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爱丁堡 01

  • 7月的,终于追上月份了XD


  • 对了,我说个事,可能是之前某天受了什么刺激,所以打算自己做个企划,做个周边。自然是TF的,我出稿费约了个太太的图,出一套,可能是有海报+色纸(相框)+Q版徽章,有没有立牌再说,具体策划主题是什么,得看太太构了一个什么图。

  • 我不知道多少人会要,反正真心不指着他赚钱,回稿费的成本都不一定回得来,但就特别想做,特别想有一套自己投了心血的周边挂出去嘚瑟,甚至弄个痛包出来,所以先预告一下,大家有什么想要的周边形式,成本不是很高的都可以告诉我。

  • 如果策划能出来,10月的TFO上应该可以买到,通贩……到时候再说吧XD

  • 我先把旅者风物的本印了,可能就8月就可以写完下印了。就等了~燃烧吧,暑假,要燥起来XD



    每年七八月都是苏格兰爱丁堡全年最热闹的时节。


  因为八月的爱丁堡国际音乐节,也因为适宜的气温和超长的日照时间最大限度地展示了这座千年文化古城的秀美。那年,不二周助预计在苏格兰逗留整整三周,前两周花在爱丁堡工作并游览音乐节,最后一周北上高地,挑战不列颠群岛内最高峰本内维斯山。


  手冢国光回德国了,即将有好一阵子要忙——听说,手冢前阵子在日本的网球高校联赛里又找到了两个不错的日本网球未来之星,于是他亲自飞赴德国想要谈一些国际先进的训练资源回国,这其中涉及资本政治的方方面面,弯弯绕绕繁琐而复杂,旁人一听就头大。


  不二有次无聊时问过手冢,听罢他的解说后也觉得混沌,于是开始担心自己行形象姣好的恋人会不会因此用脑过度导致秃头……最后,他未雨绸缪地买了许多生发水在家里放着,并亲切地把手冢的工作命名为养孩子计划。


  结果没有想到,那年七月,身处爱丁堡旅店中伤春悲秋,后悔没把生发剂随身携带的人变成不二周助自己。他看着自己洗澡后那掉了一地的头发,感叹道:“温带海洋性气候,真是杀人无形啊。”


  正想着第二天要不要出门买顶帽子的不二周助终于接到了来自手冢国光的联络通讯——那是不二到爱丁堡六天里他们第一次通讯。


  不二将手机连上蓝牙耳机,愉快地接通电话问手冢儿子养得怎么样,手冢那边可能不太顺利,不自觉轻叹了一声,绕开了那话头。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阵,多数是不二在大肆抱怨英国的天气,顺带和手冢分享一两个在路上偶遇金发少年帅哥的奇遇。手冢在电话那头很认真地听,不时点评,最后还找机会和不二聊了两句英国脱欧后的经济格局。


  他们总是这样,不常谈别离,也不诉相思之苦。像两个大洋里的两头鲸鱼各自遨游,直到某天在冷暖洋流汇聚之处聚首,便甩动巨大的像老鹰翅膀一样尾鳍,浮出水面,然后用力拍下,力拔千钧的煽动力掀起惊涛,翻涌着将四周一切的生物都卷进他们的漩涡之中。


  不二问手冢是否在宾馆休息,电话那头听上去很安静。手冢则说他在车上,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聊了大约二十分钟,时近晚上十一点,爱丁堡的黑夜终于挣扎着突破了白日的封锁而降临,不二打了个哈欠说要睡了,明天一早他答应了推特上的粉丝早起直播看日出。


  手冢低声向他道晚安,然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不二给自己的手机上设了三个闹钟,这才满足睡去。


  第二天凌晨四点,不二便醒了,洗漱完毕的时候他的推特上已经很热闹了——他早在三天前就发过推特预热,为犒劳连日工作还没有好好游览爱丁堡的自己,不二今天要好好当一名游客,用双腿好好将这座美丽的文化之城记录下来。游览的第一站就是在爱丁堡著名的卡尔顿山丘上迎接日出,并给日本国内的粉丝做一场户外直播。


  日本与爱丁堡有9个小时的时差,所以当不二起床的时候,日本国内已经下午一点了,不二推特的直播间里已经等候着不少粉丝了,凌晨四点二十,不二完成洗漱,背上双肩包离开酒店,向卡尔顿山丘进发。不二住在王子街附近,离山丘只有十五分钟的步程。


  快抵达半山腰的时候,东边的天空已经有要开始苏醒的迹象。不二决定打开直播的摄像头和粉丝们打招呼,一瞬间他的直播间里涌进了将近十万人,不二有些愣,对着镜头笑着道歉说他自己正在爬山,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居然要被全国观众看到了,有些不好意思。


  粉丝们嗷嗷嗷地留言刷屏表示红着脸喘着气的不二也是天底下最可爱的,直到不知是谁在留言里留了一句:“不二大神放心,我们绝不录屏给手冢国光!”


  不二眼见的发现了这一句,立刻觉得更羞耻了。


  五分钟以后,不二来到卡尔顿山丘的最高点,幸运的是山顶上看日出的游客并不多,除了一个裹着围巾的亚裔女游客和一个架好了三脚架面向东边的男摄影师之外,许久都没有见到第四个人了。


  Calton Hill虽然只是一座海拔250米的山丘,但确实爱丁堡欣赏日出日落最好的去处之一,只因山顶上平台开阔,一望无际,从南到北自西向东,爱丁堡三百六十五度风景环绕毫无阻拦地呈现在登山人的眼中,不像东边的另一个至高点爱丁堡城堡,因为密集的建筑总是会遮去游人一半的视线。


  不二轻轻一跃,跳上了山丘上的国家纪念堂,偎在一根古老的罗马石柱上静静候着日出东方。


  说起来,这座仅剩下一小段遗骸的“国家纪念堂”可是一座仿古希腊巴特农神殿的建筑。爱丁堡人曾为了纪念奋勇抵抗拿破仑军的苏格兰士兵建造这座纪念堂,结果因为财政问题不得不停工,最后便只能留下现有的这十二根高大优雅的罗马石柱来聊以慰藉。


  不二轻轻抚摸着那些罗马石柱,赞叹着它历经二百五十年风霜后所呈现出的典雅颜色,他笑着对镜头说:“无论如何它是没有建造完成,而并非毁于战火,也挺好的不是吗?起码没有浪费啊。”


  凌晨四点五十的时候,爱丁堡正要日出了。


  彼时不二的直播间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四十万,他很开心,他将手机镜头转向了东方渐露鱼肚白的瑰丽天空,而后把手机支在三脚架上,自己则端着相机在一旁摄影,偶尔看一眼屏幕上的留言,回答两三个问题,这一场日出,看得是无与伦比的忙碌热闹。


  爱丁堡坐落在苏格兰低地福斯河入海口南岸,城市的东面是一片海景。四点五十五的时候,小小的金红色太阳便不知不觉的从海平面上里悄悄冒出一个头来,然后在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间里,迅速地蹦出了整个圆形,曦光穿破云层洒向海洋与大地,将天高云淡染成了粉嫩的模样。


  不二瞧着远处的太阳,只觉那小小一颗,红红的,好似被家里人早早拖起来上工一脸委屈巴巴的小孩子模样。


  不二笑着开口问直播间里的粉丝,问他们知不知道希腊神话中太阳神赫利俄斯每天要架着四匹火马所拉的日辇,拖着巨大的太阳在天空中驰骋,从东至西晨出晚没,令光明普照世界。


  粉丝们留言说知道,不二笑答:“真是辛苦而伟大的工作呢。”


  粉丝们开始纷纷留言感谢不二直播给他们看爱丁堡夏日里最美的日出,并封不二为他们的“太阳神”。不二看留言看得好笑,也实在不知道怎么纠正他们,只能岔开话题,问他们最想和谁一起观看日出。


  留言的答案千奇百怪,先前那个提到不会录屏给手冢国光的网友又跳了出来,说不二心里最希望的人选应该是手冢国光先生吧?


  不二此刻凑到了手机镜头前,逆着越升越高的太阳,半蹲在地上抬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镜头里只有他一只眼睛和后头大片大片的晨光,不二一条一条读者留言,眼尖的他还是没放过那句话,于是开玩笑地回复说:“手冢国光?没有吧,他可不是我心里的第一人选,我心中的第一人选可是你们呀,所以我才在这里直播,不是吗?”


  不二调皮的回答狠狠撩了一把粉丝的心,刹那间一排排的傲娇比心表情唰唰唰涌过屏幕,不二嘻嘻笑着,忽然又发现了一条奇怪的回复。


  网友A:“等一下,你们看镜头里,周助身后那个身影,好像手冢前辈哦。”


  网友B:“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没看到。”


  网友C:“是真的真的,是个亚洲人呢,他正在走过来,哇,身材好好,应该是个大帅哥吧,如果真的是手冢前辈就太好了。”


  网友D:“手冢不二双担粉表示觉得不像手冢,看着矮了一些。”


  网友E:“不是哎——那个——真的不是手冢国光先生吗?!Fujiko,Fujiko!”


  很快,留言刷屏的内容清一色变成了某个男人,不二愣住了,心想什么男人?山丘上看日出的不是只有三个人吗?那个男摄影师在另一侧啊……


  不二眯起眼睛,又走近了屏幕,可他一凑近镜头里便只剩下他放大了的脸,他什么也瞧不见了,百般纳闷,不二撑着自己的膝盖,站了起来。


  还是日出光景,还是海天一色,还是蓝与粉,云与空的恋曲。


  不二周助揉揉眼,果真在曦光朦胧的绿色草坪上远远的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人影由远及近,脚步淡定。他逆着光,叫人看不清脸,可越来越清晰的身材,那标志性的黑色风衣,反翘的在晨光里变了色的头发,还有那根半年前不二在巴黎机场给男人买的Burberry围巾……一切的一切都在清晰地书写这一段来自清晨的问候。


  手冢国光,出现在爱丁堡,卡尔顿山丘,六点零七分的晨曦里。


  以及出现在不二周助的眼前。


  


  “早上好,不二。”




====================================


手脚并用,我特别喜欢爱丁堡!!!!!!!!!!!!

有生之年要再回去!!!!!!!!!!!!!

评论(26)
热度(100)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