你……”


  说罢不二乐不可支地就开始了搜索,手冢咳嗽一声,端起已经凉掉了的伯爵茶,装模作样地咪了一口说:“我们不是第一天刚认识吗?不二先生。”


  不二愣了一下,想起了自己挖的坑。


  于是他想了一想,转头问:“还有很多你和迹部景吾的,你要看吗?”



===============================


F:这里有很多你和迹部景吾的,你想看吗?我念给你听。

T:这里也有很多你和迹部景吾的,和幸村精市的,和忍足侑士的,和白石藏之介的,和佐伯虎次郎的……

F:你是谁?你被魂穿了吗?妖精,快现出原形!

(。这是什么奇怪的小剧场,冤冤相报何时了,两位算了算了……

评论(15)
热度(87)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