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旅者风物~成都~ 02

  •  想要留言,憋憋。

  • 持续感冒ING,希望这是最后一天吧。

 

  小宝宝睡去之后,手冢国光也终于得以安然入眠。

 

  再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不二探身去打开手冢身旁的遮光板,柔软的头发扫过他的脸,手冢闻到了他头发上的香气,然后醒来。

 

  日光穿过窗户洒进来,铺满了两人。

 

  “早安。”不二对手冢说。

 

  “早安。”

 

  飞机比预计的要早十五分钟到达成都双流机场,那时是北京时间大约下午3点40分。手冢和不二挥别了翔太宝宝和他的年轻妈妈,并肩走入机场航站楼。

 

  忽然,不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展颜欢笑:“很好,我好像闻到了辣椒的味道。”  

 

  手冢脚下一绊,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很快他们入住于成都天府广场附近的酒店,check in后不二便拖着手冢迈出房间,勇敢地朝一个神秘的方向前进了。

 

  冒椒火辣——手冢从不二的手机屏幕上看到了这家餐馆的名字——四个他大约能认个轮廓的中文字,预示着某些“火辣”的未来。

 

  然而最先令天才都感觉到措手不及的,是这间位于成都奎星楼街街边的“冷锅串串”店晚上5点半就已经热火朝天的生意。高朋满座几乎要淹没街道的桌椅板凳,林立在马路上人手一杯奶茶在排队等位的食客们,以及弥漫在空气里的辣椒味道,惊讶过后,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会让嗜辣如命的天才“越战越勇”!

 

  然而,和完全无法沟通的老板娘沟通了将近十分钟后,不二依旧没能搞懂排队等餐的队伍末尾都在哪……

 

  此时人群中杀出一颗“救星”——手冢国光的中国女球迷认出了他,惊讶和狂喜之后,女球迷神一般地帮手冢和不二搞定了就餐问题。

 

  球迷好似和串店老板有着渊源,不一会,只见老板娘乐呵呵地展开一张木桌远远地支到一株茂盛的香樟树下,棕黄的桌板上附着一层怎么都差不干净的油光。女球迷风一般地卷来了两只小板凳,啪一下摁在地上时板凳还嘎吱嘎吱作响。

 

  手冢国光沉默了,不二周助笑开了。

 

  他说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不二在成都人“尖椒”一般火辣热情的招待中点了锅,取了菜。手冢国光视死如归地吃了两口,而后优雅地将吃剩的木签子整整齐齐地码在桌子上。

 

  他说:“你吃吧,我不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日的最后,故事以极为离奇的结局结束。

 

  不二在手冢冰冷的眼神中给他单独点了一份酸辣土豆丝,配白饭。

 

  手冢以生怕不二反悔的速度,单枪匹马地扫光了整盘土豆丝,和那碗白饭。

 

  不二将手冢吃净的空盘发到推特上,并引用了一句越前龙马的名言。

 

  大约二十分钟后,手冢的电话如同疯了一般开始唱歌。

 

  是迹部景吾,和他的狂风暴雨。  

 

  “手冢国光!你现在是不是和白痴不二在成都一条街边的小破店里吃饭?!”

 

  “快走!”

 

  “不二把你刚才那盆倒霉的土豆丝照片发推特了,你俩现在已经在中国微博热搜榜第十三了,至少三十几个人说要去找你!!!再不走,连从重庆出发的都快要找到你了!!!”

 

**

 

  于是,时间在不二喜笑颜开的眉梢间化成星光。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还未七点便同手冢一起离开酒店上了出租,往成都市的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赶去。也不知不二是从哪里得知繁育基地里大熊猫的喂食时间是上午8-9点,他们一路赶一路赶,终于在八点之前到达了城郊的繁育基地。

 

  这座基地大得可怕,并单独占了一座小山头。总体面积竟比日本有些综合性的动物园还要大。不二和手冢排队买了票,刚一入园便开始了“拔足狂奔”——路过院门排队附近等接驳车的人群时,不二有些诧异地嘀咕起来:“那可是大熊猫喂食时间哎,居然还慢慢吞吞地等接驳车吗?太没有敬畏之心了!”

 

  手冢冷脸跟在不二身后,被恋人拖着的他脚下的速度快的就像竞走:“敬畏……之心?”

 

  “不是吗?”不二没有放慢速度:“人的一生有多少次机会看到一群世上最可爱的黑白生物团在一起进食呢?”

 

  手冢无奈,想了想说:“可能……他们就住隔壁,经常来?”

 

  不二啊了一声,停住步子,转头认真道:“有道理,所以……我们能在成都买房子吗?”

 

  “……”抬手摸了摸某人蜜色的脑袋,手冢拉起他的手:“走吧,快九点了。”

 

  大约十分钟后,手表的时针刚刚指向了刻度9。那一年8月中的某一天晴天里,北京时间上午9点,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终于在熊猫别墅外的一个露天熊猫展区里看到了四头一岁多的“少年熊猫”被几个饲养员抱着送到了绿色的草地上。

 

  哗——————

 

  人群一下子发出了暴动,围在这个露天平台上的所有游客异口同声发出了惊叹之声,不二和手冢站在人群的第二层,仗着身高的优势,将草地上的景象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四只熊猫出来的时候,不二忽然屏住了呼吸,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他端起相机,严阵以待,忽然……

 

  啪嗒,一只只到成人小腿高度的大熊猫左右挣扎,突然一个激动,不期然从饲养员的怀中滑了下来,然后……脑袋着地,黑色的小爪朝天,软软的毛团立刻蜷成一个球,就这样……滚远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围观的人群发出爆笑与尖叫,几个小女孩撕心裂肺地叫起了“妈妈妈妈你看你看——”,刺耳的声音混杂在噼里啪啦的相机快门声之中,像一曲磅礴的“欢乐颂”。

 

  就连冰山如手冢国光,见到此情此景终于也难掩笑意,可是……不二却没了声音。

 

  不二周助慢慢,慢慢地放下了相机。手冢问他:“怎么了?”

 

  不二的嗓音有些哑,他轻轻合上了镜头盖。

 

  “Ne,Tezuka。镜头无法表达它们的可爱,我要用眼睛,用灵魂好好记住这一刻!!!”

 

  “…………”

 

  

 

  接下去的半小时,基地饲养员搬来了许多鲜嫩的竹子供这四只小宝贝进食。手冢打开手机刷开网页,说今天这四只的名字分别是毛竹,毛笋,毛桃,毛豆。

 

  “……都是吃的。”不二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眼前四娃吃竹子:“中国人取名字真是太有性格了,毛笋到底是个什么笋。”

 

  “……”手冢说不出话,他不仅不知道毛笋是什么,连眼前的熊猫哪只是哪只都分不清。

 

  “啊!那只,是毛豆吧?躺着吃竹子的那只。”不二忽然说,“……等下,它、它是不是睡着了。”

 

  手冢震惊:“一边吃饭一边睡着?”

 

  “啊!”不二如梦初醒:“被拍醒了……好严格啊,吃饭的时候不给睡觉的吗?”

 

  手冢:“……大概对胃不好。”

 

  “……”半个小时了,不二周助终于第一次从熊猫身上撕下视线,看了一眼他的恋人:“手冢爸爸,好冷的笑话。”

 

  手冢国光:“……有别的东西吃了。”

 

  说话间,饲养员从屋里又提出了一个银色铁桶,铁桶里装着一些看不清的东西喂给草地上那四位“毛姓”的小可爱。

 

  “那是什么?”不二歪头:“看它们吃的那么井井有味,我也觉得竹子可能世界上第一美味吧?”

 

  手冢:“其实熊猫什么都吃,吃竹子是因为……”

 

  “啊!”不二打断他,叫道:“是苹果吗?”

 

  不二指着前方,兴奋不已:“中国的熊猫还吃苹果?!?!”

 

  手冢:“它们是杂食动物……”

 

  “天啊!还抢苹果吃!”不二再次打断了手冢:“别抢了,手冢,哪里有捐款的地方,我要给他们捐50箱苹果。”

 

  手冢国光想了一想,决定闭嘴。

 

  “哈哈。别愁眉苦脸了这位先生。”不二瞧见自己身后的男人一脸菜色,终于转过头去捏他的脸:“说不定熊猫最喜欢的苹果是你哦,国光先生。”

 

  男人被哄笑了,拉下恋人的手。

 

  “我想它们会更喜欢富士苹果的,Fuji先生。”

 

  

 

  瞧完了熊猫喂食,不二依依不舍地挥别了那四只睡成四小团子的少年熊猫,与手冢一起往山坡上的月亮产房攀去。

 

  七八月是熊猫生产的季节,每年只有这个时候基地的月亮产房和太阳产房才会对游客开放,也因此暑假是熊猫繁育基地来往游客最多的时候。

 

  时近十点,基地中游客越来越多,以至于手冢和不二到达月亮产房的时候,产房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气温渐渐攀升,每一个排在日头下的游客都不太好受,然而不二却毫无怨言。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进入月亮产房,迎接他们的是某一处玻璃前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不二读起了墙上的今日告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是出生仅二十天的熊猫幼崽。”不二阅读着那些英文小字,压低了声音对手冢说:“取名叫妮娜,7月20日被熊猫母亲妮妮一胎双子产下。咦,妮娜居然是男生,生下的时候比另一只轻了一百多克,总重90.8克,这里有照片……”

 

  “红色的。”手冢有些讶异。

 

  “我也是第一次见红色的熊猫,光溜溜的,太有趣了。”

 

  “是。”手冢国光严谨地思索了一下:“我们生下来时也是红色的……”

 

  不二笑喷,眼睛里笑意深远:“手冢是在提醒我你也曾经有红彤彤皱巴巴到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吗?”

 

  手冢噎了一声,立刻伸出双手盖住不二的耳朵,扳过他的脑袋,压着他的脑袋向前走,说:“你,看熊猫。”

 

  “哈哈哈哈——————”

 

  人群向前移动,不二和手冢终于挨到先前人头攒动的那块大玻璃下头,终于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すごい~~!”不二夸张到使用了日本综艺里常用的惊讶语气,“好小的baby熊猫,不是红色了的啊,长毛了,但居然是全白色的,一点黑色都没有,太神奇了。”

 

  手冢点了点头,难得认真地弯了腰去端看玻璃那一头还被放在婴儿箱里的熊猫,认真看了一会,忽然推了推眼镜。

 

  手冢:“它打嗝了……”

 

  咔。不二按动快门,连摄数十张照片,快门的声音盖过了手冢的声音,他没听清,“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手冢直起身,摇了摇头,他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不二——没看到就假装没发生过吧,不然他真的害怕不二在原地等候半小时就为等妮娜再打一次嗝。

 

  涌入月亮产房的人越来越多,不二拍摄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不该逗留太久,便只能随着人流进入下一间展览室。

 

  之后的几间展览室里分别有一个月大、三个月大和六个月大的baby熊猫,数量也越来越多,毛的颜色也越来越深,像一只逐渐被灌满了水的钢笔,非常有趣——它们横七竖八地平摊在毛巾毯上安安静静地睡着觉,偶尔翻个身,啪一爪子拍醒了旁边的那只。

 

  不二同手冢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仰仗着身高,静静看看许久许久。

 

  “我感觉就这样看它们睡觉我能看一上午。”不二感叹。

 

  手冢低头看了看表,心想确实已经快要一上午了。

 

  “看他们睡的那么甜,像完全没有烦心事一样,有点羡慕。”

 

  手冢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指着最远的一只:“那只,一直在抽动。”

 

  “哈哈。”不二举起相机录了一段视频:“是梦到了什么拯救世界的大冒险吗?Ne,Tezuka。你说熊猫会做梦吗?”

 

  手冢心中柔软了一片,想了半晌,点了点头:“会。”

 

  不二仰起笑脸。

 

  “明明那么可爱,确实世上最濒临灭绝的生物之一啊。”

 

  “生命实在太奇妙了……”

 

  “你们——要像英雄一样长大啊。”

 

 

=======================

TBC

这就要到9月了,今年我到底干了些啥HHH

评论(29)
热度(97)

狂岚暴雨的相遇

一个评论饥渴症。
另,狂岚太太这四个字既不好听又绕口。
可以叫我岚总or岚锅or岚大猫。

©狂岚暴雨的相遇 | Powered by LOFTER