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会偷东西的猫 (一发完结)


  • 本文梗源来自微博【大河 Z】的某条图片微博。

  • 哈哈哈哈哈哈,本文非常沙雕。




会偷东西的猫

塚不二

 

 

一/

不二周助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小区门口的布告栏上有一封很有意思的信。

写信的是为住客,信的题目是招领启事。

 

***

招领启事

 

各位邻居友人们,敬安。

我是107栋的住客,右图所示是我饲养的猫。

暹罗猫生性自由,平日常在小区内自行游玩,夜晚归宿,或有邻居们见过。

令人意外的是,近日暹罗叼了一只拖鞋回来,如右下图所示,想来应是一位女士的拖鞋。

实在抱歉,此乃本人管教疏忽,给失主添麻烦了。

烦请失主移步107栋取回您的拖鞋。

本人每日清晨6点起床,9点出门,晚上8点半返回住所,11点熄灯。故清晨6点到9点,晚8点30至11点都可以接待失主的来访。

如果可以的话,请失主您带着另一只拖鞋前来比对,认领。

 

此后我会更严厉地看管我的猫,只是暹罗猫智多近妖,如邻居友人们下次再见到此猫,可以提前关好门窗,防止不必要的财务损失。

给各位添麻烦了!

 

107住友,谨上。

***

 

不二一脸问号地站在布告栏前很久很久,最后语气饱满的“哈?”了一声。

他们所在的小区是一个高档住宅,没有高层楼房,整个小区只有3排联排别墅,一共30户人家,共同分享一个带小湖泊的花园和一个车库,可以说是住得相当奢侈了。如果不二不是一个世界知名的服装设计师,需要家里有很大的空间给他堆放衣服的话,不二才不会买下QX这个小区的房子。

所以,如此高档的住宅区也要有“惯偷”了,是这个意思吗?

不二甚觉有趣地微笑,凑近看了看招领启事上的暹罗猫,长得还挺可爱,蓝蓝的眼睛与不二有的一拼。

只是……这双被偷了的鞋好丑,这廉价的碎钻和不高档的皮毛是怎么回事,一起搭配在一双拖鞋上又是怎么回事?不二拧起眉毛,不认同地摇头。

“穿这双鞋,不会像踩到两只仓鼠吗?”

他在心里吐槽拖鞋的女主人,吐槽了一会,觉得还是写这封招领启事的男人更值得吐槽。

字不错,干净利落毕恭毕正,可惜居然呆板到把自己的作息一板一眼地写出来……

暹罗猫一直往外跑怕不是家里过得太压抑了吧?

不二挠了挠鼻子,转头回家。

他住在129栋,距离小区门口有着不短的距离。

 

回到家,不二刚一开灯就看到一只巨型“怪物”向他冲来。

不二笑着展开双臂迎了上去,一边叫着“霸霸”一边把“怪物”抱了个满怀。

原来,被称为“霸霸”的“怪物”是一只灰毛巨型泰迪犬,只是它全身上下罩着无数稀奇古怪的衣服配件,有白色的半截毛衣,黑色的皮衣袖子,还有红色的女性胸罩等等等等,琳琅满目地挂满了狗脑袋,乍看之下,真像个辛苦捡破烂只为照顾“狗窝一家”的狗父亲。

不二把大狗身上挂着的衣服一件一件取下来,然后一头埋进巨型犬卷曲柔软的皮毛里。

他一边蹭一边“埋怨”:“说,你是不是又去我的工作室打滚了?”

汪汪两声,答案显而易见。

不二也不恼,找了条牵引绳挂到狗脖子上,就带着霸霸出门遛弯了。

一人一狗,相当和谐。

第二天,不二凌晨才结束工作回到家,一入小区大门就想急匆匆回家遛狗,结果又被布告栏上那封信给绊住了脚步。

信……更新了。

107的住客用同样工整的字迹再次更新招领启事,他划掉了两句之前的句子,用浅蓝色的水笔又添了两句。

 

***

最新消息,暹罗把另一只拖鞋也叼回来了……

拖鞋的失主,如您看到,请务必接受我的道歉并取回您的拖鞋。

107

***

 

不二终于忍不住在布告栏前放声大笑。

不知道是要同情拖鞋的主人还是同情这只暹罗猫的主人,不二忽然有一点想会一会这只智多近妖的暹罗猫,只是千万不能让自家傻狗给它欺负去了。

不二这样想着,继续遛狗。

 

 

二/

就在拖鞋的主人还没有意识到被暹罗叼去的拖鞋其实就是自家东西的时候,那天,手冢国光先生正在无奈地和自己的猫眼对眼。

气氛很僵,空气很冷。

暹罗猫喵了一声,嘴里叼着的黑色皮裤掉在了地上。

手冢国光从前很少感受到人力的无用,更少感受到努力的无用,如今算是统统明白了。

告示发出去三天了,还没有任何一位住客来联络自己,手冢忧心忡忡地发觉自己的暹罗猫开始变本加厉,拖鞋已经不满足它了,今天它叼回来一条黑色皮裤。

而且是男士黑皮裤。

手冢捡起皮裤,确认了一下裤裆的设计,有些无法想象是怎样的一位男性需要这样的一条皮裤,秋名山车神吗?

他向皮裤的主人道歉,因为在自己刻板的穿衣风格里,这条裤子是不会有存在的一席之地的。

可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裤子是谁的,从哪叼回来的。

问暹罗?

能问出个鬼哦。

 

手冢认真严肃地跟暹罗猫沟通了一次,暹罗很乖,瞪着圆圆的蓝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那剔透的眼神,虔诚地要把人溺毙。

它端坐在那里,脖子长长的,脸也长长的,身体上的猫雪白柔顺,尾巴四肢和脑袋上的黑毛闪闪发亮,暹罗挨训的时候很乖,长长的尾巴从身体后面绕过来,尾巴尖被轻轻地踩在前脚掌下,它蜷成小小一只,又温良,又可爱。

手冢训了一会,不训了。

所以结果是第四天,暹罗叼回了一条男士内裤。

手冢再训它,训了一会,训不下去了。

第五天,暹罗叼回了半只女士胸罩。

手冢怀着莫名其妙的心情训暹罗,又训了一会,还是算了。

直到最后一天,暹罗叼回了一件完整的T-shirt,黄色的,正面是巨大的海绵宝宝,背面是可爱的小熊宝宝。

手冢国光心想,暹罗可能是叼了个一家三口的衣柜——男主人穿黑色皮裤,女主人穿皮草拖鞋,小孩子穿海绵熊宝宝。

毕竟,暹罗叼回来的这几件东西上,都有着同一种衣橱清香剂的味道。

樱花的味道,闻着还不错。

手冢先生最后一次严厉地对暹罗说:“再偷东西,我会真正限制你的自由。”

暹罗似懂非懂地喵了一声。

可听在手冢耳中,却有一点挑衅的意味。

难道它不是在说:“关的住的话,就来试试看啊?”

手冢最后叹了一口气,沉默了。

他好似向来最不擅长对付这种“天生的天才”。

没办法,暹罗,是手冢国光的“爱与自由”。

 

 

三/

第七天。

就是暹罗叼回海绵熊宝宝的第二天,手冢再次在小区布告栏上贴了一张失物招领书。

 

 

***

失物招领书

 

敬安,我是107。

在过去7天里,我的暹罗猫叼回了包括那双拖鞋在内的5样东西,由于部分衣物太私隐,此处不便有实物照片。

尚未有失主与我联络,给邻里朋友带去麻烦令我不安,恳请各位检查一下家中衣柜看是否有物件丢失,并与我取得联络。

另,根据我家的监控显示,我的暹罗猫不仅会开窗,还会开有把手的没锁死的房门,故此也提醒邻里友人外出时锁上房门,并从里面将窗户锁死。此举对您和您的家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以上,107

***

 

不二读到这则招领书的时候,是晚上9点不到,今天他结束工作还算早,在路上买了生牛肉准备给霸霸加菜,结果经过小区门口读到这则信,笑得十分钟了没挪动步子。

“这猫我想见见,不知道装成失主会不会被拆穿?”

不二摸着下巴在小区门口思索着坏主意,然后踩着轻快的步子回到家,照例打开灯叫了一声,可是,没有“怪物”冲向他。

“霸霸?”不二叫了一声。

没有人应他,也没有狗应他。

“霸霸~~~~~~~~~~我回来咯,我给你买了好吃的牛肉哦~~~~~~~~~~~~”

还是没有狗应他。

不二紧张起来,鞋都没来得及脱就冲进去找狗,一楼,二楼,三楼阁楼和地下室找遍了都没有,不二慌了,他家狗呢?!他家霸霸呢!

不二确定门是锁着的,阳台的落地窗是锁着的,霸霸不像是会翘窗逃跑的孩子,巨型泰迪虽然体型巨大,但都是乖孩子,而且特别蠢。

难道被骗走了?!

又是谁骗走的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不二抄起一个手电,火急火燎地奔出了家门,先从小区湖边开始找起,还有花园里几颗歪脖子树,都是霸霸喜欢去玩的地方。

 

可不二不知道的是,此刻自己是满心焦急,但另一个人是满心无奈。

因为手冢国光今天八点半回到家,发现暹罗还没有野回来,正胆战心惊猜测暹罗今天会叼回什么的时候,门响了。

不是门铃响了,是木质的房门被指甲刮出了声响,手冢知道是暹罗要进门,于是打开门一看。

很好,暹罗“叼”了一只狗回来。

“喵~~~”

暹罗甩甩尾巴,优雅地踱着步子走进房门,手冢还愣在那里和门外的那只狗大眼瞪小眼。

灰色的巨型泰迪,长得真是不小,站起来快到手冢的胯骨了。

只是此狗大归大,却亦步亦趋地跟在暹罗后面,活像个小媳妇。

手冢下意识地让开一步,把一猫一狗迎了进来。

“喵~~~~~~”

暹罗用尾巴轻扫泰迪,泰迪呜咽一声,倒下翻出了肚皮。

手冢国光先生心想,如果自己懂动物语言,那方才应该是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暹罗:“进来吧,这是我家。”

泰迪:“哇,你家真棒。”

……

泰迪脖子上有项圈,项圈上有一块金属牌,金属牌是五瓣樱花的样子,上头刻着一个F。

手冢没有来地揣测到这狗,莫非和拖鞋皮裤是同一个主人?

大狗就这样翻出了肚皮,手冢也不得不好心揉了揉,只是揉了半晌,觉得还是不妥,于是一把抱起快有他半个人这么高的巨型泰迪,出了门。

“回来教训你。”手冢出门前留下这么一句给暹罗,暹罗没说话,蓝色眼睛里仿佛流出一句:“哦?”

手冢抱着大狗去找保安,小区的物业管理部已经下班了,但保安室是24小时上班的,丢狗的主人如果今晚要找狗,去保安室问问的可能性绝对大于挨家挨户地问狗,所以将大狗托付给保安室比较稳妥,假设今晚没有人来找,明天他再去拜托物业所。

大狗很乖,被素未谋面的手冢抱着,也不吵不闹,还伸长了脖子东看看西看看,仿佛从没见过这个高度的风景。

他路过花园的湖边小路,偶觉今天月亮不错。

忽然,他听到不远处有人大声叫了一句:“霸霸————”

怀中的大狗扑动起来,手冢赶紧放开了狗,灰毛巨型泰迪一路狂奔,向声音的方向扑去,手冢赶忙跟上,来到湖边的一片密林外头,大狗冲入林间小道,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手冢慢慢停下步子,心知是大狗找到主人了,他停下步子在林外等着。

不二则快要哭了,傻狗愣头愣脑地跑了回来,一头扎进自己怀里,可把他心疼坏了,找了十分钟终于找到了,须知这十分钟可比十年还要难熬。

不二抱着大狗亲昵了一会,忽然发现林外有人,不二就着半跪在地上的姿势抬头望去,猛然惊呆了。

天边月如黄玉,清冷的颜色折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月色朦胧且暧昧,笼在男人身上竟然有诗的意味。

竟然这么高,这么挺拔,无框的椭圆眼镜明明这么老土却这么有型,面色冰冷,但清俊。

不二心想。

“天啊,为什么一个大帅哥要穿着只有我爸那个年纪才会穿的西装三件套。”

 

推开拼命在自己脸上舔口水的泰迪狗头,不二站起来走出树林,手冢一下子看清了来人。

月影斑驳将棕头男子的影子晃碎,也将他的蓝色眼波晃碎。

手冢有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家的暹罗猫终于练成了人型,但不是,眼前的男人肌肤胜雪,绝不是暹罗那种黑脸娃娃会变成的样子。

他忽然闻到了同一种衣橱清香剂的味道,优雅的淡薄的樱花味道。

手冢呼吸有一瞬的停滞,也不知道是因为美人太美,还是月色太美。

他们面对面呆了一会。

不二笑起来,显得更神秘了。

“对不起。”还是手冢先开口:“您的狗可能是被我的猫拐走了……”

不二嘴角一抽:“你的猫?!”

“嗯……”

“不会是会开窗会开门还叼拖鞋回去的那只吧?!”

手冢垂下眼睑:“是……”

“天啊。”不二由衷赞美:“你的猫是个天才!”

手冢纳闷了,不二眼中的兴奋仿佛不像是生气,可是有一只猫拐走了他的狗,他不生气吗?

“抱歉。”手冢咳嗽一声:“您可能还丢了其他许多东西,都是暹罗叼走的,我这就换给您。”

不二大惊,啊了一声:“嗯???都是我的吗??”

手冢沉默。

其实,手冢也不想相信那些离奇的皮裤和女士内衣都是您的啊……不二先生。

 

 

 

四/

手冢跟着不二回家,不二说要回去确认一下。

他们一边走不二一边道歉,解释说他是个服装设计师,家里有三个房间是仓库,堆着过去的作品或者是买来激发灵感的衣物,并不常收拾,所以丢了一些他也完全不知道。

尤其他还特别不敢相信那双这么丑的拖鞋也是自己的。

手冢说您家里可能有一个房间的窗没有关好,所以暹罗才能多次进出,且最后一次还把家里的狗给骗了出来。

不二沉吟一声:“嗯……不怪你的猫,是我的霸霸的没有看好家的缘故。”

手冢:“……”

傻狗呜咽一声。

手冢:“您的狗……?”

不二(得意):“叫霸霸!”

手冢:“……霸?”

不二:“黄天霸的霸!是不是很霸气,他七十多斤哦,虽然完全没有符合他体重的威武。”

手冢:“嗯,很好的名字。”

不二(呵呵):“也没有多好,这名字只能证明它的主人想的有多美。”

长得也挺美。

手冢脑子里闪过一句,他没有说话。

 

很快,129栋别墅到了,不二打开电子密码锁,邀请手冢进去。

霸霸一溜烟跑进去欢快地喝起了水,手冢鞠了鞠躬,走进去。

别墅一层大厅非常干净,整洁到一尘不染,手冢其实有点惊讶,他以为眼前灵动的男子是有些不拘小节的。

“请随便坐。”不二招呼手冢:“我去仓库看一下。”

说罢不二走上了二楼,手冢交叠长腿,坐到沙发上,盯着桌上的一盆仙人掌端详起来。

只一会,二楼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手冢蹭一下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您没事吧?”

手冢循着声音打开第一间房门,结果……

“啊,不要进来!”

“……?!”

脚下一滑,才一打开房门的手冢第一脚就踩到了什么光滑得好似果冻一样的布料,然后立刻失去重心,整个人朝前倒了下去。

眼前,是一间乱到没有一处下脚的房间,横七竖八堆着箱子上乱摆着无数衣服、布料和配件,而房间的主人,早已经傻乎乎地摔倒在了地上。

嘭,手冢毫无形象地摔到不二身上。

好在,男人用尽了全身的肌肉收住最后下坠的力道,没有把不二压伤,只是两人的鼻子凑巧地撞到了一起,好疼。

所幸,手冢和不二都是高鼻梁,这要是力道再大些,鼻子再塌些,如今肌肤相亲的,除了鼻尖,可能还有别的什么。

“呼……呼呼……”

是谁的呼吸粗重起来。

手冢有些懵了,不二的心则狂跳起来。

靠得极近了,带着水汽的呼吸粘在一起,就连彼此的睫毛也要插入对方的卷翘睫毛里。

谁把谁,看进了眼底。

 

半分钟后,手冢撑起上半身,躲离了不二。

不二也顺势尴尬地坐起,挠头。

“抱歉,有点乱。”

手冢想了想,实在说不出什么夸奖的话,也只能跟了一句:“嗯,怪不得您不记得丢了什么衣服。”

“哈哈……哈哈……”不二干巴巴地笑,他拿起让自己和手冢滑倒的那块布料:“不好意思,这是设计的时候用的,特殊面料,比较滑。”

手冢点了点头:“下次不要放在门口。”

“好。”

 

“您不用确认了。”手冢爬起身来,站定,伸手将不二拉了起来:“我可以肯定暹罗偷走的东西都是您的。”

不二哈哈哈哈干笑,跑去检查了窗户,果然有一扇没有从里面关死,被暹罗找到了可乘之机。

“可是这窗,还是关着的啊……”不二纳闷了:“你的猫把我的狗带走以后,还关了窗?”

手冢一脸虽然你不信但我觉得就是这样的表情。

“我想将您的失物还给您,您介意来我家喝杯咖啡吗?”

手冢发出邀约,不二笑了:“乐意之至,不过请不要再用敬语了,我叫不二周助,叫我不二就好。”

“好的,不二。”手冢答道:“手冢国光。”

手冢伸出了左手想要和不二握手,不二挑了挑眉,心想。

“左撇子啊?”

“哈哈哈哈,老套的很可爱呢,手冢先生。”

 

 

五/

不二牵着巨型泰迪跟手冢回了107栋,甫一进屋,不二开始找起了暹罗猫。

不二问手冢他的猫叫什么名字,手冢沉默了三秒说:“暹罗。”

不二看了他一眼,手冢推了推眼镜:“我不擅长取名字。”

“哦~~~~”不二了然:“暹罗,暹罗~~Hello~大哥哥来跟你玩咯,你叼的鞋子是我的哟。”

得了手冢的允许,不二在客厅里开始找猫,手冢去给不二煮了咖啡,又取出所有被暹罗叼来的衣物,整理好一切,不二已经和暹罗玩开了。

不二脖子上一直挂着相机,正追在暹罗屁股后面要拍他一张正面照。暹罗何等敏感,东窜西跳,就是不肯好好对着不二。

“喵~喵~喵~~~”此起彼伏的猫叫在房间里游荡,手冢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家怎么训也训不好的猫忽然遇到了对手。

棋逢对手,军临城下。

手冢很欣慰。

给不二递去逗猫棒,手冢发现不二已经全无形象地趴在他的地毯上拍猫了,长袖T-shirt被蹭乱了,露出一小节皮肤白白的后腰。

霸霸全然失宠了,又像一个小媳妇一样跟在霸霸和不二的后面,时不时咬一口不二,企图换取注意。

手冢看着这一人一猫一狗,品了一口咖啡。

 

“不二。”手冢开口:“你今天遛狗了吗?”

“嗯?”正在跟暹罗较劲的不二懒懒地回了一句:“还没有。”

手冢点了点头,却没再打扰不二,牵起霸霸的狗绳,打开房门,走出去。

手冢去遛狗了。

遛不二周助的狗。

月光洒在湖面,波光粼粼。

湖畔小路上的歪脖子树下,手冢站在那里,等着撒欢的狗跑尽兴了,回来找自己。

他抬头看月,他知道玄月万古,原就都是一样的。

只是,今晚夜色更美。

 

此后的每一天,不二周助都会架着相机上门,不远千里从129栋走到107栋,只为拍到一张暹罗的正面照。

明明是优秀的摄影师,手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擅长拍动物,竟然拍了这么久都没有拍成。

或许是自家猫智多近妖,手冢没有多想,只是在每次不二来了以后,自动牵起狗绳替不二去遛狗。

一个月后。

小区的布告栏上居然又再次出现了一封告住客书。

不是失物招领了。

只是一份告住客书。

手冢看到的时候,甚至忍不住笑弯了嘴角。

 

***

一封告邻里街坊朋友的告住客书:

 

各位朋友们,日安。

我是107栋的住客不二周助。

右图所示是我的猫。

不不不您别误会,我的猫没有丢。

贴出它的照片只是给你们看看,我的猫有多可爱。

雪白的毛,煤炭般的脸,纤长的四肢,超高的智商。

看呀,它多么可爱。

我忍不住将它美丽的容颜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跟我一样喜欢它,哈哈XD

 

对了,暹罗猫生性自由,且会开窗、关窗、叼拖鞋以及拐狗。

某位先生让我一定要提醒邻里街坊,如果在看到我们的猫,请立刻关紧门窗,看好自己的狗。

给各位带去麻烦了,我很抱歉。

但看在麻麻如此可爱的份上,就原谅它吧!

 

对,这只暹罗叫麻麻。

以上,爱你们的,107不二周助。

***

 

会偷东西的猫/完

 

 


=========================

虽然很沙雕,但看在我激情码字的份上,3小时6800字的份上,夸夸我?

QAQ

评论(72)
热度(306)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