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成都~ 01

  • 今天是我扁桃体发炎的第5天。

  • want di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 2年前开始健身,这是2年来第一次发炎+感冒+低烧

  • 生不如死,orz

 

  • 成都XDDDD我超爱的地方!

 

 那一年八月来临之际,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相约去中国成都看大熊猫。

 

  出发的前一天下午手冢因为紧急的商务谈判赶往了大阪,通宵达旦后立刻开车回到东京。清晨七点半,不二与手冢在东京羽田机场汇合,搭乘8点40的东航航班飞往成都,在上海转机。

 

  不二选的这趟航班原是不累人的——东京飞上海2个多小时,而后转机2小时刚好够他们在浦东机场的翠华餐厅吃一碗港式餐蛋面,接着12点30从上海起飞去成都,下午4点左右到达双流机场后前往酒店放下行李,刚好是可以吃晚餐的时间点。

 

  思及此,不二在最初定行程时,并没有将钱浪费在商务舱的机票上。可谁会想到出发前一天手冢会被迹部景吾一个电话叫去大阪,害得他不得不在飞机上补觉。

 

  不二给手冢准备了眼罩,可经济舱座位间的空隙大小实在是有些难为手冢国光一米八的大长腿,不二看着他一路从东京到上海都没怎么好好睡,转机的时候不二瞧见男人眼底的乌青变得好大两块,看上去有些可爱,有些像他们即将在成都见到的某些圆滚滚生物。

 

  不二在转机的候机厅里给手冢买了一杯星巴克的隐藏菜单饮品——热牛奶加奶油,并强迫眼圈黑如熊猫的长腿叔叔喝下去,理由是牛奶安眠。

 

  但不二万万万万没有想到,从上海机场上机时他们一排三个座位,最右边是一位抱着婴儿的年轻妈妈。

 

  抱着孩子的年轻姑娘也是位日本人,刚一落座就跟手冢和不二打招呼道歉,说孩子可能在起飞后可能会哭闹,请他们见谅。

 

  不二有点头疼了,他原本就不是特别理解大人们非要把婴儿带上飞机的行为,要知道飞机上升下降时的气压变化对几个月大的孩子来说是相当难承受的痛苦,不过那是别人的家事,由不得他人置噱。

 

  只是……

 

  不二和手冢对看了一眼,不二苦笑,眼睛里流露出安抚,大意是:“你辛苦了,不过这笔账我会算到迹部景吾头上的。”

 

  手冢看懂了他的眼神,微微一勾唇,什么也没说,带上眼罩努力睡觉去了。

 

  飞机起飞了,不二身边的年轻妈妈很努力地哄着孩子,孩子入睡了,没有发出剧烈吵闹,一切还算顺遂。不二转头见手冢呼吸沉稳,便安了心,他探过身体替手冢关掉一旁的遮光板,然后随手挑了一本书来看。

 

  可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已经爬升至平流层的飞机忽然猛烈地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哭声在不二身边响起——孩子醒了,正哭得凶呢。

 

  好不容易睡着的手冢毫无意外地被吵醒了,男人有点懵,取下眼罩的时候眉头耸得比富士山还要高,不二伸出手替他揉了揉眉心,低声问没事吧?

 

  手冢深呼吸两次,摇了摇头表示无事。

 

  飞机上上下下的晃动还在继续,乘客头顶的安全带指示灯全都亮起。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声音,清澈的声音一遍遍诉说着当前飞机遇到了不稳定的气流,颠簸会持续一阵子,机长希望每一位乘客回到位置上并扣好安全带,云云。

 

  晃动真的非常剧烈,剧烈到不像是风和日丽的平流层该有的晃动,不二身边的婴儿一直在哭,哭到最后甚至开始胡乱打嗝,他的妈妈一直竭力地在安抚着孩子,可依旧不见效果。年轻的姑娘显然头一次当妈妈,她抱着孩子不断向不二道歉,整个人急得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

 

  手冢揉了一揉发疼的太阳穴,低声道:“中国的地势越往西南越多高山,成都在四川盆地西部,无论飞机从哪个方向飞入四川盆地,都要跨越一系列的高山,高山上偶有强乱流,这段颠簸可能还要持续一阵子。”

 

  不二轻轻嗯了一声表示了解,看手冢难受的样子心里乱糟糟的,他问手冢需不需要热水,手冢说现在飞机不稳定不要麻烦乘务人员。

 

  不二心下叹了口气,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他转过身,问身边的年轻妈妈:“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吧?或许我可以把孩子哄入睡哦?”

 

  “哎?!”女乘客吓到了,她盯着不二的脸看了良久,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可是,她不相信——怎么看都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文弱男生怎么会哄孩子呢?

 

  “相信我。”不二周助的笑容温柔、阳光、充满魅力:“我弟弟可是我带大的呢。”

 

  手冢国光在一旁挑了挑眉。

 

  片刻之后,年轻妈妈在不二太阳般耀眼的笑容中败下阵来,将信将疑地将孩子慢慢过给了不二。不二周助扔开了书本,展开双臂稳稳当当地将扭动哭泣的婴儿接到了自己怀中,两手一合,顺势抱了一个满怀。

 

  “哦~哦~”不二轻拍孩子的背,温柔地哄着怀中宝贝:“我要怎么称呼他?”

 

  “翔太,相野翔太。”年轻的妈妈如此说道。

 

  “翔太酱…翔太酱……”不二温和的嗓音如唱歌一般呼唤着孩子,片刻之后,原本哭闹不止的婴儿好似真的得到了神仙的安抚,慢慢降低了哭闹的程度。

 

  不二得意一笑,朝手冢抛去一个胜利的眼神。

 

  一旁的女乘客看呆了,惊讶地几乎要出言感谢。

 

  不二又哄了一会,然而飞机的颠簸还在继续,翔太依旧断断续续地哭闹着,不二伸手摸了摸他滚圆的屁股,发现纸尿布并没有太大的异常,于是想了想,问女乘客:“翔太酱会不会是饿了?”

 

  “啊!”年轻的妈妈如梦初醒,“是,是呢。我有准备好奶瓶!”

 

  女乘客从包里找出奶瓶递给不二,不二皱眉:“奶瓶冷了,翔太可能喝不进去……”

 

  女乘客唰的一下红了脸,作势要站起来,急道:“我去请乘务小姐帮我加热。”

 

  不二赶忙拦住了她:“飞机太颠了,请你不要离开位置,小心摔倒。”

 

  年轻妈妈红了眼眶:“那可怎么办?”

 

  “我去吧。”一旁的手冢国光终于站了起来,一米八的长腿一迈开,就充满了座椅之间的全部空隙。

 

  不二周助看笑了,抱着孩子起身给手冢让开空间,递过奶瓶,微笑道:“辛苦手冢爸爸了。”

 

  手冢皱了皱眉,剐了“奶爸”一眼,道:“谁的爸爸。”

 

  手冢迈着长腿提着奶瓶离开了,上下颠簸的飞机在平衡感极好的手冢面前完全不是个事——当然,一切事出有因。若非必要,不二根本不会让手冢冒险离开。

 

  很快,手冢拿着加热的奶瓶回来了。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扣好安全带,再替不二扣好安全带,不二驾轻就熟地打开那瓶换上奶嘴,一点一点地将热牛奶哺进了婴儿的嘴里,翔太酱一开始不肯吃,但很快被不二“制服”了。

 

  吧唧吧唧,十分钟后,翔太宝贝就喝光了大半瓶热奶。不二将奶瓶还给年轻的妈妈,自己则万分熟练地给小宝贝拍着奶嗝,防止孩子吐奶。

 

  拍着拍着,翔太酱再次安稳入睡,像一个纯洁的天使。

 

  一旁的女乘客终于哭了,她噙着泪花将不二周助奉为了神明——如果不是怕吵醒孩子,她可能已经抱着不二嚎啕大哭了吧。

 

  不二轻描淡写地笑着,并温柔地婉拒了将孩子还给女乘客的提议。

 

  “我臂力好,还是我抱着吧。”不二优雅道:“翔太酱好不容易睡着,您也趁现在休息一会吧,等下了飞机,您还要辛苦一路呢。”

 

  年轻妈妈擦了擦眼泪,如同被不二蛊惑了一半,飞快地闭上眼睛。

 

  不二周助转过头来看某人,飞扬的眉毛快要淹没在他棕色的刘海里。

 

  “好啦。”不二得意非凡:“你可以睡觉啦。”

 

  手冢国光意味深长地看完了不二哄孩子的全部表演动作,意味深长地长长嗯了一声。

 

  “你真是天才,十项全能。”

 

  手冢国光认认真真地完成了以上结案呈词,却被某人嗤之以鼻。

 

  不二周助向男人勾了勾手指,手冢靠了过来,被不二隔着孩子凑上来的唇贴到了耳边。

 

  “不只十项全能。”

 

  “是百项全能。”

 

  “天才所掌握的事,超越你想象。”

 

  “想见识的话……”

 

  “得看Tezuka有没有让Fuji怀孕的本事……”

 

  

 

  咚——

 

  须臾之间,飞机又一次颠簸震动,晃碎了手冢国光眼神中几近吃人的灼热。

 

  温度从耳边撤去,不二抱着孩子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笑得像一个纯洁的圣子,仿佛刚才那个说着最露骨的性暗示话语的男人与他毫无关系。

 

  手冢国光推了推眼镜,镜片上逆光一片。

 

  “不二。”

 

  手冢的声音都哑了两分,他叫他。

 

  “嗯?”不二的哼声从鼻子里发出,粘腻而暧昧。

 

  “我有一个堂哥,你认识吗?”手冢忽然没由来地说了一句:“手冢国风。”

 

  “哎?!”不二愣了,“好似听你提过。”

 

  “在东京经营着什么奇怪生意的堂哥。”手冢顿了一顿:“许久没联系了,前天收到了邮件,听说,他最近在约会的女子是他店铺隔壁占卜店的占卜师。”

 

  “………………什、什么?!”

 

  “不二由美子。”手冢国光斩钉截铁:“听说是很优秀的占卜师啊。”*

 

  “……………………啊……啊你个头啊。”

 

  

 

  20XX年,8月。

 

  年近三十岁的日本新锐摄影艺术家不二周助第一次在去往成都的七千米高空上,产生了想要破坏自家老姐姻缘的不良冲动。

 

  只因十多年前,他在那个落满樱花的网球场上,选了一个叫手冢国光的人来做对手。

 

  真是……好作孽啊。

 

 

=================================

 

TBC

*说明一下,这里的设定和《两个天衣无缝》的世界设定有出入,在那由美子姐姐是已婚,现在是单身……我写的时候忘记了XD

所以就当平行世界看吧XDDD

 

要去看大熊猫啦!哈哈哈

 

评论(24)
热度(105)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