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九州~(11月) 01

  • 为何忽然贴了11月的更新,是感怀于最近日本的地震、台风等灾害。

  • 看着非常心疼,自己也有好多朋友困在大阪和函馆回不来,地震中还有人死亡,古迹受损,真的很难过很唏嘘。

  • 忽然想起之前我写过这样一篇,现在看来真的是……巧的不能再巧。

  • 原来我想过这样的问题,至于是什么思考,你们看完就知道。



  • PS这原本是旅者风物压轴一篇,所以有H。

  • 敬请期待吧。



旅者风物~九州~ 01

  千岁美由纪发消息来说九州下雪了的时候,不二周助身体里每一根想要去泡温泉的骨头都在咔咔作痒。

  日本九州不常下大雪,往年纵使在一二月的严冬天里都未必能遇上一场大雪,可今年这才方十一月中旬,北九州就降了一场三天三夜的大雪。

  白雪不由分说地将九州银装素裹了起来,时逢美由纪不在家乡呆着,未能扑到故乡雪地里滚上一遭,正郁闷,于是给不二周助发消息哭诉了一番。

  刊载新闻的APP火速推送了几张九州雪景,看得不二心痒。彼时他正和手冢闲在东京新宿的家中,两个男人和一猫一狗窝在电热毯上角色扮演“榻榻米土豆”。

  手冢的经纪人回德国参加朋友婚礼,他便顺势给自己放了个假,一口气读了好几本科幻小说,除了遛狗买菜连公寓都没出过,俨然要以三十岁高龄转型当“宅男”的架势。

  不二摸摸鼻子,看看天花板,随后卷着自己的珊瑚绒薄毯,像一条没有手脚的毛毛虫一样滚向不远处的手冢国光,啪一下,把下巴垫到了男人的膝盖上。

“我们去九州泡温泉吧。”

  手冢愣了愣,从小说书页上抽离出意识,转了转脖子,但没有反应过来:“现在?”

  不二眼光炙热:“是,现在,立刻,给你半个小时收背包。”

  手冢不解:“这么急?”

  不二从裹紧了的珊瑚绒毯子里把自己的右手艰难地拔出来,拿出手机把美由纪发来的消息给手冢看:“有比下雪的九州更适合泡温泉的选择吗?呐,赶紧出发的话或许还能在雪化之前赶进山里。”

  手冢思忖了一会,点了点头。他很了解九州,也领略过九州大大小小许多温泉乡的无上魅力,日本曾有一个百大温泉排行,前十位的可有半数都在九州。总的来说,九州就是一个就算闭上眼睛随便撞温泉,也永远不会撞到失望的美妙所在。

  手冢放下手里的科幻小说,说道:“好吧,我去拿包。”

  不二在男人的膝头高声耶了一下,然后脑袋沿着手冢的小腿滚下,压过脚面,他整个人滚到电热毯上,开始用手机给千岁美由纪发消息。

“得麻烦美由纪小姐帮忙看一下还能不能订到黑川温泉那家她熟悉的汤屋。”不二兴奋的眼睛亮得比手机屏幕还要耀眼:“还有巴士巴士,可别已经没有横断巴士票了。”

  手冢听到了千岁美由纪的名字,他扬了扬眉毛,状似不经意地问:“千岁她最近在哪里封闭训练?”

  不二周助一听,忽然竖起耳朵来了兴致。

“Ne,Tezuka。”不二笑得神秘而危险,“你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向我证明你俩私下并未频繁联系吧?我看上去像是会在意你们过去那段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人尽皆知的绯闻吗?”

  手冢被揶揄了,也不恼,只是耳根有些红,他解释道:“不,我只是照例关心她。而你看上去和她更亲密一些。”

  不二长长地哦了一声:“所以,你吃醋?”

  手冢咳嗽一声:“她现在有很好的男友。”

  不二耸肩,说:“我知道,英国邮报的记者,还是我介绍他们认识的吧。”

  手冢忽然眼神一滞,仿佛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SO——”手冢短促地应了一声,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将不二周助上上下下逡巡了一遍:“你的功劳?你辛苦了。”

  不二哈了一声,不明所以。

  手冢推了推眼镜:“我很荣幸。”

——我很荣幸,你为你的假想情敌找了个不错的男朋友。

不二周助终于明白了,立刻恼羞成怒,唰一下瞪圆了眼睛,咬牙道:“手冢国光先生,我想自恋的你,恐怕是误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

 

  打住了关于千岁美由纪的话题,手冢和不二开始风风火火地收拾行李南下九州。

  不二订了最早一班出发去福冈的飞机,下午三点,一个小时到达。

  降落福冈机场的时候他兴奋地发现大雪还没有开始融化,想来大山深处的积雪势必将等到与他们相逢。

  从机场坐地铁去博多JR车站,然后临时买了南下熊本的新干线自由席车票。待到sakura列车到站的时候手冢和不二发现自由席里已经满满当当全是乘客了,他们不得不挤在一个角落里挨过这段摇摇晃晃的四十分钟,不过,比起东京地铁,这样的拥挤程度实在是没什么可抱怨的。

  抵达熊本市的时候大约是那天晚上六点,他们在ANA皇冠假日酒店下榻,接着出门觅食,两人都不是第一次来熊本,不二更是对熊本市里的有轨电车念念不忘。

  熊本市电可是一条有年头的电车路线了,穿梭其中的AB两条线路基本上都使用那种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单节老电车,不能掉头的车厢,驾驶员在终点站时调换车头和车尾,全程手动操作,使电车慢慢悠悠摇摇晃晃叮叮当当地前行。

  不二和手冢跃上了车,发现电车的地板还是木制的,偶尔踩到几块松动的地板还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电车窗明几净,毫无保留地展现着熊本小城的可爱风光,偶尔与对面开来的电车擦肩而过,不二还能在限定的电车车头看到熊本熊画着红红腮红的大脸。

  不二向着熊本熊肃然起敬,起立认真鞠了一躬,说道:“部长好!”

  手冢部长在一旁黑了脸,引来某人哈哈大笑。

  他们在通町筋附近吃了一兰拉面当晚餐,并幸运地买到了知名的蜂樂馒头,那是不二的兴趣所在,但手冢对此敬谢不敏——谁能想到白色的白豆沙竟然能比红豆沙还要甜呢。

  第二天一早,不二和手冢将行李留在酒店,早早地出门跳上电车,去了一趟熊本城。

  熊本城在几年前的414地震中被破坏得十分严重,整个熊本城除了建筑保存完整的加藤神社之外全部封死了,从入城的那条樱花道开始便禁止任何游客入内,有不确信的消息说熊本城的修复工程或要持续整整十年。

  不二从前到过熊本城,彼时来的时候樱花正好,但他却未见过雪下的熊本城,一直心向往之,万没想到这次雪虽厚,城却不在了。

  他们沿着游客唯一能行走的步道,绕熊本城外围整整一圈,慢慢地向前参观,看城中一片断根残垣破败得叫人心疼。

  拨云见日,气温渐渐上来了。手冢和不二走在被工工整整扫除了积雪的步道上,见沿路的白雪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雪成水,再成溪,涓涓流下坡度去,让他们听到了河流和岁月的声音。

  经过西面未申橹时,不二看到了整个西出丸附近的城墙大段大段的崩塌残骸,落尽了绿叶红花的冬日之木顽强地在砖土凌乱下伫立,不着片叶的深棕色枝丫写尽了颓唐,也写尽了静待春期的沉着淡然。

  逆着日光,不二留下了百废待兴的古城摄影。

  他远眺着大小天守阁,看四周辛勤的修复工程师们正在给每一块久远的城砖编号,测量大小和切割面数据,以期在修复工程完成之时,每一块古城砖都能回到它千年以前的位置,去承担他千年以前便在承担的重量与风霜。

  不二和手冢生在日本长在日本,近三十年的时光也叫他们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地震,好似从很久以前就学会了对此种天灾人祸淡然处之。

  可淡然归淡然,当亲眼所见,千年以前的久远文化瑰宝坍塌在自己面前时,到底还是要下意识去可惜。

  不二从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地理决定论者。

  小学的时候他就从课本上学过一张图,图上用红色标注了环太平洋地震带的所在,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所在的日本国,几乎每一片国土都被那刺目的红色深深笼罩。

  于是他开始明白,自己的国家与别处不一样。遍寻世界,或许再也找不到一处国家,一处人民像自己的先祖那般明白旦夕祸福的含义。

  所以不二知道,他们是红色国土上,开出的,洁白的,与众不同的樱。

  手冢和不二在加藤神社眺望天守阁最佳摄影点旁的捐款箱里为重建熊本城留下了些许金额,一尽心力。

  时间差不多了,他们搭乘熊本市电回到酒店,取上行李退了房,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些食物,然后就在酒店楼下的公车站等候九州横断巴士。

  从熊本到他们的目的地黑川温泉要开将近三小时的山路,过阿苏火山,再一路往东,进到山里。

  原本有更快速的方式,便是从熊本搭乘JR去阿苏站,然后搭乘巴士入黑川,总时长大约能节省一半时间。可惜去往阿苏的JR线路同样被414地震给震断了。

  巴士来了,不二出示预定邮件,同手冢一起上车。车上已经很热闹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操着全然不同的口音,有中国的、俄罗斯的、韩国的游客,最有趣的还有一组泰国来的小情侣。

  不二完全听不懂泰文,却被那种东南亚特有的粘腻发音声吸引,他同手冢坐在了泰国情侣的旁边,坠在巴士的最后头,用英语日语泰语鸡同鸭讲手舞足蹈地和那两个泰国友人聊天,压低了声音,不二笑得别样开心。

  一个多小时后,颠簸的大巴几乎将车上除了司机以外的每一个乘客都摇头晃脑昏昏欲睡,不二终于停止了对泰文的“冒险”,扭过头去看车窗旁的手冢国光。

  男人歪着脑袋,读到一半的科幻小说搭在大腿上,已经睡着了。

  和煦日光打在白雪上,再映射到他们脸上。

  巴士爬起了坡,他们进入了被大小火山环抱着的九州腹地。

  不二周助将手冢的眼镜从鼻梁上取下,捏进手心。

       然后棕色的头发铺满了那人肩头,他也睡着了。


TBC

=====================================


《旅者风物》的预售和《天衣无缝》二刷的LINK终于开了,点这条LOFTER吧。http://moon13th.lofter.com/post/244316_12a0984c2

评论(7)
热度(87)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